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六十九章 :我是妖
    莫名的哀伤浸染灵魂,叶庭用尽力气,慢慢摇头:我无罪。

    错的是紫氏,自己从一开始,也没骗那柳文姬和王若可。原本的打算,就是重建百丈门后功成身退。

    重建百丈门,是柳文姬的心愿。突破筑基七重楼,是呼延雨的渴望。自己的出现只是恰逢其时……

    灵魂中的痛苦持续着,渐渐减弱。真气的损耗停止下来。叶庭猛然回头,一剑斩在了身后的石柱之上。

    金铁交击之声震耳欲聋,叶庭身体不能移动,将反震之力硬生生的承受下来。哪怕琉璃魔身成了两境,他口中还是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喷在石柱上,铺陈开来,渗入裂缝之中。

    粗大的石柱内部出崩解之声,咔咔作响。龙树一把抓起叶庭,向侧面闪开。叶庭的脸上露出苦笑,问题竟然出在因果天罗的保护上!

    问罪斩反复淬炼灵魂,那不是伤害,而是修行。有了因果天罗,自己对那剑意反噬的畏惧被放大了,畏缩不前,蒙蔽了魔心。

    灵魂被因果天罗保护起来,自己就成了那不能破茧的蝴蝶。

    真气略微恢复,叶庭就放开了玄龟匿息法。石柱轰然倒塌下来,烟尘弥漫,阵法对面两个修士恍然惊醒。敌人分明是受了反噬,已经重创!

    再不杀了那人,等剑修破阵而出,死的就是自己了。

    两个结丹修士同时出手,法诀瞬间形成,两道彩虹般的光芒画着弧线,越过阵法向龙树冲来。

    恐怖的气息自上而下冲击着叶庭和龙树的心神,身体周围,天地元气狂暴起来,疯狂的向那两道彩虹汇集。龙树受伤之身竟然凝结不出木遁的妖术,她奋力一跃,只是跃出三丈多的距离。

    两道彩虹在空中交集,相互撞击,化为十八道火柱,猛然扎入大地。大地深处那地脉的气息也被勾连起来,火柱飘摇了两下,猛然向上冲起,合为一体。

    火柱已然打歪了,龙树却是三个纵越才脱离了火柱攻击的范围。叶庭感觉浑身上下的真气已经被那火柱引燃,仿佛要随时炸开一样。

    魔罗红莲自动在穴窍之中张开,所有穴窍都随着魔罗红莲一起轻微震荡起来。那被法术引动共鸣的火焰迅熄灭下去。

    叶庭骇然,这五行法术的攻击竟然如此凶悍。龙树已然躲开,只是被波及了一下,就差点烧死自己。没有魔罗红莲,任凭自己剑术通神,也灭不了这自燃的五行真火!

    自己之前五行归元法入门,不肯继续学习五行法术,却是因为五行法术受到环境影响较大。和雷法不同,这五行法术释放出来要引动空间之中的天地元气,元气稀薄的地方,五行法术的威力会随之降低。

    真是蠢了,五行归元法乃是上门秘传,作用不可能小于自己修行的其他九中秘法。

    轰!

    身后的爆炸声震得龙树几乎摔倒,七窍之中跟着轰鸣起来,身体摇摇晃晃,犹自紧抓着叶庭的腰带不肯松手。

    火柱内部爆炸,颜色随即变成深紫色。龙树才要运转木遁之法,身后就传来了强烈的冲击波,将她和叶庭击飞出去。

    对于五行真火,龙树的恐惧深入骨髓。叶庭是靠魔罗红莲将其消灭,龙树可是完全靠她自身妖气压制下去。要是引燃真火,她这树妖会烧上几天几夜都不能熄灭。

    这一下冲击,龙树飞在空中,双眼之中的惊恐之色忽然转为暴虐。

    妖族曾经统治这个世界不知多少万年,他们曾经是主宰。龙树的血脉之中,又怎么可能是单纯的懦弱。

    还未落地,龙树的双眼之中瞳孔猛烈的收缩了一下,化为七彩琉璃之色。就像是数十颗彩色的水晶碎在了她的双眼之中,梦幻迷离。

    被隐藏的妖气毫无顾忌的释放出来,她已经不管身体中那可笑的伤势,猛然挥手将叶庭丢了出去。

    元气冲击有如风暴,龙树的身影在风暴之中一荡、飞旋、突进!

    叶庭落地,看到龙树那灰色的衣裙已经化为七彩,就向当初她在树林中那样,在阳光中熠熠生辉。

    如今没有阳光,那是妖气爆。

    龙树毫无顾忌,背影之中流露出的癫狂气息让叶庭心头一热。这大妖终于醒了!

    叶庭的手微微握紧地炎,脚下莲影绽放,毫无犹豫追了上去。他的身后拖出残影,青莲怒海大圆满,不再是一招剑法,而是一套剑法。这金鳌岛主所创剑术,哪怕师徒相授,学到后来也不能尽似。

    结丹修士心中惊惧,那一下联合攻击失目标,莫名其妙的偏移了数丈之远。敌人躲过攻击之后,疯狂反扑过来,是战,是逃?

