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四十章:你可知罪
    十方炼狱道,终于开始了真正的修行!

    何为炼狱?那清波之下,魔气凝结,化为污泥,侵染神魂。哪怕虚境修士进入其中也要堕落成魔。

    迟早有一天,这魔界青莲炼狱会成长为真正的世界,诞生生灵,成为万界中的一员。或者那个时候叶庭已经陨落,魔界青莲炼狱却会一直存在下去。

    直到规则崩解,世界毁灭。

    这炼狱真实不虚,他日叶庭如有大神通,将敌人摄入其中,自可从容摧残。眼下这魔界青莲炼狱还只是个婴儿,呱呱坠地。

    如无需要,叶庭可不敢在这炼狱之中抽取本源之气,反哺自身。

    万一夭折了怎么办?一旦炼狱被破坏,就再也不会恢复。叶庭小心翼翼的感受着魔界青莲炼狱的元气起伏,那像是一个孩子在沉睡。

    叶庭也放弃了冲击筑基的机会,师傅说过,至少要准备三年的时间,才可以筑基。这一步一旦错了,就无可挽回。

    叶庭开始研究自己的泥丸神禁,每个人的泥丸神禁都不相同,叶庭脑后青莲生灭,属性晦涩难言。他只能感觉到放出泥丸神禁之后,自己整个人都不同了。

    仿佛一切尽在掌握,青莲剑歌,十方炼狱道,诸天雷禁法……

    叶庭取了玄龟剑符,在指尖一拈,化为剑芒。剑芒一尺七寸,在指尖飞舞,寒气扑面而来,叶庭感觉到了一种疼痛,只是剑意,就要伤及自身了!

    提升了攻击力,也算是不错的属性。叶庭知道自己的泥丸神禁不止如此,恐怕还没有全部开出来。只是这东西全是天然生成,自己没法加以控制。

    收回玄龟剑符,叶庭再次展开星辰定界法,计算了下时间。

    让他诧异的是,这一次修行,仅仅用了小半个时辰而已。外面的屠苏毫无特别的迹象,似乎对密室之中生的事情没有感知。

    叶庭再去查探魔界青莲炼狱的属性,有点简单,又异常珍贵。

    魔界青莲,生长于绝望之地。在魔界最污秽之处,所有生命都无法生存,唯有青莲绽放,就像是叶庭的灵魂,孤独而纯净。

    它带给叶庭的帮助是——生命本源。

    生命本源,最直观的好处,是让叶庭的寿命延长了。具体数值叶庭无法判断,再怎样延长,境界不足的话,寿命就有个极限。

    至于附带的属性……

    叶庭有些欢喜了,那是治疗能力,偏向于净化。最主要的治疗方向是毒素吸收,可以说极为强悍。对神魂受到的伤害,魔界青莲炼狱也能修补,唯有肉身,骨折失血之类的伤害,却难以修复。

    不过肉身之中,要是有侵入的异种元气,也会被魔界青莲炼狱吸收过去。这炼狱附带的治疗能力,偏向于灵魂和各种元气。

    叶庭提着长剑在地上站着,感觉自己又长高了一些,已经有了接近成年人的样子。

    差不多和狼溪一样了啊!

    试练塔中风平浪静,驭龙城的结丹修士散去,只剩下屠师一个人在最高层内,临窗而立,俯瞰全城。

    散去的修士之中,头花白的莫金转身直奔关押叶庭的修炼密室。他努力让自己脸上的狰狞收敛起来,慢慢的换上和蔼的笑容。叶庭杀他三个弟子,虽然都只是记名,并非亲传,可也是他嫡系。

    驭龙城大变之后,每个结丹长老都有希望成就婴境,争夺资源,靠的还是各自手下的力量。自己死了三个筑基弟子,是无法形容的损失。

    结丹修士寿元八百,自己已经五百多岁了,金丹六劫,距离婴境尚远。资源不足的话,就要老死在这个境界上。

    杀了叶庭,念头通达,对修行也不是没有好处。

    莫金将杀机一点点的收敛,看到屠苏的时候,浑身上下已经再无半点戾气外露。

    “莫师叔,有什么事吗?”屠苏看到莫金,直接拦在路上。见是屠苏把守,莫金微笑道:“屠苏,你叔叔要我过来,有几句话询问叶庭。”

    屠苏可没让路,皱眉道:“手令呢?”

