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三十一章:问罪斩
    石峰环绕的区域之外,三个结丹修士在空中探查,神识散开来,笼罩方圆三十里。其中一人,是驭龙城的高月长老。

    高月仔细搜索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才道:“没有任何踪迹,你们呢?”

    天落门和莫邪宗的结丹修士摇头,道:“没有,一点都查不出痕迹。高师兄,我们回去吧,这两个小队失踪,上报宗门就是了。”

    高月脸色阴沉,道:“其中一人,是城主入室弟子。继续查一会儿。”

    莫邪宗的结丹女修皱眉道:“高师兄,袭击试炼小队的敌人逃了,我们也查过,是道家宗门的筑基修士,敌人的触角已经如此之近,我们要回城,等宗门支援。要是有结丹修士偷袭城市,损失会更大。”

    天落门的长老也是这样说着,劝高月立刻回转。

    按照规矩,三人同行,已经有两个人要回去,高月毫无办法,他恨恨的盯着下面,道:“你们等我一下。”

    说罢,高月施法,三十六道光华从天而降,轰入下方大地,留下了清晰的标记。

    “走吧。”高月留下法术标记之后,这才无奈的跟着两个结丹修士离开。那法术标记要几个月才会消失,一旦驭龙城弟子出现,就能感应得到,有了这法术遗留,自己在三百里外也能知晓。

    叶庭也不知道外面的人在寻找两个小队,他收摄心神,稳定情绪,将青莲剑歌缓缓的翻开到了第二页上。

    泛黄的纸中央,一道墨痕撞入眼底,自上而下的一笔,垂直挺拔。

    一个声音毫无预兆的在叶庭紫府识海中响起,那些淤泥也无法将其阻隔。

    “叶庭,你可知罪!”

    叶庭的灵魂端坐青莲之中,纯净无暇,所有杂质,都被那因果之力带走,他有些茫然,我有何罪?

    这个感觉太过短暂,叶庭自己都没意识到,随即,那淤泥之中,十世的记忆都跟着这声音颤抖起来。

    叶庭无法回想出什么,只是感觉灵魂战栗,心中万千情绪袭来。

    这个念头无因无果,却让叶庭泪流满面。一道剑意无声无息,在紫府识海中出现,没入叶庭的灵魂之中。

    叶庭三千六百一十个穴窍同时震动,灵魂之中,光阴剑意、青莲怒海剑意和这青莲剑歌的第二道剑意纠缠在一起,相互融合。

    再看剑谱,垂直的墨痕之下,多了几行字迹。

    那上面写着:十七年,鬼泣国师炼三万婴儿为器,吾一剑往之,当街问斩,痛哉!

    字迹龙飞凤舞,只是没有了第一篇那样的张狂,反而凝郁着无法言说之痛,在叶庭眼前化为影像。

    万里韩海,雄城挺立,土黄色的长街两侧,百姓跪伏。一百八十个精赤着上身的壮汉抬着一个巨辇行来。巨辇之上,金莲宝座中央,端坐着一个清瘦的和尚。

    和尚披着淡红色的袈裟,眉目低垂,有慈悲之意。

    巨辇停下,少年青衣铁剑,拦在面前。那和尚猛然睁开双眼,瞳孔之中,各自一个血红色的漩涡逆向旋转,黄沙飞起,化为殷红色,如滚滚血海,向着少年扑来。红沙之中,响起婴儿凄厉的哭声,惨绝人寰。

    少年视若不见,神情悲怆,他扬起铁剑,森然喝道:“鬼泣,你可知罪!”

    和尚双眼之中,血色漩涡只是略停,那少年身影已经化为流星,跃起,一剑斩落。和尚脖颈断裂,一颗头颅冲天飞起。

    红沙之中,三万血婴愤怒莫名,向着少年扑来。少年身上,青色莲影绽放,蔓延,三万血婴一剑伏诛。

    再看少年,双眉如剑扬起,眼角似有泪光,他环视长街两侧跪伏的百姓,弃剑而去。长街之上,少年的声音回荡:为虎作伥……

    青莲剑歌第二式——问罪斩。

    叶庭三千六百一十个穴窍同时枯萎下去,真气荡然无存。紫府识海之中,魔界青莲上,灵魂悲痛,不能自已。

    他不知悔恨何来,十世记忆陷于淤泥,近在咫尺,远如天涯。

    师尊,我对不起你!

    记忆结成的砂粒在淤泥之中颤抖着,却是他不该贪心,伸了那一下手,让佛陀业火污了封神榜,毁了宗门依靠,三十万里河山沉沦,数百万年传承就此断绝。

    问罪斩,可问前生罪业。

    青莲剑歌的音律流淌,凝液篇悄然出现,这一篇无须领悟,直达人心。痛的越深,悟的越快。

    三千六百一十个穴窍收缩,真气逐渐凝聚,所有穴窍都缩小了上百倍,真气也凝缩了上百倍。凝液大圆满,初窥门径。

    不知道过去多久,叶庭才睁开双眼,脸颊冰凉。他的眼中,哀伤依旧,却不知情绪从何而来。

    问罪斩是怎样的,他已经清楚。自己是怎样的,反而不能明白。

    以自身伤痛,破对方心防。对方心防一破,自然会请剑意前来,引颈就戮。剑谱之中,少年只是凝液,那鬼泣国师已经结丹。

    这一剑,自己学会了,却不知道前因后果。

    痛哉、痛哉!

