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四十四章:截杀
    姹魔含元丹用没了,战斗腰带中的取不出。阳魔拘元丹在莫金的令牌空间里,全都给了龙树。叶庭只好取了个瓷瓶,取了里面丹药服下。

    这丹药中正平和,缓慢的恢复着叶庭消耗掉的真气。

    莫邪宗的招牌丹药——魔灵月蚀丹。据说从不外售,不知道师傅用什么样的手段,得了六百瓶过来。

    叶庭想起师姐的话,师傅似乎对女修很有办法?不过这不是八卦的时候,他站起来,向龙树一礼。

    不说灵器成就,最后向着劫雷深处一剑,引起天地感应,问罪斩小成。这个收获,怎么也得感谢龙树才是。

    龙树看着叶庭,默默不语,从小洞天出来之后,叶庭身上的气质就变了。变得让她都有些畏惧。叶庭越来越像当年天赐门的修士,魔心坚定,百死无悔。

    叶庭见她不语,心中飞快的思考,不是要翻脸吧?自己的收获有点太大了一些。要是动手的话……

    问罪斩小成,威力变大了许多,可是消耗一点都没减少。

    关键是真气恢复的度有些太慢,根本放不出那样的一剑来。

    “公子?”龙树见叶庭也是沉默,反而叫了一声。

    “我叫叶庭。”

    “叶公子,你真气损耗不小,这是补充的丹药吧?”龙树取了一个玉瓶丢给叶庭,正是那阳魔拘元丹。

    叶庭接过丹药,那龙树道:“叶公子,我有一事相求。”

    “前辈请讲。”

    “这岛是不能待下去了,我逃出海外,只是这妖气难以掩盖,公子何以教我?”龙树很是期待的看着叶庭,她看到叶庭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藏匿气息的法术。

    叶庭心想,上门十法不能传你,不过零碎拆开的一些手段,倒也无妨。他随口问道:“前辈本体是什么?”

    “我是树妖。”龙树也不恼怒,这两个人的问答,换在别处才是奇葩。面对妖族询问本体就是大忌,能回答人类修士如此痛快,也是蠢妖。

    “容我推算一下。”叶庭服下阳魔拘元丹,在狂暴的药性作用下思索起来。龙树耐心等候,她这样小心翼翼伺候叶庭,还不是为了寻得一门能藏住妖气的法术。否则去了别的大洲,还是要被人类抓去。

    叶庭真气恢复之后,这才慢慢的给龙树说了一下隐匿气息的法术和技巧。龙树一边听着一边实验,身上的妖气果然淡淡敛去。

    虽然没有消除,假以时日,当她彻底掌握了匿息的法子,也就可以真正化身为人,摆脱本体了。

    龙树还是有点小聪明的,叶庭不及。

    “既然公子无事,龙树就不留下了。”龙树和叶庭道别,叶庭心想钱货两清,你走就走吧,放着这样一个大妖在眼前,心中总是不安。

    “都不能走。”树林中,一个消瘦的身影出现。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魔门战袍,宽阔的腰带上挂着两个银环,脸色苍白,双手拢在袖子里,面色忧愁。

    “袁师兄?”叶庭声音有些干涩。

    “是我。叶庭,你是跟我回去,还是要被我杀死在这里?”

    龙树轻轻颤抖起来,这人类修士很强,强到她生不出反抗之心。此人出现,她就立刻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等候,等叶庭传授她一门藏匿气息的法子。

    这修士不许她走,那是要讲她抓住炼化了!

    池鱼之灾,都怪自己贪心。

    “袁飞,你不是来杀我的?”叶庭看袁飞的手还拢在袖子里,似乎没动手的意思。

    “你若让我封住真气,断了四肢,暂时还能饶你一命。”袁飞说话细声细气,像是怕吓到叶庭。

    “断了四肢?”叶庭冷笑,心知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对方结丹强者,魔心坚定。

    “你能杀莫金,就能杀我。”袁飞耐心地道,似乎在等叶庭束手就缚。他的注意力,大部分还在龙树身上。那个大妖,妖气雄厚,不好对付。

    叶庭笑了,摇头道:“我不是你对手,可你想要这样对付我的话……唯死而已!”叶庭说罢抽出地炎剑来,放开泥丸神禁,准备一搏。

    袁飞看到叶庭脑后青莲生灭,轻轻摇头道:“何必呢,你修出泥丸神禁,回去之后未必会死了。屠师要杀的只是你师傅,难道你就不能忍一事之辱?以你的资质,早晚是驭龙城的长老一流。”

    “师傅对我,恩重如山。”叶庭慢慢的调整气息,从小洞天出来之后,他就一直不太好,吃了阳魔拘元丹,身体之中各种酸爽,可不怎么轻松。

    袁飞惨白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恩重如山?魔门之中,还有这种说法……宇文玄把他最疼爱的弟子炼成傀儡,魂魄拘于体内,反复炼制了八千年。”

    叶庭面不改色:“好过相信屠师和你。”

    “不错,魔心无悔,假以时日,你结丹不是问题,婴境可期。”

    话说到这里,袁飞的双手从袖子里伸了出来,和他脸色一样苍白,皮肤贴着骨骼,说不出的诡异。他手指弯曲的时候,叶庭还能看到筋膜扭动的样子。他的手搭在腰间双环之上,目光望向龙树。

    龙树后退,袁飞轻轻摇头,那意思很明显:不许走。

    如果不是龙树在,他早就动手了。说了这么多废话,他也计算出了龙树的虚实。如此完美的大妖,足以炼制成一件法宝了!

