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火影之黑色羽翼 > 第234章 楼兰 (上)
    “师父,现在我们去那里?”大泽山某处小溪边,胜七小声的问着坐在一边的老人,此时三人十分的狼狈,在从夜无忌的面前逃走之后,三人迅速从一个地道逃出东郡,来到大泽山。

    “先回六贤冢,看看情况再说。”

    “没想到如此大费周章,竟然落得如此结局。”吴旷深深叹了一口气,这次的行动是彻底失败了,农家这一下是损失惨重,不但五大长老身死,六堂的堂主也死了两个。

    踏踏踏。

    就在这个时候,三人同时听到一个沉重的脚步声,慢慢的向这里走过来,三人立即站起来,戒备的看着来人,一个身穿大秦帝国将军铠甲的黑甲人,因为对方脸上都带着黑色的面具,他们看不起来人的容貌。

    “兵长老好久不见。”来人根本没有看胜七和吴旷,目光直指农家这位仅剩的六大长老兵长老。

    “你是谁。”兵长老听到对方的称呼显得非常的惊讶,对方话里的意思显然认识他,可是在他的印象中根本没有这个人,虽然对方声音他也感到有些熟悉。

    从四十年前开始,他就一直在农家的六贤冢潜修,没有外出过,能够认识他的人肯定是四十年前的人物。

    “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是谁了。”黑甲人说着直接拔出手中的长剑,剑芒一闪,立即向着兵长老冲去,完全没有丝毫在意一边的胜七和吴旷。

    “凭你还不配与师父交手。”胜七舞着巨阙,吴旷手持寒蝉,两人同时从兵长老的身后冲去,想要拦住黑甲人。

    “哼。”黑甲人冷哼一声,手中的长剑完全没有半路改变攻势的意图,仿佛胜七和吴旷不存在一样,继承攻向兵长老。

    “小心。”黑甲人的异常举动,让吴旷十分的意外,手中的动作不由的慢了一丝,随后他脸色立即一变,大声的提醒着一边的胜七,手中的寒蝉立即改变轨迹,向着自己的左侧斩去。

    “什么?”这个时候胜七的脸色也是一变,巨阙顾不得对付眼前的黑甲人,立即向着自己的右侧斩去。

    当当。

    两声清脆的剑刃交击声,胜七和吴旷这个时候也看清楚从一边冒出来的敌人,真刚和乱神,六剑奴。

    随着真刚和乱神出现,六剑奴的其他四人也露面了。

    这个时候黑甲人正好从胜七和吴旷中间穿过,直接冲向兵长老,两人眼睁睁的看着黑甲人就这么冲过去,却因为六剑奴在一侧,而不敢轻举妄动。

    砰。

    黑甲人的剑和兵长老的掌撞在一起,黑甲人纹丝不动,兵长老却身不由己的退后两步。

    黑甲人得势不让人,立即展开的疯狂的进攻,每一剑都是直指敌人要害,杀气腾腾。

    “这次不会让你们逃了。”真刚剑指胜七,冷冷的说道。

    这是真刚唯一说的一句话,六剑奴一向是擅长动手不动口,随着真刚的抢先进攻,其他五人也立即站到自己的位置。

    “地则二十四。”胜七和吴旷看着六剑奴的站位之后,立即脸色大变,本来六剑奴的实力就强于他们两人,在加上这个农家阵法,他们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虽然六剑奴不会农家心法,不能完全发挥地则阵法的威力,但是起码可以发动三成的威力,这已经足够了。

    而且六剑奴本来就是一体,善于合击,这样的人正是非常善于使用阵法的,本来三成威力的地则,在六剑奴手中足以发挥到五成。

    “兄弟。”胜七和吴旷彼此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两人立即同时动手开始突围,身为农家人他们很了解地则阵法,也知道这阵法的弱点在那里。

    此时黑甲人和兵长老两人,在兵长老且战且退的情况下,已经远离了胜七和吴旷那里。

    这个黑甲人的实力太强,让兵长老非常的意外,身为农家六大长老最强的一位,在加上多年的潜修,他自认自己的实力已经到达了顶峰,可这样的实力,竟然还不说眼前黑甲人的对手,这简直不可思议。

    这次的出山,围杀大秦的太子,之前农家六大长老还不愿意出手,区区一个大秦太子,难道还比当年的杀神白起还恐怖,不过为了大计,他们也就顺势出手了,结果潜修了那么多年的农家六大长老,连出手都没有怎么出手,就直接阵亡五个。

    现在一个看起来只是帝国方面的将军,其实力也超越他,这让他觉得不认识这个世界了。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黑甲人剑势一变,道道剑气笼罩着兵长老,让他脸色大变。

    兵长老竭尽全力施展农家的武功,才脱离了那些剑气,不过就算这样,他的身体还是中了两剑,脱离了之后的兵长老,震惊的大叫道:“杀神七剑,你到底是谁?”

