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十四章:青莲怒海
    叶庭忍着疼痛,将木刺一根根的从身体拔出来,吞下疗伤的丹药,跌坐在地。他不明白,这一剑是怎么失控的。

    相同的剑招,真气运转都没疏漏,怎么自己用出来就和自杀一样?幸好是木剑,虽然坚韧,可不够锋利,要是铁剑的话,这一下自己的眼睛就要废了。

    叶庭还不知道,要不是他灵魂强悍,这半招他都释放不出。那少年正是金鳌岛主,当年虽然只是炼气期的境界,神识力量却强得惊人。

    叶庭的灵魂强大,可是沟通外界不便,神识释放受到限制,控制能力自然远远不如当年的金鳌岛主。

    他的神识总量如果是一个湖泊的话,能放于紫府之外的,只相当于几个水龙头。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要是不能修成青莲怒海,自己在北荒上学的本事,根本没法和相当于炼气圆满的妖兽搏斗。

    境界不等于战斗力,哪怕你是筑基的境界,不会法术,不会使用兵器,面对皮糙肉厚的妖兽也要吃亏。

    叶庭咬牙,取了第二把木剑,重新来过。

    青莲怒海出剑之前,怒气爆的同时,穴窍之中的真气是同时压缩的。这次他将真气压缩的度放慢了九倍,再度施展青莲怒海。

    静室之中,再次爆出巨响,叶庭双臂横在面前,十几根木刺穿透肌肉,已经打在了骨骼之上。如果不是身体被强化过,他的骨头都要被木屑打裂开来。

    真气度运转放慢,依然无法控制,肯定是哪里错了!

    叶庭闷闷不乐拔去木刺,吞服丹药,打坐休息。

    他的心底回放少年一剑刺出的过程,所有真气运转都没差错,青莲剑歌的节奏都对。叶庭不知道他灵魂又多么强大,还以为这样的记忆和模仿是很轻松的事情。

    他的心里只是想着,我这样慢,都无法模仿出来,那战斗之中,如此快的度,怎样才能将全身的真气爆在一剑之中,还能操控自如?

    画面最终定格在铁剑碎掉的瞬间,叶庭忽然明白,自己的剑歌错在哪里了。

    自己是试图强行控制真气运转,而那少年,分明是顺着剑歌的意境来释放这一剑的。自己试图操控每一道真气,在剑中形成那奇妙的莲纹。而少年出剑,就像是种下了一颗种子,之后只是施肥浇水而已。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绝对可以释放出青莲怒海,只是无法像那少年一样操控自如。而且少年的攻击,之前的剑歌怒意,彻底压制住了敌人中的最强者。

    自己没有学到的是那怒气的爆,要是怒气不能压制敌人,敌人会有机会挡住这一剑攻击。只要给敌人机会,那死的就是自己了。炼气期毕竟是修士之中垫底的存在,剑术失败,什么都完了。

    叶庭现在不郁闷了,要是得了秘籍就能无敌于天下,还苦苦修行做什么。

    叶庭再度翻开青莲剑歌第一页,看那一道墨痕。这一次,感受就完全不同了。身体内的穴窍一张一合,就像是在呼吸。

    叶庭现,自己无法积攒太高的怒意!

    愤怒这种情绪,他从小缺失,灵魂完整之后,因为过去的记忆被夺走,叶庭只是有上一世少许的记忆,自身并无太多变化,那种记忆,有些隔膜。

    而此生,生于北荒,愤怒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围攻采参客,村里的伙伴死的只剩下四人,他没有任何愤怒的感觉。设下陷阱,夺人血参,这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蛟龙要吃自己,换取送狼溪三人过河,他没有愤怒,哪怕这是不公平交易,对方随时可能毁诺。

    是你自己愿意上的祭龙台,自己变成祭品,也是你活该。

    那天,锦衣少年殴打狼溪……

    叶庭感觉到了一丝怒意,他的紫府识海之中,淤泥内前十世的记忆共鸣起来,他自己并无直觉,灵魂深处,却有了被人夺取大道的愤怒。

    怒意,由狼溪引起,前生记忆共鸣,叶庭取了第三把木剑,一个呼吸间,在这静室内的墙壁上奔跑一圈,过了他度的极限,这一个过程,也同时让他穴窍内的真气压缩到了极致。

    挡我道路,阻我长生?

    不,这愤怒还不够。

    狼溪无辜,有本事,冲我来!

