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八章:请客
    【八点还有一更】

    “叶师兄好,我叫屠苏,是屠师的学生,他是我的叔叔。”女孩自我介绍。

    “叶庭,来自荒原。”叶庭看看窗外,已经傍晚了,腹内饥饿,有了离开的念头。这书一看一天,干粮早就吃光了。他刚刚炼气入门,一日三餐是少不得的。天都有些黑了,那甲辰可能已经等在外面。

    他正要起身还书,那女孩开口道:“今天早晨在门口打人的家伙,你知道是谁么?”

    叶庭的屁股顿时重新定在椅子上,他回忆了一下,屠苏?屠师?

    原来是他,屠师,驭龙城二十七个结丹强者之一,有丹境九劫的水准,才不过三百岁,驭龙城近年最杰出的人物。也有可变成逢州之上第四个婴境修士。

    来头不小啊,屠师这样的强者,就是驭龙城主也要重视。这屠师可以说是城主之下第一人了。

    “我不知道。”叶庭老老实实的回答,也不追问。

    “那是梁笼的弟子,曲萧萧。门派资料你都看过了吧?”见叶庭点头,屠苏继续道:“梁笼这人,醉心于炼丹,以他的性子来说,不会让弟子来为难你。”

    “哦。”叶庭敷衍一声。

    屠苏有些泄气,对叶庭道:“你就不担心么?”

    叶庭想了想,对屠苏道:“我和你叔叔是一个辈分的,你应该叫我师叔才对。”

    “不是的!”屠苏的小脸通红,争辩道:“修士之间的辈分,都是各自结交各自的。里面自有规矩。比如你从城主和我叔叔那边论,肯定是我师叔,可是咱们单独结交的话,可以平辈来算,只是你年龄比我小,我也得叫你师兄而已。”

    “那你要是看到我师姐阳眉,和她怎么称呼?”叶庭奇怪道。

    屠苏的脸更加的红了,就算她是屠师的弟子,也不敢喊那阳眉一声师姐,还得乖乖的叫声师叔。

    叶庭轻轻笑了一声,对屠苏道:“明白了,魔门之中,强者为尊。你还是叫我师兄好了,是我多嘴。”

    “你怎这样老成。”屠苏这才现,被叶庭带到沟里去了。原本要说的话也没说出来。

    “勾心斗角的事情,碍我修行,多想无益,屠苏师妹,你这次找我,所为何事?”

    “的确有一事求你,叶师兄……”屠苏用她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叶庭,叶庭的肚子咕噜一声,道:“哎呀,饿了。”

    “你要请我吃饭?”屠苏捏着自己的辫子,有些害羞。

    “是你请我。”叶庭把书向前一推。

    “为什么?凭什么!”屠苏双手按着桌子,猛然站起,居高临下瞪着叶庭。驭龙城想要请她吃饭的人大把,能从这里一直排到城外。

    叶庭做了个捂脸的动作,再松开手时,屠苏已经坐下,恢复乖巧的模样。周围几百只眼睛看过来,她是真的害羞了。

    叶庭的目光越过屠苏,看着隔着两排桌子的珑音,轻轻点头,道:“我看书上说,驭龙城有独特的食馆,吃的菜肴都是药膳,有些丹药的效果,最能补气,有益修行。”

    屠苏重重的喘气,那种地方,可是不便宜。

    珑音也听到叶庭的话,收起书本,起身离去。

    见叶庭神态坚定,不肯退让,屠苏颓然道:“好吧,谁让我找你帮忙呢。你的马车在外面,咱们走吧。”

    “这书呢?”叶庭指着书桌。

    “有人收拾,你是真传弟子,这是特权。”屠苏轻轻跳起来,脚下跑着碎步,一溜烟的出了世情院。叶庭出来的时候,屠苏已经上了他的马车,和甲辰说了要去的地方。

    显然她是怕了,怕叶庭自己点太贵的场所。

    叶庭上车,和屠苏对面坐好,有些奇怪地问:“我看这边,就我一个人乘车,是什么缘故?”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有个城主做师傅么?”屠苏瞪大眼睛,心中还是不忿被叶庭敲诈。

    “我不懂。”

    屠苏见叶庭一脸真诚,不由得敲了一下自己的头,道:“忘记了,这种规矩,书里可没写着。其实不止是驭龙城,大多数宗门都是如此。凝液期之后,走路要么靠腿,要么自己使用法术赶路,除非出个远门,否则是不能乘坐你这**车的。太过舒适的生活,会让人忘记本心呢。”

    屠苏停顿了一下,又道:“你这马车,可是法器,跑起来飞快,又可以不用管城里的各种禁制,是城主大人亲手炼制的东西。炼气期的弟子,租都租不起。”

    “原来如此,我是不知道,没有炫耀的意思。”叶庭道歉。

    “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很快就会凝液,马车和傀儡仆人,都会收回。只有那些不入流的修士世家,才会拿无聊的东西摆架子。你说,在凡人面前炫耀,有意思么?”

