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38章 别给机会二十投
    (获得成就【说话算数】)

    清理战场,结算战果,联军付出了四百余人伤亡的的代价击溃了沙德拉洛枯木巨魔的主力部队,仅收集到的巨魔尸骸就有八百一十六具,更关键的是沙德拉洛的法师力量遭受重创。

    通往沙德拉洛的道路已无阻碍。

    “将军,您受伤了?”卡洛斯看见奥德伦绑着甲板的左手,关心了一下。

    “不服老不行啊,疏于训练,难得上次战场居然把自己弄伤了。”奥德伦将军一脸唏嘘。

    “牧师呢?怎么不为您治疗。”卡洛斯问。对于奥德伦,他还是心存敬意的。截断后路远比阻敌前进更加危险,遇到神灵化身纯属运气问题,卡洛斯还分得清好赖。

    “总共就十二位牧师,为了我这种伤筋动骨的伤势耗费力气,还不如多帮帮受伤的小伙子们。”奥德伦将军倒是看的很开。

    “赞美圣光。”

    “赞美圣光。”

    告别了奥德伦将军,卡洛斯又去其他有必要拜访的人物那里走了一圈。

    比格拉斯除了满身的烟火味,倒是豪无伤,达纳斯兴奋的吹嘘着他英勇的表现。

    贝克汉姆.钢铁战锤的矮人部队伤亡也不大,矮人用天生的大嗓门嚷嚷着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

    库德兰和狮鹫骑士们正在伺候着自己的狮鹫伙伴,长时间的飞行转场和夜间轰炸累坏了这些带翅膀的朋友。

    “靠近了看雪怒还真是大啊。”卡洛斯感慨道。

    “刚出生的雪怒可是个小个子,它父母甚至觉得养不活而抛弃了它。”库德兰梳理着雪怒的毛,对卡洛斯说。

    “那它怎么长这么大的?”卡洛斯好奇的问,如果狮鹫这个种族也有小说家,库德兰的雪怒妥妥的废柴流传奇主角。

    “能吃。”库德兰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整张脸苦成一团。

    “呃,能说说吗。”卡洛斯被雪怒成长之迷雷到了。

    “我在山里捡到它的时候,就这么大点,虚弱的只剩一口气了。”库德兰比划了下大小,接着说:“我用羊奶和肉糜把雪怒救了回来,主要纯白的狮鹫太好看了,虽然大家告诉我这只是白化病的症状。”

    “很长一段时间里小家伙也是病怏怏的,我花了很多时间照顾它。”库德兰接着说,“但是我现了问题,一天有气无力的小东西很能吃。病弱的狮鹫可没有那么能吃。处于好奇,我狩猎了一只比小东西大两倍的岩山羊,切好了全部堆在小东西面前。”

    “全吃了?”卡洛斯问。

    “全吃了,七分饱。”库德兰苦笑着说:“小东西的胃袋仿佛连接着另一个世界,整天病怏怏的是因为没有吃饱。”

    “在雪怒的成长期,我每天不是在狩猎就是在狩猎的路上,知道小东西有自己猎食的能力,我才解脱出来,然后小东西越长越大,最后成了这样。”库德兰手举过头,才能抚摸雪怒的脑袋,雪怒亲昵的用头蹭着库德兰的脸颊。

    “你们感情真好。”卡洛斯有些羡慕,在考虑自己要不要也养点什么。(伊丽莎白正在登6账号)

    “当然,雪怒既是我的伙伴,也是我的孩子。”战场上如风暴般猛烈的库德兰私下是个笑起来很开朗的矮人。

    来到库尔提拉斯的营房,炮手们正在开怀畅饮,奥德伦将军特批了五大桶啤酒给功臣们。

    “少尉,您和您的炮兵令我刮目相看。”卡洛斯毫不吝惜赞赏。

    “爵士阁下,这不算什么,在大海上,在颠簸的战舰上开炮比在地上难多了,一海里以内的炮战,我可保持着三成以上的命中率。”少尉给卡洛斯满上了一杯。

    三成的命中率,这可了不得。虽说艾泽拉斯作为魔法世界,各种不科学的事情见怪不怪。但是火炮这种技术兵器在大海上能有一成的命中率已经是不得了的战绩了。(一海里的距离依然算近身肉搏,但是两百米的长度的船只在这个距离上也跟玩具船模差不多大小,三成的命中率已经算很夸张的命中率了,再多就不魔法了。另,一般涉及海战小说中提及的2%命中率指的是战舰在校准机的校对下进行的视距炮击战,双方距离一般2o海里以上。)

    “敬伟大的库尔提拉斯王国一杯。”卡洛斯举杯祝贺。

    “人类万岁。”士兵们回应。

    又去奥特兰克王立骑士团悼念了战死的战友,和铁皮罐头们交流了一阵感情,卡洛斯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营帐。一夜未眠再加上黎明的激战,卡洛斯体力值已经下半,再和众人交际许久,困乏的感觉充斥着大脑。

    “方砖叔,好久不见的感觉。”卡洛斯看见方砖坐在自己帐篷里,强打精神打着招呼。

    “如果你没有精力,我也可以明天再来。”方砖看出了卡洛斯的疲惫。

    “来都来了,希望您告诉我的是好消息。”卡洛斯拍了拍脸颊。

    “不太好,虽然我不是专研通灵法术的法师,但是从你们带回来的蜘蛛精残骸来看,沙德拉洛里可能有另一只大家伙。”方砖带来的是坏消息。

    “能具体点吗?”卡洛斯接过托德递来的热水,托在手里深深的吸了一口热气。

    “毒液是用原始的蜘蛛毒液加上一些其他东西再由剧毒之主赐予神力后形成的混合毒液,所以威力巨大。”方砖停顿了一下,“那么,原始毒液哪里来的。”

    “嗯,我知道了。”卡洛斯喝了一口热水,稍微来了点精神。

    “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方砖起身离开。

    “方砖叔,慢走。”卡洛斯将杯子还给贴身侍从,托德也离开了帐篷。

    “说吧,你会带给我什么消息。”卡洛斯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躺下可能会秒睡。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探姬显露身形,好奇的问。

    “除了你谁还会在我的营帐里翻零食吃。”卡洛斯对露琪亚使用了白眼攻击。

    “你要我找的地方我找到了,但是守卫很森严,进不去。”探姬回答。

    “能判断里面有那个吗?”卡洛斯隐晦的问。

    “应该有,不论什么种族,贵族都不是好东西,我在沙德拉洛的贵族区逛了一圈,现不少那个。”探姬的眼睛也闪闪亮。

    “很好,事成了你那份我会兑现的。”卡洛斯打了手下,终于能躺在床上睡觉了。但是此刻的卡洛斯却找不到睡意。

    在黄金面前,剧毒之主沙德拉的化身算什么,就是神也杀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