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七十三章 :或是天意
    大道重要还是法术重要?在紫氏出现之前,这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

    紫氏让叶庭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按部就班成就虚境的人,更别提成仙了。

    不能杀了紫氏,什么都不重要。

    叶庭收了剑芒莲纹,四个筑基剑修都还意犹未尽。只是叶庭并非同门,他们也没法提再多的要求。和叶庭斗剑,与同门之间的比试完全不同。叶庭的剑有一种大道的味道,哪怕只是很浅很浅。

    别说是他们,就连王烈阳都觉得叶庭没有成为剑修可惜了。

    叶庭也没转弯抹角,直接对那王烈阳道:“前辈,我想要尝试一下。”

    王烈阳并无惊讶之色,只是问道:“有几分把握?”

    叶庭又仔细想了一下才道:“怎么也该有半成上下。”

    “收服尸魔,你也不可能是紫氏的对手。”王烈阳比较喜欢叶庭,出言提醒,怕他走了激进的路子,万劫不复。

    “我的目标,还是十年。”叶庭并不勉强地回答道。去九州,那是婴境之后的事情,他还有很多时间对付洛州的灵戒宗。

    “你明白就好。剑者,取其直也,亦可绕指为柔。”

    王烈阳说完,衣袖一挥,黑色绝壁上的裂缝顿时被一层淡银色的光芒覆盖。这光芒没有半点剑意泄露,绝壁前的天地元气却是立刻安静下来,不受洞穴内的力量影响。

    龙树和叶庭走到裂缝前,她取了九神青桐木和摄空泉水矿石,交给叶庭。自从那一战之后,她对叶庭就没了提防。妖族血脉都有气运枷锁,在如今的世界,想要进化近乎是个无解的问题。

    是叶庭让她挣脱枷锁,对于龙树来说,叶庭就是像赋予了她血脉的存在。

    王烈阳看着这个树妖,觉得有趣。竟然开启了血脉枷锁?放在上古时期,说不得要立刻将其斩杀,免得给人类带来麻烦。只是时至今日,别说是妖王,就是一两个天妖都不能掀起什么风浪。

    “龙树。”王烈阳在背后叫了一声,龙树的目光落在那淡银色的剑气壁障之上,没有回音。她看不到叶庭的背影,心中有些忐忑。

    王烈阳失笑,也就没再理会这树妖,继续关注那北方的天劫。

    叶庭向洞穴深处走去,走了百丈的距离就停了下来。元气狂暴,似乎毫无规则可言。叶庭默默的运转琉璃魔身,任凭元气在他身体中吹过,带走真气,牵引穴窍,仿佛是一场没有止境的酷刑。

    他无意在此修行琉璃魔身,而是在回忆从前的事情。从他出生起,一直到走进这个裂缝之中,这十三年来的所有。

    叶庭没有理会前世,他能想起的,都是今生遇到的人。

    父母、狼溪、新君、珑音、阳眉、宇文玄、被自己杀死的驭龙城弟子。还有那屠苏,屠白流,风尚好,屠师……

    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才变得不同了?是师傅在自己的紫府识海中种下一颗种子起。那魔界青莲开花,自己也想起了前生的事情。

    似乎有什么被遗漏了,可是已经不太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的今生,是什么样的人?

    自己不会是师傅,也不会是师姐那样的人。当柳文姬和王可儿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叶庭就明白,那种愤怒痛彻心扉。

    叶庭不想用尸魔作为泄的对象,自己是金鳌岛弟子,魔门正宗。

    重新迈开脚步,叶庭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混乱而又狂暴的天地元气冲刷身体,琉璃魔身越来越强,穴窍愈稳定,青莲剑歌无声的奏鸣,真气的损失也降低下来。

    行进了二十五里,叶庭再次停下。

    距离尸魔五里,炼魔剑瞳的消耗已经可以接受。因果线慢慢向前延伸,直到尸魔落入魔眼之中,叶庭开始重新观察。

    尸魔的铠甲美得炫目,七寸的厚度被雕琢成百余层玲珑剔透的结构,如果不是元气充盈其中,形成了地水风火的循环,叶庭想不出这样的花纹还有什么防御意义。近乎透明的面具和那星辰定界锁一样,有着淡淡的金色。

    整套铠甲也是刑具,将尸魔困在里面。

    星辰定界锁的末端无法探查,仿佛从虚空中来,位置变幻不定,却将尸魔牢牢的锁在方圆百丈的范围之内。

    直接杀掉尸魔,叶庭根本没这个本事,哪怕尸魔昏迷过去都是不行。

    叶庭要做的,是将这星辰定界锁炼化。控制星辰定界锁之后,再慢慢的对付尸魔。九个魔眼从不同方向上接近尸魔,释放出叶庭独有的气息。那尸魔狂躁地挥舞双臂,一道道灰色的气流从它指爪上喷射而出,只是十余丈后就被周围狂暴的天地元气冲散。

