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三十八章:讲道理
    (抱歉,差点忘记更新)

    叶庭冷冷地盯着他道:“宗门规矩,我倒背如流,就算是天律部的执法,也不能随意收缴弟子装备。我只是回来配合调查,要是天律部能定下我的罪名,也要门主下令,废了我驭龙城弟子身份,才能收回我的令牌。你敢对我动手,又是什么名义?”

    蓝袍修士的手僵住了,叶庭长剑垂下,指着地面,随时爆出那可怕的一击。

    自己的炼魂索快,还是对方的长剑快?另外两个修士口中干涩,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了。哪怕叶庭只是一个凝液修士。

    他是剑修,是剑修!

    那两个修士的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这一句话。在如此狭小的房间内,剑修的攻击,对于他们三个来说都是致命的。

    叶庭的身体之中,真气迅恢复着。青莲剑歌节奏明快,仿佛是叶庭心意,没有半点阴霾。

    “地炎剑是我师姐送的,谁想夺去,就是我生死仇敌。我问他身份,他不肯回答,那就是不敬尊长。”

    蓝袍弟子醒悟过来,现在不是讲道理的时候,再说这小子方才那一剑恐怖,可他凝液境界,还能放出第二剑来么?

    他鼓起勇气喝道:“叶庭,你现在有重大嫌疑……”

    噗!

    地炎剑抽出,蓝袍修士瞪大双眼,眼珠随即粉碎,栽倒在地上。这一次蓝袍修士还放出了护身的法术,在地炎剑的锋锐属性面前,却是不堪一击。

    法器之威,震慑住了另外两个修士。

    叶庭垂下长剑,看着另外两个筑基修士,问:“我现在有什么嫌疑?”

    感觉真气有所恢复,叶庭不等对方回答,抬手又是一剑,将第三个筑基修士杀死。地炎剑仿佛无坚不摧,这修士心口一面铜镜像是纸片一样,无声无息的裂开。

    叶庭终于感到真气太少了一些,他垂下长剑,对第四个修士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杀他么?”

    那修士用力摇头,叶庭道:“因为我不开心。现在我问你,要是放你出去,你怎么和天律部的执法来说?”

    那修士心想,我要是能出去,就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若非环境狭小,你这境界三五个凑在一起我也能杀了。

    “你只需要如实禀报,错了一个字,你就会死。你能懂为什么吗?”

    那修士摇头,叶庭道:“因为我的价值比你高,不管宗门要我做什么,承认什么,你要是在中间挑拨,我屈服的条件第一个,就是将你抓到我面前,一寸寸的剁碎了。”

    修士面色铁青,叶庭忽然一剑刺出,轨迹分明,他却无法躲开。

    叶庭收起地炎剑,盯着这修士的尸体,叹道:“威胁你这种废物,好没意思。”

    为了抢夺叶庭身上的东西,这房间被阵法隔绝,外面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叶庭这次没有去收储物袋,而是用地炎剑一一刺破,毁了里面的一切。

    杀了四个修士,叶庭也没用遁空符逃走,干脆静观其变。要杀自己,怎么也得等师傅死后才能肆无忌惮。

    铁门忽然震动了一下,门上阵法破碎,叶庭后退,铁门之外高月长老面带怒色,周围几个修士垂而立,不敢抬头。

    “是谁带叶庭到这里来的?”高月怒问。

    没有人吭声,高月冷笑道:“事情不归我管,可是有莫邪宗的人插手的话,今天这里的人,全都问斩!”

    顿了一下,高月对屋内的叶庭道:“一会儿有天律部的执法带你去修炼密室,暂时不能离开。你要试图逃走的话,就会坐实罪名。”

    “高师兄,我什么罪名?”叶庭收起地炎剑来,他感觉自己的问罪斩也对付不了高月,索性不再剑拔弩张。

    “我不清楚。”高月转身而去,周围弟子在门口肃立,铁门这个时候才缓缓倒下,却是被高月一怒之下整个拆了下来。

    高月走下楼梯的时候,忽然对叶庭道:“孙三合死了。”

    叶庭总算明白了,可自己没有对孙三合做什么,这事情如何会牵连到自己?

    略一思考,叶庭已经猜了个大概。如果自己真的杀了孙三合,驭龙城也绝无交出自己的道理,更不可能杀了自己给外人偿命。

    别说是自己动手,就是狼溪那种新入门的,惹下这种事情,也不会被交出去。

    宗门是干什么的?不能守护自家弟子,人心就散了。但是接受调查是必须的,自己就是以这个名义被软禁起来。

    这还是因为三家合作,该给了他人借口。破坏合作基础什么的罪名,倒是有点意思。只是千万计谋,不如个人伟力。师傅在,就能镇压一切。

    连自己都懂得这个道理,抓自己回来的人又怎么会不明白?

