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二十八章:袭击
    “有些幼稚,也有些贪心。”风尚好根据自己的印象,回答屠师。

    “你看错他了。”屠师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风尚好垂着头,不知道屠师在叹息什么,也不敢问。

    “拿着东西,去天落门的长老那里,给他炼制剑符。人情算在我头上。”屠师指着储物袋道:“办完事情,你再去一次,和他交流一下法术。”

    “是,师叔。”风尚好拿了储物袋,退出房间,后背已经有汗。屠师金丹九劫,气息内敛,他却感到无边的压力,仿佛要将自己的心脏都挤碎了。

    风尚好离开,屠师面无表情,轻轻的吐出两个字来:“废物。”

    所有试炼小队有十日的修整时间,上交材料,等待分装备。叶庭不想和试炼小队脱节,休息一日之后,就来到一层大厅,用剑符和沐春风对练。

    剑符没有办法爆出青莲怒海,只能有几分青莲剑歌的剑意,相比之下,威力下降的有些太多。操控符箓,叶庭又不算专精,沐春风索性指点他一些操控符箓的细节,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叶庭已经上手。

    沐春风惊讶的看到,一张剑符在叶庭手中缩小,直接化为一团金气,被他随意的弹出,这才放出剑芒。这一缩一放之间,剑芒已经彻底成型,凝聚不散,威力比原来叶庭操控的剑符大出数倍之多。

    掌控指间符,他连半个时辰都没用!剑符的威力,原本就在剑器之下,这种精微的操纵手法,就是要让剑符内蕴含的力量彻底爆出来,又不能牺牲剑芒存在的时间。

    天落门弟子修炼符箓战法,最大的问题就是消耗。想要精通操控手法,从入门到熟练,每一张符箓,都是在烧钱。

    如果你用最便宜的纸符,一点都不节约。假设剑符用符纸书写,放出去能维持一个呼吸的时间?

    想要彻底掌握一种符箓,烧掉的纸符加起来,比昂贵的木符还要浪费。这个人,怎么就没生在天落门呢?沐春风看着叶庭的脸,心中十分遗憾。

    叶庭的剑符无法刺出青莲怒海,他模拟剑意,两道剑符弹出去,在空中操控青莲怒海后半段的变化。两道剑芒在空中飞碰撞,溅射出火星,声音清脆悦耳,有着优美的节奏。两道剑芒相互碰撞的度越来越快,一个追逐,一个躲避反击。

    仿佛琵琶声急,叮咚乱响,已经到了**部分。

    剑芒已经从大厅之中飞入院子,一声清脆爆响,两道剑芒同时炸开,化为一团银光,消散在空气之中。

    叶庭欢喜,这样一来,就算是在人前也能修炼剑术,又不虞真气消耗。得了沐春风指点之后,原本能维持一刻钟时间的两道剑符,现在只维持了不足三分钟。

    因为剑符的攻击力增强了,材质却没提高,相互碰撞之下,损伤更大。这又算得了什么,反正龟甲剑符是风尚好给弄到手的,不花一文钱。

    能将青莲剑歌拆开修行,在这个岛上也不算虚度光阴。除了祭炼诸天雷禁丹之外,这可能是自己唯一可喜之事。

    青莲怒海第一剑,追求准确,威力,后面变化,全是追求效率。

    一剑刺出,形成怒海。怒海之威,终究比不得杀生一剑。只是那一剑刺出,后面的变化不管你维系与否,真气都已经预支完了。

    叶庭反复练习,压缩那剑符凝结的时间,提升剑符威力。沐春风看了只是心疼,她觉得叶庭的符箓操控已经无可指摘,不明白叶庭为什么还要浪费这些剑符。

    清脆的爆响之后,又是一对剑符消散,风尚好从外面进来,看到这一幕不由赞叹道:“叶师兄,我在你这个境界的时候,剑术可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啊!”

    “其实现在也是不如。”叶庭笑得天真,风尚好感觉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

    “风师弟,上次你说,屠长老问我还有什么需求?”

    “有这回事。”风尚好心中愤恨,这人小小年纪,贪婪若此。可恨自己没有他那样一个师傅!

    “叶师兄!”风尚好趁着叶庭还没说话,急忙道:“眼看要接试炼的任务了,我们两个小队还没有配合训练一番。”

    “一前一后相互呼应就好。”沐春风对风尚好有些厌烦,她觉得此人谄媚到了极致,有辱修士的身份。

    风尚好只求叶庭别再提要求了,沐春风这样说他,他竟然没听出来什么。风尚好推说有事,匆忙离去。叶庭这边继续和自家小队训练配合,心中也是有些焦躁。

    来到营地之后,也不见阳眉过来,她在忙些什么?

