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四十七章:宇文
    叶庭前生是散修,和凡人接触颇多,也喜欢去茶楼听书,听的多了,也有妄想。

    若是两强相争,被自己遇上,暗下黑手,杀人夺宝。或者奇遇谪仙,吞神丹,脱凡胎,横行八百大洲,傲视天劫……

    前生没见过婴境修士战斗,所以敢于妄想。

    可是如今呢?战斗的边缘已经是千丈开外,不能靠近。

    一里两百丈,千丈就是五里。自己所有的攻击都无法达到这么远,你怎么暗算人家?在战斗中捡便宜?真是春秋大梦!

    若是平时,筑基修士接近自己的时候,自己都能感应到是否有杀机。婴境修士这种本事更别提了。

    暗算,也是需要实力支撑的。自己现在面对婴境,连暗算的资格都没有。

    雷霆忽然密集起来,仿佛天意震怒,一道身影从那雷云之中倒射而出出,红飞扬。叶庭魔影千瞳已经放出,看得到那是师傅。

    宇文玄浑身是血,这样的战斗,别人的血也喷不到他的身上。

    可宇文玄在狂笑,笑得无比恣意张扬。他笑声放出之后,雷云飞消散,只是片刻工夫,从天空之中坠下五具尸体,宇文玄回头看了一眼,声音从五里外传来:“阳儿,叶庭,你们可以过来了。”

    叶庭只能看清师傅,阳眉却是惊喜,对叶庭道:“都死了!”

    “都死了?”

    “师傅把那五个婴境修士都杀了。”阳眉抓住叶庭手腕,放出土遁的法子,向着宇文玄的方向飞驰而去。

    叶庭有些懵,宇文玄将五个婴境修士都杀了?

    就算是上门出身,一个人杀了五个,也太匪夷所思了一些。当年宇文玄所向无敌,是因为有驭龙城在手,现在驭龙城可在逢州呢。

    阳眉来到宇文玄面前,停了遁术,宇文玄双脚也不沾地,对两人道:“去取了东西。”

    阳眉醒悟,带着叶庭去寻那五具尸体,婴境长老身上的空间装备,总有不少好货色。就算用不上,卖钱也是不错。

    宇文玄在此,城中道门修士震恐,没有一个出城前来阻止阳眉二人的。

    宇文玄看着道门城市,声音在城市上方炸响:“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滚蛋,一个时辰后,我开始杀人。”

    “城主且慢。”

    一个银白色的光环在不远处亮起,屠师的身影轻飘飘的走出来,向着宇文玄一礼道:“屠师无知,还有事情请教城主,为何杀了我逢州两大盟友?”

    宇文玄诧异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

    屠师脸色微变,只是一息的时间就调整过来,笑道:“城主都知道了?”

    “都知道了。”

    “为什么不阻拦屠师?”

    “阻拦你?我们魔门修士,既然有了决定,就去做好了。”

    屠师看着宇文玄理所当然的表情,揉了揉眉心,叹息道:“那城主可否将这一城的道士交给屠师,还有那五个婴境的东西。”

    宇文玄回头,叶庭和阳眉已经来到他的身后。他问叶庭:“你觉得呢?”

    叶庭对那屠师摇头道:“不给。”

    屠师失笑,对宇文玄道:“城主,给不给,也由不得你们了。顺便还请你将城主之位传给我,也好让我名正言顺,管理驭龙城。”

    “东西给了我两个弟子,道门的人我也答应放掉,驭龙城是师尊所赠,不能给你。屠师,回逢州去吧,我还不想杀你。”宇文玄将阳眉和叶庭挡在身后,红飞扬。

    “杀我?”屠师指着宇文玄身上的鲜血,道:“城主莫非还有一战之力?另外,驭龙城我已经到手了。”

    叶庭顿时紧张起来,宇文玄连杀五个婴境修士,恐怕已经是强弩之末。屠师就算是婴境一难的修士,也有杀了宇文玄的可能。

    屠师话音未落,在远处的天际,一个庞然大物飞来,黑云承托,十八条蛟龙牵引,上面站着百余个修士,为一人,正是屠白流。

    屠师的身后,一个高达十丈的魔物缓缓出现,头上两支长角,身披紫金色的战甲,手持一条混金长戟。

    这屠师刚刚进阶婴境,一难的境界,就将泥丸神禁进化为元神法相。阳眉都有些佩服了,这元神法相如此逼真,屠师的确有了和宇文玄一战之力。

    屠师有强大的元神法相,屠白流驾驭驭龙城,宇文玄大战之后伤势不轻,阳眉都是有些感觉无解了。只是屠师绝对不会放过宇文玄,宇文玄今日走了,回头养好了伤,那屠师就别想出门了,大家都龟缩在驭龙城力才能活下去。

