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四十二章:有妖
    叶庭进了山区之后,依然走了一条笔直的线路,直奔岛屿的另外一端。他没有使用步步生莲法,尽管更快,更加持久。

    那会留下太过明显的气息,别说结丹修士,就是筑基都能分辨出来。

    五行遁法,五行归元法中的分支,度总比土遁略快一些。至于持久问题,有了莫金提供的阳魔拘元丹之后,叶庭也就不在乎了。

    除了结丹修士,三家宗门的筑基修士都追不上自己,哪怕有准确的方向指引。

    叶庭施展遁法走出千里之外的时候,越过一座山脊,前方出现了一处平原。他这一路上看到的都是黑压压的森林,陡峭的山峰,山脚下的平原却是色彩斑斓。

    平原是河流冲击而成,生长着稀疏的树林。

    小河在树林之中蜿蜒,泛滥,大多数的树木生长在水中,树干红彤彤的,而叶子七彩缤纷,在阳光下有些炫目。

    魔影千瞳飞起,扩展视距,叶庭看到树林之中的阵法痕迹,和那石峰一样,这里也有过类似的布置,只是年代久远,阵法已经没有持续运转。自己要是进入的话,也许会将其触。最大的可能是什么都不生。

    因为树林里有繁多的生物,一点也不安静。

    在这岛屿的大地之下,还有那被毁灭的宗门遗迹。对于叶庭来说,遗迹的意义不大。他不需要什么绝世的功法,小型的宗门,也不会留有什么他需要的武器装备。这么久的时间,就算有不错的丹药,也失去了药效。

    或者能有一些炼器的材料,却不值得冒险。

    不知道驭龙城会派谁来追自己,叶庭回想世情院的资料,二十七个结丹强者之中,屠师应该是进阶婴境,被自己杀了一个莫金,现在还剩下二十五个。

    金丹六劫之下的人,不会再派出来了。

    只要来,那结丹修士必然有将自己击杀的把握,至于活捉?叶庭没想过。自己杀了莫金的事情太诡异,结丹修士不会拿他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如果派来的是那个人的话,自己未必能见到师傅。

    想到这里,叶庭展开星辰定界法,腿上重新贴了两张甲马符,跳下山坡。叶庭控制甲马符的度,进入那彩色的树林里,方圆数百丈范围,都在星辰定界法的映射之中反馈回来,阵法的痕迹清晰异常。

    叶庭不擅长破阵,魔神破咒法刚刚入门,学了些必须的应用。他只能用星辰定界法来观察,不要乱闯危险的地带。

    穿了甲马,几十丈宽的水面也可以走过。叶庭谨慎的注意落脚点,尽量让甲马符保持在运行状态。这东西可不高级,弄湿了就要失去作用。

    阳光从树冠上穿下来,也是彩色的,树林中的水面就像是琉璃一样,还散出淡淡的清香。

    有毒,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叶庭喜欢上了这里,自己的魔界青莲炼狱,最擅长吸收毒素。而且吸收这些毒素的时候,魔界青莲炼狱也在净化自己的身躯。

    自己天魔九身法都因此有了一点点进益,这是意外之喜。

    叶庭尽量不去招惹林间生物,靠星辰定界法预警,手里捏了玄龟剑符,踏过水面、泥沼、落叶,一头玄色龙鳄在远处看到叶庭,犹豫了一下,甩了甩尾巴,一头扎入深水之中,走远了。

    两只蝴蝶从叶庭眼前飞过,叶庭下意识的放慢度,避免撞上,这是一对蝶妖,相当罕见。蝶妖的颜色,和头顶的树叶一样,瑰丽多彩。翅膀上的花纹,形成了复杂神秘的妖纹,叶庭略微失神,眼睛盯了一下,仿佛从里面看到了天地至理,无上大道。

    危险!

    叶庭知道,这种小妖身上绝不会有如此奥秘,只是等他移开双眼的时候,树林里的阵法已经启动,他一头撞了进去。

    玄龟剑符飞起,在头顶盘旋。天色阴暗下来,叶庭抬头,上方已经化为一片黑色。

    “不要紧张。”低沉的声音平缓安详,有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现身吧。”叶庭用神识操控剑符,放出诸天雷禁丹来,双手就要结印。他嗅到了大妖的味道,雷法对于妖族有特殊的克制作用。

    前方的黑暗之中,一个身影慢慢浮现,却是一个白老妪,手持龙头杖,弯着腰,站在水面上,看着叶庭。

    叶庭甲马失效,双脚沉入水中三寸,青莲绽放,这才稳住身形。

    “你意欲何为?”叶庭也不废话,剑符微微向前,剑意放出来,笼罩住方圆一丈之地,随时迸。

    “做点交易。我叫龙树,天赐门豢养的小妖,门派灭亡,独自活到了今天。”老妪慢慢的说着,介绍她自己。

    “你要什么?”