    十日的光阴飞流逝,宗门将装备丹药都放下来,叶庭这边,又得了屠师十张金甲符箓,这是防御之用的法术被固化。

    叶庭装作不喜,在沐春风那里换了十张五行元气盾。五行元气盾防御面积太小,但是防御力比金甲符箓要高出许多。叶庭只是不放心从中转手的风尚好,才有这样的交易。

    风尚好带着小队,邀请沐春风一起去接任务。沐春风也不好拒绝,两个战队就去了试练塔,随意接下一个清理的任务。

    任务区域在距离试炼城三百里外的山区,纵横三十里的范围。两个小队要将区域内的危险妖兽全部杀掉,同时还要负责绘制这个区域的详细地图。

    风尚好和沐春风领了任务符箓,还有绘制地图的星盘,确定方位之后就立刻出了。

    通常情况下,修士赶路都是五行遁法。走走停停,恢复真气。这样的试炼任务,宗门都放了甲马符箓,镶嵌在两个靴子上。启动之后,奔走如同烈马,消耗的真气可以忽略不计,又能短途踏水而行,只要不是千丈的大江大河,都可以直接走过去。

    甲马符箓,一个时辰能跑出两百里远。这个度很慢,只相当于凝液修士全力飞遁的三分之一。不过凝液修士这样狂奔,半个时辰真气就要消耗干净。甲马符箓却能连续跑上一天一夜,也就是十二个时辰。

    五行遁法无视地形,消耗真气的代价可是不小。

    用了甲马符箓更加安全,到达目的地之后就能立刻展开行动。尽管符箓不算便宜,宗门还是每个弟子都放下来,随时可以再去领取。

    沐春风的试炼小队在前,风尚好的小队押后,相聚五里。

    沐春风跑在最前面,略微放出筑基修士的气息,驱赶低级的妖兽。三百里范围已经被结丹修士清理过了,强大的妖兽也不存在,为了节约时间,沐春风用了最简洁的办法处理。

    岛上妖兽横行,一只只杀过去,天知道要杀到什么时候。

    哪怕清理过这个区域,庄可儿还是放出丹兵,在侧前方警戒。这丹兵就像是孤魂野鬼一样,轻飘飘的,身上还笼罩了一层雾气,贴地疾飞。

    叶庭放出魔影千瞳,一颗紫灰色的魔眼飞在半空,前后五里都纳入魔眼的观察之中,细致入微。

    试炼城的选择位置,两百里内都是平原,过了平原,立刻就有山峰突兀的拔地而起。这样的试炼城,结丹修士也难以悄悄接近。

    才翻过第一座山峦,叶庭的魔眼中看到三个人影闪过。再搜索的时候,已经不见踪迹。这人影远在五里之外,是魔眼观察的边缘地带,叶庭正要牺牲一点真气加大搜索范围,庄可儿尖叫一声,整个人跃起三丈多高,甲马符顿时破了。

    整个队伍都停了下来,她脚下的大地之中,冲起数十根尖锐的石笋,几乎追到庄可儿的高度才停止生长。

    “阵法陷阱!”

    沐春风爆喝一声,手中已经多了一张土黄色的符箓,向着地面猛地砸了下去。金光四射之中,不仅石笋崩解,还有一团团的光晕向外扩散,将其余的法术陷阱摧毁。

    庄可儿配合的不好,她白衣飘飘,一头栽下,完全没看沐春风在破坏阵法陷阱,她手中已经放出一件符宝,在她身下一托,平着飞了出去,转眼就脱离了队伍。

    左侧的山坡之上,有一颗孤零零的大树,庄可儿撞了过去,那大树瞬间就活了过来,挥舞枝桠,出咔嚓嚓的声音,抱向庄可儿。

    第一个出手救援庄可儿的,是苏苏。在庄可儿脱离队伍的瞬间,她就祭出了自己的符宝,那是一个破布缝制的娃娃,又半个成人那么大,没有眼睛,在嘴巴的位置,画了一个可爱的小舌头。

    娃娃扑向庄可儿,大树活过来的时候,破布娃娃同时尖叫着,手上长出锋锐的指甲。破布娃娃的尖叫声冷气森森,那大树的枝桠都停顿了一下,娃娃扑在大树之上,双手指甲交叉撕扯,一边尖叫,一边攻击,鲜血蓬飞。

    叶庭可没出手救人,他的魔眼之中看到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正在飞接近,此人度之快,实力之强,还在沐春风之上!

    沐春风也没去救庄可儿,如果庄可儿不乱动的话,第一次的攻击,已经被沐春风化解掉了。庄可儿这样的队友才是可怕,总是打乱别人的计划。

    沐春风颜色凝重,指尖飞起五道光华,要是平日,这一下必然引来同门喝彩,而此时,沐春风的面目都有些狰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