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四十八章:师傅的请求
    宇文玄却看着叶庭道:“她想要留下,那就随她,可是她会死,我也救不了她。”

    “为什么?”叶庭不解,有宇文玄在这里,谁能动的了屠苏?

    “因为我要在这个岛上突破,成就虚境。”宇文玄的话掷地有声,叶庭脑中轰鸣。八极之外,擅自进阶虚境,就会引来八极的虚境修士前来斩杀。

    当年天赐门因此消失,整个宗门都被灭掉。

    “魔门修士,当然要战死。”宇文玄微笑道:“再说,死的未必是师傅。”

    甲子快走过来,将一个储物袋交给宇文玄,宇文玄打开看了一眼,天落神符和无邪灵炉都在里面。没有这两件东西,仅凭驭龙城,还对付不了虚境修士。

    宇文玄将一枚玉符交给甲子,道:“你们去收了驭龙城,警告道门修士,如果他们还不走,就全都杀了。”

    甲子接了玉符,带着傀儡去接管驭龙城九鼎,傀儡们在屠苏身边经过,步伐整齐坚定,就当她不存在一样。

    魔影千瞳还在空中飘着,叶庭看着屠苏在远处抽泣,面容清晰。

    叶庭想起初见时候的样子,自己要送她回去,屠苏很纠结地问他:送我回去,不会要车马费吧?

    临别一吻,那么单纯,没有半点的私情,只是喜欢他这个孩子而已,让他睡了个好觉。

    拦在莫金面前,剑拔弩张,没有退缩。

    叶庭很想上前问问,你接近我,是为了一件法器,还是你叔叔的命令?叶庭没有挪动半步,他看得清屠苏模糊的双眼,那里面全是仇恨。原来那个女孩,再也回不来了。

    “跟我来吧,我有话和你们说。”宇文玄转身而去,阳眉拉了拉叶庭的袖子,快跟上。叶庭走在宇文玄身后,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这魔门枭雄浑身是血,脚步坚定。不管前面有没有路,就是一脚踏上去,走出一条路来。

    师傅错了吗?一切都是师傅计划出来的,可你若是不贪,不伸手,就不会有现在。

    魔门修红尘,还是师傅道行更加高深。叶庭感觉到了畏惧,也感觉到了力量。

    还是一个小洞天,却没那么残破。院墙没了,院子的轮廓还在,边上一口水井,散出浓郁的天地元气。宇文玄坐在井边,叶庭和阳眉跪坐在他面前。

    “修行界的事情,你师姐都和你说了。”

    “是,已经说过。”

    “我十二岁的时候,加入金鳌岛。当年凝液,三年后筑基,七十二岁成就金丹,三百零六岁进阶婴境四难,是当年金鳌岛上最有希望进阶虚境的修士。”

    宇文玄回忆起往事来,叶庭静静的听着,身体不自觉的挺拔起来。

    “师傅赐我天地灵果提炼的仙液,为我延寿万年。我志得意满,离开金鳌岛闲逛,不小心杀了小雷音寺的一个和尚。这还是小事,那一年,祖师还在封闭金鳌岛,我擅自出去,就是犯了大戒。师傅求情,祖师将我留在门内,但是让我来逢州做个任务。任务做成了,才可以回家。”

    叶庭注意到,宇文玄用了家这个字眼。

    “这个任务,一做就是八千年,我终于累了。对于魔门修士来说,累了,就是要死了。屠师说的没错,魔门修士,理当战死。我很想知道,在这八百大洲之上进阶虚境,比那下门修士如何。”

    “师傅,你是怎么来逢州的?”阳眉插嘴,叶庭有些悲伤的情绪被打断了。

    “呵,祖师随手一掷,我就飞来逢州附近了。然后拉拢一些修士,赐予他们一些法术,成立驭龙城。”

    见叶庭和阳眉惊叹而又神往的样子,宇文玄大笑道:“不要信,是祖师早有安排,用上古传送阵送过来的,随手一掷?就是仙人,都未必有这样的神通。”

    叶庭没想到宇文玄还会开玩笑,阳眉思路完全不同,盯着宇文玄。

    宇文玄懂得,对阳眉道:“上古传送阵,只用了一次,地脉就几乎崩毁,没有个三五十万年的光阴,不可能恢复。就算恢复了,一次消耗的玉石数量,祖师都是心疼,你们承担不起。”

    阳眉叹气,她还以为央求师傅,能用一下传送阵就行了。

    “八千年来,我积蓄已足,进阶婴境大圆满不是问题。这次得了无邪灵炉,可以亲自炼丹,进阶虚境也不会有事。我要在这岛上等那八极的修士前来,所以你们得要离开,自行前去寻找九州了。”

