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五十九章:灵戒宗人
    ps:看《魔门正宗》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三教合作,第一要给面皮,第二是才是讲规矩。

    这规矩大家一直都守着,没有利益冲突,居士那句话,却可能撕破面皮。

    一魔一道路上相遇,如果开口称一声道友,基本不会打起来了。要是劈头就骂贼道魔崽子之类的话,路人有多远走多远,会崩一身的血。

    魔门说道门是大道贼子,道门说魔门是人间魔孽,原本水火不容。偏偏有个佛门当了润滑剂,道魔两家这才想起当初原是一家出身。

    “你附耳过来。”叶庭神神叨叨,那呼延雨又惊又喜,真的贴了上去了。

    叶庭在他耳边传音,说了有一刻钟的时间才停下。

    “都记得了么?”

    呼延雨拼命点头,叶庭道:“此法随时修行,十八年内必可突破。你要是出身魔门,三五年就足够了,所以切莫贪图精进。”

    呼延雨泪如雨下,以头抢地,对着叶庭接连三拜。

    “呼延道友不必如此。”叶庭等他拜完,伸手一拦。宗门自有规矩,不成结丹,不许收徒。这三拜之礼后,依然是道友身份,连记名弟子都不可收。

    呼延雨起身,对柳文姬道:“门主在上。”

    说罢他也是躬身一礼,端庄郑重。叶庭对他道:“你的金印给我看看。”

    呼延雨取了金印交给叶庭,叶庭一看,只是下品符宝,就随手取了点材料打入其中。叶庭手中红光闪动,将金印包裹,只是一分钟的时间就还给呼延雨。

    呼延雨接过一看,已经是中品符宝在手,瞠目结舌。他也不想想,这金印耗尽他一生积蓄,日夜祭炼,要是有好的传承,早就是上品符宝了。叶庭随便一搞,以后再进阶的可能都没了。

    叶庭毁了一件东西,也是愉快。将来呼延雨要是做的不错,自有掌门再加奖赏。现在就要好处?哪有这种道理。宗门奖罚分明,不受情绪左右,一件事归一件事。哪怕是大家都在对付宇文玄,因为还想拉拢叶庭,最早都没有杀他的打算。

    直到叶庭杀了四个筑基修士,惹怒了莫金。

    将来呼延雨明白这个道理,也怨不得叶庭。眼下的情况,能提升一分战力也是好的,哪还顾得上将来。

    在呼延雨身上,叶庭又有所得,坚定了自己三年筑基的决心。眼下强行筑基,逃生的几率大大增加,可是将来想要成就虚境又麻烦了。修行路上时时刻刻都有风险,遇到风险就急着破境,别说成就虚境,就是婴境都无望了。

    魔门笑看红尘,返照自身。呼延雨这种人看的越多,叶庭自家魔心就越为坚定。

    不知过了多久,脚下山包已经长到近四百丈,大地的震颤还没停止,远处已经看不到海,这小岛和周围较近的岛屿已经连成一片,天空中黑云的中央是火红的颜色,被地面之物照耀着。

    “有人来了。”灼吉和尚道。

    “有很多人来了。”叶庭直叹气,他原本希望这里不是什么秘境中心,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地方,现在看来,还是不要乱祈祷的好。那是和尚该做的事情。

    南面的黑云下,一道烟尘滚滚而来,接近到五里距离,叶庭才看清那人相貌。

    那是一个穿着厚重战甲的道门修士,就是叶庭看了,也要赞叹一声风格独特。道门修士穿甲的原本就是极为稀罕,这样厚达三寸的重甲更是绝无仅有。

    三寸厚的重甲光滑明亮,关节肩膀等位置有尖锐的凸起,胸口处一个道门印文,再无别的装饰。道士没有戴头盔,手上有金属的手套,这简直是凡人战兵的装扮,只是看他抗在肩头的巨剑,谁也不会认为他是一个战兵。

    门板一样的巨剑双刃锋利,铠甲肩头的位置专门有个卡槽,剑刃就夹在里面,免得自己切了肩膀。巨剑两面自剑柄向前,铭刻复杂的道纹,在接近剑尖的位置结成一条细线。

    道士的脸也是干净明快的风格,只留了短,像是还俗没几个月的和尚。为了表明他是道门受戒弟子的身份,在握着巨剑的手腕上,绑了一块紫色的布,上面有道门箓书。

    他全靠两条腿的力量奔跑,金属战靴将地上的泥土踩得疯狂溅起,在半空中化为烟尘。在他的身后,有十几道遁光追逐着,竟然追不上没有使用任何道术的道士。

    叶庭感觉魔影千瞳传回一种刺痛的感觉,这还是第一次。他收了魔眼,不敢再看,换了星辰定界法感应着。魔眼不纯才受反噬,叶庭也没好办法解决。

    道士忽然不跑了,他脚步一收,转身,将肩膀上的巨剑横着扫了回去,这一下的动作毫无突兀的感觉,身后遁光之中血光飞溅。

    道士大笑:“还追不追了?”

