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三十九章:泥丸神禁
    红河北岸的北荒,看起来天地元气匮乏,但是选拔出的弟子,都是非常适合修行的人。这八千年来,最好的弟子都被宇文玄收走了,加以培养,去追寻那虚无缥缈的九州。

    “屠白流已经结丹,我将九鼎和蛟龙的控制权限给了他,现在逢州那边,屠白流应该已经夺了天落神符和无邪灵炉,天落门和莫邪宗名存实亡,现在大家已经没的选择了。事情最多隐瞒一个月的时间。”

    见在场十七个结丹修士都是口不能言,被自己的话震住,屠师心中冷笑,有些不屑。他口中道:“总攻的计划动,前方城市建立完毕,半个月后,试炼城中的修士倾巢而出,去攻击那道门城市。这个计划,三个门主都已经答应下来,到了决战的日子,就是他们陨落之时。”

    天落门的天落神符和莫邪宗的无邪灵炉,都是威力强大的装备,是宗门象征。不过这两个宗门的门主都来到了岛屿之上,逢州再无婴境坐镇,屠白流驾驶驭龙城前往,灭其宗门,也就没有什么悬念了。

    “那驭龙城呢?”高月问。

    “十天之后,屠白流会带着驭龙城前来。”屠师回答。

    叶庭被带到修炼密室,密室深藏地下,并非囚牢。身后大门紧闭之后,阵法开启,密室之中就成了被隔绝的世界。

    密室有三十丈大小,天地元气充沛,适合修行。如果不是无法离开的话,这就算是奖励了。

    门外有两个人看守叶庭,一个是屠苏,一个是狼溪。

    叶庭就是知道,他在密室之中左右无事,就在修行星辰定界法。屠苏和狼溪的气息,他相当熟悉,不需要亲眼看见,在感应之中,这两个人的面目都能分辨出来。

    叶庭原本是无聊观察,忽然间他在狼溪身上感觉到了杀气。

    这蠢货要干什么?杀了屠苏救走自己?

    叶庭原本拥有遁空符,并不在乎被软禁。可是狼溪要是这么做了,自己根本护不住他。叶庭的心终于悬了起来。

    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狼溪死掉!

    北荒的村落,总是会有很多孩子。这些孩子大多数活不到成年,因为十岁起,他们就要参与狩猎,不能让村里的猎人白白养着。

    来到驭龙城之前,叶庭十二岁,狼溪十四岁。叶庭加入村中狩猎队伍的时候,狼溪已经是熟练的猎人,救了叶庭多次。

    能活下来的孩子,相互之间都是兄弟。轻生死,重义气,就是北荒人的写照。只是他们都不表露在脸上,各自心知。

    就算么有前世一些记忆,叶庭也会比正常的孩子成熟许多。

    现在,他无法镇定了,站起身来,敲了敲密室的门。

    “屠苏,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

    “什么事?”屠苏睁开眼,对着密室传音。

    “让狼溪进来,我有话和他说。”

    “抱歉。”

    “我不是被囚禁,有说话的权力,你敢阻拦?”叶庭听出屠苏语气之中的冷漠,心中微怒。

    “那又如何?”屠苏挑了挑眉毛,她不是被杀的三个废物,也不怕叶庭威胁。

    那又如何?

    这四个字无比坚硬,隔着大门,星辰定界法能感应到一切,屠苏的眉眼,在叶庭眼前浮现,就像是一块石头。

    魔门修士,一颗魔心在红尘之中翻滚打磨,寻求永恒。屠苏的坚定,是修为得来的,和结丹修士都没多少区别了。

    “如何?”叶庭努力将情绪放得平缓,慢慢道:“狼溪要杀了你,救走我。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警告,就让我劝劝他。否则的话,就是你想要杀他。”

    “那是他的选择,我的任务是不要让你离开,不许你和别人说话。”屠苏平淡地回答。

    “当初……在祭龙台上,蛟龙以吃掉我为条件,换取狼溪等人渡河。狼溪答应了,我没有生气。他一定在想着,等将来强大了,再为我报仇。我们北荒人,就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叶庭一边思索,一边继续道:“我很在意他们,为了他们,我愿意做很多事情。只是这次的事情,不管我怎样妥协,都是无用了。我要是死掉了,他们也会被清理。所以我得活着,就像是在祭龙台上一样,既然需要有人牺牲,这一次,是狼溪牺牲。”

    “狼溪是我兄弟,我会为他报仇。屠苏,你准备好了吗?”叶庭声音平静,从始至终。

    屠苏的表情,有了点变化。她慢慢地道:“你怎样应对,都是无用。不管你走掉,还是在这里坚持。从始至终,你都不必死。因为你无关紧要。”

    叶庭缓缓抽出地炎剑来,隔着门道:“既然无关紧要,让他过来,我有话和他说。”

