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五十二章:初次调·教
    柳文姬没有郁闷太久,叶庭飞快取了两件东西放在桌子上。

    看到两样东西,柳文姬的眼睛有些直。这是什么?海沉金,雷击木!那雷击木的年份看起来在万年以上。

    这种档次的材料,在外面买不到,宗门都是以物易物的形式交易。自己这种身份要买的话,若能托上人情,去宗门内部采购,都得白玉符钱付款,概不赊账。

    叶庭成为长老了,自己连门派福利都放不下去,更不可能白拿叶庭的东西。问题是自己拿什么来买?

    不要?这两样东西在自己手里,绝对可以炼制出符宝等级的羽箭。

    要是有这样的羽箭,方才那个海妖差不多也能一箭射杀了。人类猎杀妖物,原本就是依仗装备犀利。靠着拳脚?相同境界的妖物也能碾压你。

    叶庭笑道:“我也知道,门派断无从长老手中拿东西的规矩。不过门主眼下也是手头太紧了一些,此物可以赊欠,不计利息,就算一百白玉符钱。”

    柳文姬不好意思,心中是真的有些感激了。一百白玉符钱,之前门派在的时候,还好凑出来。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根本就是巨资。

    叶庭好人做到底,对柳文姬道:“说说你羽箭的样式,我亲手为你切割材料。”

    柳文姬明白,自己的手法不如宗门,切割那万年雷击木,这样一块最多切割出五份,换做叶庭来处理就多了。

    柳文姬情绪起伏,叶庭看在眼底,心中感叹。

    自己算是勉强入门?出入红尘,为的是领悟人间百态,坚定自身的念头。操控人心就是修行,以人为镜,可知生死劫数。

    自己道行不足,换做师傅,根本不用循循善诱,甚至不要理会那柳文姬,对方自然投怀送抱。

    不对不对,这个词不准确。

    反正师傅厉害的很,八千年的时间,把逢州折腾了个底朝天。哎,现在逢州大乱,不知道莫邪宗那个岑岭怎么样了。

    师傅现在自身难保,没可能回逢州拉她一把。

    叶庭胡思乱想着,手中异常稳定,参照柳文姬给的图纸样式,将万年雷击木切割成了十份。柳文姬屏息静气,看那材料切割完成,心中激动。叶庭手法精妙,每一份材料都没有多少损失,将属性保留的极好。

    材料切割,要保持材料的属性,这是最难的部分,这万年雷击木被叶庭破开,分成十份之后,每一份的属性并无下降。叶庭也是觉得满意,如果是师傅来做,估计能分出十四五份左右。

    自己要是有婴境水准,也能做到那种程度。

    海沉金不需要切割,属性稳定,柳文姬自己处理即可。得了材料,柳文姬先和叶庭打个招呼,自己去船舱密室中炼制羽箭。她让王若可陪着叶庭说话,外面前来道谢的散修全都打走了。

    柳文姬不懂,这材料昂贵,全因宗门控制,炒高了价钱。对于宗门来说,符钱更加珍贵一些,毕竟和玉石一样,能用于修行,催动阵法,甚至有的可以代替丹药恢复真气。

    类似材料只要遇到,全被宗门搜刮走了,宗门之外**的很,只好打造符钱去购买。而打造符钱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消耗修士的生命。

    王若可现在对叶庭佩服的很,口无遮拦,将百丈门的事情叽叽喳喳都给说了。听了之后叶庭也是意外,这百丈门竟然出现过婴境修士,虽然昙花一现,只有三千年时光。可是这百丈门的传承,价值就不算小了。

    若非自己是上门出身,肯定也要动一点心思弄到手。

    王若可的父亲,也就是柳文姬的夫君,生前是金丹四劫的修士。要是再进一步,没准真的婴境可期。结丹修士,一旦度过五劫,寿元八百。身为门主,有门派供养,成婴不是虚妄之事。

    死在这个节骨眼上?若无宗门插手才是怪事!

    道门行事,真是阴狠毒辣!叶庭连连叹息,仿佛百丈门的遭遇感同身受。

    王若可听叶庭解释,顿时也是心生恨意,同时觉得魔门修士光明正大,直来直去,更加可亲。

    王若可年少可欺,叶庭没什么成就感。

    于是他对王若可道:“这种灭门的事情,宗门所忌。就是去查,肯定也没什么结果。你切莫想着要去寻仇,害了自己性命。”

