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三十六章:针对
    孙三合放了个水镜照了下脸,伤痕已经消退大半,他这才前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修士,紫红的脸膛,一脸憨笑。

    孙三合顿时面沉似水,咬牙道:“你还敢来?”

    风尚好笑道:“这是来给师兄赔礼呢。”说着,他取了一个储物袋,塞进孙三合手中。孙三合探查了一下,脸上别扭地笑着。

    “进来说话。”孙三合将风尚好请到屋里,开了阵法,隔绝内外。孙三合开启阵法,忽然心生警惕,猛回头时,看到风尚好手中捧着一个玉石的香炉,香炉之中钻出六条红色的烟来,在室内散开,顿时间满室生香,天花乱坠。

    “你!”孙三合说了一个你字,身体之中的穴窍内,真气已经沸腾起来。

    “孙师兄,可怜你辛苦修行,今日被小人所辱。那叶庭仗势欺人,孙师兄无处伸冤,魔心崩溃,走火入魔。”风尚好认真的说着,他手中的香炉内,粉红色的烟雾喷得愈快了。

    轰!

    孙三合感觉脑海之中有什么东西炸开来,胸中怒气被彻底点燃,浑身千余个穴窍之中,真气燃烧,噼啪爆裂的声音在室内响起。

    “好好去吧,我会给你报仇。”风尚好表情憨厚,待那孙三合倒下,他才将香炉倒转,那室内的粉色烟雾被香炉猛然抽了回去。

    小心收好香炉,风尚好来到孙三合的尸体前,轻轻将自己刚送的储物袋摘下,藏入怀中。上下检查,确定没有什么遗留,风尚好手中捏了一个玉符,化为清风,飞出窗外。

    那玉符启动,可没触室内阵法。孙三合的尸体躺在地板上,双眼睁开,五官愤怒的扭曲着。

    临死前,他想到叶庭的话:命我留给你了,以后能活多久,还要看你自己努力。

    你可以恨我,也可以想想你为什么前来。

    午后的阳光洒进窗子,照在他的碧玉七星冠上,映得他惨白的面孔绿油油的。不会有人羡慕。

    树林浓密,罗秀走在最前面。巡逻区域二十里长,十里宽,环绕石峰区域,这样的小队保持在十六个以上,层层向外扩展。

    叶庭腰间挂着队长的令牌,随时能接收试炼城和结丹长老的命令。屠师的计划是层层推进,清理不安定因素后,在敌人的城下决战。

    敌人不得不战,死守孤城毫无意义,内外隔绝之后,逢州要是源源不断的增兵,那城市迟早陷落。

    逢州已经分出一条战舰来,在城市后的海上巡弋。

    叶庭在罗秀身后,其余三人平行站位,在最后方跟随。仇白沙在中间,楚怀安和秦鹤在两侧。巡逻区域没有路,还要翻越十四个横着的山岭,穿过两处狭窄的谷地。

    罗秀身上散出淡淡的绿色光点,就像是萤火一样散开。叶庭的魔影千瞳飞起百余丈高,在天空巡视。天落门的楚怀安放出一枚鬼眼符,在队伍左侧飘飘荡荡,秦鹤每走一段路,就在地下埋一枚警戒符。

    仇白沙在最后居住的位置上,身后跟着一条金属小蛇,在草丛里飞扭动,出沙沙的声音,几不可闻。

    最前方的罗秀,除了警戒之外,不时还要放出剑光,清理出一条路径。她欠了叶庭一个人情,现在叶庭就要她还。

    罗秀一点也不生气,做苦力固然不情愿,能还人情总是好的。她原本怕还不起这个人情,叶庭却轻飘飘的放下。

    队伍的气氛因此变得很好,其余三个凝液修士都觉得叶庭这个人没话说。

    “叶庭,听说你遇到了道门修士?”楚怀安性子活泼,不肯安静走路,找叶庭聊天。他问的事情也不算是毫无意义,修士之间的交流,如果不是同门,往往是和战斗冒险有关的东西,这些都算情报,没有合作关系,甚至要花钱去买。

    “嗯,差点死掉。”叶庭实话实说。

    “很强大么?”

    “可能和罗秀差不多,境界不如,但是修成了泥丸神禁,罗秀就算有法器,也要看运气好坏才能争个胜负。”

    罗秀哼了一声,不以为然。自己有法器的事情不是秘密,可自己的实力不仅仅在法器之上。泥丸神禁虽然厉害,想要过自己还是不足。

    “他修炼了混元罡气,坏了天落门一个弟子的符宝。”叶庭补充道。

    “混元罡气!”秦鹤轻声叫了下。

    “是谁啊?”楚怀安追问。

    “雷混火,那道士潜行过来,雷混火用血魄刀来了一下,结果他的血魄刀就毁了。”

    “雷胖子啊,真是倒霉,他血魄刀挺强的,被混元罡气毁了很难修复,他要破产了。”楚怀安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很是同情。

