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六十八章 :问罪漏洞
    地炎剑刺在石柱上,滑开,那石柱虚不受力。叶庭知道自己不是剑修,不可能真的用剑法破阵,他只是想试验一下,法器对阵法的破坏如何。

    毫无作用,要不、逃走?那十二个人还在二十余里外。有龙树带着自己离去,应该不难。只是真的抛弃李真衣么?

    自己一走,李真衣就死定了。

    不懂剑修为何如此自大,叶庭的手中长剑已然垂下,玄龟匿息法展开。

    “你不是要动手吧?”龙树声音有些颤,她的感应比叶庭还要远,大地上的植物都是她的眼睛。十二个修士之中,三个结丹强者。其中一个,还是金丹五劫。

    要命的是,这三个结丹修士身上都有法器,这就意味着他们出身大型宗门,根基也绝对的扎实。

    “龙树,你害怕么?”叶庭的声音有些飘渺,如此近的距离,龙树对他的感知也被降到了最低。她用力的盯着叶庭,生怕一闭上眼,叶庭就会在她的感知里消失。

    “师傅的人情,王烈阳已经还了。寄人篱下还能多久?”

    龙树的脸色就和一张老树皮一样,她的短矛紧握,袖子里滑出了一枚翠绿色的小箭。她慢慢靠在叶庭身上,让玄龟匿息法的力量将她彻底包裹起来。

    她只是胆小,又不蠢。王烈阳传授叶庭剑法,那是为了还宇文玄的人情。人情总有用尽的时候,更何况这人情和她无关。这些日子以来,王烈阳甚至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宗门只会庇护自家弟子,天赐门早就不在了,只有自己一个活了下来。

    一百零八根石柱环绕,化为石壁,高耸入云。李真衣面不改色,长剑横斩,一剑一剑地斩在石壁上,留下越来越深的剑痕。

    剑光如雪,剑气如雷。

    一剑破万法,管你阵法如何精妙,最多是扎根地脉,勾引天地元气形成壁垒。运转之间总有薄弱之处,剑气冲击之下,阵法的弱点自然被反馈回来。

    石壁上的剑痕飞修复,李真衣面不改色。只要捕捉到弱点,自可一剑破之。这样的困境,他只当是修行。

    龙树衣裙单薄,叶庭感觉靠上来的老妖怪浑身冰冷,几乎没有生机外泄。幸亏当初传授了她一些匿息的法子,否则自己的玄龟匿息法还罩不住她。

    敌人的距离,只有十里了。

    “我杀最强的那个,你保护我的安全。”叶庭最后提醒龙树,他的问罪斩如今已经不怕灵魂中的反噬,只是真气的消耗很难说,敌人太强大的话,自己怕是要脱力了。一共三个结丹修士,龙树不小心应对,两人就要死在这里。

    幸亏敌人算计月剑宗的剑修时不敢太近,结丹修士的感应能放开百里范围,这三个结丹修士,就在百里之外隐藏着,等待阵法动。

    龙树慢慢点头,表示明白。

    她有些无奈,叶庭有些疯狂,就像天赐门的修士一样。他们太年轻,不懂生命可贵。活了上百万年的自己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这个少年太多幻想,都和怎么活下去无关。

    可悲的是,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唯一信任的人类就是身边的少年。敌人已经快要到达攻击范围了,自己也要跟着他一起疯。

    叶庭不知道龙树在想什么,他握剑的手从未如此坚定。

    在这之前,自己想要学师傅,掌控一切,修炼魔心。所以计划了柳文姬母女的未来,甚至给呼延雨都安排好了一切。

    遇到紫氏,都成了笑话,一场空。

    因为自己在做事,而师傅是在做人。整个逢州修行界,八千年来都围绕着师傅。而师傅的心,却在金鳌岛。

    屠师承担后果死了,自己承担后果,就要杀那紫氏。

    三个结丹修士飞驰如电,抛开手下先一步来到阵法外围。秘境争夺,婴境修士都保持距离,相互感应,出手的都是结丹以下境界的修士。月剑宗太过狂傲,结丹修士都是独行,这才有了眼前的陷阱。

    为的修士猛然停下,长激飞,指尖皮肤裂开,点在了袖中飞出的金属阵盘上。一滴鲜血落下,金属阵盘上一百零八个魔文亮起。

    李真衣还在挥剑,每一剑下去,石壁之上就有粉尘飞扬,深深的剑痕纵横交错,就像是一张布满伤痕的脸,冷漠的看着剑修,等待他力竭。

    李真衣剑意如潮,切入石壁,寻找那阵法的弱点。这弱点道门唤做阵眼,魔门叫它元气锁。一剑命中,阵法自然破解。

    天空中一声轰鸣,直径丈许的粗大石柱从天而降,李真衣挥剑如故,只是长剑之上分出一道尺许剑光,迎了上去。

    控阵修士的指尖在金属阵盘上连续点落,他每点一下,阵法之中,就有一道石柱砸向李真衣。一剑破万法?你破给我看看!

