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1章 生平不识安度因,XXAX也枉然
    安度因.洛萨不是个沉浸在往日荣光中不可自拔的蠢蛋,否则也不会帮助自己的表亲莱恩.乌瑞恩坐上国王的位子。打出先祖索拉丁大帝的王旗,也是无奈之举,见惯了贵族们的愚蠢和贪婪,洛萨爵士可没有自信去预测洛丹伦诸国的反应,还是拉虎皮扯大旗吧。

    在南海镇短暂停留的几天里,老镇长极尽谄媚之能事,就差没有要求安度因.洛萨在自己肚皮上签名留念了。赫尼.马雷布虽然也想亲近传说中的偶像,却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在暴风城避难民众的口粮问题上寸步不让,一餐一放。

    洛萨爵士也没有和主人家的书记官争执的想法,危难之际,主人家愿意施以援手已经是天大的恩义,何必弄得反目成仇。

    动用复国储备金,安度因.洛萨向商贩购买了两千人十日的口粮,带着小王子瓦里安和自己看着顺眼的贵族动身北上,准备前往洛丹伦城。

    “虽然说起来,我和瓦里安都和阿历克斯是血缘上的亲戚,但是将几千人留在南海镇靠你们照顾,还真是故意不去啊,这些金币请你们务必收下,如果可能的话,尽可能改善这些可怜人的生活,安度因在这里谢谢大家了。”软硬兼施的洛萨爵士把老镇长吃的死死的,事情手尾也很漂亮,让人挑不出刺来。

    留下一箱财宝,安度因.洛萨先将瓦里安送上新购置的马车,然后才和南海镇的诸位官员告别,最后上马前行。

    铁马兄弟会以及暴风城皇家卫队的幸存者们虽然拖着疲惫的身躯,却拥有高昂的斗志,整只队伍在悲伤中蕴藏着令人窒息的愤怒和斗志。队列虽不整齐,气势却很惊人。暴风王国最后的荣光由我们捍卫,安度因.洛萨的追随者们眼中的光芒明确表达出这个意思。

    “真是可怕的军队啊,看得老头子我两股颤颤。”老镇长感叹道,语气平和,一点看不出之前洛萨爵士脑残粉的模样。

    “这样精锐的部落都落荒而逃,洛萨爵士口中的兽人到底该多可怕啊!”赫尼.马雷布也忍不住感叹起来。

    经过巨魔战争的洗礼,赫尼.马雷布认为自己也应该算得上是个合格的军人了,但是在安度因洛萨和他的将军们面前,自己还像个孩子。

    一股不安由然而生。

    “镇长,我们该做点什么?”赫尼.马雷布虚心请教。

    “一切如常,等待大人们的命令。”老镇长有迎风流泪的毛病,正在用手绢擦眼睛。

    回头观望的安度因.洛萨正好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感叹先祖的威名,几百年后还有老镇长这样的人愿意为自己落泪。

    “毕竟是隔不断的血脉啊,或许情况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吧。”

    安度因.洛萨对于未来平添几分信心。

    来到伦丹伦王城,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隆重的接待了来自暴风城的遗民。士兵铠甲上的刀痕和血迹在安度因.洛萨的命令下并未拭去,一股悲凉的雄壮笼罩在这支哀兵身上,所有在洛丹伦城观礼的人都忍不住赞叹-----不愧是索拉丁大帝最后的血裔,好一个“王国雄狮”安度因.洛萨。

    为暴风城的士兵们安置好栖身之处,命贵族们在酒宴上招待好暴风城的同僚,领小王子瓦里安到王后处休息。安排好一切,泰瑞纳斯终于能和安度因.洛萨好好聊聊。

    “安度因,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吗?”小休息室内,年纪相仿的两人放松的坐着,泰瑞纳斯直呼其名,以示亲近。

    “一场可耻的谋杀和一次贵族式的愚蠢。泰瑞纳斯,我必须对你做出警告,巨大的黑暗即将来临,洛丹伦的同胞们如果不团结一致,我们将无处可逃。”安度因.洛萨喝了一杯,又为自己满上。

    “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个氏族,一个部落,一个国家,而是一个世界。是的,一个世界,那些绿皮肤的家伙穿过了诅咒之地巨大的传送门,从另一个世界来到我们的家园。一开始,我们有效的狙击了他们,我们认为他们只是和巨魔一样不知道哪冒出来的杂种,对他们不削一顾,认为他们只是一些人型野兽而已。但是很快,我们就认识到错误。强壮,聪明,有组织,有纪律,他们是和我们一样的智慧的文明的生物,并且数量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的多。”安度因.洛萨又一口气饮尽杯中之物。泰瑞纳斯没有说话,只是帮安度因再次满上。

    “你知道麦迪文吧。”

    “恩,提瑞斯法议会最后的守护者。”

    “守护者。”安度因.洛萨忍不住悲苦干涩的笑了起来,“是堕落的守护者,我这位好友被恶魔奴役了心智,成为了魔神的傀儡,他帮助兽人稳定了传送门。”

    “哦,那可糟透了。”

    “那还不算最糟的。在我带领一支精锐小队去讨伐这位堕落的守望者的时候,最糟糕的事情生了。兽人刺杀了我们的国王,可怜的莱恩被挖出了心脏。”安度因..洛萨悲伤的说道。

    “让我们为莱恩干一杯。”泰瑞纳斯提议。

    “为了莱恩。”

    “干。”

    “后来生了什么。”泰瑞纳斯想知道事件的后续展。

    “兽人换了个酋长,混乱和内耗被遏制住。一个简单的计谋,关隘处的暴风城精锐军团就引出要塞的攻势,在开阔地和兽人打了一场野战,然后被数倍于己的兽人大军杀了个七零八落。当我匆忙的从麦迪文的魔法高塔卡拉赞赶回暴风城的时候,一切已经太晚了,兽人基本完成了合围,而王国的剩余力量被分割得七零八落,完全无法组织起一只能够和兽人抗衡的大军。在艰苦的守城战之后,我只能带着数量有限的子民逃跑。”安度因.洛萨痛苦的留下悔恨的眼泪,更多的子民,被留在了暴风城。

    “你已经做的够好了,安度因,你不是一个人,无数的子民需要你振作起来领导他们,瓦里安还需要你的照顾。”泰瑞纳斯明白安度因情绪失控的原因,却不知道该如何劝慰。

    “谢谢你,泰瑞纳斯。这一路上我压力太大了,谢谢你肯听我的倾诉,我感觉好多了。”安度因.洛萨很快就稳定下来,“泰瑞纳斯,相信我,我们现在的处境和先帝索拉丁在巨魔战中的处境很相似。兽人对整个人类社会构成威胁,这是场你死我活的为了生存而战的战争。这不是你或者我各人的事,这是所有人,所有人类的事。”

    “我会给所有的国王和大领主写信的,我会邀请大家来洛丹伦商讨这一切的。安度因,在此之前,你需要好好休息。”泰瑞纳斯做出保证和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