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五十章:做好人
    散修没能力制造好的空间装备,取巧的法子就是将九个储物袋炼在一起,方便携带更多的物资。外表和通常的储物袋没有不同,只是有九个独立空间。

    叶庭这个百宝袋也没什么特殊之处,九个空间各自独立,每个四尺见方。地炎剑就在其中的一个空间内。

    叶庭只是凝液,背着下品法器行走容易招惹事端。没有宗门当做靠山,很多事情都变得不方便起来。

    百宝袋的八个空间都塞得满满当当,所有物品都没有经过处理,击杀五个婴境修士的战利品也有部分在这里,对于宇文玄来说,这些东西价值不大,叶庭以后用来卖钱也是不错。短时间内叶庭也不可能缺钱,因为其中一个空间全是紫金符钱。

    作为驭龙城主,宇文玄不需要贪墨,这种东西八千年来怎么也能攒下一点。

    唯有一个空间之中,装着一件东西,单独存放。这是一件梭形的符宝,三尺多长,黑灰的金属色,这是为渡海准备的飞遁装备,五行飞梭。

    阳眉那边也检查好了行囊,却听宇文玄道:“我不日就要渡劫,连破两难。婴境大圆满后,会引来八极虚境关注,你们这就去吧。叶庭……”

    “弟子在。”

    “上门弟子出行,也从未有你这般豪富。”

    “弟子谨记。”

    “阳儿。”

    “师傅。”阳眉认真应答。

    “如果和师弟走散……也要去九州。”宇文玄轻轻地道,阳眉低头,不语,过了良久才嗯了一声。

    “你们送他们两个吧,为师要闭关了。”宇文玄将狼溪等人也赶出了洞府。

    阳眉一个人走在前面,让狼溪三人和叶庭说话。一路送到半边残城,不能再送,狼溪这才开口道:“小叶,一年之后,我们也会去寻找九州。”

    叶庭看着三个自幼结交的朋友,只是点了点头,道:“那九州再见。”

    新君看着有些陌生的叶庭,他的个子高了,不再瘦弱。原本要自己保护的孩子长大了,要开始仰望。她有些难过,也有点欣慰。

    她站在原地没动,想到自己小时候的心事,要嫁给叶庭,给他生很多孩子。这愿望过了红河已经不能实现,你我真的可以九州再见吗?

    珑音向前两步,把一枚玉符塞在叶庭手里。说是玉符,半边材质只能算是顽石,形状也不规则,勉强包着半边的紫玉,上面炼了一个四方的印文。

    叶庭神识扫过,玉符之中传出声音:“小叶,我是珑音,不要忘了我们。”

    少年男女都不善言辞,他们身上还没褪去北荒的影子。叶庭真的难过起来,还没离别,他就感觉狼溪等人越来越远。

    阳眉站在城头,脚下的岩石被海风吹得干干净净,她的衣裙在风里飘啊飘的,有些薄,有些孤单。

    阳光之下,大海蔚蓝。阳眉和叶庭各自取出五行飞梭,魔神破咒法激阵法核心,两个三丈长的飞梭飘起,猛然合在一处,化为七丈长的下品法器。

    二人飞身而入,光影迷离中,飞梭划了一道弧线落入大海,只是溅起少许的水花,随即被海浪掩盖。

    茫茫大海之中,极为暗淡的光影在水下飞遁,路线毫无规律可言。就像是把一个气球吹起后松开,你只知道它在向前,可无法知道路径。

    叶庭和阳眉躺在宽大的软椅上,各自出神。两件符宝结合,化为法器,宇文玄也是无奈之举。他没有太多时间,单独炼制这样大的法器怕是要一年以上才有可能。

    两人之间隔着一层水障,随手就可戳破。软椅颠倒摆放,叶庭可以看到阳眉的脸。两侧宽大的扶手直通地面,阵法炼制在中央,操控阵法就在扶手表面。

    空间狭小,没有多少活动的余地。漫长的旅途,都要这样躺着,或者修行。

    舱壁两侧有舷窗,只是高飞遁状态下,外面什么都看不到。偶尔会有一点声音传进来,那是大海深处海妖的咆哮。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庭的目光落在阳眉的脸上。她闭眼假寐,眉眼出奇的干净,就像是玉盒之中那朵青莲。

    阳眉感觉到了叶庭的目光,也不睁眼,开口道:“怎么,想那屠苏了?”

    “没有的事儿。”叶庭摇头。

    “咱们走的时候,她在海边送你来着。”

    “真的么?”

    “哈”!阳眉闭着眼睛轻笑一声,叶庭无地自容。

    “师姐,不说着无聊的事情,你说师傅留下驭龙城那些人,会不会……”

    “或许吧,袁飞不在就无所谓了。”阳眉不在乎逢州修士的拦截,那是多么无聊的事情啊,为了报复宇文玄,在茫茫大海上日复一日的搜寻。又不敢靠近试炼岛,大海捞针一样的等待自己和叶庭。

    逢州修士终究没有出现,没有婴境,哪怕有大型战舰在,长时间的逗留也是相当危险。没有多少修士会为了仇恨而浪费太多时间,叶庭在岛上大半年的修养,早就被逢州修士所遗忘了。

    两个人在五行飞梭之中修行,熟悉装备,查看行囊之中陌生的东西。或者,相互望着对方呆。

    一连六十多日,叶庭的心思又活动起来,对阳眉道:“师姐,上去透透气?”