    叶庭想了想,道:“可能挺有意思的。”

    他想到的是前生,自己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还真是过的挺苦的。手头从没有过玉石,符钱也没攒下过百个。要是能挥霍一番,万众瞩目,说不定还真是特别爽利。

    马车跑了许久才停下来,叶庭下车,看到一座小楼,在深巷之中。

    这就是食馆了,驭龙城没有酒楼娼寮,食馆也是安安静静的,只是吃东西。里面的菜肴都是精心调配的药膳,的确有益修行。

    按理说,屠苏一个真传弟子,又是屠师的侄女,算是有钱人,干嘛一脸肉痛的样子。

    屠苏带着叶庭进门,当她在柜台上丢下二十个紫金符钱的时候,叶庭的心都跟着痛了一下。

    这么贵!是要吃人么?

    柜台上给了屠苏一张符票,二十个紫金符钱只是押金,多退少补。屠苏一声不吭,往里就走,有侍女匆忙追上,给屠苏引路。

    侍女很快就将叶庭和屠苏带到一个单间雅室之中,房间不大不小,临窗摆着两个水生花盆,绿叶漂浮,有两条金鱼冒出头来吐泡泡,叶庭进来,那金鱼一甩尾巴,藏进叶子下面去了。

    两个人隔着桌子,对面坐好,侍女放了菜单就退了出去,也不催促他们。

    叶庭见侍女出去,这才开口道:“屠苏,这里这么贵?”

    “已经算是便宜的了,哼,我不是舍不得请你,只是你才炼气入门,吃什么都是浪费。”屠苏说着说着,开始磨牙了。

    叶庭这个时候知道她不是小气,真传弟子一个月只有二十枚紫玉符钱放。屠苏应该是那屠师的入室弟子,但是也只有一百枚紫玉符钱,一顿饭吃下五分之一去,换做是自己也心疼的很。

    天下修士,不论九州八极,还是海外八百大洲,都不用金银。玉石再生极为缓慢,大多数矿脉都被宗门霸占,虽然也可以流通,但是修士基本用的都是符钱。

    符钱是修士炼制的玩意,里面蕴含天地元气,吸收起来比打坐吐纳要快许多倍。而且这东西类似玉石,也能用于阵法之中。符钱还利于保存携带,不像是丹药,需要用特殊的容器装着,即使如此,丹药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失效。

    唯一的麻烦是,符钱的炼制没有任何捷径可言,总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想要长生的人,很少会把时间花费在这个上面。

    不同境界的修士,炼制出的符钱也是不一样的。

    虚境修士炼制出的叫做青玉符钱,价值已经过绝大多数的玉石了。通常这种符钱,是虚境修士给自家入室弟子准备的,不会在外面流通。标价多少也是买不到的。

    婴境修士炼制的叫紫玉符钱,婴境修士的寿元和虚境修士没法比,更不愿意浪费时间。通常紫玉符钱都是婴境修士为了做些特殊交易制造出来的,也算是罕见的玩意。

    结丹修士炼制的叫白玉符钱,这种符钱就很多了。驭龙城就有二十七个结丹修士,别的大洲门派众多,结丹修士的数量也很可观。修行界几百万年下来,累积的白玉符钱数量相当的多。

    不过修士用的最多的是紫金符钱,这种符钱筑基修士就能炼制。很多散修反正也是没希望结丹了,炼制点符钱享受一下,了却此生,也不枉修行一场。

    至于宗门内,筑基境界的修士通常都有炼制符钱的任务,会有宗门贡献回报。不过紫金符钱被用于阵法和战斗中的很多,消耗大,要是没有宗门支持,筑基修士手头也不会有几个存着。

    散修和世家之间,流通的是有存储时间限制的通用符钱。最多千年,里面的元气就会消耗干净,质量差一些的通用符钱,甚至只能保存百年。

    驭龙城这样的大型宗门,真传弟子一个月有二十枚紫金符钱,已经很多了。内门弟子都有五枚紫金符钱放,可以说是财大气粗。

    屠苏安静下来,给叶庭倒了杯茶,翠绿的叶子浮起,叶庭也不端杯,只是耐心的嗅着茶香。屠苏自己先喝了一小口,看着叶庭奇怪地道:“叶师兄,怎么不尝尝?”

    她一个呼吸之间,已经化去了茶中的一丝天地灵气,对于修行来说,聊胜于无。这还真是单纯的享受,这种免费奉送的茶,也就是图个口感了,凡间所无。

    叶庭心里还在感叹呢,上一世,自己说什么也不会舍得进食馆消费。这种品级的茶叶,在外面可不是免费送的,散修想要喝,怎么也要花费几个通用符钱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