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五十一章:百丈门
    叶庭站在甲板上,只是扫了一眼,船上修士鸦雀无声。

    叶庭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中奇怪,笑容有问题?应该很平易近人啊。

    他就没有想想,船上全是散修,见识不足,他那一剑装的有些过了,逼格太高,散修错以为是剑气雷音,几个筑基修士看了都不敢上前。

    好在那少妇打破僵局,她从船头的甲板上赶来,向着叶庭施礼,口中道:“恩人可是月剑宗弟子?”

    “月剑宗?”叶庭笑着反问,他这态度像极了宇文玄,少妇不由自主接过话头。叶庭被少妇请到船舱内,奉茶详谈。

    月剑宗为鄞州第一宗门,剑修为主。整个鄞州大半都在月剑宗势力范围之内,其余四个宗门联合起来,才勉强可以抗衡。

    距此地八百里,就有一处群岛,为鄞州月剑宗所有。群岛之中有月剑宗的猎场,专门出产一些特殊的妖物,月剑宗三年开放一次,称为海市。这海市是为散修准备的,月剑宗没有闲情派大量的弟子前来捕猎,散修代劳,捕猎到的东西都要卖给月剑宗。

    这猎场原本就是月剑宗私人的地方,散修出售战利品,价格又不低,所以万年以来已经形成规模,海市不开的时候,月剑宗也提供了场所,供散修在这里生存交易。

    运气好的散修,在猎场之中能一夜暴富,运气不好的,也不会赔了路费。

    这少妇名叫柳文姬,出身百丈门。百丈门是个中型门派,不属于宗门之列,但是比普通的修士家族或者散修联盟要强大许多。

    一年多以前,百丈门为仇敌所灭,柳文姬和女儿逃了出来。夫君战死,她携了门派宝藏四处求援,总算请到了很多朋友,报了血仇。

    可是报仇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请到那么多的修士帮忙,柳文姬身上的积蓄消耗一空,想要重建百丈门都是无能为力了。

    无可奈何之下,柳文姬四处举债,租借了这条海船,前来海市寻找机会。船上散修,都是搭个顺风船,她收些符钱也好小赚一笔。

    船要是沉了,她的希望也就破灭了。

    夫君生前的人情已经耗尽,这笔借款要是不还,百丈门的传承算是彻底断绝。

    “柳道友,我看你有筑基七重楼的境界,没错吧?”叶庭听了前后因果,这才主动问那柳文姬。

    “正是。”柳文姬心中佩服,现在她也知道叶庭境界如何,心中更是尊敬。这叶庭恐怕是大型宗门出来的弟子。

    “这种海妖,受伤就会逃走,柳道友为何……”

    柳文姬苦笑道:“我用的羽箭只是凡人兵器,想要破了那大妖防御,只能用我的本命精血催箭术。船上散修大多来历不明,我要是伤了,连命都保不住,还要船干什么。”

    “此事倒也简单。”叶庭说罢直摇头。

    “恩人,怎么说?”柳文姬不知道要是叶庭没有出现,她能怎么办才可脱离绝境。

    “船上修士,境界都不如你。那些来历不明的散修,直接赶下船去。不听话的,一箭射死。海妖攻击你的船,只是想吃几个修士。吃的够了,自然离去。”

    柳文姬看着叶庭稚嫩的笑容,心生寒意。

    叶庭用话震住柳文姬之后,又道:“柳道友,我出身魔门,想法简单,让你见笑了。”

    柳文姬哪敢小看于他,叶庭所说固然狠辣绝情,可要想保全自己的话,也是一个办法。自己虽然道门出身,这一年多的经历,看到的可不止于此。

    “恩人从哪里来?”柳文姬见过点世面,很快冷静下来。

    “北面,出来游历。”叶庭自然不肯说出身,随口敷衍。

    柳文姬也不着恼,给叶庭介绍道:“这是小女王若可。”

    叶庭点点头道:“不错,宗门之内也算是天资出众了。”

    王若可十六七岁的年纪,凝液中期,放在驭龙城,的确也算是不错,可称不上是天资出众。不过百丈门只是中型门派,算不得宗门,这就难得了。

    小姑娘哼了一声,不看叶庭。叶庭见柳文姬有意结纳,心中盘算起来,羽箭的事情,对方只是缺少材料,这种困难,自己随手可以解决。问题是,凭什么?

    叶庭这样想着,口中却道:“羽箭打造的事情,倒也简单。只是材料难寻,对吧?”

