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四十九章:行囊
    那剑胎在井内越来越凶,小洞天周围的虚空也开始不稳定性起来,脚下的地面在缩小,强大的力量向内侵蚀,度越来越快。

    只是半个时辰的功夫,周围就剩下十丈方圆,宇文玄这才松开手,一道暗红色的光芒从井**出,被宇文玄抓在手中,他将叶庭的玄龟剑符摄入手中,将红光向内一送,然后一口魔气喷了上去,那红光被困剑符之中,出凄厉的嚎叫声。

    剑胎成器,魔劫再生。宇文玄不管玄龟剑符的变化,伸手从井中取了剑器,塞在叶庭手里。叶庭接剑在手,宇文玄道:“走吧,这洞天要完了。”

    噗!

    粗大的水柱从井口喷出,冲向高空,井台边缘裂开,地面的震荡愈激烈。

    叶庭和阳眉跟在宇文玄身后,借着宇文玄遁法的力量,三个人直接出了小洞天。宇文玄遁光不停,一路飞上了那道门遗弃的城市,落在面向大海的城头。

    叶庭要看剑器,宇文玄也不说话,望着大海出神。

    剑器在手,依然是漆黑的剑匣,纯青色的剑身,只是剑柄颜色变得更深了一些,灵纹和剑匣内部相互交映,流动不休。

    剑器出匣,有三尺六寸!

    青锋长剑安安静静,被叶庭握在手中,叶庭却知道这长剑有灵,知晓自家心意。于是默默祝道:不敢奢求神器,有朝一日,能成就灵宝就好。

    感觉到了叶庭心意,那剑器出龙吟般的声音,仿佛在泄不满。

    叶庭失笑:“好好好,我若成仙,必不负你,以后你就叫做甲子,随我游遍万界。”

    剑器慢慢安静下来,叶庭将其归于剑匣,长度依然是一尺七寸。

    宇文玄回手将灵器甲子拿在手中,玄龟剑符在剑匣上一拍,就炼在剑匣上。玄龟剑符中的狂躁尽去,颜色变为殷红,宛如一方玉石镶嵌在上面。

    “叶庭,玄龟剑符受你心血,又得青莲灵纹洗练,再有魔劫淬体,与这剑匣合而为一之后,也可用来对敌。你要晓得,甲子和诸天雷禁丹都是灵器,可完全不同。除了修炼诸天雷禁法的人之外,没有人会想要你的灵丹。可是所有人,都会想夺你剑器。”

    叶庭一惊,宇文玄又道:“总之莫要人前显露,一旦出鞘……”

    “当斩草除根。”叶庭说出这话,自己都有些僵硬。这不成了嗜血魔头了么?

    “三教之中大道万千,多有夺人气运反哺自身者。你这剑器寄托魔心,开辟仙路,就是虚境强者看了也会动心。”

    叶庭悚然而惊,竟然如此可怖!

    “你有玄龟剑符,诸天雷禁,结丹之下皆可一战。等你筑基之后,金丹四劫之下也不必怕了。如果依仗灵器弄险,迟早死在这个上面。”

    海风吹拂,宇文玄红飘扬。叶庭接回灵器甲子,将师傅的话牢记心中。

    “师傅,我有一事不明。”叶庭收起剑器之后,心中诸多疑惑,只变成一个问题。事关自己以后行事,该有什么样的准则。虽然不能全部模仿师傅,总要有个参照。

    “说。”

    “师傅为什么放走道士们?”叶庭一直不能理解,放走逢州修士,还可以说是顾念八千年相处,有了感情。这些道士为什么也都放走?

    阳眉也是不忿,要是都留下,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啊,那些道士身上的丹药就值不知多少符钱。

    “我有两个答案,你想听哪一个?”宇文玄竟然和两个徒弟开起了玩笑。

    “师傅,先听大义凛然的那个。”阳眉催促。

    宇文玄沿着城墙缓步而行,声音沉郁地道:“上古之时,妖族统治这方世界,人族不过奴隶而已。后有修士出现,创立道门,杀尽天妖。我辈修士都是人族,不可忘本,何必对道门赶尽杀绝?”

    “师傅,我要听真话。”阳眉笑得不行了,上古时候的恩情?师傅可真会说笑。

    “其实这算是真话。”宇文玄正色道:“三教相争,赶尽杀绝的事情可不太多,不过……”

    “师傅快说!”阳眉抓住宇文玄的袖子就是乱摇。

    宇文玄开怀道:“他们三个婴境都被我斩了,回去之后,门派地位也是不保。这些道士要么投靠他人,要么死守基业,还要面对周围同伴的算计。我这一想,就是爽快的很。”

    “没准儿还有人坏了道心,就此入魔,是吧师傅?”阳眉听了真话眉开眼笑。

    “没错,看着他们自取灭亡,不关我事,有趣的很。叶庭,你杀心太重,于修行无益,切记切记。”

    叶庭恶寒,不关你事?这等境界,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

    宇文玄道:“叶庭,佛祖说唯我独尊,这个我,指的就是天地大道。那大道可会因为你我改变?”

