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0章 股神孙燕姿
    (作者君已经做好被打死的准备了,死前赏我点推荐票吧!)

    为了对抗兽人的精锐武士,阿隆索斯.法奥向安度因.洛萨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将圣光的力量和精锐的战士结合起来,阿隆索斯.法奥将这种尚处于构想中的职业命名为圣骑士。

    经过严密的筛选和辨别,乌瑟尔,提里奥.弗丁,塞丹.达索汉,图拉杨,拉文加德五人成为了初代机驾驶员。不对,是最初的圣骑士候补。

    乌瑟尔,洛丹伦王国的王室武备官,泰瑞纳斯.米奈希尔的亲信。

    提里奥.弗丁,著名的大骑士,壁炉堡的大领主。

    塞丹.达索汉,斯坦索姆武魁,洛丹伦第一的大战士。

    图拉杨,被阿隆索斯.法奥看好的年轻人,经过阿隆索斯.法奥的推荐,目前担任安度因.洛萨的副官。年轻的图拉杨是在监狱中长大的孩子,一位老迈的狱卒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抚养长大,将一身本领习俗传授。虽然为了讨生活,图拉杨成为了一名牧师,但是图拉杨的武技高强的不讲道理,真不知道那老狱卒什么来头。

    拉文加德,暴风城贵族的代表,年轻人里第一能打的家伙。

    从后补名单里就可以现端倪,ne-Tepy们先都很年轻,最大的乌瑟尔不过二十六岁;身强力壮都很能打,在武力上处于同龄人的顶端;都信仰圣光除了拉文加德,都接受过阿隆索斯.法奥的洗礼。

    所以,偶然埋伏在塞丹.达索汉家中卡洛斯顺理成章的见到了秃大和秃二。

    十六岁的卡洛斯在身高和体型上完全不比其他前辈们逊色,图拉杨和拉文加德甚至比卡洛斯矮了半个头。

    所以当卡洛斯提出对gandam计划。不是,是圣骑士计划表示出浓厚兴趣的时候,秃大和秃二也是眼前一亮。

    眼前眉清目秀的壮汉身高七尺有余,虎背熊腰,肌肉会跳舞,眼中精气神十足,长的也正派,又是自己人(塞丹.达索汉)的关门弟子,想来武艺也不差。更妙的是此人乃是奥特兰克王国二把手阿历克斯大公的长子,更有机会成为扛把子,家势渊博,不可轻侮。最绝的是此人一心向往圣光之道。免费的小白鼠……口误,口误,虔诚的信仰是成为小白鼠,哎,今天是怎么了。虔诚的信仰是圣骑士洗礼计划中的关键。

    秃大秃二对视一眼,达成共识————圣光议事堂上合该有此子一把交椅坐坐。

    很多事情,只要功夫做到位,在合适的场所说出合适的话语,一切就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

    如果卡洛斯舔着脸的在安度因.洛萨和阿隆索斯.法奥面前晃悠,提各种条件要成为圣骑士,安度因.洛萨和阿隆索斯.法奥反而要怀疑你什么动机什么意图了。还没边的事你这么感兴趣,这是有阴谋啊!

    但是现在,合情合理的巧遇,机缘巧合的对答,这是王八瞪绿豆,双方都顺眼啊。

    于是,经过周密的部署和安排,在斋戒三天之后的一个清晨,斯坦索姆大教堂内,阿隆索斯.法奥亲自为六名候补生进行圣光洗礼仪式。

    喝下没有什么味道的圣水,六人身着单衣坐在地上的单薄垫子上,耐心等待着。

    卡洛斯一直好奇初代圣骑士是怎么来的,现在的情况让卡洛斯想起了上一世传说中鸿钧道人传道的场景,一时有些想入非非。

    “什么是圣光?圣光之道又是什么,你们想过这些吗?”阿隆索斯.法奥突然问道。

    怎么觉得眼皮有些沉重。

    “问问自己的心,你所信仰的圣光之道到底是什么。”

    短短两句话,阿隆索斯.法奥主教的汗水已经湿润了他的主教袍。

    这两句话,是阿隆索斯.法奥主教以自身的圣光力量为引子,在大教堂的加持作用下,激六人喝下的圣水,引导六人进入一种冥想下的自我反思状态。

    当自我经受住本我的拷问,便是成功,自然而然可以引出圣光之力。

    卡洛斯感觉困意袭来,忍不住沉入梦乡。

    梦中,前世的记忆如潮水涌来,夹杂着今生的经历,反复拷问着卡洛斯,你到底想要什么。

    权势?美色?金钱?个人的实力提升?

    每一次拷问,都动摇着卡洛斯的内心。

    这些我都想要。

    那么最想要的是什么?

    我最想要的是家人的平安,是亲情的延续。

    谁敢阻拦我,我就毁灭谁!

    奥特兰克的国王艾登出现在面前。

    不会让你出卖联盟的!

    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十出现在面前。

    不会让你不公正的审判巴罗夫家族!

    死亡骑士阿尔萨斯出现在面前。

    死亡不是最终的归宿,那就再死一次!

    阿克蒙德出现在面前。

    海加尔山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出现在卡洛斯面前,都被卡洛斯无情的击溃,连萨格拉斯也无法阻拦卡洛斯的意志。

    但是,亡灵化的阿历克斯、詹尼斯、伊露西亚、阿莱克斯和维尔顿扑上来撕咬他的血肉时,卡洛斯的内心哭泣了。

    他扔掉了手中的武器,抱住了自己的家人。

    “卡洛斯会保护大家的,饿了就吃吧,我不会让这一切真正生的。”

    在卡洛斯还是沉睡时,其余五人慢慢的从冥想状态下清醒过来。

    “公正!”乌瑟尔大喊一声,澎湃的圣光充斥全身,仿佛他就是光明的使者一般。

    “虔诚!”图拉杨也醒来,虽然在量上比不了乌瑟尔,却格外的纯粹。

    “力量!”塞丹.达索汉站了起来,整个人散出骇人的威势,圣光在他身上凝聚成了盔甲。

    “智慧!”提里奥.弗丁身上的圣光深沉如海,脸上一副朝闻道,夕可死也的满足感。

    “牺牲!”拉文加德双膝跪地双手捧起圣光,满脸是泪。

    “守护!”在五位先行者的注视下,卡洛斯缓缓睁开眼,绿色的圣光闪瞎了其他人的狗眼。

    “是我的老花镜褪色了吗?”阿隆索斯.法奥取下自己的眼睛擦了擦,然后又带上。

    绿色的圣光,天呐,这到底是异端还是神迹!有幸旁观的神职人员都陷入了逻辑混乱状态。

    阿隆索斯.法奥颤颤巍巍的走到卡洛斯身前,颤抖的深处了左手食指。

    卡洛斯在圣光的指引下,也伸出左手食指,缓缓的,慢慢的,和阿隆索斯.法奥进行了第三类接触。

    “圣徒!”

    阿隆索斯.法奥在感受了卡洛斯的圣光后,大声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