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四十一章:拦截
    叶庭斩了莫金的头颅,收回泥丸神禁。

    原来泥丸神禁的使用是有代价的,这要消耗灵魂力量。叶庭略微有些虚弱的感觉,想要睡上一觉。

    可是没有泥丸神禁,自己的问罪斩无法撼动结丹修士的心。至少金丹六劫的修士,根本不会为自己所动。

    魔界青莲炼狱之中,勉强分出一丝生命本源,送入叶庭灵魂之中。虚弱依旧,只是没那么难熬了。

    对于灵魂力量的消耗,自己还没有熟悉,这一剑就变得有些危险了。

    叶庭没有太多时间反思,他弯腰抓了莫金的长老令牌,转身一剑碎了莫金的头颅。他看了一眼昏迷的屠苏和狼溪,向外疾行而去。

    叶庭也是有些后怕。这一剑伤人伤己,问罪天下苍生。

    凝结金丹,魔心初成,坚如磐石。

    自己和莫金之间的较量短暂,顷刻间分出生死。自己但凡有一点不足,也就被莫金斩杀在当场了。莫金放出的那种气息,隔绝天地元气,让自己的战斗力锐减。

    杀了莫金,自己不得不走了。

    斩杀四个筑基修士并不奇怪,那四个家伙没有达到筑基七重天,在狭小的环境里被法器长剑斩杀,这样的战例数不胜数。

    可莫金金丹六劫,自己是凝液修士,哪怕有泥丸神禁,这也解释不通。

    从莫金的口中,叶庭已经得知,驭龙城的修士,要集体算计自己的师傅。自己要去南方,去前线,将这个情报告诉他!

    叶庭心中焦急,他想起宇文玄红色长之下,那隐藏着的灰白。

    屠师进阶婴境,参与其中,如果另外两个宗门的婴境修士也参与进来,师傅就真的危险万分了!

    玄龟匿息法展开,叶庭出了甬道,在外面负责登记的弟子对叶庭视而不见。不是他看不到叶庭,只是无法记住叶庭的面孔和气息。恍惚之间,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叶庭不敢释放别的法术,他也知道,就是玄龟匿息法,也不能逃过结丹修士的搜索。莫金死亡的消息一旦传开,自己就别想走出试炼城了。

    上了地面,叶庭沿着墙角疾行,就像是街上来去匆匆的修士一样,没有使用遁法。

    真气消耗的有些多了,要不要服用姹魔含元丹?或者那些瓷瓶中的丹药也是可以的。

    叶庭还有六百个瓷瓶,莫邪宗产出的丹药,适合筑基修士服用。可以缓慢恢复真气,药效平和,毒素极小。

    问题是,自己一旦需要真气的时候,都是急需。

    在阴影中,叶庭施展魔神破咒法,小心的开启了莫金的长老令牌空间。空间三丈见方,大半都是空着的,在凌乱的材料之中,叶庭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阳魔拘元丹!

    这是莫金准备给他自己的丹药,药性狂暴,适合擅长火系法术的修士服用。不能精通火系法术的人,吃了这样的丹药,丹毒已经是正常丹药的四倍以上,更别提种种属性冲突。

    叶庭不在乎丹毒,激阳魔拘元丹的丹纹之后,一口吞下。

    叶庭也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火属性的丹毒对于结丹修士来说,还好压制,他的经脉差点焚烧起来,幸好有十个体外穴窍宣泄,再被那魔界青莲炼狱收去。

    叶庭扶着墙前行,五步之后,就松开了手,彻底隐匿了气息。

    这真气恢复的度,几乎直追姹魔含元丹了,只是对身体的损害太大。若非不畏惧丹毒的话,叶庭也不肯去吃。

    转过街角,城墙在望,这里距离试炼城的城门竟然只有不足百丈!

    还是要逃亡了啊!

    叶庭苦笑,性命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好。师傅这么大一张脸都罩不住了。

    这个道理说再多次,也不如这一次的经历。以后自己计算得失,就不会再把类似的因素考虑得太过重要。

    如果自己没有成就泥丸神禁,没有开辟魔界青莲炼狱,就算撞大运杀了莫金,恐怕神魂也要遭受重创,无法离开修炼密室。

    幸亏来的是莫金,在驭龙城中,屠师之外,还有一个长老修成了泥丸神禁。要是他亲自前来的话,自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一百多丈的距离,叶庭也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擦肩而过。大家都是行色匆匆,没有人关心叶庭,也不想看清楚这张脸。

    叶庭走过城门,四个守门的弟子没有盘问。叶庭太不起眼,收起长剑之后,浑身上下再也没有特殊的地方。

    玄龟匿息,躲避灾劫。城中尚有数十个结丹修士,没有一个在此时关注一眼。叶庭就这样从容的走出了试炼城。

    出了城门,叶庭激靴子上的甲马符箓,头也不回向着南方奔去。心急如焚,也不能使用特殊的遁法,试炼城使用甲马的修士万千,叶庭得要从善如流。

    离城三十里,叶庭飞的卸去符箓,换上了五行遁法,度陡然激增。进了山区,就算是结丹修士来搜索自己也是难了。

    小半个时辰后,屠苏醒来,看到莫金断头的尸体,立刻联络屠师。

    屠师听了也是惊讶,亲自到修炼密室来看,站在莫金尸体前,屠师久久不语。

    “叔叔?”