    他这一剑,剑气蔓延,直达千丈范围,叶庭感应得到,心中震惊。这是剑修?自己若是筑基七重楼,也绝无这样的攻击距离。不过这道士是结丹境界,就是不知几劫。

    不对,这道士的剑术还不如自己,若是青莲怒海,这一剑的力量绝不会浪费这样多。他只是境界和力量远自己,真实的攻击距离,还在百丈左右。过百丈,剑气的威力迅下降,徒有其表。

    道士绝对算不上徒有其表,这一剑在八百大洲之上也算惊人。随手一挥,百丈范围内无差别攻击,消耗的真气绝不算多。百丈之外只是添头,也是为下一剑做铺垫准备。

    追逐道人的遁光都被破掉,现出身影,十三个魔门修士已经有六个负伤,正在治疗。

    星辰定界法中,叶庭看不清这些人的脸,却能感应到他们的境界等级。道士至少金丹五劫以上,追逐他的魔门修士中,有一个金丹三劫的,其余都是筑基七重楼以上。

    “玉阳子,你把我师妹怎样了!”那魔门结丹修士怒喝道。

    “怎样?你猜!”道士狂笑着,手中巨剑扬起,百丈之外将散的剑气竟然重新凝聚起来。

    “剑域!”那魔门结丹修士怪叫一声,从袖子里飞起一条长幡,在地上立起,周围三十丈内顿时剑气消散。魔门筑基修士都向内靠拢,躲在长幡的保护之下。

    那长幡之上散出淡淡的黑烟,在空中形成一个个魔文,随即消散,再度出现时已经换成了新的魔文,仿佛在书写什么文章一样。

    道士一见长幡出现,知道杀不得对方,巨剑抖了抖,顺手收回肩上,转身又是狂奔起来。那魔门结丹修士郁闷万分,自己这法器放出来要消耗不小,收回去需要时间,对方这样一打一逃,自己无论如何都追不上。

    自己境界低于对方,没有法器的话,贸然接近,人数优势荡然无存,会被对方一剑砍死半数的手下。

    不追又是不行,师妹与他同行,结果失踪,想要找到师妹,就得落在玉阳子身上。这次前来探索秘境,宗门同伴基本失散,颇有凶多吉少的感觉。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落向叶庭所在的山峰。如今这山峰已经近四百丈,平地拔起,相当突兀。若不是这样高,后来那些庞大的僵尸未必不会想着翻越过去。

    “上面的人,给我下来,否则就都杀了。”

    这样远的距离,叶庭的传音可达不到。这修士比莫金还略有不如,在逢州的话,也就想方设法一剑杀了。在这里可不行,人家还有一件法器长幡,对自己会提防的很。再说杀他做什么,这货叫自己下去,是要拉起大的队伍,好应对不利局面。

    魔门修士说完这话,缓缓收起长幡。这可是中品法器,他催动起来吃力,否则也不会对那道士无可奈何。法器之威放出不足三成,徒呼奈何。

    灼吉和尚将袈裟一抖,长到三丈大小,让大家都站上去,慢慢下了高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僵尸的数量变得稀少了,尤其是这一面,只有百余头僵尸还在慢慢的向岛屿中央走去。

    呼延雨看叶庭脸色难看,低声道:“叶长老,你不是说,大树底下好乘凉么?”

    “这算什么大树,金丹四劫而已。”叶庭抱怨着,上了袈裟。当然这人境界不足也有好处,那就是他招揽的人手会变得更加重要,不会随意牺牲。

    叶庭等人乖乖下来,灼吉和尚收了袈裟,走到修士面前。修士扫了一眼,八个和尚一个居士两个道门弟子一个散修,还有一个魔门弟子?

    这支队伍,感情沟通不易啊!

    “我叫武元吉,灵戒宗人,你们十三个人,在离开这里之前,都要听我指挥,随我一起行动。从你开始,说出你们的宗门,境界,装备。”武元吉指着灼吉和尚道。

    灼吉和尚双手合十,回道:“听施主指挥并无不可,只是离开之前所获……”

    “哼,灵戒宗拿五成,我拿两成,留给你们三成,满意了么?”武元吉面色阴冷,看着灼吉和尚。

    “我们要做什么?”灼吉和尚一幅不怕死的样子,武元吉也是头疼。

    “帮我清理僵尸,对付结丹境界之下的敌人。”

    “小僧从命。”灼吉和尚跪的很快。小金刚寺法王再多,不在身边也吓不到对方。识时务者为俊杰。(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