    叶庭摇头,宇文玄道:“大道不会干涉于你,看起来就像是在给你犯错的机会。道门说大道无情,只是痴人之叹。”

    叶庭陷入沉思,这一番话,又是阳眉无法给他解说的。

    宇文玄停下脚步,指着大海对阳眉道:“你们两个从这里出,一直向前,大概四百万里之外,有鄞州。星辰定界法都学了,不会迷失方向。”

    “我们这就动身?”叶庭惊讶。

    “当然不是。”宇文玄没有掩饰心中不舍,对叶庭道:“只是将来不想道别,今日顺便说说。你还要留下一段时间,熟悉上门十法,就算不会用,也要知道以后修行的方向。”

    宇文玄真情流露,叶庭心想,这也是师尊,那残酷无情的,也是师尊。

    师尊不曾改变,正如大道无情。

    宇文玄对这个岛屿很熟悉,知晓各处洞天所在。叶庭修行都在洞天之中,哪怕洞天元气枯竭,也好过外面。在宇文玄的安排下,他有序的修行上门十法。

    哪怕是筑基境界,上门十法也只能入门而已。叶庭只能将上门十法中的所有修行路径记忆下来,留作参照。

    转眼之间,叶庭凝液大圆满已经一年,原本对宇文玄恋恋不舍,因为熬的久了,叶庭就生出离去之心。

    宇文玄仿佛感应得到,叶庭这念头一起,就被召唤过去。阳眉比叶庭早到,狼溪三人一直在宇文玄身边侍奉,做了记名弟子。

    拜过师尊,在小洞天中席地而坐,宇文玄道:“叶庭,今日就可走了,为师已经送过你和阳儿,这些东西看过以后,自行去吧。”

    叶庭默然不语,哪怕少年心性,真到离别时候,心中还是酸楚。

    检点宇文玄准备的东西,大多都是平常。从金鳌岛带出来的物资,八千年来消耗得差不多了,此番别离,只是按照金鳌岛弟子的标准预备。

    战斗腰带叶庭自己加以精炼,加入了九劫玄龟甲,看上去漆黑的颜色,毫无特别,所有气息都隐匿在内。原本蛟龙的头尾都不见了,一个印文样式的搭扣相互咬合在一起。

    左边青莲剑歌,右边灵器甲子,剑匣上还镶嵌着玄龟剑符。

    剩下的一百零六个空格之中,一枚遁空符,三十枚姹魔含元丹,其余都是魔灵月蚀丹。战斗腰带的用途,就是能将丹药直接打入身体,药性快激,省略自身激丹纹的过程。这是金鳌岛弟子的标准装备,只是三十枚姹魔含元丹被宇文玄封印起来。

    叶庭不到结丹,已经无法取用。

    叶庭身材已经长高,不会再增加多少,这是粗通天魔九身法的效果,体型上已经是标准的北荒少年,和狼溪差不多少。

    换上新装,上下检查,除了内甲和一双靴子是符宝之外,内外衣裳只是符器。宗门弟子常见的装束,头上没有头巾,只插了一根兵蜂刺。

    驭龙城弟子令牌被收回,取而代之的是一块纯黑色方木,两指厚,镶嵌了一块长方形的青玉。青玉上四个妖文,掩盖住了青玉蕴含的烟霞之气,也封锁住了空间。这样的空间法器,旁人就轻易打不开了。如果强行破解,四个妖文自会毁去法器空间。

    青玉原是宇文玄自用的装备,和龙树赠送叶庭的那个妖器木匣炼制在一起,那木匣内部五尺空间尚在,独立于青玉空间之外,可以容纳有灵性之物,比如珍贵的药材。如今木匣的空间里只是放着一个玉盒,里面是大师兄的灵魂。

    两件装备搭配在一起,就像是修士常用的护身符。

    青玉空间极大,有七丈方圆。一百零八个空着的玉瓶,以后可以用来盛放丹药,本身就是不错的容器。六百个瓷瓶也是整齐,叶庭这半年多来并无消耗。

    空间太大,显得空荡荡的,宇文玄没有给他准备太多的东西。太上魔金、诸天雷禁丹、一枚玉简、一个四方铁印。除此之外,还有半成品的材料。比如万年雷击木都被宇文玄处理过了,其余也都是这岛上得来的材料,切割之后简单炼制,整齐码放。

    宇文玄给他的东西一向简洁,这次出行也不例外。不过在青玉空间之中,还有一枚青玉符钱,七枚紫玉符钱,白玉符钱六千八百多枚。

    玉简之中是十方炼狱道之后的修行口诀,从筑基到虚境整理完毕。四方铁印只是个符宝的胚胎,宇文玄用暗金色的海螺处理过的,以后叶庭还得自己炼化。青玉符钱和紫玉符钱是宇文玄在金鳌岛时得到的赏赐,白玉符钱是他在逢州这么多年累积而得。

    叶庭没看到地炎剑,再检查腰带右面的储物袋才找到这熟悉的法器。

    这袋子让叶庭不觉失笑,前世做散修的时候,也曾经想过拥有,到死都没炼制成功,这是百宝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