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章 聆听的资格:密室中的粮食战争
    这一年,黑暗之门即将建造完成,艾泽拉斯和德拉诺两个星球之间的传送门开启,但是还不稳定

    这一年,古尔丹暗影议会控制下的部落即将派出先锋斥候部队在黑色沼泽建立许多营地。

    这一年,杜隆坦和所有的霜狼氏族即将因为反抗古尔丹被放逐,他们将北迁到奥特兰克山谷开始过着隐居的生活。

    这一年,法师卡德加即将被安东达尼斯派去卡拉赞高塔当麦迪文的学徒,顺便刺探守护者的秘密。

    这一年,十二岁的卡洛斯已经有父亲下巴那么高。

    这一年,成功的让所有人忘记了他的年龄的卡洛斯获得了旁听家族会议的资格,他终于看见了改写命运的契机。

    凯尔达隆湖心堡的一间密室中,巴罗夫家族会议正在进行。

    “阿历克斯大人,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又派遣密使与阿加曼德家族接触。”布瑞尔的主事人报告。

    布瑞尔位于银松林地正中心,是巴罗夫家族主要的粮食产地,也是除洛丹伦王城外附近最大的城镇。

    这个世界,自耕农需要上交领主四成的收成,佃农需要上交一半到六成不等。大多数国王向封臣征收的是人头税和兵税而非农税,也就是说国王除了自己的直属领地,是无法直接获得农作物的。但是因为货币的行权在国王手中,贵族领主们交税也必须是货币。所以大多数没有足够流通货币的领主经过和国王协商,又用粮食去抵税。国王们想要掌握粮食的命门,需要绕这么一圈。

    而阿加曼德家族经营着银松林地过七层的磨坊,也是屈一指的富豪。泰纳瑞斯想要完成夏粮的收购,向各国的富豪筹款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不必太过在意,阿加曼德家族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想透露点风声给老韦鲁斯,就说巴罗夫家族打算在布瑞尔附近修建可能一座,可能十座磨坊供居民免费使用,那老东西会知道怎么做的。”说完后阿历克斯喝了口热茶。

    “塔伦米尔地区的粮食收购如何安排,阿历克斯大人。”塔伦米尔的商业主管问。

    “等着国王来收购就好,塔伦米尔地区的粮食关系到奥特兰克王国的稳定,就不要外调了。”阿历克斯.巴罗夫并没有忘记自己始终是奥特兰克王国的伯爵,心里还有这个王国。

    “泰瑞纳斯打布瑞尔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马上夏粮就要收获,今年铁定是个丰收年。无论卡兹莫丹的矮人还是吉尔尼斯王国又或者库尔提拉斯,他们的存粮食都不会太多,收购粮食的商队很快就会到达南海镇和伦丹伦王城,我们的艾登国王也该从山上下来收粮了。达拉然法师们和奎尔萨拉斯的精灵也会来进行贸易。所以谁从农民那里收购更多的粮食,谁将在对外贸易中占据更有利的位置。有资格在这个游戏中玩的,除了米奈希尔,就只有巴罗夫和托尔贝恩。”阿历克斯这席话更多是说给儿子听的。

    “阿拉希高地的主要农庄都是托尔贝恩家族的财产,他们不需要向激流堡的贵族们收购太多的粮食就能和铁炉堡的矮人进行大宗的粮食交易。但是阿拉希高地那鬼地方靠天吃饭,手工业也不达,他们必须留下相当数量的粮食应对灾年。米奈希尔作为王族,虽然家大业大,整个洛丹伦大6一半的粮食在他们手里,但是洛丹伦王城,安哈多尔,斯坦索姆,壁炉堡都是人口大城,泰纳瑞斯通过抵税获得的粮食必须优先供应国内,想要进行对外贸易,必须从领主和农民那里收购更多的粮食。而我们巴罗夫,势力虽然不及米奈希尔,但是可调用的财富不比泰瑞纳斯少。更主要的优势就是布瑞尔位于银松林地正中央,农民们可没有兴趣多走好几十公里路再交次城门税去洛丹伦王城交易。这次的夏粮大战,主战场在壁炉谷和达隆郡,谁掌握了这两个地方的散粮,谁就能够制霸夏粮市场。”阿历克斯.巴罗夫霸气的拍着桌子。

    “阿历克斯大人,壁炉堡的领主目前正在南海镇收购海货,是否提前接触一下。”南海镇的商业主管询问道。

    “提里奥.弗丁那小子是个合格的领主,不必做多余的事情,商业战争还是金钱开路就好。如果他的现金不足,可以赊购一些物资给他,借款以去年的夏粮价格结算今年的粮食就好,其余的事情就不要做了。”阿历克斯回答。

    被白银之手驱逐之前,提里奥.弗丁还是壁炉堡的领主。听到提里奥.弗丁的名字,卡洛斯格外的注意。

    “种族并不代表荣誉……我知道有些兽人,他们像最高贵的骑士那样可敬,我还知道有些人类,他们像最残忍的亡灵天灾那样邪恶。”——提里奥·弗丁

    这段话实在太过经典,而爱与家庭系列任务和营救元帅系列任务更是不可复制的经典。无论是重拾战锤的老弗爷迟到了一步,眼看儿子被杀而出的心碎怒吼,决定复出,还是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走过英雄谷大桥时自愿下跪的暴风城卫兵口中“愿光明与你同在,先生。”“你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种激励,阁下。”“我们不过是您脚下的尘土。”“一个活着的传奇。”的话语都曾让卡洛斯感到震撼甚至热泪盈眶。一个游戏带来的感动和正能量甚至过了央视新闻里的捧读和煽情。

    现如今,老弗爷还是个精壮的汉子,泰兰.弗丁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雷吉纳德.温德索尔更只是个暴风城的新兵蛋子。

    回过神来,继续聆听着父亲的讲解和安排,卡洛斯现过去的自己太过天真了,一个宅男如何斗得过久经考验的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政治的角斗远比战场的搏杀更加惊心动魄。自己熟知未来的走向又如何,麦迪文这个真先知都无力做出改变,自己这个假先知还能告诉父亲如何如何?还是先努力的学习如何统治一个家族吧。

    我是富可敌国的巴罗夫家族的大少爷,我已经有资格参与家族会议了,我一定能改变这些悲情英雄和巴罗夫家族的未来。卡洛斯在心中暗暗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