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三十五章:少年意气
    叶庭这样也就是给罗秀看的,修士的交往很现实,自己看不上原来的队伍,罗秀也同样会看不上自己。

    叶庭转过街角,忽然一只手伸出来,拦在叶庭面前。

    叶庭停下脚步,却听一个轻浮的声音道:“咿?师姐,你这是去哪儿?”

    叶庭闪身,将罗秀让出来。这人讨厌,可不关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讨厌?不说伸手阻拦的动作,就是那一身衣服,就很招仇恨。

    此人相貌还算英俊,就是鼻子略高,衬得表情有些狠辣。他头顶戴着碧玉七星冠,身穿紫金色的魔门火云袍,腰间是赤色的灵犀角带,玉佩令牌之外,还镶嵌了三个玉符。脚下一双银纹登云履。缩回手后放在背后,一只脚还翘起来,生怕别人看不到大爷鞋底都有魔纹。

    这一身行头是成套的符宝,放在战场上肯定是被最先攻击的目标。而且他气息明显,毫不隐藏自家境界,也就是筑基六重楼的样子。

    叶庭看的仔细,此人被盯的有些不爽,侧过头来对叶庭喝道:“小子,看什么看?”

    叶庭也没生气,这种人呢,肯定是平日不在外行走的。长辈身份很高,平日无人管教,这辈子也没什么希望。

    那人呵斥他,叶庭只是笑笑,道:“帽子很绿,心生敬仰。”

    那人听了叶庭的话,微微一呆,用手扶了扶头顶的碧玉七星冠。他不知道叶庭说的话在北荒是用来骂人的,心想原来是羡慕我的符宝。

    罗秀看了一眼拦路的修士,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转过头来对叶庭道:“队长,我们走吧。”

    叶庭虽然是小孩子,可有前世记忆,人情世故怎会不懂。见罗秀这样,心说你可有点过分了。你们之间的事情何必拉上我?

    这货能修行到筑基境界,智力应该是够了,不过被人惯成这样……

    “队长……”罗秀又叫了一声,叶庭醒悟,这声音怎么和苏苏有点像?这甜的!

    “队长?”拦路修士可忍不得了,这小子哪里来的?凝液?这职位花钱买的吧?他转过身,向前一步,低头打量叶庭,确定没什么威胁后,生硬地问道:“小子,你有什么资格做队长?”

    叶庭抬头,看着那修士好大的鼻子,唯唯诺诺地道:“是城主帮我弄的。”

    “什么狗屁城主,老子……”

    啪!

    叶庭感觉身边一阵风吹过,罗秀上前就是一巴掌,那修士被扇飞出去三丈多远,牙齿差点崩到叶庭。

    其余的人都傻了,罗秀走过去,用脚踩着那修士的脸,弯下腰道:“他说的城主,是赤炎龙将。”

    那修士停下挣扎,有些懵。

    城主?赤炎龙将?

    他不是真傻,过来惹事而已,哪想到会撞上叶庭这种人。宇文玄在别人口中,要么称作宇文上师,要么就是宇文门主,只有在驭龙城内部,才会被称为城主。对外一概以门主称呼宇文玄。

    宗门之外的城市,有很多城主,管理一方。这些城主也是有些势力的,资财丰厚,背后有结丹修士撑腰。这样的人,原本不用放在心上。

    他很想和叶庭道歉,可是嘴巴被踩住,说不出话来。

    赤炎龙将他招惹不起,方才喷了粗口,有些后怕了。八千年前逢州大战的时候,宇文玄一头长犹如烈火,催动驭龙城为战车,驾驭十八条蛟龙,亲手斩杀婴境修士就有九人。以至于后来逢州修士看到宇文玄就消极避战,躲在大阵之中不肯出来。

    也就是那个时候,宇文玄得了绰号——赤炎龙将。

    罗秀用脚在那修士脸上碾了碾,转过头来对叶庭道:“队长,你还满意吗?”

    叶庭看着罗秀的脸,她的表情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真当我是少年可欺?你借我师傅的名头出气,解决你自己的问题,还问我满不满意?

    叶庭冲着罗秀笑了起来,罗秀看到少年爽朗的笑容,刚要抬起脚,却听叶庭道:“他当众辱我师尊,罪当问斩。”

    罪当问斩?

    被罗秀踩住的修士感觉罗秀的腿都僵硬了起来,他也是心头冰冷一片。这孩子是宇文玄的弟子!

    到了这一步,他忽然明白,有人给自己出谋划策,根本就是个大坑!可是自己死了,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杀了也好。”罗秀的袖子里飞出一道剑光,向上扬起,她的脚同时松开,那修士叫声和杀猪一样:“饶命!不要杀我!”

