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七十章 :渡劫
    叶庭醒来时,感觉身下冷硬。手指一动,就触摸到了地炎剑的剑匣。

    黑色的天空风云激荡,偶然一丝深红流淌过去,随即消失不见。还是在秘境之中,自己活了下来。

    叶庭坐起,四顾茫然。

    还是在绝壁之前,一条裂缝长达百丈,自上而下。裂缝前已经没了剑修,没有龙树。

    “你醒了。”王烈阳在远处开口,他面向北方,仿佛正在出神。

    叶庭从黑色的长石上站起,抓了地炎剑。

    “前辈,龙树呢?”

    三千里外,六个人沿着一条河谷前行。为一人身高丈二,巨大的秃头在阴暗的环境中依然闪亮。他手中巨剑有三个巴掌宽,被他当成拐杖拄着。在他背上,李真衣昏迷不醒。后面三个月剑宗修士紧随,和他一样都是筑基境界。

    队伍的最后,灰色衣裙手持短矛的,正是龙树。她的脚踩着河谷中的碎石,悄无声息。她的位置略微错过最后的剑修,抬起头就能看到李真衣的半张脸。

    这个自大的男人身受重伤,竟然是为了保护自己。龙树觉得十分荒谬。她想起那天自己重伤不起,李真衣居高临下的样子道:“原来你是个妖。”

    然后他的剑匣鸣响,龙树没怕,只是握紧了叶庭的手说:“嗯,我是妖。”

    “我很欣赏你。”李真衣这样对龙树说。

    我有什么可欣赏的,龙树心中不以为然。如果不是叶公子激励,自己早就抱着头钻进地下去了。每次叶公子拔剑,都让一颗妖心震荡,仿佛心底有什么东西在被唤醒。

    叶公子才是那个了不起的人,就像是天赐门的修士一样。

    剑修没有长篇大论的习惯,李真衣抓了龙树和叶庭回到王烈阳身边,一路上帮助龙树封锁了妖气,没有和师尊提起这个事情。王烈阳也只当不知道,龙树却明白,自己重伤之后,无论如何都瞒不过王烈阳的眼睛。

    只是弟子不提,王烈阳也就装傻。区区一个大妖,已经不放在他的心上。杀了炼器,也不过是一件法器而已。

    龙树总算放下心来,伤势一好,她就要求跟着月剑宗的剑修行动。天赐门被灭之后,龙树独自活下来,等她修炼化形成功,已经是十万年以后的事情了。

    天赐门残存下来的洞天和药园之类的地方,大多数她进不去,最是最近万年修行有成,刚刚炼制了短矛,想要到处冒险的时候,宇文玄又出现了。

    宇文玄之强,让龙树不敢到处走动,只能龟缩在自己守护的洞天周围。

    她是妖,不能像叶庭一样懂得材料如何利用,在试炼岛上,她带出的东西不算太少,问题没有多少可用的。

    出去击杀别的宗门修士,能有八成的利润,修士的丹药对她来说最是实用。所以龙树跟着李真衣外出,四下执行救援的任务。

    想着想着,河谷快要到了尽头,前面的修士停了下来。这是一个转弯处,地面都是季节河流冲刷出的鹅卵石。因为地形改变,两侧山峰塌下来,将宽阔的河谷挤得只剩下一个丈许的出口。

    在凌乱的河床石间,躺着两具尸体。除了龙树这个大妖,其余四个清醒的修士都是筑基境界。她就走了上去,彩裙飘扬。

    尸体没有头,而且从喉管处向下一路被剖开,内脏全都不见了。

    龙树皱起眉头,对于一个不吃人的妖怪来说,这场面有些恶心。她用矛尖捅了捅尸体,妖气透入其中慢慢探查。

    “是被僵尸攻击的。”龙树短矛接连挑动,将两个修士的储物袋收入袖中。

    丈二剑修看着龙树,问道:“前面可有危险?”

    “我哪知道。我只知道这僵尸可能是尸魔宗的,尸魔宗之外的僵尸可不吃人。你把李真衣给洛川背着,我在前面探路,你断后。”龙树流畅的布置起来。

    丈二剑修闻言将身上的李真衣转交给同门背好,用布带绑定在身上。

    龙树提着短矛,转过河谷的拐角。她和李真衣的任务,是呆着这些筑基剑修和另外一拨月剑宗的人汇合,将人交给其他的结丹修士,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龙树脚步坚定,月剑宗的修士在她身后间隔十丈而行,从高空望下去,就像是几只疲惫的蚂蚁。