    修士的第一套装备,都来自师傅,想要自己炼器,怎么也要筑基以后。再说天落门不擅长炼器,制造符箓才是他们擅长的事情。

    雷混火在血魄刀上投入的精力越多,就越有必要修复那血魄刀。制造别的符宝一样花费巨大,更是要重新熟悉,反复锤炼,这里面耗费的时间才是修士无法容忍的。

    罗秀忍不住道:“你们都不看消息的么,雷混火因为上次战斗表现出色,驭龙城的长老同意为他再炼制一把新的血魄刀,他还得了不少宗门奖励。”

    除了叶庭和罗秀,其余三人听了这个消息,都是羡慕不已。

    “不用羡慕,面对外敌的时候,宗门一向不会吝啬赏赐。我们要是遇到……”罗秀皱了皱眉,叶庭也是停下脚步。

    五里之外,有五个身影接近,度极快,直奔试炼小队而来,几乎没有掩饰行藏。

    罗秀毫不犹豫的放出一枚警报符箓,赤红色的一条小蛇冲天而起。

    “队长,一个结丹,四个筑基。”罗秀的声音微颤。就算没有结丹修士出现,四个筑基,也不是她能对付的。

    叶庭的魔影千瞳注视之下,看到从右手边石峰方向一道金光破空而来,是逢州的结丹修士到了。

    接近的五人直接分出一个,是结丹修士,去阻截逢州的强者。而剩下四个筑基修士,直奔自己这个方向,目标清楚。

    四个筑基?不错的猎物。叶庭心中有了决断,自己这边有一个罗秀,要是还吃不下这四个人的话,赶紧回逢州去吧。

    见叶庭迟疑,罗秀想要催促他下决定,叶庭已经下达命令道:“罗秀缠住最强的两个,你们三个缠住一个,给我十息时间。”

    十息么?罗秀略微算计,感觉自己坚持得住十息。十息之后,叶庭要是解决不了最弱的筑基修士,那自己只好拼死一搏了。

    附近还有两个巡逻小队,能拖住时间的话,事情还有转机。

    队长的命令不容违背,罗秀对叶庭的命令也是无可奈何。正常的话,自己断后,向原路撤退,和后面巡逻的小队汇合才是正确的选择。

    叶庭后退,整个队伍跟上,站在了相对平坦的坡地。四个筑基修士木遁而来,身影在林间穿梭,有的时候就像是直接从树木中飞过。

    这是要一网打尽的姿态,四个人散开靠近,根本就不在意叶庭等人的反击。

    是谁泄露的资料呢?叶庭脑子里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黑沉沉的森林,前方微明,罗秀双眼之中已经没有情绪,她扬起雪白的手腕,翠绿色的玉镯光辉柔和,缓缓飞起。淡绿色光辉无声无息,笼罩林间,四个筑基修士遁术被破,手镯立刻向下一压,就要将四个修士都笼罩在攻击之下。

    “法器?”

    对面四个修士之中,身材最为高大的道士反应迅,双手一合,结成法诀,头顶上的金冠飞起,挡住玉镯下压的姿态。他这一挡,身边同伴有两个仓惶一滚,逃出了法器攻击的范围。另外一个修士,祭起一个火红色的珠子,和那高大修士一起,对抗罗秀放出的法器攻击。

    高大道士心中一沉,那女修操控法器,根本控制不了那么大的范围,一个佯攻,就让两个同伴被迫选择了目标。对方是有战术的!

    两个道士脱离攻击范围,罗秀的法器光芒一敛,强行控制最强的两个修士。

    仇白沙硬顶了上去,楚怀安和秦鹤一左一右夹击,他们三个围攻一个筑基,相当吃力,十息的时间都未必坚持得住。

    叶庭选择的目标从法器攻击范围之内逃出,在山坡上翻滚几圈,撞在一棵细小的树干上,那树干直接被他撞断,道士的双眼之中,闪出暴怒的神色。他的喉咙之中出嗬嗬的声音,右手猛然在地上一抓,五个手指深入泥土之中。

    吼!

    道士仰起头,向着叶庭咆哮起来,他的脸孔上黑毛飞滋生,头骨嘎嘣作响,化为一个巨大的熊头。

    青莲剑歌在叶庭心头流淌,他抬手,拔剑。

    如果这些人是针对自己而来的,那逢州修士之中,就是出了叛徒。或许是泄露了巡逻路线,或许是在身上留下了标记。

    半个身子化为巨熊的道士一点神识犹自清明,谨守内心,叶庭拔剑,他的心头仿佛被巨大的铁锤狠狠的砸了一下,双眼顿时浑浊起来。

    叶庭愤怒的情绪渗入他的骨骼,血液,灵魂。道士的身体都停止了变化,肌肉僵硬,从里到外都开始疼痛着。

    叶庭化为一道残影,一剑从道士眉心贯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