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十六章:割头
    叶庭取了一颗丹药,吞入口中,体内真气只是一息的时间,就恢复了近半。可是想要再度催动青莲怒海,至少要六成以上的真气才行。青莲怒海要是再加点变化手段,就要消耗掉八成真气。

    而他除了这一剑之外,不会别的。荒原上的格斗手法粗陋,击杀荒兽都是费力,何况面对眼前的敌人。

    点点银芒穿透虎头,虎头未见损伤,一张口就咬住了铁背银熊的脑袋。诡异的是,那银芒也没消散,至少有上百道打入了麻面修士的身体之中。

    麻面修士的脸顿时变成黑色,所有麻子都不再起眼了。

    凝液期的妖兽释放妖术,怎么可能破了符宝?

    叶庭原本还要冒险出手,他的真气恢复到了六成。没想到麻面修士和那铁背银熊拼了个两败俱伤!

    这种事情可是相当罕见,铁背银熊的一颗脑袋几乎被虎头咬掉,肯定活不成了。那麻面修士双腿颤抖,身上的真气忽强忽弱,脸上的黑中透紫,那是皮肤渗出鲜血的结果。

    叶庭丢下木剑,随手夺了瘦小修士手中匕,腰间储物袋,将尸身推倒,看着那麻面修士。

    “救我……”麻面修士的喉咙里冒出两个字。

    叶庭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回了两个字:“不救。”

    “我告诉你是谁……指使于……我,他……”麻面修士断断续续的说着,叶庭反而退后两步,耐心等待麻面修士毒身亡。

    麻面修士手中的铜牌光芒闪烁了一下,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犹自撕咬铁背银熊的虎头就此消散。

    看麻面修士扑倒在地上,叶庭开口道:“喂,你死了没有?”

    麻面修士的身体抽搐,叶庭摇摇头,先不去理会他,转身用手中匕将瘦小修士的头颅切下,栓在腰间。然后他迈步走向铁背银熊的尸体。

    妖兽和人不同,相当于人类凝液期的时候,就有妖丹。铁背银熊的妖术怪异,没准是经过变异的品种,妖丹品质会高不少。

    麻面修士见叶庭不上当,怎么也不肯接近自己,心中绝望。

    为了一颗筑基丹,丢了性命,值得吗?他好后悔,后悔听信了五弟的话。如果不做这个事情,自己至少还是驭龙城的内门弟子。不筑基又算得了什么?再熬十几年,放去外面,还有几十年的威风日子。

    自己死了,驭龙城内尚有一子,城主会放过他吗?真是好笑啊,自己打算逃离逢州的时候,没有想过孩子的死活,如今将死,那孩子,却成了自己不舍的羁绊。

    匕锋利,叶庭将铁背银熊的胸膛剖开,在骨骼缝隙之中探入右手,抓出了一颗土黄色的妖丹。妖丹拳头大小,上面坑坑洼洼的,丢在路边就像是个土坷垃一样。

    储物袋中都塞不下这么个东西,叶庭打开瘦小修士的储物袋,探查里面,现空的很,也是两尺见方的样子,不过有一个玉瓶引起了叶庭的注意。

    普通盛放低级丹药的瓶子,都是瓷的,上面贴着纸符防止丹药变异。这玉瓶一般是盛放高级丹药的,本身就是装备。

    看那瓶子背面,是两个魔文,写着筑基二字。

    竟然是筑基丹!

    筑基丹相当珍贵,凝液修士如果冲击筑基境界不成的话,借助这种丹药,几乎有八成筑基的把握了。要是吃了它还会失败,那这种资质恐怕不适合修行,还是歇了吧。

    不过大型宗门的真传弟子,几乎没有吃这玩意的。筑基对于他们来说,不算是多难的关卡,真正的难关是结丹。这种筑基丹,数量就非常稀少了。

    因为炼制不易,宗门不会把资源花费在普通的内门弟子之上。只有宗门之外的门派,筑基期的成员更加重要,数量决定一切,才会想方设法炼制这种东西。

    如果是驭龙城,会考虑在筑基丹上的投入,完全能培养起一两个真传弟子了。驭龙城有筑基丹,还是为了奖赏那些立下大功的内门弟子,让资质略差的弟子有个希望。

    这就意味着,在驭龙城,筑基丹很值钱。

    莫邪宗最擅长炼制这玩意,一颗筑基丹,就会让下面的修士世家争抢。叶庭喜滋滋的将瓶子放回去,这东西在驭龙城卖什么价来着?好像是十个白玉符钱!

