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二十四章:师傅的朋友
    “可有剑符?”叶庭问道。他有地炎剑在手,只是催动这地炎剑真气消耗恐怖,使用青莲怒海,威力当然大增,真气也会一下耗掉八成。

    要是催动剑符,将青莲怒海后面的变化分解出来,就能持久作战了。

    沐春风也不犹豫,直接取了十张金属剑符交给叶庭。这金属剑符每张只能使用一次,耗尽力量之后,就是废品,唯一的价值就是还能卖点金属材料的钱回来。

    叶庭查看金属剑符之后,也算满意,这东西在旁人手中,只是化为普通的飞剑攻击,威力也不算大。而自己来操控的话,敌人若是不强,就能维持半个时辰左右。况且这剑符的攻击距离,比自己的法术要远一些,非常实用。

    沐春风收了狱风杀,正想要和大家布置一下战术,熟悉试炼队伍配合的时候,战舰忽然剧烈的震动起来,虽然只是一下,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

    驭龙城的战舰在高遁行中都没半点波动,这一下震动肯定是遇到了攻击!

    “叶庭,你能去问问么?”沐春风没有擅自做主,而是请求叶庭出面。她们乱走的话,就算没事,也要引起驭龙城猜忌。这战舰上诸多秘密,是不能外传的。

    叶庭点头,一开门,门外有人正要进来。看到叶庭,那人热情的招呼:“叶师兄,上面请你去一下。”

    这修士紫红的脸膛,一幅憨厚模样,正是在屠苏那边认识的筑基修士风尚好。

    “请我?”

    “长老指名道姓了。”风尚好憨憨的笑着。

    “带路吧。”叶庭不明所以,跟着风尚好一路上了甲板。刚出舱门,离开内舱的守护阵法,风尚好脚下咚的一声,就像是一把铁锤敲在地上。

    战舰猛然向上抛起,叶庭脚下莲影一闪,已经粘住。那战舰在浪尖上高跌落,起伏之间的跨度足有三丈开外。

    高遁行的战舰,已经切换了前进的模式,在巨浪之中穿行。两侧船舷保护阵法开启,海浪撞击在无形的结界上,轰然粉碎。巨浪之中,密密麻麻的海妖铺天盖地而来,船舷两侧,修士和战兵稳稳站定。

    修士在释放法术攻击海妖,战兵手持三丈多长的符抢,专门刺杀漏网之鱼。

    风尚好目不斜视,带着叶庭上了舰桥,进了指挥舱。指挥舱内二十余人,叶庭的目光,只是扫过三个。

    三个结丹修士站在窗前,向下看着前甲板。

    船舷两侧的战兵穿着符甲,排列整齐,任凭巨浪滔天,依然稳定的在修士身边出枪,后退,交换位置。

    海面上,冲向战舰的是密密麻麻的海妖,舍生忘死,凄厉鸣叫。

    海妖生的狰狞丑陋,青灰色的皮肤上没有鳞片,生着又软又短的白毛,稀疏凌乱,细长的手臂就像是营养不良,皮肤贴着骨骼,在臂下和两肋之间有透明的薄膜。

    它们靠着薄膜跃出海面,滑翔,冲击战舰。一颗硕大的头颅坑坑洼洼,青灰色的皮肤上粘液流淌,牙齿锋利凌乱,龇出嘴唇。一颗鼻子塌陷下去,鼻孔闭合在一起。

    还没扑上甲板,海妖就从口中喷出酸液进行攻击,被船舷两侧阵法结界挡住。

    叶庭有些奇怪了,这东西是斗篷妖,怎么会攻击战舰?宗门的妖兽图谱之中有非常详细的介绍,这斗篷妖群居,胆小,腐食。就算是偶尔狩猎,也不会攻击体型过它们自身的目标。

    现在斗篷妖徒劳的攻击着,它们的酸液无法突破结界,船舷两侧的凝液修士法术放出去,一扫一片。防御力孱弱的斗篷妖原本就靠着数量众多才能生存,偶尔有漏网之鱼,也被战兵的符枪刺死。

    到现在位置,驭龙城的战舰都还没有开启战斗状态。

    大型遁法停止下来,战舰依然有一个时辰六百里的度,正前方舰艏破开巨浪,这个方向上的斗篷妖直接被撞得粉身碎骨。

    “叶庭,过来。”一个结丹女修招呼叶庭,看她打扮,是莫邪宗的长老。她身材高挑,丹凤眼,小巧的鼻梁也有几分挺拔的味道,嘴唇微厚,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这只能说明她筑基略晚,不能说明真实年龄。

    叶庭上前见礼,女修道:“我叫岑岭,你师傅说,你有东西能和我交易?”

