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1章 螳螂X黄雀X路人甲
    (说一件苦逼的事让观众老爷们乐呵乐呵。本来呢,昨天准备熬通宵多写几章预留冲推荐用的。大概凌晨2点的时候,我把水杯洒了,结果键盘进水失灵了。想想睡觉了吧,结果有种文思如尿崩的感觉,一鼓作气之下,拆键盘,修。第一次修好后,e,Lm4个键失灵。拆,再修。第二次修好,B键和空格失灵。我还拆,螺丝滑丝了,这键盘只能LoL专用了。抬头一看,我了个去,7点了,还不如好好睡一觉反正都得买新键盘。)

    二十人的使节队伍缓缓的向北方的鹰巢山驶进。

    本来奥德伦将军准备了4oo人的护卫,但是比格拉斯爵士都觉得人数太多可能引起矮人的反感,建议缩减人数。而卡洛斯处于某些考虑,更是将使团人数压缩到了二十人。

    最终,比格拉斯.贝尔托恩,卡洛斯.巴罗夫,**师方砖,丹德玛.蓝羽,带着十六名士兵押运着3辆马车六大桶奥特兰克啤酒前往鹰巢山。

    有号称自然之子的暗夜精灵探路,除了地面上橡树粗壮扭曲的虬根给马车带来些小麻烦外,使团走的还算舒坦。比格拉斯提议和卡洛斯行进中进行场狩猎比赛,双方的猎场以马车附近3oo码为限,卡洛斯愉快的接受了挑战。

    午餐在下午四时才开始,火堆旁比格拉斯翻烤着一只小牛犊般大小的银鬃狼,卡洛斯在一旁帮着撒盐和香料。这只可怜的前森林强者愚蠢的想要挑战激流堡的剑术教练,被比格拉斯徒手摁在地上拗断了脖子。而卡洛斯猎到的麋鹿已经送给士兵们吃的只剩骨架了,士兵们可不在乎什么香料和味道,是肉就是好的。

    “小友,如果我是你所说的小麻烦,也该动手了。你的精灵带着4名士兵找水去了,饥肠辘辘的士兵们刚饱餐一顿,反应最是迟缓,**师阁下又在车上午休,这么好的机会还等什么。”比格拉斯小声的说着。

    卡洛斯从来没有想过隐瞒比格拉斯他可能遇到的“小麻烦”。作为激流堡大领主索拉斯.贝尔托恩的亲弟弟,比格拉斯剑士过太多的贵族式龌龊,卡洛斯的坦诚让他很高兴的答应了这次危险的使节任务。而卡洛斯也不想将一位可敬的长者茫然的带进未知的危险中。

    作为一个心智成熟的人,卡洛斯明白一个道理:当你把别人当成s13的时候,你再别人眼中已经是个s13。想要活得自在,做人就坦诚点。

    “没有关系,我可不会毫无准备的将比格拉斯叔叔带进不可控的危险中。”说完,卡洛斯割下一小块后腿肉尝了尝,点评道:“还差点火候。”

    “少吃点,在遇到突情况,饥饿比饱腹反应快。”作为一名老兵,比格拉斯给出了自己的忠告,这也是他坚持用小火烤狼肉的原因。

    “经验之谈,受教了。”

    虽然是现代社会人人都懂的原理——吃饱后新陈代谢放缓,血液大量供给肠胃,人的反应变缓慢,且饱腹状态下进行剧烈运动容易引肠胃痉挛。卡洛斯还是礼貌的道谢。

    “士兵,你再带两个人沿着丹德玛大师留下的标识去看看情况,天黑前返回。”卡洛斯随便点了一名看起来显老的士兵,让他再带两个人离开。

    “爵士大人,我们不是有满满六桶啤酒吗?为什么还要去找水?”士兵不愿意领差事,不解的问道。

    “因为这是爵士下达的命令,这个回答满意吗?”卡洛斯语气很和善的回答,士兵被吓了一个激灵,立马行礼应答,“是的,爵士,我马上去办,你,还有你,带上武器跟我走。”

    “卡洛斯小友,太冒险了吧,现在宿营地的守备力量有些单薄,如果你的麻烦触动3o个见过血的家伙强攻,我们可能要交代在这了,我可没有一个打三个个自信。”比格拉斯话语虽然在抱怨,神色却很轻松。

    “对于图谋不轨的胆小鬼,你必须让他看见希望,他才会主动跳出来,狼肉烤好了还没有下文,我希望比格拉斯叔叔也找个理由暂时离开……不好,那些家伙可能先对叔叔下手,我们还是在一起吧。”卡洛斯本想让比格拉斯也带几个人离开,但是考虑到敌人有可能先对分散人员下手,进行逐个击破,最后还是作罢。

    “你小子还是有良心啊,哈哈。”比格拉斯开心的笑了。

    磨磨蹭蹭的将狼肉烤好,比格拉斯和卡洛斯都只是将就着干面包吃了三分饱,就让士兵们用油纸将剩余部分包起来。至于士兵们的眼皮子地下的偷吃行为,优秀的指挥官会当没有看见。从pLa学来的经验告诉卡洛斯,对于底层士兵,平时要严格,战时要关怀。像偷拿偷吃这类行为,平时该关禁闭;在战争期间,士兵实在太笨拙了,你想装没有看到的不行的时候,就大度的送给他。这样的指挥官才不会被打黑枪。

    太阳落山了,余晖尚未散尽,丹德玛带着7七名士兵安全的返回宿营地,四只羊皮袋灌满了清澈的河水,坚韧的藤蔓上串着十来条利齿狂鱼。

    “两位大人,法师阁下,这些小东西阻挠了我们取水,我就多花了点时间收拾了些。虽然长相凶恶,但是肉质细嫩,味道还是很不错的。”丹德玛操着一口晨风村口音的通用语介绍自己半下午的战果。

    “哦,真不错,刚睡醒就有鱼汤可以吃。”方砖被卡洛斯强迫着冥想了一下午,但是荒郊野外的哪能真正静得下心,结果稀里糊涂的真的输着了,刚刚才醒。

    巨大的行军锅里热气扑腾,在天色彻底暗下来时,探姬出现了,结果士兵们将弓弩对准她时,吓得她瞬间消失在众人视野里。过了好一阵,丹德玛领着她回到宿营地,喝了两大碗鱼汤压惊,才把情况说清楚。

    “我现了追踪者的藏身处,秃兄在监视他们,那帮没胆鬼有三十七个人,有两个穿法袍的,早早的就吃饭睡觉了,估计想夜袭。对了,正南方1oo米外的大橡树上面有个监视大人的家伙。”探姬报告道。

    “你连他们的人数都摸清楚了?”比格拉斯很诧异的看着探姬,脱下面罩喝汤的露琪亚暴露了她的真实年龄,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居然是个这么厉害的潜行者?不敢相信。

    “探姬是家父的直属特工,这次专程协助我处理隐患。”卡洛斯睁着眼在说瞎话。

    “人家其实没有那么厉害,是对手太弱了。”探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不,某种程度上来说露琪亚真的很厉害,卡洛斯觉得自己之前对于探姬的使用可能不太正确。

    “丹德玛,你去解决监视者,方砖叔,可以联络伏兵了,准备行动。”卡洛斯忍不住心中苦笑,本来想当只蝉引出螳螂,结果做了回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