    如果屠苏再不答应,自己就动问罪斩。屠苏一死,自己就会变得很重要。这样的一剑,上门之外,再也无人能够出。

    问罪斩的价值,高于屠苏,甚至高于驭龙城中的任何一个结丹修士。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叶庭的杀意,屠苏的手在大门之上点了点,回头对狼溪道:“你过来,他有话和你说。”

    狼溪沉稳向前,来到门外,叶庭的声音终于可以传递出来。

    “狼溪。”

    “小叶。”

    “结丹寿元八百,婴境寿元三千……可是在九州,不是这样的。虚境修士,更是数十万年寿命,有望长生不死。我不是劝你要活的长一些,我只是告诉你,那些结丹、婴境,想的事情和你不一样。无论你做什么,对他们来说,都没有不同。你会死,他们会活下去。”

    “祭龙台上,我欠你一条命,我已经成为修士,有必要的话,就把命还给你。”狼溪很是平淡地回答。

    “凝液修士的命,我不要。待你成就元神,法相遮天,如果还有此心,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

    狼溪沉默片刻,道:“好,就等那么一天。”

    狼溪退后,叶庭也不再说话,他不知道自己还会说些什么。狼溪就像是一座火山,随时爆,他能做到的,就是让狼溪别做出后悔的事情来。

    百年之后,还会如此吗?

    和屠苏一别数月,已是陌路。红尘无情,亿万众生都是过客。魔心无悔,只为长生?

    叶庭的心底,浮现出剑谱中少年的身影,那么炽烈、灿烂。

    自己……要做这样的人!

    青莲剑歌威力不足,是因为自己的魔心不够坚定,那少年一怒拔剑,眼前就只剩下一条道路,一个目标。

    叶庭沉浸在感悟之中,少年的身影、剑歌的旋律,清澈的剑光。

    不管红尘如何,我走我自己的道路。千万年后,回头时,可能路上已经空无一人,可那路还在,不会消失。

    剑者,取其直也。

    叶庭此刻竟然还想到前生看到过的一页剑谱。那剑谱以今日的眼光来看,刚刚突破凡人界限,炼气修士用着都显得寒酸。可剑谱开篇的一句话,却是至理。

    紫府识海之中,叶庭原本纯粹干净的灵魂睁开双眼,欢喜无限。毫无预兆,在他脑后,一朵青色莲花缓缓绽放。周身穴窍震动,那十方炼狱也跟着震动起来。

    叶庭神识微动,弟子令牌之中,一个玉瓶内飞出一枚青紫色丹药,从叶庭眉心贯入。狂暴的真气,自上而下,向全身冲击。

    三千六百一十个穴窍,十方炼狱空间,都跟着生长起来。

    那青色莲花在叶庭脑后花瓣纷张,向后展开,凋谢。继而又有新的莲瓣产生,生灭之相反复循环,没有尽头。

    泥丸神禁!

    叶庭之前炼化他自在魔焰,成就魔罗红莲的时候,就曾经有过灵魂力量外放的经历。叶庭自己没有经验,不知道那是泥丸神禁将要成就的表现。

    修士结丹,开辟丹海,浑身上下的穴窍合而为一,成就金丹。唯有泥丸宫,神魂所居,不能同化。结丹之后,泥丸稳固,若能感悟真我,以神魂之力外放,是为泥丸神禁。

    筑基修士若是能修成泥丸神禁,必可结丹。

    叶庭凝液大圆满已成,修出泥丸神禁,是因为他早早的就将泥丸宫进化为紫府识海,灵魂纯粹,今日他魔心坚定,再无瑕疵,泥丸神禁自然显露出来。

    内外如一,感悟真我,魔心无悔。

    在丹药之力的冲击下,叶庭穴窍膨胀,成就凝液大圆满,周身经脉开始变化,有的扩张,有的收缩,编织成一张巨大的网络,贯穿所有穴窍,隐隐约约结成了一个复杂无比的魔文。

    这是要筑基的异象,濒临突破之际,叶庭脑后青莲之中,一点先天灵气分出,直接投入到了体外穴窍之中。那个体外穴窍忽然一空,连同叶庭储存的真气,同时被转移去了一个炼狱空间。

    那炼狱空间吸收了这一点至纯的先天之气,顿时产生了同化的趋势,开始疯狂的从叶庭这边吸收真气补充,用于稳固。

    叶庭也不惊讶,继续吞服丹药。

    宇文玄给他留了四十颗姹魔含元丹,让他省着点用。叶庭也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再吃这东西了,要坚持到结丹境界。可是现在,泥丸神禁要稳定下来,十方炼狱空间还在疯狂的吸收真气,根本不是节约的时候。

    姹魔含元丹药力磅礴。这一方炼狱空间得了真气补充,转化先天灵气愈迅,空间迅的转化为炼狱雏形,清波荡漾之中,那先天灵气大部分化为了一颗青莲种子。

    叶庭也不吝惜丹药,接连吞服,这一番修行,又是耗费了十颗珍贵的丹药,才算将自家境界稳固下来。

    魔界青莲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