    龙树未动,袁飞脑后银光散漫,一条长蛇浮现出来,在银光之中盘踞,活灵活现,口吐长信,出嘶嘶的声音。

    驭龙城的结丹修士之中,如今只有他一人修成泥丸神禁。

    生死关头,龙树再是畏惧,也不可能不还手。她尖叫一声,脸上散出彩色的光辉,深深的皱纹消失不见,苍老的皮肤红润起来,她向后又退了一步,脚下激起的水花亮丽通透,映射着七彩的树叶间洒下的阳光。

    她后退一步,仿佛带动时光倒流,叶庭灵魂中剑意都受到激荡,再也压制不住,只能选择出手。

    叶庭身上,爆出狂潮般的怒意。身体化为一道残影,冲向袁飞。

    龙树的龙头拐杖化为一柄短矛,一张龙口吞着矛刃,树冠上的七彩树叶纷纷落下,在这绚丽的光影当中,龙树身体和短矛抱在一起,撞向袁飞。

    这一刺,宛如光阴逆转,无可躲避。

    一人一妖,带着光阴的力量,来到袁飞面前。

    “真是动人……”袁飞的叹息短暂,两只手握住银环,两枚雪亮的银环飞起,套住了叶庭和龙树的兵器。

    法宝!

    时光的逆流被终止,阳光不偏不倚洒在袁飞脸上,将他的愁容冲淡。叶庭感觉彻底失去了希望,这一刻,他浑身上下都定住了,那袁飞脑后的大蛇飞舞起来,化身百丈,将三人环绕在里面。

    “你们生命之中,能有如此绚烂的一次,当死而无憾。”袁飞轻轻的说着,生怕打断这片刻的美好。所有落下的阳光和七彩树叶,也终止在他出动银环的那一刻。

    面对这样强者,没有第一时间逃走,叶庭连遁空符都动不了。

    袁飞的双环,将一人一妖的真气妖元锁住,叶庭体外穴窍也被那条大蛇压制。灵器剑胎在腰带之中轻轻跳动,等待叶庭的召唤。

    问罪斩?自己的灵魂不如袁飞强大,这一击,怕是要死了。

    如果是在问罪斩小成之前,叶庭总会等待机会,如今,他体外穴窍剧烈震动,猛然摆脱了大蛇压制,一点神识牵引,剑胎连同剑匣从腰带之中飞起。

    袁飞猛然望向叶庭,灵魂之中听到一声喝问:“袁飞,你可知罪!”

    空荡荡的感觉从袁飞那边传回叶庭的紫府识海,这一刻,袁飞感受的不是痛苦悔恨,而是虚无,仿佛前世今生,他什么都没有做过。

    叶庭的紫府识海中,青色莲花猛然合拢,将叶庭的灵魂包裹起来,叶庭的身体顿时失去知觉,向下猛坠。

    与此同时,龙树手中短矛迸射出七彩的颜色,化为七道矛影。她的妖气也被禁锁,能使用的唯有本命神通。

    七道矛影撞在袁飞脸上,顺着七窍钻了进去。袁飞凛然,修士七感全部被这矛影封锁,天地元气感应不到!

    可是,我还有泥丸神禁!

    袁飞总是愁苦的脸上泛起傲色,泥丸神禁所化的大蛇向内一卷,缠绕上来,他以大蛇为眼,双手银环同时向内合拢,就要打在龙树身上。

    不需天地元气,看我肉身之力!

    砰!

    叶庭和龙树听到一个诡异的撞击声,不知从何而来,这声音让昏迷中的叶庭都听得清清楚楚,紫府识海之中,有雷音震荡。

    轰!

    袁飞听到的不是撞击,而是雷音。雷光同时在他脑后炸响,那是雷丸!袁飞张口,无声无息,仿佛想要呐喊。泥丸神禁所化大蛇鳞片震动,终于唤醒了袁飞。

    从他七窍之中喷出七道彩色的矛影,带出一蓬紫金色的血液。血液高喷出,落在龙树身上,龙树惨叫一声,摔向水面,浑身上下冒起青烟。

    雪白的手握着碧玉长簪,刺向袁飞脑后,那碧玉簪上星光浮动,无声无息。袁飞忽然化为一道血光消失。

    阳眉的身影出现在袁飞的位置上,看着血光遁去的方向。这都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