    李真衣面带嘲讽,可悲的家伙,这样就想杀了自己?他长剑之上剑光分化出来,一化为二,二化为三。他自然不能分化出剑光万道,可阵法抽取地脉和元气的力量也有上限。

    那修士微皱眉头,李真衣的强悍在他意料之外。这样下去,被他捕捉到了阵眼可就麻烦大了,一剑下来,阵法崩溃……

    剑修破阵,一向美得充满暴力,修士心中不安,正要加强攻击之时,一个声音毫无预兆的在灵魂中响起:时逢春,你可知罪!

    天问剑法?王烈阳!

    修士受此一惊,从头到脚都麻木了。泥丸宫中剑光亮起,自灵魂之内向外破开。缠绕灵魂的一缕青烟燃烧起来,锦缎撕裂的声音无比刺耳。修士脖子上缀着的一块玉符直接化为烟尘。

    一枚翠绿色的小箭毫无预测的出现在他头顶,两个结丹修士还浑然不觉,修士心口一枚铜镜之中已经射出红光,迎向龙树的妖器。红光之中,一头鳞甲宛然的妖兽张牙舞爪,扑向妖器。

    翠绿色的小箭仿佛受惊般颤抖了一下,转眼消失。那红光扑空,小箭却从修士脚下的泥土中钻了出来,穿过脚跟、小腿、大腿……

    结丹修士,骨骼刚硬如铁,在这翠绿色的小箭穿行中出噶蹦蹦的声音,一路粉碎。那修士灵魂重创的状态下竟然怒喝一声,丹田处爆起一蓬银色光辉,金属撞击声震耳欲聋。

    妖器陡然从那修士小腹中飞出,化为虚影消失,回了龙树的袖子。她沉闷的哼了一声,两个鼻孔内淌下粘稠的妖血。

    那修士丹海粉碎,伤了龙树妖器,将死之人,也是狠辣到了极致。这一下反噬将龙树伤的不轻,那翠绿色的小箭也暂时无法动用了。

    修士碎了丹海,真气冲击之下,另外一条腿被炸飞出去。他整个人狠狠的戳在了地上,伤口和地面撞击,慢慢向后栽倒。他激烈的抽搐着,双眼无神,却是不肯死去。

    叶庭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剧烈,真气如潮,涌向手中的地炎剑。

    战斗腰带之中,三颗魔灵月蚀丹被同时激,灌入穴窍内部,疯狂的散药性,试图将真气补充回来。只是毫无意义,叶庭手中的地炎剑已经化为四尺剑芒,鸣颤不休。

    怎么会如此!

    这一下反噬来的古怪,问罪斩大成之后,怎么可能还会失控!

    “龙树!”

    “叶公子?”龙树看着抖的叶庭,心中忽然生出脆弱的情绪。要是他死了,自己去依靠何人?

    “护着我。”叶庭改了主意,向龙树讨要丹药毫无意义,这真气宣泄不休,就是姹魔含元丹也补充不起。

    龙树向前一步,挡在叶庭前面,心中凌乱。

    叶庭盘膝而坐,返视紫府。紫府识海之中一道剑光突兀的亮着,绕着他的灵魂盘旋,迟迟不能落下。

    叶庭愕然,这剑光还没消散?

    上次斩杀灵戒宗修士,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是了,这一次自己没有杀掉敌人,剑光尚在,可是为什么不斩下去,自己的灵魂承受得起。

    灵魂面目模糊,在因果天罗的保护下望着剑光。

    敌人不死,问罪不断!

    叶庭心中惊惧,丹药的药性耗尽之后,身体就会从魔界青莲炼狱那里抽取生命本源,生命本源耗尽之后,就是真气枯竭,穴窍崩溃的时候。

    唯有击杀那修士,让他去死,才能消了自己紫府识海中的反噬。只是自己的状态,哪还有力气再来一剑?

    如果那修士近在眼前,问罪斩后面一击切了他的人头也就是了。

    一个结丹修士,等他死去不知还要熬多久。这样下去,自己要死在他的前头!只是问罪斩不该有这样巨大的漏洞,谁也不能保证一剑下去就能击杀敌人。

    两个结丹修士已经现了龙树和叶庭,他们却看着自己的师兄时逢春。时逢春的半截身子在地上抽搐,敌人是怎样的强者,师兄两件法器傍身还是被打得濒死!

    师兄的惨状让他们怀疑、惊惧,这会不会是月剑宗的阴谋?

    叶庭念头微转之下,已经将因果天罗放开一线,那盘旋的剑光猛然投入进了因果天罗之中,叶庭的灵魂也听到了那一声无情的喝问。

    叶庭,你可知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