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九章:一吻
    “叶师兄,你刚刚炼气入门,这种茶对你来说,还有不小的益处。”

    屠苏其实很想说,你现在这水准,一会儿点的菜肴给你吃了,纯粹是浪费,你也吸收不了什么。

    “哦,是这样!”叶庭端起茶杯,青瓷细腻,小巧玲珑。这要是失手吞进嗓子,绝对卡不到喉咙。

    叶庭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举手就将整杯茶倒进肚子里去。

    真是醇香!和散出来的香气比起来,茶水内蕴含的天地灵气才是让人沉醉的。喝了一杯,叶庭感觉自己都不太饿了,读书一日的疲劳,瞬间消散。

    叶庭心情大好,对屠苏道:“屠师妹,说吧,你找我是什么事情?”

    “是这样,叶师兄,我想要指点你的修行。”

    “可是,我有师傅啊?”叶庭莫名其妙。

    “筑基前的事情,你师傅哪有时间管你,总要筑基了,才会亲自指点。这事情原本是你师姐的任务,不过今天我听说,她闭关去了,冲击筑基境界,我估计怎么也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想要讨这个任务的人不少,我干脆直接来找师兄。”

    “你有什么好处?”叶庭不解。修士的时间都是宝贵的,指点自己修行,岂不是浪费时间么?

    “小的好处是,指点你修行的期间,我每个月领的符钱,都是白玉符钱。这东西没谁会给你兑换,宗门里想要,得做一些门派任务才行。可那些任务,去的地方都挺远的。我指点你修行的话,能节约很多时间。”

    见叶庭不说话,屠苏哀求道:“我已经凝液大圆满了,很快就要筑基。筑基之后,我需要一些白玉符钱,叔叔那边也没多少,我不能去要。当然,这都是小事,最主要的是,我的指点要是城主满意的话,会为我炼制一件法器。”

    叶庭明白了,真传弟子筑基,门派总会送一件法器在手。屠师是结丹修士,炼制出的法器和宇文玄这个婴境修士相比,差距还是挺大的。

    别看他金丹九劫的水准,最多也就炼制出下品法器。而婴境四难的宇文玄,炼制上品法器都不算艰难。婴境四重,都可以炼制宝器了。

    修士的装备,最差的是符器,依次向上是符宝、法器,然后是法宝。在往上就是道器,神器,仙器。

    仙器只有仙人能炼制,神器的话,也要诸多虚境修士耗费大量的时间,有绝大的机缘才能炼制出来。

    而道器,也差不多如此,只不过道器的炼制,如果材料足够好的话,虚境修士单独也能炼制。

    九州八极之外,最好的修士装备,就是法宝了。偶有道器,也是从九州八极流落出来的。婴境修士,能炼制最好的东西就是法宝。

    结丹修士炼制法器,基本上都是下品,唯有婴境,能炼制出中品和上品出来。筑基修士,更是只能炼制符宝。

    凝液修士炼制的符器,是外面最常用的东西。

    当然,也只有屠苏这样出身大宗派的修士,才会在筑基境界追求上品法器。传承不是绝顶的宗门,筑基境界催动下品法器都是艰难的很,更别提没有什么传承的散修和世家了。

    叶庭笑了,匆忙又来了一杯茶,对屠苏道:“你指点我修行,可得白玉符钱,请客的钱也就算是赚回去了。”

    屠苏苦着脸,心说这小子真的是抠门,不愧是北荒来的。

    叶庭话锋忽然一转,道:“这事情,我答应了,回头会和师傅说。”

    “啊?”

    “交个朋友嘛。还有,你要是有机会,帮我照顾下那两个女孩,顺便也帮帮狼溪。”叶庭提出请求,屠苏喜出望外。她起身向叶庭道谢,至于狼溪等人的事情,她也无须自己出面,她的身份,手下自有小弟。

    叶庭答应了屠苏,他身上的无形丝线又飞出一缕,缠绕在屠苏身上,两人都无感觉。

    屠苏开心,就要点菜,叶庭拦住,道:“茶喝了几杯,感觉不怎么饿了。”

    屠苏眉开眼笑:“叶师兄还是体谅人呢。”

    叶庭高声叫道:“来人,结账!”

    进来的侍女端着托盘,叶庭也不脸红,伸手取了盘子上的十九枚紫玉符钱,揣进自己的口袋,屠苏目瞪口呆。

    说好的交个朋友呢?怎么他就好意思把钱拿走?

    见屠苏脸色实在不好,叶庭这才解释一声,道:“说好的是你请我,要是你拿回钱去,等于是我请你了,对不对?”

    这话似乎有道理,问题是屠苏怎么都觉得不对劲。浑浑噩噩出了食馆,小巷里,甲辰的车马还在等着。

    叶庭得了紫玉符钱,心中满意,请屠苏上车。

    “屠师妹,我送你回去。”

    屠苏犹豫道:“送我回去,不会要车马费吧?”