    “正是,我自家宗门已毁,往日朋友的脸面,也用不了几天了。为了租这条船……”

    叶庭笑道:“租给你船的人,也没想过你能完好无损的回去。只不过是逼你放弃想法,别去恢复什么门派,加入他们算了。”

    柳文姬一愣,叶庭道:“宗门控制,大抵如此。你要是不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又怎么会放弃理想?”

    借给你船,就知道你会还不起钱,等你负债累累,无颜开口的时候,也只能从了别人。宗门对于柳文姬这样有些价值的人,是不会采用暴力手段的。反正你也逃不出手心去,收入宗门之中,柳文姬要奉上她自家门派的传承才行。

    听叶庭解释这话,柳文姬心中震动,说不出的滋味郁结在胸口,无法吐露。原本以为那些朋友是看在死去的夫君面上……

    八百大洲上的宗门,并无强取横夺之事。宗门传承都是以万年来计算的,想要你什么东西,有的是时间谋划。

    反而是小门派和散修联盟之间,热血拼杀的事情层出不穷。宗门控制资源之后,真的是掌控一切,心态完全不同。

    所以叶庭随口就能说出真相,无他,站得高望得远。

    我该怎样?

    柳文姬失神,坐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能被宗门觊觎,你的传承,自然有可取之处,回去直接加入宗门就是了,用你的传承换个地位,反过来想,很多人想要加入宗门都没那个机会呢。”叶庭劝道。

    “不行,我爹他……”王若可想要说什么,被柳文姬拦住。

    “恩人说的极是。只是我加入宗门,若可她也就身不由己,以后怕是要被指定给宗门弟子了。”她凄凉的说着,看到叶庭只是微笑,心中也是冷了念头。对方凭什么帮助自己?

    你的不幸,与我何干?

    魔门修士,心冷如铁。道门中人都不肯帮助自己,这个魔门少年,又怎能依赖。

    “柳道友现在还想要恢复百丈门么?”叶庭微笑道。

    “痴人说梦而已。”柳文姬长叹一声。

    “放弃门派倒也无妨,柳道友这样说,是要坏了道心啊。”叶庭陪着她叹息一声。

    “如之奈何。”

    “武器的事情倒也简单,恢复门派,所需资源甚重。不知百丈门还能招揽多少旧日弟子回归?”叶庭认真地问。

    柳文姬愣了,叶庭的意思,是要帮助自己?

    “恩人想要什么?”柳文姬开口就是直接询问,门派被灭之后,她求的人够多了,哪有无条件的付出。

    “柳道友,我又不是道门修士,想做就做了。如果我是遇到柳道友仇家,结为好友,说不得也要一剑将你们斩了,不问原因。”

    王若可瞪大眼睛看着叶庭,对叶庭的理论深感敬佩。这种话,道门中人是说不出的。

    柳文姬也不相信,可是自己身无分文……不对,是负债累累。叶庭能图谋自己什么?他连宗门都不肯告知,只说来自北方。那就是没有邀请自己加入的意思。

    看上若可了?他都没正眼瞧一下女儿。自己的境界,要是他动了心思,又怎会不知。

    她被叶庭说**境,心中绝望,叶庭突然抛了根稻草过来,她心中又是抗拒,又想要伸手抓住。

    “柳道友,什么时候,我才能叫你一声门主?”叶庭笑嘻嘻地问着。

    “你要加入百丈门?”王若可的眼睛越瞪越大,不是鼻梁隔着,就要合而为一了。

    “怎么可能?”叶庭傲然道:“上有师尊,另投别门就是死罪。”

    柳文姬一笑,对女儿道:“恩人是要个客卿长老的位置,做起事来名正言顺。”

    “可有现成的令牌?”叶庭直接伸手,不给柳文姬太多思考的时间。

    自己驭龙城弟子的身份被收回去了,驭龙城也没了,出外行走,不可能用散修的身份。这个百丈门长老的位置还算不错,比散修高级很多,以后再有人问起自己出身,直接放出令牌,半点都没掺假。

    至于门派是否恢复,并不重要,没了更好。

    当然,要是师傅出手的话,肯定会帮忙到底,先重建百丈门,再笑看它倒下。哪有亘古不灭的门派,就是上门昆仑,也都败亡了。

    柳文姬想要重建百丈门,不是痴人说梦,只是想不开。重建了又如何?先期投入无数,还要培养大量弟子,钱都烧进去了。有这样的资源,放在自家身上,结丹都不是问题。

    门派在的时候,集门派之力供养自身,门派就是好的。门派没了,要让自己去付出重建的话,就是拖累。

    柳文姬不知叶庭所想,她当即取了一块令牌出来,交给叶庭。

    “见过门主。”叶庭直接收起令牌,看也不看,就向柳文姬拱了拱手。

    “叶长老客气。”柳文姬轻声回答,心中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