    “那个令牌里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老妪指着叶庭从莫金那里夺来的长老令牌。

    该不该相信一个妖怪?叶庭没有经验,只是自己的灵魂还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使用问罪斩,也未必杀得了对方。更何况自己撞进阵法之中,怎样离开都是个问题。

    “你能给我什么?”叶庭也不示弱,诸天雷禁丹的力量隐隐外放,透出一丝雷光来,警告的意味十分明显。

    那老妪微微闪身,露出身后的巨树上一个门户。

    “一个小洞天,天赐门婴境长老修行之地。我老了,记不清年月,可能有上百万年了吧?里面元气枯竭,即将崩溃,唯有天赐道器洗剑池未曾毁掉。哪怕它已经成为凡物,也还残留一池真液,能养你的剑器。”

    叶庭心中微动,婴境长老?

    那天赐门主,岂不是虚境!这天赐门不是什么小型宗派,恐怕是下门!

    道器蜕为凡胎也很珍贵,用来炼器最好不过,能提升装备品质。这东西的稀有程度还在道器之上!

    要知道道器一物,在任何宗门之中,都是最为珍贵的存在,修士会拿来日夜温养,放在身边,千万年而不毁。

    “龙树前辈,或是我有些贪心,我不知这令牌中有什么是你所需。一池真液,怕是不够交换的条件。”

    龙树慢慢的点头,喘气道:“我有三枚青玉符钱,一些万年雷击木。不管你那令牌里有多少珍贵的东西,也足以交易了吧。”

    叶庭吓的几乎不敢交易了,青玉符钱的价值他当然明白。这东西确切地来说,是身份的象征,龙树随口给了三枚,不是骗自己的吧?

    心里这样想着,叶庭已经摘下腰间的令牌,丢给龙树道:“成交。”

    再不答应,岂不是找死!都是大妖,化形为人的,就比不能化形的厉害。哪怕对方赖账反悔,自己也只能忍了。

    龙树见叶庭如此‘爽快’,也是心喜。她大概知道青玉符钱的价格,可是她是妖族,留着也无用处。

    龙树欢喜,当场就丢了一个黑漆漆的木匣过来,叶庭心头一颤,接在手中,那木匣异常沉重,四四方方,乃是妖族用天生神通打造的空间装备,比起人类的相同物品来说,材质珍贵得多,可属性差的更多。

    这上面甚至没有什么禁法守护,叶庭神识一扫,就看清了里面的东西。五尺方圆的空间之中,堆积着满满的雷击木,形状怪异,没有经过切割,品质估计还不止万年。

    在雷击木的缝隙之中,躺着三枚青玉符钱。

    叶庭心中激动,看着龙树道:“前辈,这门户之中有什么危险?”

    “危险也要百年以后,小洞天的崩溃过程还算是漫长的。我在这里等你十日,你不出来我就走了。”

    “前辈?”

    龙树平和地笑道:“我现在一走,门户暴露,你可能会遇到危险。”

    “我是说,前辈为什么这样急?”叶庭关心地道。他扯来扯去,只是用玄龟匿息法来感应,想要看看这龙树对自己是否心怀叵测。

    “人类修士重来,我怎么还敢在这里修行。”龙树也不隐瞒。

    叶庭取了个皮袋,将漆黑的木匣装进去,挂在腰间。这木匣没有任何缝隙,自己没时间取出里面的东西,等培养完剑胎再说。

    “可惜帮不上前辈的忙。”叶庭叹息一声,迈步进了那巨树上的门户。这老妪执意让他进去,他也不敢不进。玄龟匿息法探查不到恶意,自己也只好赌一下了。

    他不知道,在天赐门未灭之前,龙树只是个小妖,初开灵智,对于人类修士相当畏惧。这么多年以来独自修行,哪怕化身为人,成就大妖,也不敢对叶庭进行试探性的攻击。

    在她的记忆中,人类都是十分难缠的,杀了小的来了老的。天赐门还在的时候,整个岛上不服的妖物都被杀得干干净净。

    这一次,她算是在讨好叶庭了。只等帮助叶庭这次以后,逃往海外。留在这里的话,迟早被人类现炼化。

    叶庭哪里知道她的心思,也是战战兢兢。

    在他心中,妖族对人类都是相当憎恨的。龙树这种,简直是怪胎。这就叫麻杆打狼,两头害怕,幸亏叶庭没有冲动。他要是动手,龙树对人类再怎么畏惧,为了活命,也要拼死一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