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十三章:剑谱
    丹药和符箓,生效力之前都得用特殊手法激,战斗腰带就是节约这个激的时间,金鳌岛弟子好斗,才明出这么个玩意来。

    “青莲剑歌,师傅也没练过,叶庭,你先在这里自学。等你穴窍再度扩张十倍的时候,就可以进入第一扇门了。”

    宇文玄说完这很不负责任的话,一道遁光消失不见。

    叶庭张了张嘴巴,心想我可怎么离开啊!

    这里是内门弟子修行试炼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叶庭迅安下心来,打开皮囊。这皮囊却是一个大号的储物袋,应该是魔门战争时期运转物资之用。

    这东西哪怕以叶庭现在的体型,扛起来也像是一面巨盾了。

    叶庭深呼吸,将原来的腰带解下来,那驭龙城真传弟子的令牌也摘下,看看自己新的战斗腰带,左右也是各有一个镶嵌位置,就将那令牌放在左边。令牌空间无法开启,他还是只能用小小的储物袋,储物袋挂在右边。

    重新去看那巨大的皮囊,皮囊里是干粮和清水,外加不少瓶瓶罐罐,都是丹药。除此之外,还有巨大的一捆木剑,那是给自己修行青莲剑歌用的吧?

    最后一件东西,是一个木符,用纸张包裹。叶庭取出,展开,却是一个开启的符箓。纸上写的明白,想要回归这修炼的石室,激木符,就能在出去的位置上打开青铜大门。

    原来是个回来的钥匙,叶庭把木符收入自己的储物袋,想了想,又将巨大皮囊之中最好的丹药也都装在储物袋中。原本储物袋里放入的食物取出,清理空间,只留下符钱和丹药。

    阳眉送他的那一块金属,叶庭想了想,还是收入了储物袋。这样一来,不到两尺大小的储物袋就装满了。

    叶庭数了数皮囊里的木剑,足有三百把。这木剑连符器都算不上,不过也经过炼制,里面有阵法纹路,使用起来,比凡人的铁剑还是好了百倍,适合修士练剑。

    叶庭席地坐下,没舍得喝为数不多的灵液,他拿了块干粮,就着清水填了下肚子,不觉有些怀念甲辰在身边的时候。

    肚子里略饱一些,叶庭才取出青莲剑歌,平心静气看去。那剑谱的封面纯青色,铁画银钩的四个大字写在上面——青莲剑歌。

    在四个字下方,有一方小巧的印文,朱红色,殷殷如血。印文的痕迹古朴,叶庭凝神去看,感觉玄妙无方。小巧的印文之中,仿佛蕴含了天地至理,无上大道。

    可是!这印文是什么字?

    叶庭有些震惊,因为这印文上的字,他随看随忘,一个笔画都记不下来。这不是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叶庭立刻放弃观看印文。他用手抚摸那剑谱的封面,触手冰冷。感觉像是皮质,又有坚硬的金属味道。

    缓缓打开封面,翻到第一页上。

    淡黄的纸上,唯有一道墨痕,三寸长短,撞入叶庭眼底。叶庭仿佛是被流星击中,浑身上下被无形的力量压得无法呼吸,骨骼咯咯作响,皮肤表面瞬间渗出一层层的汗水。在这压力之下,他身体之中的九百个穴窍,连同体外的十个穴窍产生了奇异的共鸣。

    一道剑光在叶庭的紫府识海中亮起,纯青色,那青莲感应到剑光出现,忽然花瓣绽放,露出里面有些萎靡的灵魂。叶庭的灵魂之中,也飞起一道剑光,这剑光带着光阴之力和纯青色的剑光轻轻一碰,就融合在了一起。

    两道剑光融合,回归叶庭的灵魂之中,叶庭的灵魂瞬间饱满,之前对抗透明丝线时候的消耗直接补充回来。

    九百一十个穴窍还在鸣动不休,青莲摇曳,洁白的藕丝再度生长,穿过淤泥,冲破紫府识海,进入到了叶庭的经脉之中,向着穴窍而去。

    只是这次,洁白的藕丝之中,带着一道绝世的剑意。

    剑意顺着经脉冲入所有穴窍之中,随着穴窍震荡,叶庭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被利器粉碎掉了,然后又瞬息恢复过来,再度粉碎。

    几个呼吸的时间,九百一十个穴窍已经染上了一道青色。当穴窍震荡停止下来的时候,所有穴窍都扩张开来,比起之前,大了十倍不止。

    与此同时,叶庭也知道了这一式剑招的名字——青莲怒海。

    再看那剑谱的时候,在一道墨痕之下,多了数行字迹。那字迹张狂至极,仿佛纸面已经无法约束,要直接跳出来的样子。

    那上面写着:一十六年,沧海盗匪屠灭星城,吾单人独剑,于归路灭之,悟此剑意,不亦快哉!