    他不说还好,听了叶庭的话,王若可暗下决心,有朝一日成就婴境,定将那些贼子一个个射杀,不问证据。

    叶庭又问起海市的事情,王若可出门前也是恶补一番,说的头头是道。

    海市所在的位置是一处群岛,距离鄞州还有近两百万里。类似的地盘月剑宗不止一处,出产物资又不值得出动结丹强者,索**给当地一个下属门派,唤作断山剑流。

    群岛的地理名称叫做金沙群岛,有岛屿上万座。不过大多数更像是礁石,有一些甚至要落潮的时候才能冒出海面。

    较大的岛屿只有一百多处,月剑宗弟子只有百名,还是三年一次轮替。在这里看守海市形同配,谁也不愿意来。

    海市的事情,基本就交给断山剑流了,月剑宗只负责收购物资。

    叶庭一边说话,一边在百宝袋里搜索物品,搜来搜去,也没适合送给王若可的。百宝袋里的东西虽然随意堆积,也都是婴境修士搜集的物资,随身携带,怎么可能有太便宜的货色。叶庭又不想勾引王若可,想要寻个适合她境界的材料却也难了。

    王若可一个小孩子,叶庭真要和她聊天也很无趣。这个时候,他有些想师姐阳眉。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是不是跟在这条船的后面。

    “叶长老,你说,那只攻击我们的海妖,会不会是……”王若可开智力很快,联想能力也是不俗。叶庭不说话了,她又回头接上刚才的话题。

    “不是。”叶庭被打断思绪,随口回答。

    “为什么?难道不合理?”

    “因为太容易留下线索,他们不怕你的报复,却怕别的宗门插手。”叶庭心想,这孩子满脑子都是阴谋诡计,以后可怎么办?

    海市渐近,船越来越低,海上往来的船只也多了起来。行至海港,柳文姬才出现,和码头上断山剑流的修士交接,将船寄存在这里。

    船上的散修都下去码头,他们买的是单程票。有些人会死在海市,有些人会留下几年。柳文姬回去的时候,还要重新招揽生意。

    码头所在的岛屿叫做断山岛,长近千里,是金沙群岛中第二大岛屿。岛屿中央一座山峰半截光秃秃的,全是红色岩石,顶端平整光滑,就像是被人一剑斩断。

    断山剑流的宗门就建立在那山顶上,俯瞰全岛。

    码头后的城市繁华,纵横三十里。面向码头就是一座巨石,阻拦视线。巨石后方两百丈处,耸立着一座巨大的殿堂。

    这殿堂的风格与三教迥异,正面内陷,呈圆弧形,高二十丈,九层。

    这就是断山剑流的任务殿堂,专门处理海市事务。修士到了这里先要登记身份,购买令牌,然后才能去海市的猎场狩猎。

    没有令牌就想要私自前往的,会被剑修斩杀。

    有了令牌,只要不出控制区域,断山剑流对散修的行踪也好把握。

    叶庭三人进了任务殿堂,他就看到柳文姬皱起眉头。

    “门主,生什么事情了?”叶庭知道,柳文姬都混到这个份儿了,小事根本不会让她烦恼。

    “叶长老你看。”柳文姬一指前面道:“那是小金刚寺的和尚。”

    叶庭不知道小金刚寺是什么,柳文姬解释道:“小金刚寺是不入流的宗门,应该是从别处的佛门大宗里分化出来的,自立门户。没有藏院,但是法王很多,自有传承。”

    柳文姬这样一说,叶庭就明白了。

    月剑宗这个海市,不许结丹修士前来,最强者不过筑基而已。这里是散修的天堂,门派不会浪费时间在这里,免得被断山剑流算计。

    小金刚寺这次参与,只要不出动法王,断山剑流也不能得罪。散修可就吃亏了,小金刚寺人多势众,最好的猎场肯定会被霸占去。

    佛门境界,和道门魔门大抵相同,只是修行方式差异巨大。虚境修士,相当于佛门罗汉果位,罗汉之下,因受持戒律不同,称呼也就繁多起来,不过道魔两门,都有固定的习惯性称呼。

    相当于婴境修士的佛门大能,成为藏院。相当于结丹修士的,叫做法王。相当于筑基修士的,则是僧侣。

    佛门广大,尽管内部教义冲突常见,但是宗旨多以慈悲为主,关注凡人疾苦。

    每逢凡间大乱,魔门中人或者旁观,或者乐享其成,少有去推波助澜的。佛门却屡有大德之辈,许下宏愿,投入红尘,去解救凡间灾难。

    只是佛门慈悲,那是对凡人而言的,三教相争,争夺的是天地气运。面对散修,佛门修士可不会手软。对于佛门修士来说,你只要炼气初期,就不再是凡人了。

    不是凡人,那就各逞手段。散修怎么可能打得过宗门弟子。

    再说散修为了生存,手下有几个干净的。被佛门弟子抓个原由随手镇压,那可真是无处诉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