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七十二章 :一头尸魔
    叶庭点头答道:“六丈尸魔,法宝锁定。”

    “不要取宝,那尸魔我也不能对付。”王烈阳温和地劝道。

    叶庭心中一动,对王烈阳道:“前辈可知,那锁链是什么?”

    王烈阳摇头道:“只知是万法之器,若能到手,假以时日必然可以推算出一门上品的秘法。不过我是剑修。”

    剑修大道,都在一柄剑上。星辰定界法再好,对于王烈阳来说也只能借鉴,而不会去修行。整个月剑宗的剑修恐怕都是如此。

    王烈阳尽管这么说,叶庭还是一声叹息。自己的炼魔剑瞳根本杀不死那尸魔,别说杀死它,就是给它重创都不能够。

    炼魔剑瞳对付结丹修士还有可能偷袭之下重创对手,那尸魔哪怕浑身上下的弱点都给炼魔剑瞳看穿了,一剑斩上去,也破不掉对方的防御。

    叶庭杀不了尸魔,尸魔也不敢再通过炼魔剑瞳投影,他索性大大方方的将炼魔剑瞳送进去,观察尸魔身上的铠甲魔纹和星辰定界锁内的魔纹。

    虽说时代变迁,法术进步,上古之法亦有玄妙。叶庭修行了三日之后,心中所得已经累积如山,所有魔文都通过炼魔剑瞳记忆下来,正打算模拟那地水风火,修炼一下上古法术的时候,王烈阳道:“龙树他们有点麻烦,你去接应一下。”

    叶庭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王烈阳头也不回,挥了下衣袖,叶庭腾云驾雾飞起在半空,被剑光包裹着,瞬息百里开外。

    叶庭不等落地,已经展开玄龟匿息法,魔影千瞳法,剑芒化为莲纹。

    下面是一条野兽踩出的土路,在稀疏的林地中。土路上六个人影,龙树在最前面,背着李真衣,剩下四个修士也有两个昏迷不醒,被另外两个背在身上。

    龙树手拄短矛,艰难前行,已经不敢浪费半点妖气。另外两个筑基剑修更是如此,将剑器提在手中,脚下盯着龙树踩过的脚印,亦步亦趋。

    漆黑的天空之中,忽然一道银色光斑越来越大,冲着龙树飞来。龙树踉跄了一下,短矛似乎无意的晃动着,挑在那银色光斑之上。

    雷光从银色光斑中散出来,龙树痛苦的哼了一声,那雷光在短矛上消散。

    强弩之末,对付筑基修士都这样艰难了。龙树的脚步愈的慢了,叶庭如流星般坠下,轰然一声,双脚深深的踩入地面,落在龙树面前。

    龙树抬起眼皮,有气无力地道:“你有药吗?”

    龙树更加适合使用道门丹药,幸亏魔灵月蚀丹以温和见长,叶庭取了一颗,魔神破咒法激丹纹,化开药性塞进了龙树的嘴巴里。

    龙树的舌头冰冷,叶庭接触到时都是打了个寒颤。幸亏这妖怪不吃人,一口咬上去,恐怕食物连魂都吓破了。

    这是给筑基修士吞服的魔门丹药,龙树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对她来说药性太差,想要恢复点妖气都是勉强。

    又是一道银色光斑飞来,叶庭的剑芒莲纹飞起,只是轻轻一抹,那银色光斑就在半空消散,光斑之中的雷法攻击没有出现,却是被剑芒莲纹破了。

    叶庭此刻也体会到了剑修的一丝感觉,一剑破万法,还是很爽的。

    远处攻击的修士似乎被叶庭剑术所慑,没有再骚扰,叶庭只是冷笑,可没有去找出敌人的意思。筑基修士,攻击范围也是有限的很,不过这个家伙至少在两里的距离上骚扰,想必借助了什么特殊的装备。

    敌人就这样在远处缀着,叶庭的魔瞳飞起,向后看了看,果然有十几个筑基修士尾随,真是不知死活了。

    叶庭走在龙树身后,指尖放出一道因果线来,剑芒莲纹分化,飞组成一个炼魔剑瞳附在因果线上。因果线带着炼魔剑瞳飞了两里的距离,叶庭就看到那群尾随的修士,这些修士无知无觉,翠绿色的炼魔剑瞳绕着十四个修士飞行一圈,已经判断出了所有人的虚实。

    十四个筑基境界修士,全部筑基七重楼以上。为一人白苍苍,褐色短袍显得土里土气,却是所有人中最强的一个,筑基十二重楼。

    就是你了!

    炼魔剑瞳无声无息的飞到这修士脑后,瞳孔中竖起一线的剑芒莲纹向外一吐,就像是变色龙的舌头,剑芒莲纹在那修士脑子里一搅,飞缩回。

    可怜这筑基十二重楼的修士连危险都没感应到,脑后就被开了一个细不可查的裂缝。剑芒莲纹这一下凶残,管你什么境界的修士,肉身也是完了。

    老年修士莫名其妙的摔倒在地,顿时引起了其余修士的恐慌,叶庭收了炼魔剑瞳,只留下九只紫灰色的魔眼在空中监视着。

    龙树回头,看到叶庭嘴角的笑,问:“叶公子?”

