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9章 一壶浊酒喜相逢,谁醉谁买单
    远征的大军凯旋而归,顺手还将塔伦米尔到南海镇之间的野猪、灰熊、食苔蛛之类对旅人有威胁的可口食物篱了一遍。

    半路上,赫尼.马雷布拿着卡洛斯给准备的包裹,离开大部队回南海镇看望自己姑妈去了。本来沉甸甸的包裹让年轻的赫尼心花怒放,自己一路上的勤勤恳恳还是被上级看在了眼里。现在战功也有了,再熬两年资历还怕出不了头吗?但是征召士兵时南海镇出动了二百四十四人,回来时只剩下一百八十七人,还有六人生死不明。几家欢笑几家泣,赫尼.马雷布感觉自己不该将笑容挂在脸上,苦着脸也不是回事,有些犯难了。

    而库尔提拉斯的炮兵们要在南海镇等船回家,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拉扯着同行的奥特兰克人不断扯闲话,说着赞美之言,三句不离卡洛斯仗义。

    管他的,我们打赢了,胜利者还愁眉苦脸干嘛,反正阵亡通知书又不用自己写。

    赫尼.马雷布也放下杂乱的心思和属实的人攀谈起来。

    随着远征军大胜而归的消息传播开来,整个洛丹伦都震动了,先前诸国都以为这次远征只是一次形势上的面子活,谁也没有想到奥特兰克王国居然将战争持续了九个月之久,并且攻克了一座巨魔的城市,斩过三千。站在人类的立场,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伟大胜利,各国都派遣了使节前往奥特兰克城祝贺。而大多数使节都选择了在塔伦米尔等待胜利的大军一同前往奥特兰克城。

    初冬的塔伦米尔,凋零的落叶挡不住亲人的期待,居民们早早的备好了热汤的面包,等待着归国的壮士。

    “卡洛斯!我的儿子。”詹尼斯.巴罗夫见到许久不见的儿子,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卡洛斯,却现儿子现在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你又长高了,我的孩子。”

    “大哥,你回来啦!”阿莱克斯好奇的盯着卡洛斯的佩剑,卡洛斯解下来扔给了弟弟。

    “大哥,天啊,你真高。”维尔顿现自己每天胡吃海塞,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需要仰视自己的哥哥,忍不住出了感叹。

    “弟弟,你回来了。”伊露西亚随着年龄的增长,继承了父母优良血统的她褪去了青涩,显得格外动人。

    在辛特兰的大森林里不是矮人女就是巨魔妹子,听说奥德伦将军还处理过士兵和大咕咕的不伦之恋,有些躁动的卡洛斯被母亲现了不妥,腰间软肉被LV.7的螺旋丸击中,疼得不要不要的。

    “大,大家好,我,我回来了,妈妈,你想死了我啊!”卡洛斯的眼里噙着泪的说着。

    “这孩子,这么大的个了,还哭什么,回来就好。”詹尼斯掏出手巾为儿子擦泪。

    为什么哭,疼啊~~

    住在附近的士兵就地解散,其余的士兵休整两日后继续前往奥特兰克城。

    和同行的贵族们致礼告别后,卡洛斯终于回到了塔伦米尔的家。

    “太棒了,除了在矮人的艾瑞匹克城里泡过次澡,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享受过了。”在家族别墅的石质大浴池里,卡洛斯愉悦的**着。

    “少爷,需要搓背吗?”托德询问着。

    陪同卡洛斯一路走来,在阻拦枯木巨魔增援辛萨罗援军的行动中托德跟随赫尼.马雷布坚持到了最后,这份忠诚得到了卡洛斯的肯定,他不介意和自己的管家一起泡个澡。

    “泡着就行了,以前一天不是打打杀杀就是勾心斗角,还不觉得。一放松下来,浑身都痛啊。”卡洛斯抱怨着。

    “虽然我不太明白少爷您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但是您在法理上还是个未成年人。”托德即使在浴池里也坐的端正。

    卡洛斯听见这话,猛的站了起来,双手叉腰的说,“你见过这么大的未成年人吗?”

    “少爷,您的反应就是个小孩子。”托德不为所动。

    “切,跟谁学不好,跟你老爹学什么管家之道,你是想成艾泽拉斯最强的男人嘛?”卡洛斯在放松的状态下满口胡言。

    “少爷,虽然有些逾越,但是我想提醒您的是,在奥特兰克城,还有一场战斗在等着您。”托德低头向卡洛斯先道歉了才说出这些话。

    “知道的,有老爹在那边看着,出不了事,这两天先好好享受享受再说,观众老爷们期待了十万字的女仆队也该出场了?”

    “少爷,您说的什么,我没有听懂。”

    “我说什么了吗?”

    “什么什么老爷,什么十万字,什么女仆队的。”

    “大概泡糊涂了,也该起来了。”

    洗浴完毕整理好衣物后,卡洛斯现穿惯铠甲后,贵族式的紧身衣让自己浑身难受,有一种被桎梏的感觉。

    这算是战争综合症的一种吗,卡洛斯在心里自嘲道。

    这个季节正式鳕鱼最美味的季节,得知大军凯旋,南海镇的老镇长快马加鞭的将冰镇的新鲜鳕鱼连夜送到塔伦米尔。

    巴罗夫家的晚宴上一家人在欢声笑语中享用了一顿鳕鱼盛宴。

    “父亲还好吗?”卡洛斯向母亲问。

    “很好,那件事还算顺利,提里奥是个可靠的朋友。”詹尼斯优雅的擦拭着嘴角。

    “提里奥.弗丁?”卡洛斯诧异的问道。

    “恩,你父亲和老弗丁是好友,所以他委托小弗丁,也就是提里奥去处理那件事了。”詹尼斯回答。

    哈,提里奥.弗丁也有被人称作小弗丁的时候,莫名的喜感。

    “妈妈,你们在打什么哑谜。”维尔顿对大哥不理会自己感到不满,在一旁捣乱,结果被二哥阿莱克斯和大姐伊露西亚联手镇压。

    “大哥在和妈妈说新年礼物的事。”卡洛斯岔开话题。

    “是吗?你要把博尼格托.淬火者之剑送给我吗,大哥,我爱死你了!”阿莱克斯莫名的得出如此结论。

    “再借你玩一晚上,明天老老实实给我送回来。”卡洛斯对弟弟下达了最后通牒。

    “真好,你平安回来了,妈妈每天都在为你担心。”詹尼斯看着子女和睦的美好情形,有些想哭。

    “母亲大人,不要担心,一切有我。”卡洛斯的话语中蕴含着强烈而深沉的情感。

    &1t;/a>&1t;a>&1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