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十八章:解惑不能
    “师傅的想法,我哪里清楚,也许是考验你吧。”阳眉回答的模糊。

    “考验?”叶庭眉头皱的很紧,这样的考验,可是会死人的。

    “你要是被天律部的弟子吓唬住,跟着他走了呢?师姐可能就懒得管你了。我的脾气,师傅知道,你要是太窝囊的话,没准我先废了你再说。”

    叶庭心中直冒寒气,阳眉的话的确有道理,自己得了青莲剑歌,要是还唯唯诺诺,遇事退缩,那肯定是没法将这剑法修炼有成了。

    剑谱中少年的怒意,是一种绝对的自尊和强大。

    “天律部的人乱来,就不怕师傅……”

    “天律部?驭龙城九部,胆子大着呢。再说,还有点妄想。”阳眉嘴角往下撇。

    “他们能有什么妄想?”

    “逢州的天地元气,大半被三个婴境强者利用瓜分了。师傅不死,他们永远没希望进阶婴境。想要进阶婴境,这还不算妄想?”

    阳眉这话说的诛心,可也十分有道理。魔门内部倾轧的风格,在驭龙城可见一斑。这些人要是对付师傅,加起来都不是师傅对手。

    叶庭估计,这些人是想要先把自己囚禁起来,等师傅处理。自己要是变成诱饵的话,师傅会走入圈套么?他想不明白。

    “你知道师傅为什么宠着我么?”阳眉问叶庭。

    叶庭整理思路,顺着方才的方向想了一下,道:“因为你最有希望迅结丹?”

    “错,虽然说我一结丹,九鼎大阵就多了一个人操控,另外死掉一个结丹修士也就无所谓了。可在师傅心里,九鼎不算什么。师傅宠着我,是因为他需要我做羹重要的事情。”

    叶庭不明白,还有什么事情,比驭龙城的九鼎大阵更加重要。

    “所以你这里的冲突,在师傅那边,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他们一群结丹争来争去,和村头杂耍一样。在道门,长老参与这种事情,肯定会被训斥。魔门不同,不要死太多人,就由他闹去。”

    “就真的由着他们?”叶庭觉得不可思议。要是自己在这乱局里死掉怎么办?

    “嗯,由着他们。”阳眉嗤笑一声,似乎感觉很有趣。

    “那师姐杀掉的人呢?”

    “这是大罪,不过我已经筑基大圆满,只差一步就能结丹。弄死个凝液修士,会罚几个符钱吧?”

    “罚钱啊……”叶庭感觉幻灭,辛苦培养起来的弟子,被阳眉一下弄死,原来只是价值几个符钱。要是自己被弄死,会不会也是几个符钱就完了?

    “看来,我还没怎么连累师姐。”

    “真要说起来,你害我可是不轻呢。”阳眉笑的很冷,叶庭不安。

    “这事情不能怪你,可是要算在你的身上。没准以后你的小命都会没了,只是因为师姐生气,不管你了。”

    叶庭也没多想,答道:“都是红尘劫数,该来的总会来。”

    “红尘劫数?我说小师弟,你好像才十二岁,这样老成,不会是天人转生吧?”

    叶庭大汗。天人转生,指的是异界修士穿越而来,投胎到这个世界,带着前世的记忆。这转生的天人,不仅拥有前生经验,资质还最适合修行,成长飞。只是每个转生的天人,都是劫数缠身,不得善终。

    而本界的修士转生,带了胎中之谜,不会拥有前生记忆,灵魂烙印又是本世界的,没有纠缠不清的劫数。

    自己却是有些怪异,分明是本世界的修士转生,可还带着一点前世的记忆。

    “不对,你要是天人转生,在北荒可活不下来。就算运气好没死,师傅也不会把资源耗费在转生的天人身上。”阳眉放弃了自己怪诞的想法,叶庭也不敢再乱说话,就默默的跟在阳眉身后。

    阳眉耀武扬威够了,收起雷珠,加快脚步。叶庭只得紧跟,一直到他觉得有些勉强的时候,阳眉的度才稳定下来,诧异道:“没学遁法,度就这样快?”

    叶庭不能开口,全力运转青莲剑歌,那青莲怒海的步法被他施展开来,远比遁术的消耗要大,这东西本来就不是用来赶路的。

    阳眉回头,见叶庭脸色青,一口真气要跟不上来的样子,伸手拉住叶庭手腕。

    “不要强撑。”她的脚下,星光向前铺陈,石板的长街上,一时之间灿烂如夜空星河,叶庭踩在星河上,身体都要飘起来。

    阳眉遁术极快,带着叶庭,片刻就回了他的小楼。甲辰和马车都不在了,阳眉松开叶庭,见他有些焦躁,就道:“凝液之后,你开始修行遁术,这些都收回了。

    叶庭焦躁,是怕甲辰又被阳眉拆了,既然是回收,那就无所谓了。

    推门而入,阳眉穿过庭院,上了小楼,打开一个房间。叶庭没来过这个房间,进来之后,看到宽敞的屋内只有一张地榻。阳眉坐了上去,指着对面的地板让叶庭坐下。

    “这是我原来住的地方,我就是在这里修行,到了凝液期才搬走的。”阳眉说着话,目光转向窗外,天魔合欢树遮蔽住了阳光,只漏了几丝,洒在她的脸上,穿过她的长。

    说完这句,阳眉就有些出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庭都感觉有些饿了,又不好意思直接打开皮囊自己吃喝,就轻声叫道:“师姐?”

