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十七章:雷丸
    叶庭的穴窍之中,真气开始向内塌缩,已经有了液化的趋势。这是真气结构的改变,意味着从此正式踏上修行之路。

    凡人武者,都能吸纳天地元气转化为自身真气。可是凡人无法让真气进化。

    叶庭看了看剩下的两扇青铜大门,摘下背后的木剑,只是手中提了一把,就将第四扇门打开,昂然进入。

    门内是一个巨大的铁笼,中间趴着一头白猿。

    叶庭识海之中剑歌响起,他向前一步,所有力量都在这一剑之中爆开来,那凝液期的白猿,被他的木剑刺破胸膛,还没来得及攻击,就死了在他的木剑之下。

    木剑粉碎,叶庭大笑,身心上的一层桎梏消去。他直接催木符上的力量,开启回归的大门。

    那白猿妖丹都在他这一击之下裂开,再无价值。叶庭一点都不惋惜,这一剑的意义,就是让他可以正式凝液了。

    身心蜕变,他已经不再是炼气期的心态。

    我乃魔门正宗,金鳌岛传人!

    回归之后,叶庭只给自己留了三天的时间去闯那第三扇门。他在空旷的房间之中耐心修行,十方炼狱道运转起来,同时青莲剑歌的炼气篇也在鸣响。

    两者毫无冲突,反而相互磨砺,加了他凝液的过程。九百一十个穴窍再度扩张,穴窍之中,那些莲纹结构也生长起来,贯穿所有经脉,让他身体内部形成了一个网络。

    更多的白色藕丝,从他的紫府识海之中生长出来,进入经脉穴窍,最终化为虚无。紫府识海之中那些透明的丝线总是慢了一步,不能纠缠上来。

    白藕之中,只有三十六条藕丝近乎透明,生长出来,取代了原本的几条。这三十六条半透明的藕丝,无法捉摸,叶庭自己并无感应。但是他的灵魂唯有通过这些藕丝,才能操控身体。

    不知不觉间凝液成功的时候,这三十六条藕丝也融合完毕。叶庭的神识外放能力,也从原本的一根小水管变成了粗大的消防水龙头。

    叶庭一鼓作气,进了第三扇门。前后六个时辰的时间,他就归来,身上的衣衫已经破破烂烂,被鲜血染红。

    五十七天半的时间,自己从炼气期进入凝液期,这次闭关,收获巨大!

    叶庭的双眼已经和刚刚到达驭龙城的时候完全不同了,那里面的气息,是修士才有的。凡人再强,也没有这样的神采。

    炼气到凝液,是凡人到修士的进化。

    杀同门,斩妖兽,历险境,试炼的内容还真挺齐全的。还剩下两天半的时间,叶庭见这个房间没有开启归路,索性继续修行。

    但是他没去碰青莲剑歌,十方炼狱道的凝液篇他还没看到,要先修行了之后,再去看青莲剑歌的凝液篇。

    两日多的时间,他都在打磨自己的剑法。第二扇门里的一百个金属傀儡,已经支离破碎,叶庭就将剑谱放在眼前,反复体会那一道墨痕之中的味道。

    六十天的时间结束,叶庭背上巨大的皮囊,腰间挂了一把木剑,被传送出了青铜巨鼎之外。

    才一出来,他就看到不远处一群人走了过来,为一个年轻修士怒气冲冲。叶庭停下脚步,神态从容。

    青莲怒海中的神识运用法子,叶庭已经掌握,那人群之中种种形态,他看在眼底,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叶庭,我问你,那赫连朔和顾三,是你杀的不是!”

    年轻修士走到叶庭面前,叶庭毫无预兆的飞起一脚,踢了在他的肚子上,这一脚之中,已经蕴含了剑歌的力量,细微的莲纹剑影在年轻修士的身体之中一闪,已经将他震得真气涣散。

    叶庭要是杀他,这一下偷袭就已经得手了。

    年轻修士毫无防备,他根本没想过自己带着这么多的人,叶庭敢直接动手。真气被震散,两条腿的膝盖忽然剧痛,年轻修士噗通一声,跪在了叶庭面前。

    叶庭一把抓住他的头巾,弯下腰来,看着他惨白的脸,慢慢地道:“我是城主弟子,驭龙城十八个结丹,见到我也要叫一声师弟。你是什么东西,也来质问于我!”

    说罢,叶庭探手,取了皮囊之中两颗头颅,在那修士脸上一摔,顿时血肉模糊成了一片,那修士嚎叫起来,用双手去抹脸上的烂肉和脑浆。

    “叶师叔息怒。”

    叶庭起身,整了整衣衫,看着开口的修士。此人穿着天律部弟子的服饰,腰间令牌,显化为一张狰狞的面孔。这是在宗门中有职司的人了。

    叶庭向着这天律部的弟子笑了一笑,又是一脚,踢在了那年轻修士的脸上,然后才道:“我不息怒,你待如何?”

