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8章 我住隔壁我姓王
    (传说中的加更1/3,观众老爷们收好了。)

    奥特兰克王立骑士团的满员编制是一千人,每年大约有四十个老兵退役,招收六十个预备役骑士,经过一年的考察期满编补足。

    因为骑士团在辛特兰的战争中阵亡八十六人,再加上二十二位年迈的老兵光荣退役,所以这次的比武大会将初定预计挑选一百五人人进入预备役。

    国王艾登的出点其实很简单,王国内高素质人才就那么多,想要保证骑士团的战斗力,又不想滥竽充数,不是只有对外开放嘛。可以身为国王,艾登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手下和对手过分解读,简简单单一件事已经被传的神乎其神,弄得艾登自己都快相信自己有阴谋了。

    阿历克斯办事还是卡洛斯周到,战利品该艾登那一份还是在明面上补齐了,这让艾登手里稍微充裕一些。

    背后黑金就算了,连面子都不要了就送国王仨石像,这就是奥特兰克要内战的信号吧!为这事,阿历克斯把卡洛斯骂了个狗血淋头。

    坐在主席台上看了半上午,艾登决定不再观看下午的比赛,反正骑士团一帮老油条的眼光还是值得信赖的。

    回到居所的艾登招来了自己的养生顾问,一位来自神秘的西方大6卡利姆多的暗夜精灵德鲁伊——凯兰崔尔.蓝羽。

    “大师,我最近感觉身体好多了,精力也比以前旺盛,是不是可以进入下一阶段的调理了?”国王艾登在暗夜精灵德鲁伊凯兰崔尔面前恭敬的像个面对班主任的小学生。

    “国王陛下,等我研究完这本古籍就差不多可以进入下一阶段了。”凯兰崔尔欺负艾登不懂得精灵的萨拉斯语,毫不顾忌的将书籍封面《从前有座零件山》露给艾登看。

    “那今天做个a套餐吧。”艾登脱掉上衣,躺在矮榻上。

    凯兰崔尔的人类助手提着工具箱进来,用清水清洁了双手之后,涂抹上暗夜精灵德鲁伊秘制的香油,开始为艾登陛下按摩身体。

    “拉斯,你的手艺越来越棒了,真看不出来你以前还是个优秀的猎人。”艾登舒服的**着,毫不吝惜对按摩师的赞扬。

    “陛下,我叫道格拉斯,不是拉斯。”前猎人无力的纠正着。

    “别闹,小白才叫道格,你就是拉斯。”凯兰崔尔.蓝羽训斥着自己小弟,躺在墙角瞌睡的纯白色野狼道格听见有人叫自己,抬起头打望了一圈,现没有情况就继续睡瞌睡。

    你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我才是你的主人好不好!道格拉斯看着叛变的动物伙伴,内心悲苦交加,自己怎么就遇到了凯兰崔尔.蓝羽这混世魔王。不就是用捕兽夹意外伤害了这位精灵德鲁伊嘛,最后怎么就被赖上了?打又打不过,撵又撵不走,最关键是自己居然逃都逃不掉,鲁伯斯也不知道怎么被这暗夜女给收买了,好端端的改名叫道格,自己叫它鲁伯斯这白眼狼居然都不搭理。

    要不是你长的好看我非弄死你不可,道格拉斯一边在心中yy,一边询问:“陛下,力道还可以吗?”