    “哦,你要饿了,就随意。我和你说说最近要做的事情。”阳眉收回心神,对叶庭道。

    叶庭赶紧打开皮囊,这才觉得自己一身血污,气味腌臜。食物和清水都取出来,忽然又没了胃口。要是甲辰在的话,已经给自己烧水准备洗澡了。

    果然享受太多,让人心生依赖。

    干粮难以下咽,叶庭就着清水硬塞进肚子,吃的飞快。阳眉也不管他什么心情,自顾自地道:“一个月后,宗门大比。凝液之上、筑基六重楼以下都会参加。你入门不足三年,我过了境界,都没资格。”

    “我知道。”叶庭嘴里含含糊糊,差点噎着。

    “那点奖励没什么意思。你杀两个内门弟子的事情,不要管天律部,到时候师傅会回来解决。大比之后的试炼,你是可以参加的。你得在此之前,达到凝液中期。”

    “为什么?”叶庭不解,自己的进步已经足够快了,再加的话,会不会根基不稳?

    “师姐在给你寻找一件利器,要凝液中期才能催动。”

    “是符宝!”叶庭欢喜起来。他是上门弟子,修行出来的真气足够纯粹,凝液中期就能催动符宝。

    “是件法器,我得想办法弄到手。”

    “师姐……”叶庭不知道说什么了,上门弟子想要催动法器,也得筑基之后的事情。自己得了法器,也只能当做板砖敲人。

    “哼,我说你能用,你就能用。”

    阳眉想了一下,神色古怪地道:“有些话,我跟你说了没有?”

    “什么话?”叶庭抬起头,看着阳眉的脸,显然师姐忘记了挺重要的事情。

    “上门弟子,也有不同。你我皆受了那金鳌岛三问,是入室的身份。我们得的是最好的传承,关于使用装备的问题,还是有些取巧的办法。否则我并非结丹,又怎么可以催动雷丸?你得给我好好记着,师傅传授你的东西,你半个字都不能泄露出去。”

    “是。”叶庭认真回答。

    “你泄露给谁,金鳌岛都会出动一切力量,将其神魂诛灭,所有关联之人,斩尽杀绝。至于你自己,可能阴火焚灵,死无葬身之地。”

    叶庭倒吸一口冷气,这样重要的事情,师傅没说,师姐也没说!

    阳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师傅让我交待你的,我忘记了。”

    叶庭无语,两个人尴尬片刻,叶庭紧张地道:“师姐,金鳌岛还有什么规矩?”

    他得询问清楚,这种事情后果严重。

    “别的规矩也不多,记住两点。第一,要听祖师的话,祖师欢喜,一切都好说。第二点么……就是别给金鳌岛丢脸。”

    “我知道了。”叶庭松了口气,心说这规矩还好。

    阳眉看穿叶庭心思,冷笑道:“你以为很容易?如果有人明知你是金鳌岛弟子,还欺辱于你,你怎么办?”

    “魔门修士,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叶庭坦然道。他自然明白修行界的残酷,回答得毫不迟疑。

    “如果对方是婴境呢?”阳眉问。

    “额……逃?”叶庭试探着回答,也不能确定。

    “逃是没错,祖师不需要你送命给别人。逃了之后,你要从这仇家身边的人下手,自凝液算起,一个个杀下去,直到灭他满门。”

    阳眉冷酷地道,叶庭心想,有这个必要么?

    “上门规矩,对方不知道你身份还无所谓,知道你是金鳌岛弟子,还敢辱你,就是和整个金鳌岛为敌。”

    “师姐,那上门之间,是怎样交流的?”

    “你是凝液,对方也会用凝液修士对付你。你是结丹,对方就出动结丹。八大宗门,都要顾及脸面。就是下门,也不会不知羞耻。九州八极之外,就不是这样了。”

    阳眉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道:“三教上门,都在九州。九州之外,有八极拱卫,隔绝八百大洲。下门多在八极之上,九州并不多。而八百大洲之上,所有下门加在一起,还不如八极的一个零头。因为没有虚境修士,传承也要逊色许多。”

    “九州,是九个大6?”

    “九州只是一个大洲,世界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