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正宗 > 第一章:祭龙台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魔门正宗》更多支持!

    寒潮如铁,在河面上生硬的逼来。三千里红河波涛,仿佛都被压制下去。

    北岸,一根二十丈高的天生石柱上方,四个少年精疲力竭的躺在凸凹不平的石柱顶端,拼命的喘息着。

    石柱坚硬如铁,没有多少借力之处,表面湿滑异常,攀爬上来,耗尽了他们的体力。

    南岸,百里驭龙城静静的伏在岸边,雄伟,安静。

    红河宽九里,暗流汹涌。水面下不知名的妖物游荡,舟楫不可渡。

    四个少年两男两女,最为瘦小的一个少年第一个翻身爬起,以手支地,目光望向南岸的驭龙城,冷静得和寒潮一样,没有任何感情。

    “叶庭,是这里么?”另外一个少年一跃而起,对自己没有第一个回复体力有些在意。他的动作有些大,落下的时候,也是以手扶地,肌肉崩得太紧,产生了疼痛。

    “没错,祭龙台。”叫做叶庭的少年双手在石柱顶端的平台上摸索,在他的手指下,一道道痕迹出碧绿色的光芒,那是魔文的痕迹。

    逢州唯有魔门,道文和梵文绝迹。见到魔文亮起,另外两个疲劳不堪的少女也勉强坐起。这两个少女容貌相近,十二三岁的年纪,身材还显得纤细。身上是粗陋的兽皮缝制的大衣,腰间是兽筋捆绑,挂着短短的**,看不出半分婀娜体态。

    不论男女,这是北荒大多数人的打扮。

    “小叶……”身材略高的少女紧张的看着叶庭的动作,整个石柱顶端,魔文接连亮起。叶庭的脸色愈苍白。

    唤醒祭龙台不需要什么法力,可北荒的人,根本没有任何传承,粗浅的锻炼法子,坚持一生也积蓄不了多少元气,何况叶庭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新君,不要打扰小叶。”另外一个少女眉目之间,也是紧张的神色,劝阻同伴。

    叫做新君的少女,咬了咬嘴唇,对身材高大的少年道:“狼溪,东西该拿出来了!”

    “没到时候。”叫做狼溪的少年,手放在腰间的一个皮囊上。皮囊粗陋,只是外面缠绕了一圈又一圈的红线,这红线晶莹剔透,一眼望上去,会让人呼吸急促,心跳加快,不能自持。

    叶庭没有勉强,而是停了下来,原地喘息。这样的休息,让亮起的魔文开始缓慢的熄灭。他的心中默默计算着,自己回复元气的时间和那魔文熄灭的时间对比,他已经有了八成的把握唤醒祭龙台。

    对于任何一个魔门修士来说,这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只要有炼气三重的水准,就能轻易做到。祭龙台上的魔文,唯一的作用就是提醒妖龙,有祭品来了。

    “一个时辰。”叶庭回复元气的时候,简单的说了四个字。

    狼溪点头,没有说话。一个时辰的等待,他等得起。为了拜入驭龙城门下,他从小就跟随父亲修行。

    不,那不是修行,对于魔门修士来说,那只是粗陋的锻体,一万年的锻体,也比不得魔门十年修行积攒下来的元气。

    北荒位于整个逢州的北端,红河以北,人族稀少。北荒元气匮乏,不适合任何门派的修士。不过每隔十年,驭龙城会派遣修士度过红河,到北荒寻找合适修行的少年,加入驭龙城,成为魔门弟子。

    狼溪错过了驭龙城的选拔,再等十年?他就二十四岁了,驭龙城不会要十六岁以上的人入门。过了十六岁再修行,别说结丹,筑基十二重楼都无法完成。天资再高,错过了打基础的年纪,肯定会被卡在六重楼的境界上。

    无论魔门还是道门,修士都是划分成四个境界,筑基,结丹,婴境,虚境。

    筑基境界,要突破十二重楼,所谓筑基寿元三百,是说突破了筑基六重楼的修士。没有突破六重楼的修士,寿元只是百年而已。依然只是凡人。

    只有佛门,修行不问早晚。

    狼溪、新君、珑音和叶庭四人,狼溪最大,恰好十四岁,叶庭最小,也有十二岁。等下一个十年,都是没希望拜入驭龙城的。他们不懂,为什么驭龙城要每隔十年才去一次北荒选择弟子,他们没有质疑的权力,他们只有自己想办法。

    驭龙城也不是不给人机会,北荒的人,只要你能度过红河,直达驭龙城,年纪没有过十六岁,驭龙城就会破例招收你为弟子。

    狼溪耐心的等待叶庭唤醒所有魔文,他们原本不止四人,这四个人,是村中少年的领。其余的少年,都死在上次的行动中了。

    一个流落北荒的采参客,被少年们埋伏,杀死,夺了这采参客的血参。少年们能找到最好的祭品,就是这血参了。如果血参都无法让魔龙满意,狼溪也没任何法子。

    全村百户,所有少年,只剩下他们四个,要是过不了红河,也没法回村去了,只能在北荒流浪。四个少年在北荒上,恐怕活不过三年。

    这样的赌博,是否值得?对于狼溪来说,不是个问题。如果能够结丹,就是驭龙城的长老,锦衣玉食,寿元八百。

    所谓凡人寿元百年,那是理论数值,荒原上的人,有多少能活过五十岁的?