    “只是口传,并无手令。”莫金站在那里,放出一点气势,缓缓压向屠苏。

    “请莫师叔拿手令过来,否则我只能放出警报,请师父前来定夺。”屠苏冷冰冰的回敬,她知道死的三个修士是莫金的徒弟。

    叶庭转身,来到门前,手提地炎剑,耐心等待着。他的脑后放出泥丸神禁,一朵青莲在空中开谢,带着说不清的韵味。

    莫金是来杀他的,他和屠苏都很清楚。

    屠苏没必要坚持,那唯一能依靠的,也只剩下自己手中的剑了。修士的计算度极快,他杀了三个筑基,当然清楚对方身份,看到莫金的脸,叶庭就知道前因后果。

    无话可说,唯有一战。

    莫金不这么想,他来这里,就是为了击杀叶庭的。一个小小凝液修士,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人类泄怒气,不需要考虑蚂蚁会怎样反抗。

    叶庭紫府识海之中,一道透明的丝线飞起,无视密室的阵法,穿过大门,落在莫金身上,他和莫金对此都无知觉。透明的丝线将两人关联在一起,那是因果之力。

    “莫师叔,请你……”屠苏向前一步,手按在了弟子令牌上,莫金毫无预兆的伸出手指,在屠苏面前点了一下,细如丝的黑光,没入屠苏的额头。屠苏神情顿时呆滞下去。

    在屠苏身后,狼溪也一同倒下,莫金快意的笑了起来。

    “先睡一会儿,很快就会结束的。”

    叶庭只是翘了翘嘴角,要死也是一起,他的地炎剑提在手中,少年的身影在心底飘过,握剑的手愈的稳定。

    莫金取了一张木符,贴在密室的大门之上。他没有去搜屠苏的身,毕竟是屠师的侄女,还是屠师弟子,他不敢直接触碰。要杀叶庭,就别得罪屠师。

    木符之上,魔纹流转,密室的大门缓缓开启,莫金看到提着长剑站在面前的叶庭,叶庭的脑后,青色莲花绽放,莲瓣生出、舒张、饱满、凋谢,循环不息。

    莫金原本充满笑意的脸,顿时扭曲起来。他的心中,生出了浓浓的嫉妒。

    为什么自己不是这样的人?有个好师傅,有个好资质。还是少年凝液,就能成就泥丸神禁。天人之姿?那就毁在自己手里好了!

    莫金的身上,赤金色的光辉亮起,那无形的气势变得有形,充斥于密室之中,将叶庭的身体和周围的天地元气阻隔开来。

    “咒!破!”

    莫金口中轻轻念出两个字来,原本被他操控元气隔绝的阵法,在金色的光辉中魔纹断裂,全部失去效用。让别人隔绝?还是自己封锁气息更加稳妥一些!

    隔绝了叶庭和天地元气之间的联系,叶庭的法术,连自己的皮肤都蹭不破。不是结丹修士,没有丹海,法术的威力总要借助天地之间无所不在的元气。

    上门秘法之中的十方空禁法,也有这样的力量。

    莫金笑得狰狞,他高大的身躯愈挺拔,金色的气息,在密室之中凝结成一把把无柄的金刀,刀锋盘旋,越来越多。

    “叶庭,你挥剑杀我弟子的时候,可曾想过今天?”

    莫金丝毫不惧叶庭的法器,不能和天地元气共鸣,就凭叶庭体内储存的真气,想要调动法器的力量?那就不是凝液,而是结丹了。

    既然要来泄,怎能让他死的太快。叶庭死的太快,自己就不够痛快!

    “你和阳眉,自恃为城主弟子,横行无忌,可曾想过,老贼也有死的一日!”莫金口无遮拦,这里的阵法都已经毁去,憋屈了数百年,他终于有了一吐胸臆的机会。

    这感觉,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在脚下,包括宇文玄。

    “老贼?”叶庭面色古怪,看着莫金的脸问道:“我就不说如果没有我师傅,就不会有你们的今天这种傻话了。我只想知道,如果我师傅在此,你可有胆说出这种话来?”

    “不敢,所以他要死,驭龙城才有未来!”

    “魔门修士,可有你这样软弱下流之人?羞耻二字,想必你也不会写了。莫金,我今天只问你一句话——你可知罪!”

    罪?罪!罪……

    叶庭身上,散出诡异的气息。莫金不由自主,在灵魂深处反问自己。前尘往事,纷至沓来。

    拜入驭龙城门下,资质平常,于是在外试炼的时候,暗算了两个师兄。即使如此,夺来的东西也很快用掉,资源总是不足。申请去了外面,管理世家联盟,中饱私囊,截留物资,终于勉强筑基。

    待到筑基圆满,已经八十有余的年纪,结丹无望。自己就偷了师傅的丹药,替换成莫邪宗的幻影丹,师傅渡劫之时,因此丧命。

    别人结丹,最多中年相貌,唯有自己,满头花白。自己从不修饰,以为魔心无悔。原来却是怕了,这一切都见不得人,只能装作坦荡。

    勾结莫邪宗,害死师傅,还有这五百多年以来,死在自己手中的上千冤魂。很多事情,魔门不容,一旦暴露,五百年苦修化为泡影。

    自己无罪?不,自己是有罪的!

    前生……

    千万倍的回忆涌入泥丸宫中,灵魂战栗之下,一道剑光亮起,被他的灵魂引来。这一剑仿佛引颈就戮,无可逃避。

    莫金,你可知罪!

    我有罪……

    笔直的一剑,自上而下斩落。莫金的脖颈,诡异的被横着切开,一颗头颅冲天飞起,双眼早已无神。

    断头一剑时,莫金已经死了,灵魂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