    阵法之中,剑音如雷,那剑修分明就要破阵而出了。战的话,不说胜负,只要被他们拖住就死定了。

    师兄分明救不活了,可也还没死。就这样走了,师傅会不会扒了我的皮?

    龙树感觉到叶庭追至身后,手中短矛轻扬了一下。叶公子果然可以信任,就和天赐门的修士一样。

    叶庭的身影跟着疾飞的龙树一转,两个结丹修士近在眼前。七丈的距离,对于普通凝液修士也是够了。

    两个结丹修士看到龙树出现,心中震恐,这是化形的大妖,为什么到了如此距离才感受得到妖气!

    其中一个修士下意识的双手结成雷印,另外一个修士掌心多了一个圆形白石,向着地下猛然一击。

    雷光轰鸣,尘沙浮动,两个结丹修士匆忙出手,迎击龙树。

    妖族畏惧雷法,他们两个清楚,叶庭也是明白。他的脑后泥丸神禁放出,青莲绽放之下度暴增,转眼越过龙树,迎向尘沙中的雷光。

    叶庭怒意激荡,瞬间笼罩在了一个结丹修士身上,那修士双股战栗,仿佛冲来的不是一个凝液修士,而是上古天神。

    叶庭真气不足,可神识强悍,金丹五劫都受不得他问罪一斩,此人只有三劫的水准,被叶庭震慑之后,法器顿时失控。

    叶庭一头冲入尘沙之中,瞬间突破过去。那土系元气所化尘沙颗粒如铁,失去法器加持依然没有散去,叶庭感觉自己受了千刀万剐一样,身上无处不痛。那撞击带着诡异的重力,叶庭几乎失去平衡。

    琉璃魔身被动作,叶庭身形拔高到了三丈,就连手中地炎也化为丈二剑芒。

    那修士不敢去看叶庭的脸,只感觉到胸膛被瞬间撕裂,就失去了意识。剑芒散去,叶庭一头栽倒在那修士的尸体上,脑后青莲幻灭,已经无力维持泥丸神禁。

    他还没有昏迷,勉强抬头,看到远处九个筑基修士正驾驭遁光赶来。

    疲劳的感觉无法压制,叶庭很想睡上一觉,就像是在自己的小楼中,无人打扰。要死在这种人手上了么?指尖勉强捏了玄龟剑符,却无法化为剑芒。

    遁空符也无法动,真气不听调遣。没了泥丸神禁,尘沙打击造成的伤害爆出来,仿佛经脉寸断,痛不欲生。

    这都不及心中的刺痛,自己要是死了,师姐会不会魔心破碎?

    忽然之间,雷音轰鸣,前方的天空亮了一下,视野被七色的光辉充斥着。背后一声短暂的叫声戛然而止,然后龙树的身体也摔了过来,恰好就在自己的身边。

    龙树用手支撑了一下,身子略微抬起,又摔回地面。她只好勉强扭过头,看着叶庭道:“叶公子,我杀了他……”

    叶庭无法回答,他的头枕在尸体的胸口,死去修士的犹自鲜血一股股的冒出来,湿了他的眉毛,染红了他的右眼。

    他看着龙树的眼睛,七色绚烂,像一场破碎的梦,让人无法自拔。

    这样也好,遁空符如果可以动,自己就要抛弃她。重伤之下,叶庭被龙树妖气侵染,魔心动摇。这一下,伤势愈的重了。

    “叶公子,我不怕了。”龙树伸出手,抓住叶庭。她的手不再冰冷,像是一团烈火,肆意的燃烧着。

    叶庭被她一烫,神魂清醒过来。原来问罪斩那一下还没消散,自己差点坏了魔心。可是魔心尚在又有何用?筑基修士的遁光已然纷纷落下,向两人走来。

    “师叔死了!”

    “师伯,师伯!”

    “杀了他们,给师叔报仇!”

    叶庭听到那些懦弱的叫喊,也看到了他们停下的脚步。是啊,三个结丹修士都死了,这些筑基修士又怎么会不怕。

    叶庭笑了,对着龙树,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剑光,雷音轰鸣。

    九个修士愕然,低头看着自己腰腹的位置,鲜血喷射。长剑归匣清脆悦耳,一百零七根石柱这才爆出山崩地裂般的声音。

    李真衣缓步向前,绕过叶庭和龙树,他高大的身影停了下来,转身。

    “原来你是个妖。”李真衣看着龙树的后背,那里有一个贯穿性的伤口,雷霆毁灭的味道散出来。

    龙树轻轻的笑,她看着叶庭,慢慢地道:“嗯,我是妖。”

    李真衣匣中长剑急促的轻响着,那是它斩妖的心意。叶庭用惯了剑器,他听得懂。又要看着身边的人死在面前了……

    叶庭闭上眼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昏睡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