    五行飞梭的驱动阵法之中,是九劫玄龟的内丹,两套阵法之中各自镶嵌了七枚。轮流消耗不是问题,这也是高级妖丹最大的价值。

    阵法高级,不需要多少操控,叶庭才会觉得憋闷无聊。他这提议,阳眉答应一声,可没回应。

    这样过了三日的功夫,阳眉忽然道:“上面有人战斗。”

    五行飞梭慢下来,叶庭放出魔影千瞳,一颗紫灰色的魔眼浮出水面,只见数里之外,一头巨大的海妖兴风作浪,正在攻击一条三十多丈长的帆船。

    帆船有七根桅杆,只有三根还挂着风帆,上面符文巨大,在阳光下投入海面。

    海妖的外形像是巨大的鲶鱼,体型前宽后窄,硕大的脑袋浮出水面,两侧的腮张开,吸入海水,在口中形成巨大的水球后喷射出去。

    简单的攻击,就让船上的修士手忙脚乱。

    五行飞梭浮上海面后分开,阳眉和叶庭各自收起自己那部分。战况已经吃紧了,海妖在三十多丈的距离上攻击那帆船,帆船上的修士无可奈何。

    只有几个修士的反击能打到海妖,却破不掉海妖的防御。其余的修士法术也不释放了,显然攻击距离不足,徒劳而已。

    凡人常说蚁多咬死象,这条帆船上一百多修士,多是多了,根本就咬不着。修士的世界不能用凡人的思维去推度,那海妖只是相当于人类的金丹一劫,仗着攻击距离较远,要将一船的修士打落海中,慢慢的吃掉。

    阳眉和叶庭踩着水面,遥望战场,阳眉对叶庭道:“小师弟,面对这种情况,师傅会怎么说?”

    “要做好人。”叶庭回答。

    “学的不错,你去做好人吧。”阳眉推了叶庭一把,自己却转身遁入水中,不知去向。

    “我说……”叶庭回头现没了阳眉,哭笑不得。罢了,做一回好人也不会死,反正自己是闲着无聊才上来的。

    那帆船的前甲板上,一个少妇模样的女修长弓垂下,脸色苍白。她看着远处不紧不慢攻击的海妖,心急如焚。在她身边,一个少女也是长弓在手,箭在弦上,瞄准海妖的眼睛。

    真气运转五息之后,箭如流星,脱弦而去。只听霹雳一声暴动,羽箭在最高处向下猛地一扎,度达到了极致。

    那海妖早就感觉到了危险,巨大的头颅摆动,嘴边三丈多长的触须一甩,就将那羽箭黏住。羽箭半截粉碎,金属箭头爆开,海妖闭上眼睛,任凭碎屑飞溅。

    “娘,射不死它。”少女急得眼泪在眼窝里打转。

    少妇颓然收起长弓,道:“咱们准备逃吧,这里离海市不是很远,你跟着娘……”

    “娘!这船不要了?”少女惊讶的瞪大眼睛。为了租下这条船,交付押金,母女二人已经负债累累,直接丢弃的话,回去以后拿什么还?

    “性命要紧。我要是拼死伤了这海妖,哎……”少妇心中苦涩。船上一百多散修,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货色出现,自己要是伤的太严重,女儿可怎么办?

    少女也懂了,最近一年,她懂得了太多的事情。知道娘的意思,她忍不住流下泪来。母女二人绝望的看着那海妖,这片海域一向太平,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东西?

    一道人影凭空出现,脚踏波浪,一步十丈,海水在他脚下化为巨大的莲花。只见他手指一点,一道三尺剑芒飞起,剑音如雷,向下就是一斩。

    船上修士震惊,剑气雷音?

    剑光在海妖背上划过,那人双手已经结了个印,雷光轰鸣中,正炸在海妖背后的伤口之上。海妖吃痛,不管来人,巨大的尾巴拼命一甩,向水下一钻,竟然逃了!

    船上的修士欢呼起来,却见那人收起剑芒,从海上一步步走来,转眼之间上了甲板。看上去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眉眼之间总是带着笑意。

    叶庭收了玄龟剑符,相当满意。没有经过实战的话,他也不知道这剑符杀伤力到底是怎样,方才自己可没施展什么秘法,只是随意一剑下去,就破了海妖防御。

    玄龟剑符吸收了魔劫戾气之后,自己日日用真气将其消磨,随着那戾气消散干净,剑符释放出的剑芒也是愈锋利。此谓砺剑法,效果不错。

    海妖伤的不重,只是被自己的雷法吓住了。大多数妖物一旦受伤,就会被惊走。除非被堵住巢穴,或者被抓走后代。妖物拼命的事情,非常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