    至于婴境,寿元三千,狼溪根本就没想过。驭龙城城主也不过是婴境修士,他的目标很简单,不要再做凡人。从懂事起,他就看着村中的勇士一个个死在荒原上,年复一年,和荒兽搏斗,这也是唯一的结局。

    村里的人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一口吃的。

    叶庭的汗水顺着脊背流下,两条胳膊也已经湿透,地面上,不知道有多少手印沾染了他的汗水,一个时辰,不多不少,祭龙台上的魔文全部亮起。

    四个少年男女的目光,望向隔岸的驭龙城。

    哗啦!

    这声音有如霹雳,只见红河的中央,毫无预兆的起了惊天波浪,巨浪向天空冲起,然后分开,狼溪等人双股战栗,那巨浪之中,他们看到一个龙头。

    少年人的知识有限,不知道那只是蛟龙,才生出一对短角。他们只是恐惧,蛟龙还在五里之外,他们的鼻子里已经充斥着腥气。

    轰!

    蛟龙的身躯随意扭动了一下,滔天巨浪已经压向祭龙台,随着水浪的撞击,腥气已经灌入肺腑,狼溪也站立不住,直接跪了下来。

    龙头高昂,来到祭龙台前,俯视四个少年。龙头的后方,在蛟龙的脊背开始的位置,一道铁索穿透龙鳞,锁住龙骨。那铁索崩的笔直,另外一端,穿过茫茫水汽,固定在驭龙城的城墙上。

    驭龙城,果然名副其实。

    叶庭抬起头来,直视蛟龙双眼。他非常的疲劳,浑身都是汗水的浸泡之中。面对蛟龙,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畏惧。如果不是累的脱力,他甚至想要站起来,去摸一摸蛟龙的鼻子。

    蛟龙的鼻子翕动着,狼溪这个时候一把扯下腰间的皮囊,双手奉上。

    “这是什么?”蛟龙开口了,作为妖属,龙族没有横骨,可以口吐人言。狼溪等人可是第一次听见异类说话,第一次的震撼相当强烈。

    “这是……给龙神大人的祭品。”狼溪忍着心中空间,战战兢兢地回答。两个少女已经骨软筋麻,哪里还能说话。

    “龙神大人?”蛟龙的双眼之中,有少年人看不懂的讥讽。如果自己是龙神,怎么可能被驭龙城锁住。

    少年们不敢开口,怕冲撞了龙神。叶庭就算心中没有畏惧,也是如此。至少他还需要渡过红河,全要指望眼前这巨大的怪物了。

    在叶庭心中,蛟龙也只是强大一些的怪物。

    “你们想要过河?”蛟龙的口中,产生了一股吸力,狼溪那皮囊直接飞入它的口中,消失不见。

    “正是。”狼溪有些习惯了蛟龙的威压,迅回答。

    “就这点祭品?”

    蛟龙的回答,让四个人的心沉了下去。果然,血参是不能满足龙神的。可是他们也知道,以自家实力,想要获得更好的祭品已经没什么好办法了。

    “你还想要什么,我们去取!”叶庭翻身坐起,直视蛟龙双眼。

    似乎感觉到了叶庭的不敬,蛟龙把头低下,鼻子几乎贴着叶庭的脸孔,道:“我要你的灵魂。”

    “不行!”两个少女这个时候挣扎着爬起来,拉住了叶庭的袖子,向后拉。蛟龙要吃叶庭,让她们两个瞬间忘记了恐惧。

    “无所谓。”蛟龙的头,又重新抬起,和少年们拉开距离。他的眼睛,望向狼溪。

    “等等!”狼溪叫道。

    “你要干什么!”两个少女愤怒的望向狼溪。大家七八岁起就在村庄附近一起采集,抓些虫子果腹,更别提,这次为了获得血参,那一场恶斗中,叶庭接连出手,救下她们几次性命。

    狼溪没理会新君,而是望向叶庭。叶庭的双眼,依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他缓缓的点头,道:“狼溪也救过我,应该……还多出一次。这是我欠他的。”

    “叶庭!”珑音的小手死死的抓住他的袖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狼溪看着三人纠缠,眼中并无愧疚情绪,他对叶庭道:“这次是我欠你的。”

    “狼溪,你忘恩负义!”珑音忍不住开口骂道。

    狼溪冷然道:“如果龙神大人要我的灵魂,我愿意换下叶庭。为了来这里,你们还记得死掉多少人了么!没有谁是不可以牺牲的,为了修行!”

    新君和珑音无法反驳,为了击杀采参客,所有的小伙伴都战死了,只剩下他们四个。如果转身离开,那就是对不起之前死去的所有同伴。

    叶庭甩甩袖子,在脸上抹了一把汗水,站起来。他准备赴死,既无畏惧怯懦,也没有慷慨悲歌的感觉。

    “龙神大人,要不,你吃了我吧?”新君几乎是咬紧牙齿说出的这句话,她一边说,一边颤抖着。

    新君这样说着,还恶狠狠的看着狼溪。她知道狼溪说的没错,只是从小她就喜欢叶庭,十岁起,就想要给他生个孩子。(小说《魔门正宗》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度抓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