    九只魔眼释放出一道道紫灰色的光线,虽然也是攻击不到尸魔,却让那尸魔愈狂躁,攻击频率快了十倍以上。魔眼逐渐拉近距离,一只只被尸魔打爆在空中。

    叶庭休息了一会儿,重新凝聚魔眼,继续试探。这样的试探进行了足足三天的时间,叶庭才将安全距离确定下来。

    那尸魔的极限攻击距离,大概是一百一十丈远。在这个距离之外,只要天地元气还是如此狂暴,尸魔的攻击就会被吹散。

    叶庭来到尸魔前方,相距一百二十丈远,放开星辰定界法,开始尝试沟通星辰定界锁。泥丸神禁被释放出来,一朵青莲在叶庭脑后摇曳生姿,莲叶在狂暴的天地元气中轻轻起伏,看起来并未受到半点影响。

    星辰定界锁是法宝,叶庭的境界要是不用泥丸神禁,连沟通都做不到。

    神识力量涌入星辰定界锁,一片星空在叶庭的感知下展开,深邃无边。四条星河沿着一个无比巨大的星域旋转,对应着星域的核心,缓缓地释放出地水风火之力。

    叶庭想起关于上古时期的记载,最早的时候,九州和八百大洲原为一体,只是世界核心处不起眼的一个区域。

    那个时代,叫做鸿蒙。

    鸿蒙时代以大地破碎为结束,碎裂的大地飞出九天之外,化为星辰。哪怕历史淹没在岁月之中,这样的传说依然真是无比,因为据说在一个叫做乱星海的地方,还有星辰没有脱离大地,漂浮在这个世界中。

    鸿蒙破碎之后,是为上古时期,天地元气激烈变化,妖族统治了这个世界。直到五行之说创立,道门崛起,人类这才成为了世界的主宰。

    叶庭看到星河,不知道为什么就明白了这一切。紫府识海之中黑色的污泥内,往世记忆的碎片轻轻震动着。

    那四条最为遥远的星河,是最早从鸿蒙之中分离的大地碎片。

    地水风火是鸿蒙法则,当鸿蒙破碎之后,这个法则就出现了漏洞,不再是一切生灵的命运主宰。

    叶庭默默呼应着那四条遥远的星河,却无法获得回应。时间还不到半刻钟,叶庭已经有些疲倦。这样感应星河,泥丸神禁的消耗太大,叶庭不得不退出神识。尸魔就在面前十几丈的位置上咆哮。

    叶庭笑了,尸魔和自己的距离实际上还是一百多丈,星辰定界锁将它定位困锁,无论它怎样折腾,自身的位置都不曾真正的改变。

    炼制这法宝的上古魔修还挺有趣的,这种小把戏对付尸魔效果不错。当一个人觉得他还有希望的时候,就不会孤注一掷。这么多年,尸魔的力量被星辰定界锁反复吸收,越来越强大,那尸魔还不自觉。

    把握人心不外如此,对于强者,给他不该有的希望,让他慢慢堕落。对于弱者,将其逼入绝境,让他犯下更多的错误。

    叶庭休息了一会儿,让神识力量恢复,再次将其送入星辰定界锁中。这一次,四条最为遥远的星河有了微弱的回应。

    属于鸿蒙的法则,一直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四条星河的法则投射过来,在星辰定界锁中形成了玄奥的天生魔纹。

    要是不能沟通最遥远的星辰,今日的修士,就无法真正的掌握地水风火之力。这星辰定界锁的价值,已经过了叶庭想象的极限。

    鸿蒙破碎,可并未消失。叶庭若有所悟,这大概就是仙人的一点秘密吧?

    上门传承之中,关于成仙的记载也是很多,其中一条叶庭能够想起。虚境圆满之后要感受地水风火之力,才能突破境界,成为仙人,遨游太虚。

    这是成仙的基础,叶庭一直以为要几万年后自己才能做到,没想到还没筑基,这个秘密就摆在了眼前。

    他以为这是大幸运,其实又何尝不是倒了十辈子霉后上天的补偿?

    佛门窥视天机,将因果天罗藏在十世轮回盘中,要将他永困炼狱。只是这最后一世,叶庭提前醒来,得了魔界青莲。

    道门没了昆仑,佛门失了算计,叶庭落入魔门,成为嫡系入室。他不知道前因后果,只是沉浸在这感悟之中。就连四条淡金色的锁链已经受控于他,叶庭都还没有现。

    一旦沟通星河,神识力量不再损耗,叶庭的泥丸神禁散去,却依然还沉浸在那星河投射的力量里不能自拔。

    若是不能醒来,他就要在此耗尽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