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35章 唯武器论要不得
    (成就【说话算数】:说5更就5更,目标达成度2/5)

    不管卡洛斯怎么腹诽奥德伦,将军作为一只军队的统帅是称职的。没有强为了脸面而死硬到底,挽救了两千名士兵的生命。

    “是毒药,绿色的毒雾碰触既死,一百个兄弟冲上去,就没有然后了。只有靠后的几个兄弟降下马掉头逃脱,巨魔派出了追击部队,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幸存者。我们分散逃走。”突击队的幸存者在天亮后返回要塞,饥饿和恐慌折磨了他一夜,虽然语音凌乱,这名勇敢的士兵还是讲述出了在场诸人最关心的问题----突击队遇到了什么。

    “送我们勇敢的战士下去休息,他需要热食、烈酒,还有床铺。”奥德伦将军安排好突击队幸存者,和指挥官们开始就局势展开讨论。

    “我必须承认错误,我小看了巨魔,我们必须将这些家伙当做强劲的队友而不是待宰的羔羊。方砖大师,您能分析一下士兵提到的那种绿色毒药吗。”奥德伦将军将姿态放的很低。

    “没有足够的信息我可不敢胡乱分析,所以只能告诉大家一些我能肯定的信息,不一定能对联军有所帮助。”方砖点了点头。

    “太谦虚了,大师,知识是无价的,您的慷慨我们铭记于心。”奥德伦将军再次行了一礼。

    “无论草木类毒药,矿石类毒药都没有办法在雾化的情况下触之既死。动物类的毒素有可能办到,但是那需要进入人体。我观察到这名幸运的士兵呼吸很急促,不正常的急促,脸色也很苍白,他应该也吸入了少部分毒素。但是他还保持着基本的行动能力,还能在巨魔的追击下逃脱。顺便一提,我没有现他有被心智控制类法术影响的征兆,所以在他提供信息都是真实的前提下,其实这种毒药的威胁对我们没有想象的大。”

    “你是说……”卡洛斯若有所悟的样子。

    “请详细解释,大师。”奥德伦将军喜出望外。

    “剂量和扩散。我们基本可以判断,巨魔拥有他们信仰的神灵提供给他们的剧毒药剂作为杀手锏。杀伤方式是雾化的毒云,并且扩散极慢。从士兵的描述中,巨魔同样不敢进入毒云范围。那么……”方砖卖了个关子。

    “那么我们只要避开毒云就可以了。”奥德伦将军得出了结论,微笑重新回到他的脸上。

    “愚蠢的巨魔。他们应该是准备将毒药用在攻打终结者要塞的战斗中,但是不确定毒药的威力,所以在突击队进攻时使用了一部分验证效果。”卡洛斯也从苦恼中解脱出来,“赞美圣光,我们应该给幸存的那名勇士奖章,巨魔暴露了自己翻盘的唯一底牌。”

    “是的,最迟明天或者后天,巨魔就会抵达终结者要塞,死守就是自杀,我们需要一个用于进攻的战斗计划。”奥德伦将军将拳头重重的砸在放有作战地图的桌子上。

    事关生死,贵族和军官都绞尽脑汁的讨论着各种可能性,最终,一个大胆的计划逐渐成形。

    一百四十九名斥候和潜行者被击中在一起,卡洛斯对他们训话。

    “勇士们,你们都是最好的猎手。而一个好猎手自然有一个号脑子,我也不和你们废话。计划是这样的,入夜后你们进入巨魔营地的外围,猎杀他们的守卫和暗桩。不用深入,保证三里外不被干扰就可以。”

    “长官,我能冒昧的问一句,联军要如何展开攻势吗。”作战命令太过含糊,有人提出质疑。

    “可以,一晚上的时间,我们将布置大量的引火物,在天色泛白的时刻展开炮击,逼迫巨魔穿越火场与我们交战。”卡洛斯回答。

    “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猎杀巨魔中的巡逻者,为大部队布置火场提供条件和时间?”秃兄提问。

    “是的,悄无声息的战斗,天亮前撤离。”卡洛斯给予肯定的答复。

    “我喜欢。”秃兄即使戴着面罩,凶恶的狰狞依然体现在他脸上。

    将装有5ooo枚银币的大箱子抬出来放在这群猎手面前,卡洛斯一脚踹飞箱子盖板。(此处可加特效:duang的一下,银白的光芒闪耀全场。虽然总价值只有7o枚金币左右,但是那么大一箱子银币和一小袋金币的视觉感官不是一个档次的。另:在金属货币时代,金银铜货币的兑换率永远不会和游戏中一样1比1oo的固定不变。随着贸易结算和新铸货币冲击市场以及贵族手里的大量积存,兑换率是会浮动的。铜币和银币的汇率起伏不大,金币和银币的汇率有较大波动。不要以为古代就没有金融战,《狼与香辛料》这部动画除了看赫萝卖萌,金属货币时代的商战也很有看头。)

    “各位量力而行,这次作战任务全凭自愿。”卡洛斯说完,带着卫兵转身就走。

    营帐内,卡洛斯和拉文霍德的几位刺客交谈着。

    “大师,您不参与这次行动吗?我记得精灵和巨魔是世仇。”卡洛斯问。

    “秃兄想去。总得有人保护你不是吗,我们不能肯定还有没有第四次暗杀。”丹德玛坐在角落里,无所谓的说着。

    从剿灭第一批暗杀者之后,卡洛斯阴影中的敌人就放弃了大规模的刺杀,先后两次使用毒药和弓弩进行暗杀,都被丹德玛和秃兄识破。

    “秃兄,这次行动不用太拼命,我们还有后续的手段。”经过长时间相处,卡洛斯觉得自己和秃兄不再是僵硬的雇主和雇员关系,两人应该算得上半个朋友了。

    “除了独牙老弟,我还没有现巨魔里有其他的好盗贼。”秃兄傲娇中。

    “独牙先生,这次行动您就别参加了吧,您被误伤可是联军的巨大损失。”卡洛斯真的这么想。

    “大人,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从我加入联军开始,我靠着出卖枯木巨魔可是赚了不少,不能见证他们的灭亡,我寝食难安。”无法知道独牙.恶齿说的是内心感受还是调节气氛,巨魔无论什么表情在人类眼中都有些狰狞。

    卡洛斯取出自己幼时的瑟银短刀递给巨魔独牙。

    “小时候父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整整九年没有离过身,虽然长大了之后这把短刀对我来说只是把水果刀,但是瑟银材质,名家锻造,依然是把杀人利器。”

    独牙接过匕(对巨魔而言当做匕都有些短),拔出来一看,说:“好刀,做一些暗化处理,再涂上毒药,就是一把黑夜中的凶器。大人的礼物我收下了。”

    “我呢我呢,大人准备送我什么?”探姬突然冒出来卖萌,之前谁也没有现她在营帐内。

    “送你个特别的任务。”卡洛斯突然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