    相同等级的丹药,只能卖十到二十个紫金符钱。筑基丹例外,别说价格的问题,你用一千个紫金符钱是不能买的,只收白玉符钱。

    十个白玉符钱啊,自己近一年的收入!只有结丹的长老们,才可能舍得拿出这么多的白玉符钱。

    麻面修士还在抽搐,他中的毒作的快,死的慢。这样的毒素通常会让人感受到无边的痛苦,还不如早点死掉的好。

    叶庭不敢冒险靠近,那麻面修士的生命气息还在,他又翻过铁背银熊的尸体,在头骨后下方用匕开了个洞,将手伸进去掏摸。

    果然,还有第二颗妖丹。师傅让自己先去世情院读书,是对的。

    妖兽的妖丹,基本是在心脏部位,头部产生妖丹的,基本都带有一丝先天气息,价值较高。虽然不能给自己的十方炼狱使用,卖出去可比那土黄色的妖丹要贵几十倍。

    散修虽然也知道,可是没有取丹的手法,就算偶尔碰到妖兽变异的妖丹,采出来的时候也散去了先天之气,价值变低了。

    咦?似乎有人接近,距离太远,自己的神识无法达到!

    叶庭现在可谨慎多了,不想冒险,他取了木符出来,别在腰带里。变异铁背银熊的身上,宝贝不少,叶庭没时间处理,只好回头来到那麻面修士附近,他远远的用一颗石头抛过去,狠狠的砸在麻面修士的脑后,噗的一声,麻面修士被砸得鲜血横飞。

    因为没有真气抵御,这一下麻面修士不再抽搐了,叶庭上前夺了储物袋,用匕割了他的头颅,忽然想起还有一件装备,转身去地上捡起那铜牌。

    远处修士的气息已经近了,他的神识可以感应得到。

    叶庭此时真气已经恢复八成,转身飞奔,向着来时的大门跑去,在母熊的尸体旁边,他停留片刻,取了那母熊的内丹,然后冲到来时的地方,催木符。

    三息的时间过去,前方出现了一座青铜大门,叶庭一步跨入,回头时,看到远处山坡上,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

    管他是敌是友,回来再说。

    叶庭看到身后的青铜大门闭合,这才安下心来。打开地上皮囊,用清水洗了下脸,吃了口干粮,叶庭先是调息了一刻钟的时间,这才打开麻面修士的储物袋。

    那个瘦小修士的储物袋里没有钱,这麻面修士不同,里面三个紫玉符钱躺着,还有一个玉瓶,同样是筑基丹。

    内门弟子,每个月有五个紫玉符钱放,估计是太少,入不敷出。

    这也正常,凝液期的丹药,大多是十个紫玉符钱,一瓶十二颗。内门弟子资质不比真传,服用丹药的时候较多,存不下什么。

    时间不到,自己是无法离开这里的。叶庭摘下两颗人头,收入巨大的皮囊中。还有十八天离开,不收起来就要烂掉。

    杀人这种事情,叶庭没有任何不适。北荒生活很残酷,陌生的猎人之间不是合作关系,狭路相逢的时候,比遇到荒兽还要危险。

    叶庭不去想着两个内门弟子的事情,干脆在地上睡了一个时辰,醒来时已经精气充足,神采奕奕。

    叶庭推开第二扇金属大门,走过狭长的甬道,尽头处是一个封闭的大厅,大厅中央,就是一百个结阵的金属傀儡了。

    叶庭仔细看那金属傀儡,顿时有些郁闷。这金属傀儡分明是给驭龙城弟子当靶子用的东西,坚固异常,就是筑基修士都很难摧毁。

    型号他还记得,这种傀儡你不催动真气攻击,它就站在那里不动。自己青莲怒海入门之后,就应该先来这里,将剑法熟悉之后,再去斩杀妖兽。

    接下来的七天多时间里,叶庭就在这大厅内和傀儡磨练剑术。

    当第七日上,他那九百字口诀化为一曲剑歌的时候,青莲怒海终于初窥门径。这一招的结构,他已经可以分解开来,不必一气呵成。青莲怒放的时候,那展开的莲瓣剑影,已经可以进行第二次的操作,和他原来设想的不同。

    莲瓣剑影的威力,甚至可以比那第一击还强,完全看自己怎么调配真气的爆。

    详细推算下去,这一招甚至可以不必释放莲瓣剑影,而是以真气御剑,接连攻击不同的敌人。只要自己的剑器足够坚韧,没有被真气摧毁,剑招的威力还会增强许多。

    剑谱中的少年演示剑法,用的是凡铁长剑。哪怕是符器等级的长剑,也不至于碎裂。

    那就是金鳌岛主少年时候的样子,那时候,他手边连一件符器都没有!十六年,应该就是十六岁的意思。

    叶庭悠然神往,对那剑谱之中演示出来的怒意,已经有了深刻的体会。在他的心底,青莲剑歌炼气篇的口诀宛如仙音,缓慢流淌。

    那怒意,不是愤怒,它比愤怒更加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