    这个剑法他至死不会忘记,正是当年被他们围杀的百万人屠白起的自创剑法,在军伍中创造而出的至强剑法,每一剑都是杀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是在军阵中才会使用的剑法。

    “你还记得这剑法啊,真是令人意外啊。”黑甲人突然收起了剑,揭开了脸上的面甲,露出一张英伟的脸庞,正是杀神白起。

    “怎么可能,你竟然还活着。”兵长老脸色苍白的退后两步,当年的白起可是被他们困在地则二十阵里,活活击杀的,为此当初的六大长老整整磨炼了一年的地则二十四阵法,最后才找到一个机会困在白起,虽然为此六大长老四死二伤,农家的弟子更是损伤惨重,但能够围杀白起,一切都值得。

    现在的墨家,包括农家很多人都以为当年围杀白起的农家六大长老,正是这一代的六大长老,其实他们都错了,这一代的六大长老,只有两人是参与过围杀白起的,剩下的四大长老是后来补充的。

    因为六大长老中确实有两人参与过围杀白起,所有传说久而久之就变成了现在的六大长老围杀白起。

    不只是墨家等人,就是农家自己都认为是现任的六大长老围杀了白起。

    事实上,当时的农家六大长老围杀白起确实没有什么损失,当时的白起被困在地则阵法里不能出来。

    可是白起是什么身份,当时的他可是秦国的大将军,总管秦国所有军队,在农家围杀白起的时候,秦国的军队也出动了,在大军的包围下,六大长老最后也只逃出二个,就这还是其他的农家弟子拼命阻拦秦军的结果,不然六大长老都得给白起陪葬。

    事后,因为惧怕秦国的报复,农家也没有敢大肆宣扬这件事,毕竟当时的秦国刚打赢长平之战,就算死了白起这个大将军,当时的秦国可还是有一个和白起齐名的人,虽然这家伙基本不上战场,但是论才华,实力,甚至是性格,这都是一个和白起非常相似的人,正是因为这样,白起和此人虽然不算是势不两立,可是军中也不可能同时容下这两个人。

    但是在白起已经死了的情况下,如果农家大肆宣扬的话,秦军肯定要给白起报仇,哪个时候领军的可能就是那个人,那么他们这么拼命杀死白起根本就是白费力气。

    正好当时的秦王,对于白起这样的大将军也十分的忌惮,就更嬴政和扶苏说的一样,你造不造反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造反的能力。

    于是之后就有了白起是秦王赐死的,这是为了警告其他有野心的人,而农家等人则是在传白起是他们杀的。

    为什么燕国的大将军会是晏懿这样的货色,其他几国也几乎都是这样的人当大将军,很简单,这样的大将军才没有造反的能力啊。

    真当赵国的王不知道李牧的才华啊,正是知道李牧的才华,赵王才会忌惮,怕李牧造反。

    也就是嬴政改革了军制,取消了大将军之位,改为上将军并立,这样嬴政才能很的好放权给下面的将军。

    “我为什么不能活着。”白起冷笑着看着兵长老,当年的他正准备一鼓作气拿下赵国,却因为突然的刺杀让一切成空,复活之后的白起可是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呢。

    夜无忌正是因为知道这事,才把六剑奴的派到白起的麾下,让白起看看能不能找机会报仇雪恨。

    只是连夜无忌自己都不知道,被他杀的人当中有农家的六大长老,而他放走的那个,正好是白起的仇人。

    “当年我们可是。”兵长老说道这里,突然就住口了,无论当年他们做了什么事情,白起活生生的在他眼前,却是不可否认的现实。

    “把我的尸体斩成好几段是不是。”白起接着兵长老的话说道,“可惜我又活过来了。”