    宇文玄这样一说,叶庭顿时觉得空落落的。

    “虚境大战,就算师傅赢了,你们也会死,我没有余力保护你们的安全。你那兄弟姐妹,我会提前送他们离开。”宇文玄知道叶庭对狼溪等人最为关心,此事也就安排好,左右也是随手为之。

    “此外,师傅还有一件事情求你。”

    “弟子不敢。”叶庭慌忙拜下。

    宇文玄小心从袖中里取了一朵青莲出来,青莲纯净,没有元气,也没有一丝的污秽,仿佛这人间一切,都不能靠近。

    甲子向前,宇文玄手指张开,对着甲子的脸隔空一抓,然后向青莲的花心中一送,青莲猛然闭合起来,那甲子僵立在原地。宇文玄又取了叶庭的玉匣,将里面的暗金色海螺丢在一边,小心的将合拢的青莲放在里面,关好玉匣。

    叶庭看着宇文玄的动作,不知何意。宇文玄喷出一口鲜血,手指在半空中勾引,那鲜血滴滴聚拢过来,在那玉匣上书写了一道符箓。符箓一成,玉匣之上再无缝隙。

    宇文玄将玉匣交给叶庭,道:“你大师兄的魂魄就在里面,如果你去了金鳌岛,就求祖师将他复活。你大师兄受了八千年的苦,祖师会答应的。”

    叶庭捧着玉匣,不能言语。对师傅种种怀疑,都落在空处。

    宇文玄也是沉默良久,这甲子是他第一个徒弟,从一降生就落在眼中,然后在北荒陪伴了三年。三年之后,带回驭龙城,将其养大,传授知识,将一枚魔界青莲的种子种下。看着他炼气、凝液、筑基、结丹,然后在自己面前走火入魔。

    这其中多少宠爱,自己都不敢回想,只能记得他临去之前看着自己的眼睛说:“师傅,我不想死。”

    于是自己将他炼制成傀儡,从此之后,再收任何弟子,都不复之前的宠溺。活不下来,那是天意。顺从天意,几乎动摇了自己的魔心。只有日日看着他,才能重新坚定下来。

    所以叶庭出现,他还是放养的态度。让他自己去红尘中磨砺,去见识人心。

    屠师做的真是不错,想必叶庭从此之后,就可以长大了。没有宠溺,魔心坚定,那青莲就不会伤了他的灵魂。

    “师傅,弟子定会重回金鳌岛。”叶庭将玉匣收起,又是一拜,这一次,他的前额触地,已经不是修士礼仪。

    宇文玄伸手,直接取了叶庭腰带中的剑胎,在手中端详一下道:“灵纹尚好,既然是阳魔心炼法打造的,那就继续好了。你将这傀儡躯壳吸收进剑胎之中,修补破损,或者会有不小的进益。”

    叶庭抬头看那傀儡躯壳,甲子的身体僵硬,皮肤逐渐变成金属的颜色。那金属颜色的下面,有一道道的莲纹凝结。

    叶庭看着好大一个傀儡,面色苦。之前炼制已经是凡物的洗剑池,自己差点没死过去,这样大一个傀儡,自己的血哪还够用?

    “师傅,姹魔含元丹我用完了。”叶庭低着头,不敢看宇文玄的眼睛。

    “有师傅在,死不了的。”阳眉在一旁催促。

    叶庭无奈,放了魔罗红莲出来,宇文玄手指遥遥一点,刺破叶庭心口,真元输入,鲜血迸射进了魔罗红莲,在莲心化为魔焰。

    他施展真元化血之术,帮助叶庭炼器,阳眉看了也是羡慕万分。只是她已经有了雷丸,再向师傅讨要什么,估计也是难了。

    好在死了的那五个婴境修士,有四个的空间装备被自己拿到手了。阳眉想到这里,又开心起来。

    阳眉闲着无事,就去开启婴境修士的空间装备,许久才能打开一个,看着里面的东西,她就笑一会儿,然后再打开另外一个。

    修炼天机六道,消耗比叶庭还大,有了这笔收入,离开之后,也不用过苦日子了。

    宇文玄婴境四难,上门强者,真元浑厚,助叶庭炼器,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甲子的傀儡之躯,原本就被魔界青莲异化,成就叶庭的灵器最为适合不过。

    三枚种子,如今都落在叶庭一人身上,一颗被叶庭吸收,一颗被甲子吸收,炼入灵器,还有一枚,在此界生长,被自己采摘,当了甲子灵魂的容器。

    叶庭,应该是祖师要的那个人吧?

    “成了!”

    叶庭看到锋锐之气在剑匣中激荡,出雷鸣的声音,裂痕早已消失无踪,正欢喜间,宇文玄一把抓过剑胎,向身旁井内一丢。整个小洞天疯狂的颤抖起来,宇文玄一掌按在井口上,任凭剑器冲撞,就是不放它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