    叶庭手中木剑,出激烈的爆炸声,却没有真正的炸开。他感受到了那一道墨痕之中的愤怒。这愤怒并没有失去理智,真气变化,从未如此清晰透彻。

    九百一十个窍内的真气被压缩到了他能力的极限,没有爆炸,而是一剑刺了出去。剑中的力量释放出来,层层叠叠绽放,在途中忽然失去控制,炸开。

    只是这一次,叶庭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在爆炸的中心,木屑没有飞向他的身体。而是绕开,就像是柳絮遇到了一棵树,在风中转向,自然而然。

    叶庭站在原地,无喜无悲。

    部分成功也算是成功么?不,自己还是失败了。这一剑固然威力很大,用来对敌,恐怕会给凝液期的敌人造成重创,问题是一剑之后,自己的真气消耗了八成,再也无法施展第二剑的攻击。

    而且这一剑的力量层层绽放,威力递减的过程并不受自己控制,敌人站位要是不在攻击点上,这一剑的力量,就被浪费了小半,最多只能对一个目标产生威胁。

    剑谱中的少年一剑杀了三百多人,那是何等的操控能力!愤怒和冷静两种对立的情绪结合在一起,竟然没有一丝的缝隙。

    继续吧!还有二十七天。

    既然不再受伤,叶庭加快了练剑的度,一柄一柄的木剑在他手中粉碎,当两百七十七柄木剑毁掉之后,他终于将青莲怒海完整的施展出来。

    皮囊之中,除了疗伤的丹药,其余的丹药都见了底,剩下不足一瓶。

    叶庭长叹了一口气,这次又耗掉了六天的时间。距离师傅的要求,还剩下二十一天了。而自己的青莲怒海,才勉强入门而已。

    剑谱中的少年,可以根据敌人的实力来分配攻击力量。他的愤怒十分纯粹,爆的时间不足一息。那怒气释放的时候,就像是深沉的大海忽然在咆哮,能让筑基境界的敌人心神失守。

    若非如此,筑基修士随便放个防御的符器,也能抵挡一下。

    而自己呢?这一剑的目标,只能是一个。想要将那莲瓣层层释放出来也不是不行,可惜无法控制下一轮的攻击,除非敌人站在原地不动,总有被命中的目标。

    少年的怒意中,有种特殊的力量。叶庭仔细回忆着,忽然想起剑谱上的那一段话。

    一十六年,沧海盗匪屠灭星城,吾单人独剑,于归路灭之,悟此剑意,不亦快哉!

    叶庭猛然醒悟,少年的怒意,是因为盗匪屠城而起。他单人独剑前往,义无反顾,胸中不平是那么的纯粹,没有杂质。

    这愤怒出自人心,而不是什么天道。天道哪会管你凡人死活?

    道门修天意,魔门修红尘!

    少年不是侠客,而是人间真魔。那一剑刺下,毫无怜悯,更无悲怆。只是觉得理所当然!我要做的,谁也挡不住!

    青莲怒海的精华,就是要修成这纯粹的怒意。

    叶庭既然明白方向,他的灵魂还吸收了青莲怒海的剑意,再次修炼,就容易多了。只是他的控制能力终究是个短板,激怒意的时间,长达三息。如果缩短这个过程,怒意不足,剑招的威力就下降了,也震慑不住敌人。

    可是只要路走对了,提升剑术只是时间问题,叶庭将怒意融合在剑意之中,反复打磨,又花费了三天的时间,才放下这一式剑术,去看那青莲剑歌的第二页。

    第二页,翻不开?

    叶庭也没失望,第一页入门,就消耗了自己四十二天的时间。就算能翻开第二页,他也没时间学习了。

    再说第二页有可能是凝液期的修行口诀,看了也没用。

    算了,还有十八天,要完成后面的三个任务,还要尝试进阶凝液。叶庭感觉时间太少了,也就没有再继续修行剑术。

    十方炼狱道炼气篇已经圆满,青莲剑歌炼气篇也是如此,九百一十个穴窍扩张到了极致。所有穴窍都化为纯青色,里面的莲纹撑起,就像是穴窍内的经脉一样,调节能力细微到了极致。

    叶庭感觉自己还是差了一点什么,现在也可以凝液,就是让他有些不足之意。

    叶庭整理身边的东西,皮囊里的食物和清水还能维持二十天的样子,还剩下的丹药是四个半瓶。木剑还剩二十三把,一个回归用的木符。

    储物袋里有阳眉给他的一块金属,一枚白玉符钱,十九枚紫金符钱,五百通用符钱。一壶人工提炼的灵液,一瓶阳魔秀神丹,里面是三颗而已。这是所有丹药之中最好的。然后就是蕴灵丹和天魔补神丹之类的药物。大大小小三十六瓶。

    相同的丹药也分品级,这次宇文玄给他的都是同等丹药中最好的,但是一瓶已经不是十颗或者十二颗,所有丹瓶里最多三颗,最少只有一颗。

    这些丹药,都能在战斗中使用,所以被叶庭分离出来,留作试炼之用。

    可惜储物袋太小,里面的空间长宽高都不足两尺,那木剑足有五尺长,放不进去。除非叶庭凝液,才能打开自己的令牌空间。真传弟子的令牌空间一丈大小,叶庭这个有三丈,长枪也放得进去了。

    现在食物和水都要留在外面,背着皮囊去试炼不太方便。二十三把木剑,叶庭想了想带上七把,六把用原来的腰带绑好,背在后背上,手中提了一把木剑之后,叶庭推开了第一扇青铜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