    叶庭用星辰定界法确定时间,自己昏迷了十六日零四个半时辰。这上门秘法他只是略微入门,也无法逆推出这半个多月来自己身上生了什么。

    黑色的天空下,王烈阳背影隐约可见,灰色的道衣随风而动。叶庭不知道王烈阳为什么看着北方,更不知道方圆三千万里范围内,所有的婴境修士,都被北方的那个人吸引了。

    试炼岛的中央,劫云密布。持续了不知道多少日的雷劫还想向下轰击着,亘古未有。

    在劫云之下的天空中,一个身影脚踏驭龙城所化战车,赤飞扬。在战车的后方,一个巨大的铜炉紫气缭绕,炉中星星点点的丹纹散出奇异的光辉。他的掌中,一把石质长剑符文闪烁,雷光轰击,大多数都落在这石质长剑之上。

    少数的劫雷,被赤修士宇文玄吸收,还有一部分,却是落在了牵引驭龙城的十八条蛟龙身上。

    虚空雷劫,不知所从何来,无五行属性,为婴境大圆满之劫数。

    蛟龙拉着驭龙城在空中飞驰,它们身上的鳞甲已经大半转化为暗金色,五爪齐全,只要度过此劫,就能进化为真正的神龙。

    八千年的积淀,整个试炼岛的天地元气都供宇文玄一个人挥霍,连破三境,婴境大圆满水到渠成。每次劫雷落下,那铜炉之中就会飞出数百道星光没入宇文玄的身体之中。

    上门弟子婴境四难之后,进阶大圆满哪能用上八千年光阴。宇文玄压抑太久,竟然催动驭龙城所化战车,冲入劫云。

    蛟龙惊叫,只是有宇文玄的镇压,哪个也都无力反抗。只能在劫云之中拼了命的抵抗劫雷。宇文玄笑道:“你们这些畜生,要是不能渡劫,虚境修士一来就都要成灰了!”

    蛟龙无奈,喷吐妖气,化为黑云,一团团的抵消着劫雷的攻击。

    铜炉后面,三个少年男女脸色惨白,看着宇文玄渡劫。这三人正是狼溪、新君和珑音。劫雷的声音震得他们浑身抖,恐惧还是其次,他们只有筑基的境界,婴境劫雷的气息就足以将他们震慑。

    记名弟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这是宇文玄安排给他们的修行。按照宇文玄的说法,在九州之上,只有入室弟子才有这样的待遇。

    狼溪感觉自身的穴窍经脉都在雷霆震动之中溶解了,唯有宇文玄传授的秘法带动真气,在混沌一片的身体之中重新开辟。铜炉之中不时飞出星光,没入三人身体之中,修复不断被摧残的肉身。

    此为宙魔法身,上门之外也有流传,不同的是,没有宇文玄这样的上门师尊协助,宙魔法身修行不到婴境,更别提虚境了。

    王烈阳没有关注叶庭,也不关注绝壁中的尸魔。他成婴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剑道产生了怀疑。八百大洲之上,最强者不过婴境六难。一旦圆满,就要去八极渡劫。

    在八极渡劫,根本不是九死一生,一百个人中也未必有一个成功渡劫。所以大家宁可卡在婴境六难这个境界上,没有人愿意进阶大圆满。

    在北方,能成就大圆满者,宇文玄一人而已。这劫数持续的时间如此之久,应该是连续破境的原因。他难道还想在八百大洲进阶虚境不成!

    他看着北方,想起当年在逢州的时候,宇文玄对他斩出的那一剑。

    无所顾忌,又操控随心。这两种东西在某种时候是对立的,宇文玄却根本没去把握就做到了,让他心折。

    看来,那一剑自己还是没有学全啊!

    王烈阳心中生出一股豪情,如果宇文玄敢去做,那自己为什么不敢?

    成就虚境,八极修士必来诛杀。如果宇文玄死了,万事皆休,要是宇文玄活了下来,这对八百大洲是怎样的影响?

    自己是观望,还是选择突破境界,成就大圆满?

    如果观望,那自己的剑道终究是有瑕疵的。剑道唯纯,有了瑕疵,也只能勉强破虚,无法度过第一灾。

    宇文玄吸引了太多婴境修士的关注吗,就连秘境争夺这样的大事,也因为他渡劫而安静下来。所有婴境修士,都在观望、思考。

    叶庭感觉不到师傅渡劫,他的心思,全在紫府识海之中。那污秽的黑泥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层清波,浅浅的荡漾着。青碧的莲叶在上飘摇,无风起舞。

    唯一的一朵青莲在水上摇曳生姿,叶庭的灵魂端坐其中,身披魔门战袍。

    上古佛器么?叶庭的神识仔细探查因果天罗,织就因果天罗的丝线无头无尾,不知因从何来。而这丝线本身又是千丝万缕的因果之力凝结而成,每一丝因果之力,又都无法探索琢磨。

    被保护的太好,就无法破茧成蝶。叶庭这样想着,魔门战袍随着心意变化,也在慢慢的改变它的结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