    “我会找人去拦截叶庭,他应该去前线了。离动的日子还有半个月,要是让他看到城主,那事情就做不成了。”

    “要是他和城主有联络的法子……”

    “没有。你去做你的事情,带上狼溪在身边,不要追究他的责任。”

    “是。”屠苏不再问,叔叔定下的计划,她参与的不多。主动要求看守叶庭,也是怕叶庭被人随便宰了。现在看来,自己纯粹是多余的。

    叶庭身上藏着什么秘密?竟然可以击杀莫金!

    叔叔说的没错,城主他将门派资源都给了自家弟子,然后送出逢州,去寻找虚无缥缈的九州。这对门派不公,对所有驭龙城的修士不公。

    自己也有一件法器,可面对莫金,连取用的机会都没有。那叶庭却能将其斩杀,这要消耗多少门派资源才能做到?

    屠师回到试练塔,出了一道信息。他不算着急,驭龙城修士还只是心怀怨恨,其他两个门派看到自己进阶婴境,巴不得宇文玄立刻死掉。

    否则逢州的平衡直接被打破,谁知道会生什么事情。这个计划一旦开始,就不可能停下来。关键一点,就是自己成为婴境修士,并且有了元神法相。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门外进来一人,消瘦,冷漠,穿着黑色的魔门战袍,腰间宽阔的腰带上,两面各自挂了一个银色的圆环。他的面容有些苍白,双手拢在袖子了,仿佛感觉这个世界很冷。眉宇之间,总是有忧愁之色。

    “叶庭逃了,莫金去杀他,结果被斩。”屠师的语调太平静,仿佛莫金死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该怎么做?”修士问屠师。

    “把他拦住,十五日被不要让他见到城主。”屠师回答,他没有说要杀叶庭,也没有说要留下叶庭的命。

    修士点点头,转身出了屠师的房间。门外正好两个弟子前来拜见屠师,那修士在他们身边经过,两个修士的身体都硬直起来。直到修士走远,他们还呆立在那里,如坠冰河。

    屠师看到这一幕,叹了口气。

    好的弟子,都被宇文玄挑选去了,驭龙城中的修士,原本应该更强,占领逢州,向外扩张。北荒是个充满奇迹的土地,天地元气稀薄,却能造就最好的修行天才。

    对于驭龙城来说,宇文玄就是一个罪人。八千年来都未展,反而要落后于其他两个宗门。这罪不是自己给定的,所有结丹修士,对此都极为不满。宇文玄知道这种不满,可不在意,正是因为这种冷漠和无视,让结丹修士的怨恨愈的深了。

    魔门,修的是红尘,这怨恨也是力量的来源。

    “你们两个进来。”屠师话,两个修士这才如梦方醒,浑身大汗淋漓。

    “见过上师。”两个弟子下拜,他们都是刚刚筑基的境界,这次前来试炼岛屿,很多凝液大圆满的弟子都筑基成功了。

    “柳氏兄弟怎么说?”屠师平淡的问着,身上的气息覆盖过来,两个修士这才好过一些。

    “他们两个顽固不化……”

    屠师的身上气息顿时收回,目光也变得严厉起来。到底是内门弟子,不是真传。要是真传弟子,就会如实禀报,不会加上自己的情绪和判断。

    另外一个弟子总算有点机灵,赶紧补充道:“柳氏兄弟说:如果城主回来,他们还是城主弟子,除非城主死了,他们才能答应上师。”

    他原本想要说,这是不识抬举,但是屠师的目光,让他说完之后,已经吐不出半个字来。屠师淡淡地道:“行了,出去吧。”

    两个弟子战战兢兢的离开,屠师的目光没有回暖,反而带上了霜雪之色。他看得到两个人身上的不满,虽然还达不到怨恨的程度。

    是因为没有奖赏么?这等小人,不知道因何而赏。

    揣摩上意,迎逢吹捧,这种事情凡人都可以做,用得到你们?不过,没有关系了,等宇文玄一死,下一次北荒之中挑选弟子,就由自己来了。眼下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安抚天落门和莫邪宗的蠢货。

    人手不足,也只能徐徐图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