    “恩,不错,稍微再用力点。”艾登动了动姿势,让自己躺的更舒服,然后懒洋洋的问:“王后的病怎么样了。”

    “不是我怪您啊,陛下,那帮子熊猫人的万年爱心渴望丸是能乱吃的吗?牛头人健身**更是毫无魔法依据的玩意,怎么能胡乱的练,现在我还得想办法先调养您和王后殿下亏空的身子,身体调理好了,才能顺利诞下健康的后代嘛。”凯兰崔尔翘着二郎腿看小说,不是,研究古籍,用老中医的语调敷衍着国王艾登。

    “嗯,是我太心急了,您别在意啊,大师。你们精灵的大保健水准就是高,我现在明显感觉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了。王后也说你的那个什么spa很有效。我不是催促您啊,但是我真的很想要个儿子,您看?”艾登讨好的解释着。

    “王后再调养个半年左右,就有希望了。”凯兰崔尔给出个大概时间。

    艾登得到肯定答复,不再说话,安心享受按摩。

    国王走后,道格拉斯一边收拾工具,一边问:“你不是说王后其实没有问题,是国王身体出了问题吗?为什么不对陛下直说,让王后蒙受冤屈多不好,我觉得王后是个好人。”

    “哈?你疯啊还是傻,告诉国王你老婆没病,病的是你,你绝精好多年了,你那堆私生子都是别人的种?小拉斯,姐姐我还没活够。”凯兰崔尔毒舌火力全开,打的道格拉斯接不上话。

    “你有把握治好国王的病?”道格拉斯已经不再试图纠正暗夜女对自己的称谓了,说正事要紧。

    “你居然认命了?平时不都要反驳一句不是拉斯,是道格拉斯吗?”凯兰崔尔显得很惊讶,做作的让手里的书籍掉落地上,道格屁颠屁颠的晃过来咬住书籍往凯兰崔尔手上蹭。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不生气,心中默念了三遍,道格拉斯心平气和的继续问:“如果半年后治不好国王的病怎么办?”

    “怎么办,跑路咯,你个手脚齐全的二手猎人,我一个技艺高的德鲁伊,还怕跑不掉。”凯兰崔尔满脸不在乎的说道。

    “钱也骗的差不多了,你到底在躲什么啊?”道格拉斯能感觉到,毒舌的暗夜女其实是在避难,或者说逃避着什么。

    “还能躲什么,躲我大哥呗,大嫂给我传讯了,我大哥来东部王国了。”凯兰崔尔提起他大哥,整个人都不好了。

    “额,你大哥对你不好?”道格拉斯对暗夜女的家事很感兴趣。

    “不,恰恰相反,我大哥对我实在太好了,好的让我害怕。”凯兰崔尔陷入了回忆当中,“当年范达尔.鹿盔的儿子在幼稚园欺负了我,我大哥居然连范达尔.鹿盔带他儿子一起揍了顿。丢不丢人啊,几千岁的老东西揍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还笑的哈哈哈哈哈的。后来鹿盔当上了大官,他儿子也在一次战役中死了,我大哥为此被穿小鞋好多年。要不是嫂子和大祭司关系好,我大哥他被弄死了都不奇怪。”

    “你口里的范达尔.鹿盔到底多大的官?”道格拉斯收好工具,坐在艾登之前躺的矮榻上,专心和凯兰崔尔聊天。

    “嗯,地位就和阿历克斯.巴罗夫在奥特兰克王国差不多吧。”

    “你大哥真是纯爷们。”道格拉斯突然觉得能有个这样的大舅子也不错。

    “可惜是个妹控,也就我嫂子受得了他。”凯兰崔尔说道。

    “是个什么?”

    “妹控。”

    “什么?”

    “妹控。”

    “是你的错觉吧,哥哥关爱妹妹不是应该的吗?”

    “是啊,在巡林者的时候,我都一千多岁了还要接送我上下班;出个巡逻任务经常在路上遇到鼻青脸肿的林精熊怪什么的给我送水果,不收就哭,说我大哥不会放过它们的;有次不小心和小花皮母子玩耍,被咬了一口,第二天家里就多了张花纹特别好看的熊皮,午餐、晚餐、第二天一整天的伙食全是蒸熊掌烤熊肉。谁说大哥不爱我。”凯兰崔尔仿佛陷入什么不好的回忆,双臂紧紧抱胸。

    “嗯,大舅……你大哥叫什么来着?”道格拉斯问道。

    “丹德玛.蓝羽。”凯兰崔尔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