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四十三章:剑道唯纯
    小洞天是婴境修士常年修行的场所,宗门底蕴足够深厚才能炼制。逢州就没有小洞天,宇文玄任务繁忙,也没时间打造。其余两个门派只有洞府,效果差了许多。

    叶庭进入之后就知道龙树说的没错,这小洞天要崩溃了。正常的小洞天,在一百到三百里之间的大小范畴。眼前这个小洞天,只剩下三里左右。三里之外,罡气纵横,隐约有雷鸣之声。

    在叶庭眼中,这里未必还能支撑百年,大概十几年就要彻底崩溃。

    不需要特意寻找,叶庭就看到了一座残破的院子,周围的建筑物早就倒塌,只剩下隐约的轮廓。维持小洞天存在的东西,就在院子里。

    目光掠过倒塌的院墙,叶庭看到一块长条青石,那就是剑池了?

    两步来到青石前,叶庭低头观看,那青石长七尺,宽尺半,中间一个凹槽,积看一半纯青色的液体。

    青石上的纹路自然,唯有放出太虚御灵法观察,才能现那些纹路都是修士后天炼制出来的。这天赐道器时日无多,已经是凡物了。这里最后崩溃,就是因为原来还有道器支持。

    叶庭从战斗腰带之中取了剑胎出来,略微沉吟。

    剑胎一尺七寸,短剑的样式。漆黑的剑匣上还没有任何的魔纹,剑柄雪白,触手轻寒。这剑胎还无法从剑匣之中拔出,两者一体。

    经过魔罗红莲炼化,剑胎的品质已经无比的纯粹,只是等级不高,下品符宝而已。毕竟只是结丹大妖的材质所造,先天不足。

    要是吸收了洗剑池的话,这剑胎的品质会直接提升上去。只是十天的时间,有些太少了点。除非……

    叶庭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想到了那句话:剑者,直也。

    青莲剑歌注定伴随自己一生,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叶庭想到这里,将三十个玉瓶全部取出,放在身边。然后他解开衣服,手指上剑意凝聚,在心脏的位置轻轻的刺了进去。

    剑胎被丢进洗剑池中,魔罗红莲放开,瞬间就将洗剑池吞了下去,叶庭的心头之血,也喷射进了魔罗红莲内。

    心血至阳,阳魔心炼法。

    几乎在同时,叶庭就直接吞了一颗姹魔含元丹。那剑胎在洗剑池中仿佛游鱼一般,欢快的吸收那真液力量。叶庭心头之血送入,和那真液一碰,瞬间燃烧起来。

    魔罗红莲的力量被彻底激,叶庭的真气飞消耗着。魔罗红莲在万界之中汲取力量,洗剑池原本就是道器,自成一界,魔罗红莲动,洗剑池瞬间就被抽空最后的一点道纹,整个崩碎。

    叶庭心血注入,青石又重新凝结回来,剧烈的燃烧着。燃烧的石浆和那真液混合一处,被剑胎吸收。道器蜕凡,自有神奇之处。那剑胎吸收了混合在一起的石浆之后,在剑胎内部竟然隐隐生出道纹的结构。

    魔罗红莲之中,心血焚烧不熄,从深红色慢慢的转化为纯青色。火焰向着剑胎内部钻进去,反复炼化那些不太稳定的道纹。

    叶庭知道自己不可能炼制出道器来,就算自己是虚境也不行,材料不足。

    洗剑池的石浆被那剑胎吸收的越来越多,剑胎之中的道纹愈繁复,结成网络,极不稳定。就像是池中勾连在一起的水草,随波摇曳。

    叶庭的心境却是稳定异常,又吞下了一颗姹魔含元丹,补充飞消耗的真气。

    剑者,直也。

    剑道唯纯。

    叶庭不再计较得失,八颗姹魔含元丹消耗干净之后,所有洗剑池所化的石浆都被剑胎吸收,剑胎在纯青色的火焰中颤抖着,像是随时要碎裂一样。

    叶庭操控魔罗红莲,魔罗红莲之中所有的火焰向那剑胎内一缩,剑胎向上谈起,猛然飞入叶庭的手中,叶庭随手将玄龟剑符丢进魔罗红莲,吸收残存的一些火焰,自去炼化。

    封了胸前伤口,叶庭才去看那剑胎。身体之中大半的血液被放了出去,换做凡人已经死得透了。叶庭只是虚弱,天魔九身法总算有些用处,化气为血的本事叶庭没学到多少,也勉强维持住了身体。

    叶庭的目光落在剑胎上,剑匣依旧漆黑,却已经坚固异常。洗剑池的大半道纹,却是被它所吸收掉了。剑匣之中,雪白的剑身化为纯青色,延伸到了剑柄。

    剑身之中的灵纹蔓延,在神识的笼罩之中宛如烟雾,变化不休。叶庭有过见识,知道自己炼制出了什么东西,这是灵器!