    叶庭心想,师傅什么时候说过这事?他反应也是不慢,直接从令牌空间里取了一个木匣出来,双手奉上。

    岑岭看也不看,淡淡地道:“太少。”

    叶庭干脆的很,留了三个木匣在令牌空间,其余的全部取出来,放在地上。

    岑岭见他如此干脆,也是点了点头,长袖轻轻一扫,所有木匣消失不见。叶庭羡慕这袖里乾坤的本事,可惜没有结丹,学也学不成。

    “宇文玄收了个好徒弟,这个拿去吧。”岑岭丢给叶庭一个四四方方的玉匣,三寸大小。叶庭接在手中,看着岑岭,没有用神识去查探。

    “此物为界法丹,一枚灵器,足以还了你师傅当年的人情。”岑岭的语气平淡,另外两个结丹修士的眼皮都是乱跳。

    灵器,还是界法丹,给这小子简直暴敛天物!

    灵器啊,驭龙城炼器八千年,也没听说炼制出灵器来。不是手法不行,是材料不足。另外两大宗门倒是有灵器,也是屈指可数。

    至于界法丹,根本就不是服用的东西,而是修士用来战斗的武器。不管界法丹是什么等级,交易的时候,一概用法器的价格结算。这东西失败率太高,成本永远下不来。

    灵器级别的界法丹,莫邪宗不会有第二枚。

    莫邪宗的弟子眼中流露出明显的嫉妒,岑岭扫了一眼自家弟子,冷然道:“叶庭献给我的药材,至少一半的年份在八千岁。”

    这些弟子低头,哪敢反驳。

    叶庭知道,自己的药材,肯定不如这界法丹值钱。药材不是用来交易的,只是安抚岑岭情绪用的。要是自己贪婪,少给岑岭几盒,没准这界法丹就不会出现了。

    “你是宇文玄弟子,想必有精通的法术。你先将这界法丹用最喜欢的法术同化。”岑岭指点叶庭。

    叶庭凝神,却听到那岑岭给自己传音道:“你要是留着不用,回头被人杀了夺宝,可不关我事。界法丹你可日日祭炼,提升品质,此乃灵器之妙。你不熟悉的法术也无所谓,以后慢慢处理,今日炼化之后,界法丹就无法改变属性,别人拿去也是无用了。”

    叶庭恰好缺乏攻击性的法术,上门十法再好,修行日短,只和阳眉对练,进境愁人。界法丹不仅是固化法术之用,最大的作用还是辅助修行。叶庭也没的选择,打开玉盒,直接用诸天雷禁法将界法丹同化。

    岑岭做事滴水不漏,看到叶庭炼化界法丹,两个结丹修士只是叹息而已,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前甲板上。

    玉匣之中,一颗翠绿色的丹丸滴溜溜乱转。叶庭将其抓在手中,三千六百一十个穴窍真气鼓荡,诸天雷禁法动,送入那界法丹中。

    界法丹内灵纹流转,云气蒸腾,仿佛自成一界。随着叶庭诸天雷禁法动,雷光在云气之中亮起,闪烁不休,一道道魔纹在云气之中凝结,变成翠绿色的液体,形成崭新的魔纹。叶庭脸色一变,他低估了灵器的力量,这一下变化,就将他身体所有穴窍之中的真气抽得所剩无几。

    要是别人也就罢了,真气抽空,界法丹就会停止运转。可叶庭有十方炼狱空间,一旦身体真的真气枯竭,彻底没有的时候,十方炼狱空间就会反哺叶庭。界法丹吸收真气的度太快,青莲剑歌供应不及,身体肯定会承受不起!

    这十方炼狱空间还没定型,一旦反哺,差不多就算是毁掉了。以后想要培养起来,千难万难。

    岑岭怎知他体内奥秘,同化界法丹原本没有什么危险。叶庭干脆取了一枚姹魔含元丹吞下,十方炼狱空间要是毁了,他的修行也就完了。

    姹魔含元丹是给结丹修士服用的药物,就算是药性再平和,凝液修士吞下,也和吞了一颗小太阳一样。

    所有穴窍中的真气瞬间爆满,要不是有界法丹在吸收,这一下叶庭就要重创。他吞的太过匆忙,根本就没有用魔神破咒法来控制姹魔含元丹中的丹纹。

    岑岭皱了皱眉,只是感觉叶庭胡乱吃药,却没有现那姹魔含元丹的特殊。

    叶庭体内穴窍真气激荡,反复冲刷,瞬间消耗,转眼爆满。这感觉真是又痛又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穴窍在这样的折磨下不仅没有毁掉,还在有节奏的扩张。支撑穴窍的莲纹也在生长,反复进行修补。

    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叶庭没准能直接达到凝液大圆满的程度。

    前后大半个时辰,接连三十颗姹魔含元丹被叶庭吞下,那界法丹中的雷音才算止歇。叶庭痛得心中滴血,三十颗姹魔含元丹,在结丹境界也能将自家真气补满,现在一下消耗掉三十颗,可怎么和师傅交代!

    姹魔含元丹是金鳌岛炼制的精品,宇文玄最后的存货,再也不会有补充。

    岑岭面色怪异的看着叶庭,在叶庭面前,界法丹有节奏的跳动着,就像是叶庭体外的心脏一样,和叶庭的气血相互呼应。

    他竟然直接把这东西炼化了!

    叶庭吃掉的丹药,珍贵程度可想而知,岑岭想要问他:你这么败家,你师傅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