    剑谱上的字迹,宛如利刃,在叶庭心中翻滚。叶庭慢慢躺下来,侧过头,剑谱和地炎剑都在眼前。下面是自由的世界,一切都是颠倒着的。自己被困在这里,一个人伤痛、流泪,那么孤单。

    叶庭,要活下去。

    父亲的面孔浮现出来,慈爱的看着叶庭的眼睛。

    好的,我要活下去。不管前世如何,只看今生!

    叶庭猛然坐起,将地炎剑抓在手中,怒喝一声:“叶庭,你可知罪!”

    空间之中,尽是叶庭的回音。你可知罪!你可知罪……

    一道剑光,在叶庭的紫府识海中亮起,斩向叶庭的灵魂。叶庭的灵魂之中,同样有剑光飞起,迎了上去。

    “我无罪。”

    叶庭收剑,声音有些颤抖,对自己说道。

    紫府识海之中,剑光交击,两两消散。叶庭瞬间感觉身心俱疲,浑身上下真气消耗九成以上,只差一点就要枯竭。

    青莲上的灵魂,也慢慢的倒下,青莲闭合起来,将叶庭的灵魂护住。叶庭陷入昏睡之中,却依然端坐在地上,手持地炎长剑,四尺剑锋横在膝前。

    再次醒来,已经是三日之后,叶庭感觉自己精神饱满,心中的伤痛消失不见。问罪斩原来是这样的修行法子,反复磨砺自身灵魂。

    这一剑比青莲怒海还要凶险,自己学了容易,精通却难。

    因为现在的自己有些畏惧,害怕再去修行的时候,那一剑下来,承受不起。痛苦之中,做选择容易,身处安乐,就要失去勇气。

    没有问罪斩,自己也可以继续修行。青莲剑歌已经生成,时刻流转,三千六百一十个穴窍异常饱满,已经不再担心那十方炼狱空间偷取真气。

    既然剑术已经窥得门径,何必去追求小成大成?

    回头去看,自己问罪斩修成以后,青莲怒海的威力明显提升上来,后面的变化都在自己心中,这种掌控的感觉,就是操控诸天雷禁丹的时候都没有过。

    练,还是不练?

    叶庭看着身下倒影,不由得想起祭龙台上,那彼岸的灯火。那个时候,自己可曾有过犹豫?

    叶庭的目光逐渐坚定,他慢慢扬起地炎剑来,沉声道:“叶庭,你可知罪!”

    自此之后,叶庭除了喝下灵液补充养分,恢复真气,再无空闲。一声声喝问中,他昏迷的时间越来越短。

    那心中的伤痛不曾减少,只是他的灵魂愈顽强。灵魂中的剑意凝固,每次和降临的剑光对决消散,恢复的度都在加快。

    六十六日,叶庭斩出第一百剑的时候,没有陷入昏迷。

    体内穴窍真气的消耗,不足六成。

    问罪斩,至此小成!

    喜悦忽然袭来,叶庭丢了地炎剑,双手结成雷印,大笑声中,魔雷三击连续放出,甚至没有借助诸天雷禁丹。

    虽然只能斩出一剑,可是一剑之后,自己犹有战力。百剑摧折,终有回报。

    收起雷印,叶庭计算时间,要是百日之内师傅还是没来,就得要用遁空符了。算起来过了六十六日,也不在乎多等三十四天的时间。

    每次使用遁空符,都等于消耗师傅十年寿元。罢了,自己小诸天雷印未成,不如继续在这里修行。

    叶庭在海上的时候,小诸天雷印已经接近突破。只是一道恶意的目光让他警醒。现在这环境封闭,恰好将上次的遗憾弥补回来。

    青石古怪,坚硬异常,自己剑符尝试攻击的地方,会慢慢恢复。用来当靶子的话,效果还好过斗篷妖。

    叶庭也不着急,先服下灵液,恢复真气。等身体状态调整到最佳的时候,叶庭才放出诸天雷禁丹来。

    有了之前的经验,叶庭双手雷印变幻,度越来越快,洞穴之中,青石粉末飞扬,雷音滚滚,反复激荡。叶庭丝毫不加控制,真气迅消耗着。眼看真气将要枯竭,叶庭散去雷印,取了一颗姹魔含元丹来,用魔神破咒法缓缓激丹纹,然后才吞下腹内。

    真气澎湃,源源不绝,叶庭长啸一声,双手再结雷印。

    当他手上三种雷印不再变化,融为一体的时候,一道雷光毫无预兆的爆出来,轰在石壁之上。一个水桶般的大洞出现,深达十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