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三十七章:好大的胆子
    莲影层层叠叠的散开,瞬息覆盖了整个战场,青莲怒海释放开来,那莲瓣如剑,落在其余的三个道士身上。

    金冠砰的一声被砸飞出去,玉镯顺势落下,砸在高大道士的额头上。脑浆迸裂之后,那道士腰间的玉佩才一声脆响,炸成粉末。

    玉镯翻滚,高大道士的灵魂被卷入其中。另外一个道士心胆欲裂,莲瓣刺破他的腰间肌肤,鲜血喷射中,他捏碎一枚玉符,瞬息遁出三十多丈。

    噗!

    一枚莲瓣幻影恰到好处的刺入他的脖颈,这一次,剑意撕扯,鲜血不受控制的涌出来,染红了半边身子。法器对他的压力此刻爆,身体之中鲜血找到了释放的空间,这一下,他全身上下半数的血液都喷了出来,一颗头颅向着侧面倾斜,脖颈生硬的折断。

    最后一个道士挡住了莲影剑意的攻击,脚下却是一麻,一条金属小蛇已经咬住了脚踝,麻酥酥的感觉甚至有些舒服。

    楚怀安和秦鹤的符箓同时按在了他的身上,道士身上所有护身的装备失效,五官之中同时喷射出黑色的火焰。

    林间寂静,唯有叶庭长剑归鞘的声音。

    整场战斗,不过十息。

    罗秀就算知道如果没有自己,叶庭只能夺命狂奔,也被叶庭这一剑所惊。她也学习剑术,自问本心,根本放不出这样一剑。

    “战利品,我要四成,罗秀三成,你们三个三成。”叶庭说完,就去搜那四具死尸。别的不说,只是储物袋本身,就值不少符钱。

    光华轻敛,玉镯无声无息的套回罗秀手腕。却见叶庭得了那高大道士的储物袋,笑得像个孩子。

    那一剑放出,没有人再把叶庭当成孩子。罗秀想要说什么,看到叶庭的笑容急收敛,探查队长令牌,心中生出不好的感觉。

    叶庭眉头微微皱起,道:“石峰那边遭到袭击,敌人……很多,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要不要去救援?”罗秀猜得出来,叶庭这一剑必然消耗很大,也许连继续战斗的能力都没有了。

    叶庭摇头,道:“我没接到救援的命令,去了等于擅离职守。”

    话音未落,他腰间令牌轻轻脆响,裂了。

    叶庭有些失神,队长令牌怎么会碎掉,肯定是里面的阵法有问题。那四个道士为什么能直接锁定自己的试炼小队?肯定是令牌有问题。

    令牌毁了,毁灭证据,而且做这个事情的人,肯定还有后续手段。

    这已经不是针对自己了,是针对师傅。

    可是,师傅拥有绝对碾压的实力,就算你千般算计,最后还不是一场空?

    轰!

    远处传来雷音,再看石峰区域上空,一团赤红色的劫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凝聚起来。那是有人在渡劫。

    婴境天劫!

    这会是巧合吗?叶庭眉头深锁,罗秀看在眼中,关心道:“怎么了?”

    “令牌碎了,我要是去支援,就是擅离职守。要是不去,有可能因为这个错过上面的命令。无论怎样……”

    “我们可以作证!”仇白沙在后面道。

    “这是驭龙城的事情,他们的证言做不得数。至于你……”叶庭摇头道:“会被我的事情连累。”

    他这个时候才回忆世情院看过的资料——仇白沙,朔清源弟子,凝液大圆满……

    朔清源,只是金丹两劫的修士,在驭龙城中,没有什么势力。

    天劫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才消散,叶庭队长令牌坏掉,不知道是谁在渡劫。巡逻的任务还得继续,结丹修士的战斗已经结束,叶庭的魔影千瞳也不知道双方去向,五里范围之内,尚无异常。

    除了仇白沙,其余的人都没再提作证的事情。这不是人情冷暖的问题,反应的道理却是更加冷硬伤人。

    大家还不是朋友,你的死活与我何干?

    这时候他想起阳眉的嘱咐,不要找熟悉的人加入小队,这种感觉相当怪异。或许师姐已经知道了什么?她修行天机六道,最能感应危机。

    叶庭并不知道会生什么,也没打算先隐匿起来观察动静。倒不是自己身正影直,而是自己躲去哪里?

    半日之后,叶庭带着队伍回到巡逻区的简易营地,已经有三个驭龙城修士等着他回来。

    “长老有令,叶庭暂时卸去试炼小队职务,根我回试炼城。”陌生的修士面无表情,对叶庭宣布。

    “手令呢?”叶庭随口一问。

    “是长老口谕,我等不敢擅自编排。”那修士回答。

    叶庭皱眉道:“没有手令就有些麻烦,我师傅还有任务交代。”

    “是什么?”