    “就算你活过来又怎么样,当年能杀你一次,同样可以杀第二次。”兵长老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不知道白起为什么会复活,不过现在只有白起一个人而已,当年之所以要用地则围杀白起,是因为白起身为秦国大将军,身边随时有大批的亲卫在,一旦让白起逃脱,他们面临的就是秦军的围杀,可不是白起的武功高到必须他们六人用地则。

    “哦,现在你有信心了。”白起微笑着看着兵长老,仿佛一点都没有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机。

    “不能留你。”兵长老立即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这里击杀白起,不然一旦白起复活的消息传出,恐怕反秦势力的士气会跌倒底点,杀神的名号,会让很多人失去反抗的勇气。

    “春蚕不念秋丝蝉不知冬雪枯荣不为人命盛衰不由王权。”兵长老口中缓缓念出这四句农家世世代代相传的诗句,双手一合,强大的真气聚集在他的双手之上。

    “好一个盛衰不由王权,只可惜你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却是在争王权,如此所为,不觉得可笑吗。”白起看起来根本不在意兵长老的动作。

    “地则万物,神农不死,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兵长老说着,双手凝聚出一把草木剑,向着白起冲去。

    “神农不死,真是可笑,神农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面对兵长老奋不顾身的一击,白起立即一剑刺出,迎了上去。

    噗噗。

    兵长老的剑刺穿了白起的心脏,同时白起的心脏也刺穿了兵长老的心脏,竟然是同归于尽。

    “有趣,你是想和我同归于尽。”白起的脸色露出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复杂表情,看着心脏上面的剑,他完全没有想到兵长老竟然会是这样的选择。

    “你是最该死的人,绝对不能让你继续活着。”兵长老看着手中的剑刺穿的白起的身体,脸上露出了笑容。

    身为农家六大长老之首,他又岂是贪生怕死之人,先前之所以逃跑,不过是为了让胜七和吴旷这两个农家的后起之秀逃出去而已,农家的六大长老,几十年如一日的在一起修炼,亲如兄弟,如今一朝永别,他在逃出来的时候,已经心存了死志。

    本来他是想带胜七和吴旷逃离了危险之后,自己在一个人去找夜无忌拼命的,不过在看到白起之后,立即改变了决定。

    “真是可惜,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白起说着身体缓缓的后退,从兵长老的草木剑上退了出来,诡异的是那草木剑上一点鲜血都没有,在兵长老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白起胸前的伤口就这么恢复了。

    “这是,你不是人。”此时的兵长老觉得自己快疯了,这不应该是人身体中剑后该有的反应。

    “是不是人,对你来说已经无所谓了。”白起拔出了自己的剑,还剑入鞘,转生就准备离开,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白起突然又转过来,从兵长老身上收集了一点血迹,装在了一个瓷瓶内。

    “农家。”兵长老目光模糊的看着白起离开,这一刻他最担心的就是农家,当年的围杀,白起明显不会那么容易算了。

    在兵长老的尸体倒下去的时候,白起微微一顿,随后摇了摇头就接着离开了。

    “那个殿下,也真是的,这么好用的战争手段,竟然因为所谓的道德标准不大肆利用,如果给我一支这样的部队,我就可以打到天的尽头。”白起摸着胸口的伤口,这个术,口中直叫可惜。

    这么多年的努力,夜无忌的秽土转生的数量并不是太多,总共不到两百人,都是一些实力强大的人,白起这个身为秽土转生的人,就曾经建议让夜无忌干脆组建一支秽土转生的部队,不但省钱,而且战无不胜,可惜被夜无忌给拒绝了。

    在战场上,哪怕实力再强的高手,都会有受伤的时候,很多时候你只能决定你受伤的部位,而秽土转生完美的避开了这个弱点,无论什么伤势,都能恢复。

    不愧是杀神白起,在知道秽土转生这个术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战争,和当初的宇智波斑一样,用同归于尽的手段对付敌人。

    尤其是同级别的战斗,同归于尽是最麻烦的手段,哪怕是盖聂,面对这样的敌人,可能不会死,但绝对会重伤。

    甚至不需要同级别,哪怕是差一个级别,也可以造成巨大的伤害。

    可惜夜无忌不想变成兜那个疯子,一直没有这么干,他宁愿花费大量的钱财训练军队,也不想打造一个秽土转生的军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