    叶庭胸中意气激荡,有仰天长啸的冲动。那些字迹也从纸上飞舞起来,化为一道道影像,在他面前流转不休。

    一个青衣少年,手提铁剑,踩着湿滑的泥土向前,一步快过一步。

    前方数百步,凶悍的盗匪惊讶的看着少年,他充满戾气的脸上,有了一丝惊恐。手下数百盗匪犹自不觉,做哄笑状。

    盗匪筑基,少年炼气!

    叶庭感悟到了画面中的所有细节,心弦不由得紧绷起来。所有细节都在他眼底走过,少年手中不过是一把凡铁,那盗匪手下,尚有十九个凝液散修。

    少年的身上,忽然生出滔天的怒气。然后他的身体带起残影,一步来到盗匪领面前,出剑。

    铁剑穿透盗匪的眼窝,一朵巨大的青莲绽放开来。每一朵莲瓣散开,就有一个盗匪倒下,青莲层叠释放,就像是一场幻梦。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数百盗匪全部伏诛。

    只是一剑,一个筑基,十九个凝液,死在少年手下。

    杀人之后,少年大笑而去,地上唯一还立着的,是他手中已经残破不堪的铁剑。铁剑上,蛛网一样的裂纹密布,直到少年身影消失,才崩碎开来,散落在地上,那碎裂的剑身,铺陈出一朵莲花,在染血的大地上仿佛还在摇曳。

    叶庭领悟剑意的同时,也知道了这一剑的名字——青莲怒海。

    叶庭此刻才现自己被那少年怒意震慑,浑身上下都使不出力,瘫软在地上。这是身体真实不虚的反应,面对那少年的怒意,肉身已经失去了任何抵抗意志。

    唯有体外穴窍还能运转,叶庭调动那十个穴窍内的真气,返还身体,冲击其余的穴窍。九百个穴窍逐一震荡,渐渐的转化为纯青色,穴窍内部莲纹错落,生长,将所有穴窍再度扩张。

    这一次扩张,足足六个时辰才停止下来。九百个字的口诀在叶庭心底生成。

    青莲剑歌,炼气篇。

    同样是炼气篇,十方炼狱道三万字,这青莲剑歌只有九百字。可是青莲剑歌的繁复程度,远远过十方炼狱道。

    十方炼狱道三万字入门,秩序严谨,字字珠玑。

    青莲剑歌九百字入门,这可是他妈的什么!

    叶庭仿佛是旁观者一样,脑海中流过九百字剑歌,这九百字,还可以颠倒次序,怎么念都通顺!这样一来,变化就是无数了,就算有个上限,也是恒河沙数,靠人力去计算,没有穷尽的可能。

    祖师,你还让人入门不?

    叶庭感觉受到了深深的伤害,这样的口诀,可以羞辱所有人的智商。

    剑意、剑意!

    叶庭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师傅让自己两个月凝液,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他努力的回想少年的一剑,同时取了一柄木剑在手,学着少年的样子刺出。

    这一剑刺出,叶庭的心神顿时彻底稳定下来。他模拟少年的怒意,却似是而非,身上莲影直接绽放,力量瞬间就消散掉了。

    不过他是直接吸收的剑意,没有控制好攻击的方法,身体内的穴窍可是跟着震荡起来,真气运转中,叶庭已经触摸到了门槛。

    那九百字口诀无数变化被精简下来,还是有十数亿的量。

    叶庭也不激动,他努力回忆方才看到的画面,少年的步伐,真气运转,怒意勃。种种细节,竟然都已经烙印在心中。

    随着叶庭的模仿越来越像,这炼气篇的口诀,被他精简到了十二万多字。

    这一修行,转眼就过去了二十多日。叶庭已经将口诀精简到了三千六百字。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青莲剑歌的炼气篇,还真的就是九百字。只要你领悟剑意,就能迅学会。只是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

    所以要加快修行的度,必须开始服食丹药。

    又是十天过去,叶庭吃掉了皮囊里师傅留的大半丹药,这才将口诀精简为九百字。青莲怒海的种种变化,他已经了然于胸。

    他的九百一十个穴窍已经扩张到了极限,每个穴窍之中,莲纹密布,贯通经脉。真气控制和之前已经是天壤之别。

    他的脑后,一朵青莲幻象三生三灭,这才消散。

    铜鼎之外,宇文玄感应到了叶庭散出的气息,笑了一笑,转身离去。青莲剑歌,是没法让旁人指点的,哪怕是金鳌岛主,也帮不上叶庭。

    能学到什么程度,只能靠叶庭自己。

    叶庭修成了炼气篇的口诀,剑术可还没掌握,他又提起木剑,开始正式修行青莲怒海这一式。

    这些天打磨口诀,叶庭对青莲怒海的使用也在反复的思考,千万变化都在胸中。

    他的身上,怒气猛然爆开来,脚下一步,冲出七丈的距离。

    轰!

    比精铁还要坚韧的木剑,直接炸开,这一次因为他的蓄力没有太多错误,蕴含在木剑中的力量已经过他自己的预期。剑意失控,那木剑承受不住,木屑纷飞,叶庭的身上直接被刺进了一百多枚。

    其中一枚,从他的眼皮上方扎进去,几乎伤了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