    试炼城第十二座石塔之中,十八个长老齐结于此。只有一人端坐在窗下,身上散出婴境强者的气息,正是那天律部长老屠师。

    屠师容貌儒雅,短须长袍,静静的听着长老们的争论。宇文玄不在,他暂时当家。

    “叶庭明目张胆杀我弟子,他要偿命!”一个短修士怒气冲冲,面容都有些扭曲了。叶庭杀的四个筑基修士中,有三个是他弟子。

    “尚长河,你三个筑基弟子攻击人家一个凝液修士,却被人杀了,哈哈,我从未听说魔门之中,有强者给弱者偿命的事情!”一个穿着红色战甲的结丹修士不屑地道。

    “没错,天律部已经调查过了,你的弟子目无尊长,抢夺叶庭法器,才被杀的。这事情已经定论,你不要再提了。”这个反驳尚长河的修士,要是叶庭看到,肯定很是惊讶,正是那高月。

    “他是宇文玄弟子,就是有罪!”一个头花白的修士森然道:“应该将他废去修为,关入大牢之中严刑审讯。”

    “莫金,什么时候你成天律部长老了?”高月回头,死死盯着那头花白的修士,出言讽刺道:“就算你是天律部长老,也无法给城主定罪。”

    “那我们今天来这里,是为了什么?”那莫金回视高月,毫不妥协。

    “我们来这里,是听屠长老讲道理的。”高月傲然道:“道理说得通,我自然听屠长老的,可也轮不到你来话!”

    莫金冷笑,道:“叶庭和阳眉两个,已经擅杀多少我驭龙城弟子了?留着他们,都是祸害。”

    “魔门规矩,过往之事,既然定性,就不再追究。莫金,你这口气,真像一个道士。”高月的言辞更加犀利。他这话,让大多数长老们点头。

    叶庭能以凝液的修为,杀掉三个筑基,就说明他的价值在那三个弟子之上。凭什么要偿命?这又不是偷袭暗算,而是正面搏杀的结果。如果这是在道门,叶庭的行为麻烦就大了。

    高月又道:“师傅有错,就杀弟子?我们在座之人,都受过城主指点,难道都该死么?”

    高月这话都说出来了,莫金哑口无言。宗门之中,最忌株连。因为修士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要是株连,人人自危,你想要做什么,根本得不到别人支持。

    屠师笑了,他坐直身子,对大家道:“高长老要听道理,我就来说说道理。”

    在场十七个结丹都屏声静气,等待屠师的话。屠师在战斗之中成就婴境,度过天劫,在场诸人无不折服。

    “驭龙城创建八千年,我等皆是后辈,原本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力。可是……这八千年来,城主自家收了三千弟子,全部派往海外,寻找渺无踪迹的九州。这些弟子,都是入室亲传,占据门派大量资源。如果他们留下来,驭龙城早已经统一逢州,如果舰队尚在,就能向外扩张,占领其他大洲的土地。驭龙城占据北荒资源,总能出现天才的弟子,何至于八千年来困守逢州,和另外两个宗门平分利益!”

    屠师的话,就连高月也是点头。

    “之前驭龙城只有一个婴境,就是城主,大家也没有什么办法。如今我成就婴境,就要为驭龙城着想。城主要是不能以宗门利益为先,那我只好当仁不让。”

    大家还是看着屠师,心中忐忑,就算屠师成就婴境,也比不得宇文玄。在场诸人,不满宇文玄已经很久了,可是实力碾压,又有什么办法。

    “天落门,莫邪宗,我已经联络了三十三个结丹长老,只等三大婴境陨落,我们驭龙城就可以一统逢州。到时候合并在一起,自然可以飞展,在座诸位,都可能是第一批成就婴境的修士。”

    “城主的确天人之姿,所向无敌。不过我已经可以掌握驭龙城九鼎,培养了十八条蛟龙,这件道器,已经可以操控了。”屠师的话,震惊了所有的长老。

    驭龙城本身是一件道器,这个大家都知道,只是当年的蛟龙大部分战死,就算控制九鼎,也无法催动驭龙城。

    屠师暗中培养了十八条蛟龙,操控九鼎,就能将驭龙城化为战车,战力直追宇文玄。那今天大家在一起商议的事情,就不是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