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六十七章 :师傅的人情
    ps:看《魔门正宗》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叶庭目不转睛,每放出一道如丝剑芒,王烈阳掌心那一道剑芒的维持就更加艰难。≥这是剑光分化之术,要让分化出去的剑芒如光,威力不减。

    当王烈阳掌心分化出去的剑芒达到一万之数时,王烈阳才合拢手掌,在他掌心之中,一声雷音炸响,叶庭几乎神魂动摇。

    最后一道剑芒,在王烈阳掌心出剑气雷音。这方寸之间的掌控,已经让叶庭不能言语了。

    自己能学多少,很难说。真气和神识的操控部分都无问题,不过王烈阳出身道门,操控的是剑器中的道纹,这和操控魔纹完全不同,哪怕大道相通,叶庭想要化为魔门手段修行成功,也要花费不少的时日去推衍。

    “你不是剑修,这些对你来说就是小道。不过可以化入你的剑法中去,莫要走错了路。”王烈阳见叶庭心驰神往,还是劝了一句。

    叶庭站在裂缝前,手中剑芒一尺七寸。他试着将剑芒压缩,调整剑芒之中的魔纹结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第一步就很艰难。

    为什么不能静下心来?叶庭回头道:“前辈,那灵戒宗的女修叫什么名字?”

    “紫氏。”王烈阳回答。

    “紫氏、紫氏……”叶庭念着这个名字,心绪收拢,手中剑芒开始变化。王烈阳的弟子们愕然的看着叶庭手中的剑芒,变成青莲一瓣。

    这莲瓣栩栩如生,不是莲影,宛如实物。还没等他们看清莲瓣之中的魔纹,这莲瓣就开始凋谢,那枯萎之相带着生死幻灭的韵味,最后只剩下一丝莲纹。

    所有的剑意都蕴含在这道莲纹之中,这叫什么?也是炼剑成丝么?

    如果只以粗细来论,这道莲纹勉强合格,能将剑芒收缩到如此程度,不损剑意,就是炼剑成丝。可剑丝一成,气息飘渺,神识难以探查,在战斗之中神出鬼没。

    剑修们很难捕捉莲纹中的剑意,这和炼剑成丝的效果相同,可是这莲纹,就像是从水塘的野莲中随意抽出的一丝,炼气修士都能清晰感应到它的存在。

    莲纹跳动,叶庭一叹。炼剑成丝没学会,青莲怒海倒是精进不少。如今的青莲怒海,已经独立分化成了一门剑法。攻击威力飞提升不说,各种变化丰富起来,只要不爆出强大的攻击,消耗也可以和正常法术一样,自己承担得起了。

    手中莲纹异常稳定,只要自己出手,就能生出一片莲海,将敌人淹没在里面。任何一瓣青莲之中,都可能是凝聚的剑意。自己没有剑光分化的手段,不过却可以在莲海之中随意选择攻击的位置。

    这莲纹的威力或许比不得青莲怒海爆一击,可也相去不远。缺点只是不能配合青莲怒海起手时候那怒意爆,震慑敌人的效果。

    斩杀筑基七重楼的修士,已经不在话下。

    叶庭想到这里,将手中莲纹飞入面前的绝壁缝隙之中,这一次,他足足坚持了百息的时间,才收回莲纹。

    王烈阳看在眼中,心里不免有些嫉妒宇文玄。这叶庭要是跟自己学剑,不出十年,剑意就可大成。给他一件法宝级别的剑器,哪还用担心什么结丹修士。

    可惜自己的弟子们还是差了一些,王烈阳手指轻弹,出一声剑吟,散去心中情绪。

    “你若能用剑芒看清尸魔的样子,炼剑成丝就算是修成了。”王烈阳指点叶庭。

    叶庭顿时有些泄气,看清尸魔的样子?自己连尸魔的轮廓都没能现。自己终究不是剑修,要不是先学了青莲剑歌,这一式变异的炼剑成丝都不会有任何结果。

    自己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练剑,因为王烈阳一行人是来做宗门任务的。一旦月剑宗和其他宗门的婴境修士爆战斗,王烈阳要立刻前往支援。

    西南六千余里外,尸魔秘境中央,一座巨大的火山高耸,红色的烟尘冲击天空,高温让云层翻卷,又混入大地深处带来的烟尘,将方圆千里的天空都变成暗红色。

    暗红色的天空下,高温的气流中充斥着尸臭的味道。环绕漆黑狰狞的火山,是无边无际的僵尸,在向陡峭的火山上攀爬。僵尸指爪摩擦岩石的声音就如深夏的夜晚蝉鸣之声,让人烦躁。

    不断有僵尸半途跌落,更多的僵尸爬上火山口,仿佛有什么在召唤它们。一头头僵尸拥挤着跳下去,是暗红色的光芒中消失不见。

    在火山口的正上方,红黑色的气流烟尘最为狂暴之处,凌空站着一个修士。

    这修士身前只有数尺清静之地,面容略显模糊,看身上服饰就知道门身份,纯白色的道袍静静的垂着,没有随风飘动。他低头看那火山口内,元气如刀,无序切割着一切。跳下的僵尸粉身碎骨。