    “嗯,砍了个尾巴。”叶庭笑容愈盛,催促龙树加快脚步。恢复了一点妖气,又有叶庭护着,龙树一鼓作气,狂奔一样回到了绝壁之下,将李真衣放在叶庭躺过的黑色石条上。

    李真衣倒也没有大碍,只是身上丹药耗尽,王烈阳帮弟子治疗了一下,李真衣继续沉睡着,王烈阳转过头来对叶庭道:“你说,那尸魔对我月剑宗有何用处?”

    叶庭愣了一下,然后道:“可以炼制成剑器,杀伐凶戾,不太好找合适的剑修。”

    “炼成剑器……”王烈阳思索着,叶庭耐心等待。

    “可惜时不我待,婴境修士的战斗快要爆了,月剑宗虽然不是众矢之的,也没什么盟友,不会将力量浪费在这头尸魔上。你要是有本事的话,可以全部拿走,不过要等我离开之后。”

    叶庭苦笑,自己加上龙树,也不可能干掉这头尸魔。这样的人情自己能不认么?谁说道门只修天意的,这人心把握也是强的很呢。

    “多谢前辈厚爱。”叶庭还是谢过王烈阳,月剑宗要是真的能夺下秘境,自己将来来找王烈阳,他也不会不认账。剑修许下的诺言,最为可靠。当然,要是月剑宗失败了,那就万事皆休。

    李真衣陷入沉睡,王烈阳继续感受北方的天劫,叶庭和龙树开始探讨一些战斗上的问题。他和龙树一人一妖,战斗力都还说得过去,可是配合就有些难看了。

    叶庭有诸天雷禁丹,能吸收雷法攻击。龙树是木妖,天生克制土系法术。上次叶庭受伤之前,要是和龙树调换一下对手,结果完全不同。

    叶庭差点被土系法术坏了根基,龙树也是被雷法轰了个对穿。李真衣要是不能破阵而出的话,叶庭和龙树就要被一群筑基修士给干掉了。

    受伤的筑基修士也一起练剑,绝壁之前剑光纵横,叶庭一道剑芒莲纹也不掩饰气息,和四个筑基剑修斗在一处。神识足够挥霍,叶庭斗剑学习之余还能和龙树探讨配合问题,只是不能修炼上门十法而已。

    “龙树,你手头还有更好的材料没有,我要五行类的。”叶庭剑芒横扫,将四个筑基修士的剑光逼退,这一下爆,剑修们怕伤了自家剑器,不得不让。

    “只有木属性和水属性的。”龙树知道叶庭有万年雷击木,那都不满意的话,更差的材料她也不会提了。

    “是什么?”

    “九神青桐和摄空泉水,九神青桐不能给你太多,我自己要留下一部分炼制护身符,以后就不用那么怕雷火之类的攻击了,摄空泉水的话,一人一半,你得靠运气。”龙树直接传音给叶庭,这些话是不能当着大家说的。

    九神青桐是好材料,但是任何一个大洲都不缺少,龙树手头的应该是经过天火劫,又年头足够久,本身已经算是妖属。至于摄空泉水,这东西实际上是存在于天然的矿石之中,矿石能隔绝神识查探,收集起来后,一百颗矿石里未必有一滴。所以龙树说全靠运气。

    要是能斩杀尸魔,土属性的材料也就有了。想到这里,叶庭愈觉得斩杀尸魔是他此次修行的关键所在。

    虚境尸魔,要怎样才能斩杀?

    上门十法肯定不行,青莲剑歌呢?问罪斩想要击杀对手,至少灵魂上的力量要相近才能做到。十方炼狱道……

    这尸魔要是能将其吞入十方炼狱之中,足以开启一个炼狱的属性了!

    那尸魔被星辰定界锁困住,月剑宗此时无意对付它,自己不想个办法收了,真是对不起这天大机缘。

    “龙树,我想要进去看看。”叶庭说的自然是藏着尸魔的洞穴。

    “我不成,那东西对我压制太大。”龙树平静的阐述事实,叶庭也明白,龙树是妖,对于境界压制这种事情抵抗能力不足。他也没打算找龙树帮手。

    “我自己进去,你把东西给我。”叶庭心中已经有了主意。那尸魔投影出来,也是因为自己的炼魔剑瞳靠的太近,要是没有什么合适的载体,尸魔连投影都放不出来。那星辰定界锁非同小可,控制住尸魔之后,尸魔只剩下爪牙可用。

    按照上门的布置思路来看,这尸魔附近,未必就没有洞天的存在,只是隐藏的太好,就连王烈阳都没看出。

    尸魔宗的洞天,肯定要比天赐门的好上许多倍。不指望里面有什么天材地宝,能给自己一个安全的所在将五行归元旗炼制好了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