    “驭龙城自有律法,请师叔不要自误。”天律部弟子也不阻拦叶庭,十分冷静地回答。

    叶庭忽然摘下腰间木剑,对那天律部弟子道:“你再说半个字,我就杀了你。”

    他的身上,散出微弱的怒气,那天律部弟子被叶庭出的怒气压制,想要出口的话全被堵住,喉咙里咯嘣一声,已经是吐出血来。

    叶庭冷笑道:“驭龙城律法,我也知道一些。我的身份,不许你说话,你就不能说,直到我让你说话才行。从此之后,你就永远都闭着嘴巴,当个哑巴好了。”

    那弟子又惊又怒,身受重创之后还受到禁言的惩罚,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结果。这律法有么?他不知道,但是又不敢冒险。

    噗!

    那天律部的弟子胸口忽然裂开,一颗心脏凸了出来,随即粉碎。周围的人立刻散开,却见阳眉从不远处走来,口中道:“师弟真是啰嗦,这种受人指使的家伙,让他活着也是浪费驭龙城资源。”

    围观的弟子们顿时作鸟兽散,叶庭凶狠也就罢了,那阳眉可是杀了不少同门,屁事没有的主儿。

    叶庭愕然,在试炼之地杀人,和当街杀人是不同的。

    阳眉走到叶庭面前,拍了拍他的头,道:“小师弟,只要是杀人,就没什么不同。”

    “阳师妹,你这样做,可就错了。”街头一个人影出现,三步两步来到附近,用训斥的语气对阳眉道。

    这修士身材高大,眉目俊朗,大袖飘飘,有出尘之态。腰间令牌,分明是个结丹长老的身份。

    阳眉冰冷的脸瞬间化为笑意,她扑上去,拉着那长老的长袖摇晃起来,口中道:“高月师兄,你来的正好,东西呢?”

    “什么东西!”那高月长老莫名其妙。

    阳眉一番手,掌心多了一颗黑黝黝的铁丸,道:“我筑基了,师傅赏了我这个,你做师兄的,难道没点什么表示不成?”

    阳眉一幅撒娇的样子,可是身上的气息陡然增强起来,一路拔高,脑后竟然生出了异象,七颗星辰幻影悬浮在上,飘摇不定。

    高月脸色大变,他明白这种异象是什么,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口吃。

    “阳……阳师妹,你筑基、筑基大圆满了!还……”

    他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起来,被阳眉拉住袖子,也不敢挣脱。他金丹六劫的修为,心中都是冷得要打颤了。

    筑基大圆满不算什么,可阳眉手中的铁丸,分明是一颗雷丸。

    他是又惊又妒,阳眉竟然能有一颗雷丸!整个逢州,这雷丸的数量也不会过三颗,都在婴境修士手中。远距离催,那阳眉境界不足,自己还能挡住。这样近的距离,怕是整个身子都要轰成焦炭了。

    “师兄要是没有赏赐,小妹可是不依。”阳眉一只手抓着高月的袖子,另外一只手,已经将真气放出,渗入雷丸少许。

    “有的有的!”高月慌忙从袖子里取了一个玉瓶出来,阳眉这才松开他的袖子,接过玉瓶,放进她的令牌空间之中。

    “多谢高月师兄。”阳眉手中雷丸晃动,高月点点头,脸色铁青,转身就走。

    看着高月的背影,阳眉在后面喊道:“师兄,小妹进阶结丹的时候,你可别忘记贺礼啊!”

    高月一个踉跄,顾不得面子,脚下光芒一闪,已经是百余丈外了。

    “小师弟,跟师姐走吧。”阳眉回头,招呼叶庭。叶庭赶紧跟上来,阳眉也不用什么法术,就这样慢慢的往叶庭的住处走去。

    街道上冷清清的,阳眉的雷丸一直没有收起。

    “师姐,高长老不至于吓成这个样子吧?”叶庭不解,一个结丹修士,竟然会走路踉跄起来。

    “驭龙城人手不足,外面九个长老坐镇,已经是有些吃力。城中九座铜鼎,要十八个结丹修士才能催动。他今天要是继续纠缠于你,我一结丹就去杀他。到时候,因为少了我就无法催动驭龙城大阵,杀他也是白杀。”

    “为什么?”

    “因为长老们要顾全大局,哈哈哈哈!”阳眉得意的狂笑起来。

    “师傅呢?”叶庭有些紧张地问,为什么师傅不管这事情,今天那天律部的弟子,分明是想要先斩后奏,自己要是怕了,跟了他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师傅出门办点事情,刚走两天,他把雷丸交给我,要我护你周全。”

    “为什么?”叶庭不懂,宇文玄是婴境四难的强者,为什么让手下的结丹修士如此的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