    虽然从品级上来说只是上品符宝,可灵器之妙,他已经深有体会。自己竟然拥有了亲手炼制出的灵器?

    道器蜕凡,那洗剑池真是一件大机缘!

    剑胎剑匣还是一体,依然无法拔出,它在叶庭手中跳动不休,似乎要向上飞起。叶庭紧握剑胎,不明所以。

    这灵器是阳魔心炼法打造,和自己有如一体,绝对不会逃掉。

    猛抬头,叶庭脸色巨变。

    环绕小洞天的罡风之中,雷音暴起,数百道雷光倾泻而下,直奔剑胎而来。灵器出世,自有天劫降临。

    哪怕在小洞天之中,这天劫依然准时到达。

    要剑还是要命?这不是个问题,叶庭脑后青莲绽放,泥丸神禁催,同时运转玄龟匿息法,拼了命的将一点神识烙印在剑胎之中。

    玄龟剑符和那魔罗红莲飞回,雷霆击下,剑胎跳出叶庭掌心,飞起在半空,飞盘旋,护住叶庭头顶。

    灵器护体,叶庭这一刻感觉也算是值得了。哪怕这灵器只是拥有了一瞬的功夫。

    要是剑胎被毁,自己的一点神识烙印也是逃不掉的。这样的伤害,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弥补回来,叶庭却不后悔。

    剑道唯纯,自己无法放出剑谱中少年那样的剑意,就是因为自己的剑意不够纯粹。

    雷霆打击在剑胎之上,被剑匣吸收,雷音在剑匣之中反复激荡回响,像是被放大了数万倍一样。剑胎之中的灵纹在雷霆下粉碎,又重新凝结,坚韧异常。

    叶庭的神识烙印,将雷霆轰击的痛苦直接反馈回来,要不是他问罪斩已经入门,只是这一下就会让他丧失神智。

    雷霆越来越密集,叶庭心中再平静,也知道这样下去,剑胎要被毁掉了。

    灵纹不怕雷霆洗礼,可是剑胎本身的材质不行。

    真是愚蠢!叶庭取了诸天雷禁丹出来,向上祭起,那诸天雷禁丹感受到劫雷的力量,陡然放大,将劫雷吸收进了灵丹内部。这一下至少三分之二的劫雷被挡住了,叶庭总算缓过一口气来。

    情况却变得愈不妙,有了诸天雷禁丹挡住劫雷,剑胎自可承受得住。可是小洞天的边界在崩塌,一寸寸的向内蔓延。这样短的时间内,三里大的小洞天已经缩小了十丈左右。最多一个时辰的功夫,这小洞天就要消失了。

    要剑还是要命?叶庭想起师傅将所有剑符收走,对自己说的话。

    这剑胎不是外物,是自己寄托魔心用的!

    叶庭一咬牙,剑胎之中的神识烙印立生感应。剑胎向下一压,剑匣内出一声长吟,那是剑胎在应和叶庭心意。

    这一刻,叶庭感觉剑胎就是自己,那雷霆轰击,再也不只是神魂感应,周身上下都要被那劫雷震碎了一样。

    剑道唯纯,魔心不死!

    叶庭操控剑胎,猛然扬起,连同剑匣向前刺出,主动撞击在一道劫雷之上,青色的莲影向外绽放,整个小洞天在瞬息之间化为青莲怒海。

    小洞天劫雷,一剑粉碎。莲影铺陈之中,雷霆消散,脚下震颤了一下,边缘处,十二丈宽的地面粉碎,化为尘埃,被罡风卷走。

    罡风之中,劫雷重来,从四面八方轰击过来。诸天雷禁丹被叶庭收回,剑胎再度刺出,又是一剑。

    小洞天再度莲影弥补,化为青莲怒海。

    叶庭的心意,也更加坚决。此生劫数岂止眼前?这次退了,以后怎样?不假外物,那姹魔含元丹就是外物!

    现在就要用它,哪怕干干净净。此谓借假还真!

    叶庭一剑剑刺出,小洞天的地面飞崩解,罡风逼近,雷霆漫天。叶庭此时已经知道,这小洞天的劫雷力量,远不如外面的世界。否则自己也坚持不住,那剑胎也承受不起。这劫雷之力,眼前只是拷问,尚无杀生之意。

    唯有最后一击,才是生死关头。

    现在放弃了,雷劫散尽,只是损失一件灵器。这样的诱惑,是要坏我的魔心?

    不知不觉中,叶庭已经刺出百剑,姹魔含元丹消耗一空。他退到了小洞天的入口处,周围只剩三尺之地。看那罡风之中,劫雷最后一击还在酝酿,叶庭向着那劫雷深处大喝一声:“你可知罪!”

    他伸手抓住剑胎,连同剑匣向下一斩,笔直的劈了下去。

    天地无罪,我亦无罪!

    劫雷深处,那天地意志悄然散去,雷光汹涌而来,已经无法锁定叶庭。叶庭转身冲出小洞天外,身体上的疲乏袭来,缓缓的跪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