    所去之处,就是自己的神识也无法探查。

    忽然之间,他抬起头,目光向远处延伸。就是秘境也无法阻挡他的视线,在两百余万里之外的北方,天地元气狂暴的汇集起来。天地大劫在酝酿着,释放出恐怖的气息。

    “婴境大圆满?”这修士惊讶了一下,就冷笑起来:“不知死活,看样子还想着进阶虚境呢。”对于这种活不了太久的人,他也懒得关注,继续向那火山口内观察起来。

    修士的双手在背后负着,右手的手指里捏了一串晶莹剔透的佛珠,每一颗佛珠之中,都有一道殷红的血痕,在佛珠中扭曲着。这血痕试图凝结成梵文,每次将要成功的时候,修士的手指就转动佛珠,将那血痕碾平,重为一线。

    叶庭在绝壁之下练剑,只是两日的功夫,就有飞剑传书过来。王烈阳对叶庭道:“宗门请求结丹剑修支援,你一起去。”

    “我?”叶庭诧异地道。

    “是你。”王烈阳又指了指龙树道:“她也一起过去,再有我一个弟子足够了。你们的收获月剑宗只要两成。”

    这么厚道……

    叶庭想起武元吉来,要是没有他在前面对比,月剑宗收两成保护费就显得霸道无情了。龙树闷闷不乐,她只想在这里待着,一直待到离开秘境的那一天。

    她看着叶庭,希望叶庭拒绝。

    “李真衣,你带他们两个过去。”王烈阳对自己一个弟子道。

    那李真衣身高九尺开外,相当健壮的身材,短无须,像是个刚还俗不久的和尚。他背后一柄五尺长剑在剑匣内鸣响起来,仿佛是渴望立刻投入战斗。

    “弟子知晓。”李真衣向王烈阳拜了拜,看了一眼叶庭,就驾驭剑遁贴地而去。龙树只好拉了叶庭用她的木遁急追,幸好叶庭的五行归元法如今大有进益,对龙树来说不算什么负担。

    李真衣的剑遁度平稳,并无剑意泄露,和那子羽风格明显不同。剑遁之法当然不是凡人想象的那样踩着飞剑在天上乱窜,而是剑意放出带着肉身飞行,自身为剑,随时可以爆出最强攻击。

    不足一刻钟的时间,就来到战场,一片山坡之上剑光纵横,三个月剑宗弟子相互配合,苦苦支撑着,围攻他们的依然是不同宗门的修士。

    叶庭九颗魔眼飞起,扫过战场,看到了一个期待的目标,那是一个灵戒宗修士,筑基七重楼以上,不曾圆满。

    战场之中并无结丹修士,围攻者十四人,三个月剑宗修士能坚持这么久?

    李真衣笑了起来,长剑出手,爆出一声雷音,没等那围攻的修士反应过来,就有一个修士被李真衣腰斩。

    轰!

    山坡的地面上,冒起一百零八根巨大的石柱,因为同时窜出地面,出的声音都是如此整齐划一。

    噗!

    李真衣长剑旋转,又切下了一个修士人头。

    叶庭看的心驰神往,那李真衣看出此处是个陷阱,还是一剑杀了过去。这是自信,也是剑修力量的源泉。

    一剑破万法,你有千般诡计,最终还是要靠实力来杀我。

    龙树的遁光几乎瞬间停下,她和叶庭落后一步。李真衣已经步入陷阱。他的剑遁加起来,龙树没可能追上。

    丝丝点点的星光洒落下来,方圆六十里内的一切都被星光反馈给叶庭。阵法中的元气反馈逐渐模糊,只是肉眼看去,还能见到李真衣剑光纵横,将修士逐一斩杀,干脆、冷漠。

    转眼之间,面前只剩下三个筑基修士。面对李真衣的长剑,三人惊恐的吼着,各自祭起符宝抵抗。李真衣长剑横扫,三件符宝为长剑斩断,筑基修士被剑气入体,瘫软在地上。

    这三人没死,也不能求生,剑气在他们的经脉穴窍之中穿行,钻出皮肤,再从七窍钻入。反复来去,循环不息。筑基修士自家真气在剑气的流动中被摧毁,千般痛苦,都被封锁在身体之中,连喊一声疼都做不到。

    十方空禁法中有魇魔仙种,效果类似,生死随心。这样控制人的手段,李真衣用出来,几乎不输于上门秘法。

    这是叶庭看到的最后画面,阵法将他的视线也逐渐模糊起来。叶庭很想用自己的脑袋去撞石柱,看看是不是自己傻了。

    李真衣要干什么?十几个人围攻你月剑宗三人,分明是个陷阱。剑修再强,三个筑基也不可能顶住十几个人的围攻。

    你喜欢跳进陷阱,我怎么办?叶庭催动玄龟匿息法,同时抽了地炎剑出来。在星辰定界法的感应中,十二个修士正在飞遁而来。(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