    他被宇文玄的名头吓坏了,真的被宰了,父亲也是无可奈何。

    罗秀回头,看着叶庭,她真的想杀人,一脚下去,那修士的脑袋也就碎了。扬起剑光,就是等着他求饶。

    叶庭走到跟前,认真地对那修士道:“不饶。”

    罗秀皱眉,没想到叶庭会是这种回答。剑光盘旋,迟迟不能落下,叶庭望了过来,罗秀看着他还很稚嫩的面孔,带着笑意的眼睛,知道麻烦大了。

    自己看不起他也就罢了,连带着利用宇文玄,那就是自己的错。

    叶庭明显不在乎杀人结仇,自己能吗?

    叶庭也没看错,那修士智力果然合格,罗秀松开脚,就是让他开口求饶的,见叶庭不为所动,他大声狂呼:“我是孙长老独子,您可怜可怜我爹!”

    叶庭愕然,这货竟然能说出如此有水平的话来!

    “队长,要不看我面上?”罗秀这话有些勉强,可不说不行。她不开口,叶庭绝不会绕过孙三合。说了,就是欠下叶庭的人情,不还不行。

    赖账这种事情,也要看债主是谁。

    叶庭收起笑容,对罗秀道:“既然你开口求情……”

    “罗秀懂得。”罗秀退后,向叶庭施礼。

    “你叫什么?”叶庭回头看那修士。

    “回师叔,小的孙三合。”那修士翻身起来,趴在叶庭面前。

    “今天就放过你了,你可以恨我,也可以想想你为什么前来。但是你要记住,你的命是你师姐求情才留下的。”

    “是是,师叔教诲,小的铭记在心。”孙三合心里恨的不行,叶庭要是说的明白点,是宇文玄的弟子,他早就灰溜溜的滚蛋了。这么大一个坑,他哪敢去跳。可叶庭说的明白,挖坑的不是一个人。

    “只是……”叶庭故意不说,孙三合仰着脸,面带祈求。旁观的人可是不少,他这次的脸丢大了。

    “命我留给你了,以后能活多久,还要看你自己努力。”

    孙三合也是极品,立刻反问道:“小的愚笨,请师叔指点,该怎样努力。”

    “好好修行,等你越我的师傅,今天的事情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孙三合被噎着了,过赤炎龙将?这种梦不好做。

    “你每天都这样想,心思就不会在别的地方,活的自然就长了。”叶庭拍了拍孙三合的碧玉七星冠,转身而去。

    罗秀等人迅跟上,孙三合看着五人远去的背影,咬牙切齿,最终还是对着叶庭深深一拜。恨意难消,可对方说的是金玉良言。

    不管自己想不想报仇,以后都要努力修行。否则自己就真成了一个笑话。

    叶庭没有使用法术,脚下慢慢的走着,罗秀等人跟在后面,忍了许久,罗秀才开口道:“方才,你真的会杀他么?”

    “不知道。”叶庭耸肩。

    罗秀茫然,孙三合对叶庭来说,只是一个不知道。死或不死,都无所谓。而孙三合的纠缠,对于自己来说却是梦魇,挥之不去。

    迟早有一天,这梦魇会化为真实。自己的师尊也护不住。

    为什么叶庭会有一个好师傅?可以遮风避雨,不用担心门内暗流。罗秀伤神,不再和叶庭说话。却不知叶庭也在感叹,幸亏那孙三合足够圆滑,没有用他爹的名义恐吓自己,否则自己不杀他都不行了。

    师姐说过,辱及师门,一定要砍回去,不能给祖师丢脸。金鳌岛弟子,上门传人,哪是那么好当的?

    “其实你可以离开莫邪宗,海外八百大洲,何处不是安身立命之地?再说世间尚有八极九州,强者如云,去了未必就不能成婴破虚。”叶庭放缓语气,对罗秀道。

    “九州八极?”罗秀苦笑道:“叶庭,你会去寻觅么?”

    “当然要去,我想成仙。”叶庭笑容稚嫩,十分自然。

    罗秀又觉得叶庭是小孩子了,摇头道:“九州只是传说之地。”

    “传说若是假的,那就去制造传说。道门都敢逆天而行,何况我们魔门!”

    四人心中都是震动,叶庭这话说的幼稚,可也是魔门根本。道门揣摩天意,可不总是顺天行事,也有逆天之举。

    魔门从道门之中分流出来,当年的口号就是不问苍天,只问红尘。谁去管那天意顺逆,只求一颗魔心无悔。

    说话间,试练塔已经到了,这个话题就此终止。不知不觉间,叶庭已经将队伍的领导权拿在手中,罗秀也没再去想指挥权的事情。

    叶庭领了任务和物资,离开试炼城去往石峰区域巡逻。孙三合自行疗伤,匆匆回到住所内,越想越是气愤。

    因为不敢报复叶庭,这情绪无法泄,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外面忽然有敲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