    叶庭双眉一挑,冷然道:“这也是你能问的!”

    他这一怒,那修士心底就是一个冷颤,差点失态。

    三个修士相互对望一眼,另外一人对叶庭道:“长老请你回去,是急事。如果你师傅的事情不是很急的话,是不是可以……”

    叶庭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可还是问道:“什么事?”

    “新君,她快死了。”一个修士放慢语,看着叶庭道。

    叶庭的脑海之中,想起新君的样子。这是个很直接的女孩,向他表达好感,热烈,又不拖沓。每次狩猎成功后,她喜欢把一朵朵野花放在伙伴的尸体上,让珑音有时间流一点眼泪。她喜欢照顾人,总是努力的锻炼双腿,好跑的更快,不要成为一个拖累。

    她努力进食,锻炼,这让她的双腿有一点粗,可她喜欢,并不介意身材上的遗憾。

    在祭龙台上,她想要用她的生命来替代自己,去牺牲。

    新君不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姐姐,尽管没有血缘。

    叶庭感觉事情严重了,这是用新君的性命威胁自己?要自己必须回去?如果这是威胁,那自己只能放弃新君的生命了。因为事情真的如此,自己回去之后,狼溪三人都活不下来。这种手段,只是用来对付凡人的,修士绝不会妥协。

    这样说,只是为了扰乱对方魔心而已。

    见叶庭身上有寒气散出来,为的修士不安地道:“叶师兄?”

    “还有什么事情?”

    “我就说实话好了,是长老要你回去,接受宗门调查。因为还不能确定问题,我不想当着外人的面直说。”

    叶庭慢慢的散去杀意,问:“我是什么罪名?”

    另外一个修士苦笑道:“我们要是知道,就不会被派来了。”

    “那新君呢?”叶庭追问。

    “当然没事,她还在石峰那边做任务呢。”那修士告罪道:“刚才是我说谎,只想让师兄跟我们回去,实在抱歉。”

    叶庭点点头,道:“我的队长令牌损坏了,这里也没有人指挥,他们几个一起回去吧,至少也要领了队长令牌,好接收上面的命令。”

    三个驭龙城修士无可无不可地答应了,反正任务是带叶庭回去,其余的人干什么,轮不到他们来决定。

    叶庭跟着驭龙城的三个修士往回走,心中有些纠结。师傅去了前线,这些人会怎样对付自己?直接杀了?不太可能,这不是私仇,要对付师傅的话,就会让自己活下来。

    也许他们就是希望自己逃走,自己这样走了,不管给自己安什么罪名,都变得轻松容易。

    归根结底是自己太过弱小,如果是结丹境界,还怕他作甚。

    叶庭一路回了试炼城,被带到一座试练塔的三层。有四个筑基修士等着叶庭,叶庭进入之后,身后的铁门猛然关紧。

    哐!

    叶庭就在原地站着,冷然看着四个筑基修士。这可不符合程序,正常弟子接受盘查,先要有天律部的弟子出面,给出要提的问题,纸面上会有长老留下的符文烙印。

    亲传弟子,没有可能被随意问话。在大街上有天律部弟子来找你还是寻常,这种封闭的空间?要动私刑啊!

    叶庭很是冷静,看着站在前面的修士,他有张大饼样的脸,生满麻子,眉目凶恶。叶庭心想,这芝麻撒的还挺均匀!

    “叶庭,交出你的弟子令牌,储物袋,还有你的武器。”大饼脸一点也不客气,向着叶庭伸手。其余三人看着叶庭,脸上都是戏谑的笑容。

    叶庭好奇地问道:“你是谁?天律部的?”

    “你管我是谁!”大饼脸眼中闪烁着贪婪的目光,他看着叶庭背后的地炎剑,口水在嘴里含着,非常努力才没流出来。

    噗!

    叶庭毫无预兆地拔剑,刺出,扎进了麻面修士的心脏。剑锋颤抖,有如莲影绽放。麻面修士的生机被这一剑灭杀。他身体内的一切都被切割得粉碎,唯有一张人皮完好无损。鲜血渗透出来,从五官和毛孔向外流淌。

    没有了心脏的压力,这血流的好慢。

    叶庭奇怪,这个人怎么如此的愚蠢?既然知道自己修炼剑术,就不该在这个距离上站着。自己都不用准备,恰好就能将其刺死。

    要知道双方在差距不大的情况下,这剑术搏杀在近距离内远法术攻击。暴起伤人,能在瞬间将攻击力彻底释放出来。

    其余三个筑基修士目瞪口呆,一时之间都忘记了攻击叶庭。

    “你你!好大的胆子,我……”身穿水蓝色长袍的修士指着叶庭,手中已经取了一条彩色绳索,就要祭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