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第七十四章 鞭山移石vs御兽神通
    男子施法被玉独秀的风刃打断,却见天空中重若千斤的雨滴密密麻麻降下,终于让这群被控制了神智的野兽清醒了过来。

    看着四周倒地不起的尸体,一群野兽一阵惶恐的呜咽,远处尚未被波及到的野兽四散逃开。

    一滴一元重水重十二万九千六百斤,空气中即便只是加入了那么一丝丝一元重水,但每一滴却都沾染了一元重水的性质,怕不是有千百斤,在高空中坠落,加上地心引力,足可以轻易洞穿任何血肉之躯。

    看着野兽散去,玉独秀收了一丝丝一元重水,双目灼灼的看着天空中,雨水洒落而下,这回是普通的雨水,洗刷着大地上的血渍。

    远处早就有侍卫追了上来,远远地望着这边,被玉独秀那强大的杀伤力给惊呆了。

    玉独秀几步跨上马车,看着倒地不起的马匹,已经被群兽惊吓的丧失了逃跑的力气。

    牛大力最先赶来,在其身后是一辆马车,马车中坐着的是玉十娘。

    “仙长,怎么样?”牛大力一追上来,就迫不及待的道。

    玉独秀指了指脚下的马车:“幸不辱命,只是不知道先前那番追逐中,马车中的贵人有没有受伤”。

    “有劳仙长担心,我家小姐自幼也通晓一些武道功法,倒是无碍,有劳道长担心了”马车内传来丫鬟的声音,很清脆,犹若黄鹂。

    牛大力看着玉独秀,再看看远处的山头:“道长,不知道那偷袭之人?”。

    玉独秀淡然一笑:“自然是解决了”。

    玉独秀说完之后,众人正要松一口气,却未曾想到,下一刻那低沉的笛声居然再次响起,犹若绵绵水流,在空中回荡不绝。

    这一下众人脸上变了颜色,一个个诧异的的盯着玉独秀,似乎在等他解释。

    打脸,这是**裸的打脸啊,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能忍,婶婶都不能忍。

    玉独秀面色阴沉的将目光投向那山头:

    “没死,还是这家伙另有同伙”。

    话语刚刚落下,没给玉独秀和众位侍卫思考的时间,就听到远处传来阵阵野兽的咆哮,有狼,有虎豹,还有雄狮。

    玉独秀双眼中闪过晦涩的光华,天空中的劫数再次变换,不断重组,四面八方的劫力向着此地疯狂汇聚而来。

    玉独秀不敢大意,催动赶山鞭吸纳着空中的劫力,随后双目中闪过道道寒光:“这回麻烦大了,听这声音中似乎有一种法力蕴含气内,这次怕是来者不善,对手不单单能御使普通野兽,居然还可以御使妖兽”。

    玉独秀此言落下,周围的众位侍卫顿时脸色就白了,牛大力也是紧紧的抓着手中的大刀。

    玉独秀面色不变:“大家不要紧张,不就是区区妖兽吗,与普通野兽相比,就是多了一两手法术而已,大家相互配合,未必就不能战胜这妖兽,再说了对方有神通,本座也不是吃素的”。