    “朋友之间,不要谈钱。”叶庭捏着自己的口袋,说得大义凛然。

    屠苏点点头,道:“叶师兄,我有点喜欢你了。”

    叶庭莫名其妙,跟着屠苏上车,甲辰驾车先去屠苏住处,车厢内,屠苏目光落在叶庭身上,目不转睛的看着。

    叶庭终于被看的毛,问:“我脸上有什么?”

    “哎,我在世情院,说知道是谁要对付你,其实是骗你的。”

    “我知道,所以没问。”

    “本来想要吓唬你一下,让你承我个人情,然后搞定指点你修行的事情。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可老辣的很。没骗成你,还被你骗财骗色的。”

    叶庭的脸第一次红了,委屈道:“我哪里有骗色?”

    屠苏弯探过身,弯下腰来,在叶庭的唇上轻轻一吻,她的两条辫在叶庭的脖子上蹭过,叶庭浑身上下的血都涌上来。

    屠苏坐回去,靠在座椅的背上,笑眯眯的看着叶庭的小脸,道:“这回有了吧?”

    叶庭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那马车已经停下。屠苏开门走下了车,头也不回,对叶庭道:“明天,你过来我这里修行吧,要早些。”

    叶庭一个人在马车上,任凭马车带着自己回家,夜色深沉,他第一次打开车窗,想要看看驭龙城的样子。

    车外漆黑一片,只看到隐约的树影在两边掠过,天空之中,传来低沉的雷声。这是要下雨了。

    马车回了叶庭住所,驶进院子里,雨点已经噼里啪啦的砸下来。叶庭跳下车,向中堂跑去,甲辰在后面慢慢的跟着,叶庭回头,看到她的脸,在雨中清冷的样子,急忙招手,让她快些。

    “公子莫急,我只是傀儡,不怕雨水的。”甲辰不慌不忙的走上台阶,叶庭伸手去拉,甲辰就把手塞给叶庭,让他拉着跑回后院小楼。

    叶庭跑的浑身暖了,屠苏的吻仿佛还在唇边,他都不觉得自己现在的笑容有些傻。忽然甲辰在他耳边道:“屠苏小姐的话,你不要当真。”

    “甲辰,我没有当真,我只是很开心。”叶庭欢笑起来,抱住甲辰,想要转几个圈。没想到他的力气虽然很大,那甲辰的身体却是更沉,这一抱之后,几乎脱手。

    “没有当真,为什么笑得傻乎乎的?”甲辰推开叶庭,直奔厨房。

    叶庭揉了揉自己的脸,感觉有些麻木,似乎在马车上,自己的表情都没怎么变过。原来一个表情太久了,也会受伤。他跟进厨房,在背后看着甲辰在灶台前忙碌。

    “公子,你自己去洗把脸,我这里还有一会儿呢。”甲辰背对着叶庭道。

    “不用。我就是感觉这里太陌生,很孤独。我成了婴境修士的弟子,可还没有半点安全感。好像所有人都是恶意的,除了你。哎,你是个傀儡,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

    “因为我是傀儡啊。就像是小姐,以前也对我唠叨心事。”

    “小姐,你说阳眉师姐?”

    “是啊,她刚来的时候,胆子很小,现在已经敢拧掉我的脑袋了。”甲辰平淡的诉说着自身的遭遇,不带感情。

    甲辰这样说阳眉,叶庭可是有些心惊胆战,他赶紧换了话题,问甲辰道:“屠苏指点我的修行,不会对我不利吧?”

    “不会,这任务是她自己申请的,要是出了什么错,城主会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那就好。”

    “饭弄好了,今天简单点吧。你自己吃,我去给你倒水洗澡。”甲辰在盆里洗了下手,把饭菜端去外面的餐厅。

    叶庭很快吃完,洗了澡,上了床。甲辰给他掖好被角,道:“公子早点睡,明天要去屠苏小姐府上修行,得早起。”

    说完,她又把储物袋放在叶庭枕边道:“你这个月的花销,我已经帮你领了。”

    说完,甲辰退出卧室,关上房门。叶庭知道她就守在外面,一个人和一个傀儡,隔着一扇门,安安静静,不再说话。

    这一夜,叶庭没有做梦,睡得很是香甜。

    天蒙蒙亮的时候,甲辰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今天没有阳眉捣乱,叶庭吃过之后,这才换好衣服,坐上马车,前往屠苏住处。

    马车上,叶庭打开自己的储物袋,这里面两尺大小的空间,除了阳眉师姐丢下的一块金属之外,就是叶庭这个月领的物资和金钱。

    一枚白玉符钱,静静的躺在储物袋底,叶庭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