    “屠师,你想要什么,我知道。很抱歉,不能给你。”宇文玄神色不变,对屠师摇头。

    “你知道?”屠师儒雅的脸上,有几分讥讽。

    “当然知道,你想得我传承,去寻那九州。区区逢州,怎么会放在你的心上。有此志向的确没错,可我的传承,不能给你。”

    “为什么?因为我不是来自北荒?”屠师的眉毛有些跳,强忍心中愤懑。

    “是的,因为你不是来自北荒。”

    宇文玄平淡依旧,屠师却愤怒起来,他的眼神变得冰冷。苦思多年,得来的是这样一个简单的答案,只因为自己出身不是北荒,就不能得到宇文玄的传承。

    “屠白流,屠苏,都不行。”宇文玄又道。

    屠师脸色潮红,这事情宇文玄也知道?他偷偷从北荒带了几个女子出来,托为弟媳,养在外面,等年纪略大再选入驭龙城为弟子。两个人都没有被宇文玄看中,他就放弃了实验。

    “其实你死了也好。”宇文玄终于叹息一声,道:“驭龙城是我的,你夺不去,北荒不会再有天才弟子,你没什么退路。这个岛我要了,你无处可去。”

    宇文玄说完,用手指了指天空中的驭龙城,屠白流身后的影子里,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转了出来,屠白流的头颅,忽然掉了下来,许久才摔在地面,出沉闷的一声。

    这次的杀戮毫无预兆,甚至没有产生天地元气的波动。那身材修长的男子白衣如雪,双眸之中看不到瞳孔,唯有两朵青莲的影子。他的额头之上,印着两个妖文——甲子。

    没有屠白流控制,那驭龙城无法在云端漂浮,驭龙城内的九鼎咔咔作响,巨大的战车向地面坠落,城头的修士纷纷飞起,慌乱无序。这样的高度摔不死他们,可是驭龙城失去控制,意味着他们的谋划破产了。

    飞天的蛟龙纷纷挣扎着,试图将驭龙城拉起。可驭龙城的真实重量,别说是它们十八条蛟龙,就是真正的龙族也承受不住。

    驭龙城带着蛟龙坠下,唯有甲子在战车上岿然不动。

    轰然巨响中,驭龙城坠地,十八条蛟龙跟着狠狠的摔下,嚎叫声中血肉模糊。半截陷入泥土的驭龙城中,接连跳出五十九个傀儡,跟在甲子身后,走向宇文玄。

    屠师双手捏得紧紧的,指甲扣入掌心,他死死的盯着屠师的眼睛,看不到任何他希望看到的感情。

    或许还能一战,可有什么意义?

    宇文玄的很多话他都听懂了,比如北荒,那是宇文玄用特殊的法子培养弟子的私人领地,从来都不是逢州该有的。宇文玄不想在北荒继续了,那他就算得到北荒,也无法建造一个强大的门派。

    驭龙城这件道器,宇文玄随时可以收回,自己以为炼化九鼎就可以了,真是可笑。

    宇文玄杀了所有婴境修士,是为了霸占这个试炼岛,不是因为他的挑拨。

    自己骗三个婴境前来试炼岛,让屠白流去灭了莫邪宗和天落门,那是屠师想要天落神符和无邪灵炉!

    自己做的,都是宇文玄想要的。

    逢州修士都说自己算无遗策,智慧通天!

    屠师指着宇文玄,忽然狂笑起来,他笑得几乎要岔气了,身后的元神法相却渐渐的淡化,仿佛烟云一般,再也不复魔神形象。

    “叔叔!”一道人影自远处奔来,两条辫子拖在脑后,像是被人拉扯着。她的双眼模糊,满脸是泪。

    屠师收起笑声,回过身来,望着屠苏摇了摇头。

    屠苏停下,站在原地,拼命的哭着,一点也不像个魔门修士。

    “念在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情的份上,我可以不杀她。那现在……屠师,你想要怎么死呢?”宇文玄对屠师道。

    屠师转过身来,双眼如同坚冰一样的冷硬:“魔门修士,当然要战死!”

    “我就是随口问问。”宇文玄指了指屠师身后,那扭曲变幻的烟雾之中,忽然伸出一只巨大的魔爪,将屠师拦腰捏住,飞的拖回了烟雾之中。

    到此为止,就是傻子也能明白,宇文玄传授给屠师的东西,都有问题。

    “你们带上所有凝液之上的修士,滚吧,回逢州去。这个岛不许再来。”宇文玄道。

    “师傅……”叶庭低声叫了一下。

    “你们去试炼城,让狼溪、新君、珑音三个留下。”宇文玄知道叶庭什么意思,随口说道。

    那逢州修士看到宇文玄如此神威,哪还敢再继续停留,一道道遁光亮起,这些联合来杀宇文玄的修士如逢大赦,落荒而逃。

    唯有屠苏,慢慢的跪在地上,仰着头抽泣。她也看不清宇文玄,仇恨的目光有些散漫,凝结成一种绝望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