    正说着,远处一道道妖气冲天而起,化为一道道妖风,向着众人刮来。

    这种微型的妖风与普通风力并无区别,只是显得颇为神异罢了。

    “嗯,不对,这些妖兽居然还御使一群普通野兽,此次怕是大家要苦战到底了”这回玉独秀终于略微变了颜色,知道对方的算盘了。

    那修士御使妖兽,妖兽在御使普通野兽,可以省下许多法力,事半功倍,这方世界妖兽横行,光靠人海战术就能将玉独秀这一群人给堆死。

    南方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一眼望去,漫山遍野全都是数之不尽的狼群。

    北方脚步声阵阵,却是上百只雄狮在丛林中透漏着凶光,俯视众人。

    最西方的树木上一群群斑白在丛林中跳跃,一只只豹子呲牙咧嘴,向众人示威。

    玉独秀站在马车上,马车周围是众位侍卫。

    两人要是正面交战,对方的御兽神通,根本就是鸡肋,若是碰到大修士,可以腾云驾雾,这御兽神通也不过是笑话。

    当然了,随着对方的修为增高,能御使的妖兽也就越厉害,不过这御兽神通只能远战,近战只是找死,还未等召唤来野兽,就已经被人取了级。

    玉独秀眼睛打量四周,若是能找到那吹笛之人,将其斩,自然是一切灾厄自然解除。

    “砰”虚空震颤,空气扭曲,一只狮子怒吼,显然是有些火候,空气都在微微震颤。

    玉独秀脑海飞快转动,呼风唤雨此时是使不了了,这周围大部分都是自己人,只怕妖兽没杀死,自己的人就死的七七八八了。

    “鞭山移石”玉独秀双掌胸前抱球,一个闪烁着黄色的长鞭被玉独秀拿在手中,神通启动,下一刻玉独秀言出法随:“移石”。

    赶山鞭一挥,周边方圆几十里内所有拳头大小的石子,包括人头大小的石子,都纷纷悬浮而起,随着玉独秀手中赶山鞭的挥动,那石块像是机关枪一般,嗖嗖的在空中穿梭,带着呼啸,向着周边的无数野兽弹射而去。

    众位士兵呆住了,这就是仙家无上神通啊,这般威能,果真是改天换地,今生能有幸见此大神通,乃是千万年修来的福分啊。

    山林中野兽惨叫,不是被打断了腿,就是满头是包,鼻青脸肿的根本就睁不开眼睛。

    就算是那妖兽在漫天飞石之下也是节节败退,妖兽虽然也有法力,也有术法,但在玉独秀神通面前只有吃瘪的分,妖兽最厉害的不是术法,而是肉身,在玉独秀漫天飞石的压制下,神通根本就施展不出来。

    再说了,就凭这些小妖兽,能有什么威能强大的术法,甚至于这普通妖兽都抵不过强大的武者。

    远处山头,那黑衣男子眼中闪烁着莫名之光,面色阴沉,没想到这太平道弟居然这般难缠,完全乎了自己的预料,这两式神通威力大的离奇,居然将自己的御兽神通打的节节败退。

    “以前从未听闻太平道有这等杰出的弟子,莫非这是太平道那个老怪私下里雪藏的弟子?,不过这般看来,此次的目标定然就在这马车中,不然太平道也不会这般重视,派出了如此厉害的弟子”黑衣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停下短笛,对方既然已经再次破坏了自己的进攻计划,只能暂缓,驱动妖兽不是那么简单的,与驱动普通野兽相比,消耗法力也是成倍增加。

    听着笛音消失,玉独秀有心追过去查看是何人捣乱,最好能斩草除根,但见到周围紧张兮兮的侍卫,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野兽群退去,玉独秀收了神通,马车内玉十娘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玉独秀,闪过无数小星星。

    众位侍卫此时再看向玉独秀,终于不是之前那般面无表情,此时目光中充满了狂热,要不是一直以来的纪律充斥在众人心头,此时怕是玉独秀脚下已经多出几百个跪着喊神仙的汉子了。

    对于众人的狂热目光,玉独秀视而不见,对着牛大力道:“这般斗法,最是消耗精神,你带领大家整理队伍继续上路,那修士没有达成目标,断然不会善罢甘休,随时可以卷土重来,告诉大家注意休息防备”。

    说完之后,玉独秀钻入了玉十娘的马车。

    先前的那匹马被玉独秀一箭射中,已经被众人换下,这匹马虽然比之第一匹马略次,但却也极为神骏。

    坐在马车中,看着玉十娘亮晶晶的眼睛,玉独秀嘴角抽了抽:“你不害怕”。

    玉十娘眼睛眨了眨:“哥哥是神仙,有哥哥保护十娘,十娘不怕”。

    玉独秀一笑,拍了怕十娘的脑袋:“哥哥是神仙,以后十娘也一定是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