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七十四章 挫骨扬灰
    新书期,争取上架中,需要各位书友的大力支持,您的收藏,推荐,点击都是天道创作的动力,谢谢。

    。。。。。。。。。。。。。。。。。。。。。。。。。。。。。。

    王颁顿了顿,神色缓和了下来,拍了拍王华强的肩膀,说道:“华强,我知道我那九弟对你一直心怀不满,王世积更是跟你这次结下了死仇,但这次我来江南,你帮了我大忙,就冲这个,我也不会让九弟帮着王世积来害你。

    他已经答应过我了,那江边杀俘虏之事,以后绝不会再提,要是他敢跟王世积提这事,我就说是我下的令,当时毕竟我才是名义上的指挥官,你放心好了。”

    王华强看着王颁的神态,一脸的真诚,并不象是作伪,他叹了口气,说道:“景彦兄放心,我不会阻止你做这事,这次灭南陈,我大哥也死在陈军手上,其实我也跟你一样,恨不得能对陈氏食肉寝皮,既然杀不了他们现在的活人,就拿死人出出气了,你们抓紧挖坟,我给你把风,出了事,我们一起担着。”

    王颁激动地抓住了王华强的手,说道:“华强,别这样,你在这里会吃瓜落的,先回去吧,这份心意我领啦。”

    王华强微微一笑,正要开口,却听到坑道那里爆出一阵巨大的响声,无数人在疯狂地吼着:“打开啦,打开听!”

    王颁顾不上说话,转身就跑,甚至连一只脚子跑掉在地也不自觉,王华强拎起王颁掉在地上的鞋子,紧紧地跟在他后面。

    百余步的距离,王华强居然没追上王颁这个跑丢了一只鞋的文人,让他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基因突变了。

    王颁跑到了坑道口,只见里面运出了十几具尸体,身上都中了弩箭,面色青紫,嘴角边流着黑血,二十几个爬出来的精壮汉子恨恨地骂道:“狗日的老贼,墓穴里还有机关,一打开后这些兄弟就中了箭,连喊救命都没来得及,就这么去了。”

    王颁连忙追问:“那老贼的墓穴打开了吗?”

    为的一个精壮汉子说道:“打开了,按王参军您说的,正在把老贼的棺材向外搬呢,就是老贼躺在一个石棺里,弄起来只怕挺费事。”

    王颁直接打断了那汉子的话,说道:“搬啥棺材,直接把老贼的尸骨用块布包了,弄出来就是,我就是要把老贼挫骨扬灰的,还管他棺材作甚?至于里面的金银财宝,大家随便取就是!对了,给骁果军兄弟们留下一箱。”

    那汉子面露喜色,笑道:“好咧,您就瞧好吧!”说完转身奔回了那个坑道,少顷,两个汉子抬着一块布包了的尸骨而出,直接扔在了王颁的面前,而其他在场的人则如蚂蚁搬家一样,不停地进出墓穴,一箱箱的金银陪葬物被取出,许多人上前拿了一把就走,都顾不上再向王颁行礼道谢。

    来这里挖坟的多数人是冲着钱财而来,分了金银后,便迅地离开,司马德勘也带着那五十名骁果骑士拎了一箱财宝,走到一边的树林里,欢天喜地地分起钱来,他们本来对寒夜出来执行任务多有怨言,这回人人了财,个个心里乐开了花。

    陵前的地上很快就空荡荡地只剩下一百多人了,除了王颁兄弟,王华强和福全叔等老兵外,马老三还带着二十几个人站在这里,持着火把不说话,脸上却尽是难言的愤怒与激动。

    王颁的眼里泪光闪闪,火光照耀下,他的一张脸因为扭曲而变了形,上前两步,一把掀开了盖着尸骨的布,王华强即使离了二十多步,也感觉到一股恶臭扑鼻,不免眉头一皱。

    只见那布里裹着的是一具森森白骨,看身形远比平常人要高大粗壮,从这副骨架上就能看出陈霸先当年是何等的雄健威武,更让人惊奇的是,头骨之上,下颌骨上居然还有一把长髯,象是在骨头上生了根,在这寒夜的微风中轻轻地拂动着,配合着骨质上一闪一闪的绿色磷光,让人不寒而栗。

    福全叔的火把“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吓得脸都白了,指着那尸骨叫道:“鬼,鬼!恶贼还没死透,他这是在诅咒我们!”

    刚才还仇情满满的王颁也给吓得长身而起,向后连退几步,陈霸先那头骨上深深的两个眼洞正对着他,而那下颌骨也似乎在微微地抖动,配合着那生在脸上的胡须,仿佛是这具骷髅还在说话。

    王华强眉头一皱,上前两步,拔出腰间的佩刀,去挑了挑陈霸先的头骨,只听到一阵响动,从头骨里钻出一条小青蛇,飞快地从地上游走,很快就钻进草丛不见,原来刚才陈霸先头骨的晃动,就是拜这条蛇所赐。

    众人提着的心略略放下了一些,王颁感激地看了王华强一眼,走上前去,这回他也拔出了腰间佩剑,去挑了挑陈霸先的下颌,现这把大胡子是连根生在陈霸先的头骨之上,也正因此,陈霸先死了三十多年,身上的皮肉包括头早已经腐烂掉,这把胡子却是和白骨一起留了下来。

    王华强看着这具尸骨,心底里突然生出了一阵难言的悲哀,想这陈霸先,也是纵横天下,成就霸业的一代帝王,没想到死后才几十年,就因为子孙无能,国破家亡,连自己的尸体也不得安宁,这样的皇帝,做了又有什么意思呢?

    这时候,只听王颁突然放声大哭:“爹,娘,哥哥!王颁不孝,今天才能给你们报仇!”他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上的佩剑,狠狠地对着陈霸先的尸骨猛砍,根根白骨很快就伴随着他的剑斩,在空中横飞。

    王頍突然走到王颁的背后,拉住了哥哥的手,高声说道:“二哥,且慢!”

    王颁正欲怒,突然现自己的九弟也是噙着泪水,牙咬得格格作响,意识到了九弟可能也想上前报仇,便擦了擦眼泪,说道:“九弟,你也是想砍老贼几刀吗?”

    王頍突然出了一阵笑声,凄厉尖锐,如厉鬼夜号,惊得这附近林中一阵鸟飞,连王华强听到后,也不免脸上神色一变。

    只见王頍扫了一眼在场众人,大声说道:“二哥,老贼跟现在在场的几乎每个兄弟都有仇,你一个人要是把老贼的尸体砍完了,那让其他人都怎么报仇呢?”

    王颁微微一愣,说道:“九弟的意思是让大家都上来砍两刀,踩两脚?”

    王頍摇了摇头:“当年伍子胥鞭楚王尸体,打了三百鞭,才把血肉打得和泥土混为一体,但那是因为楚王尸体未腐的原因,这老贼已经成了骨头,经不起你这样打。

    老贼这尸骨给大哥这样一砍都剩不到一半了,就算我们上来一人一刀,估计都不够砍的,这样难消大家心头之恨。

    以小弟的愚见,不如把老贼挫骨扬灰,然后洒到水里,跟他有仇的人一人一口喝了这河水,也算是把老贼给食肉寝皮了,这才算给所有人报了仇,大哥意下如何?”

    福全叔大喊一声:“好!还是九少爷的办法高。”马老三等人也纷纷点头同意,一时间这片空地上叫好声一片。

    王华强听得头皮麻,尼玛这帮家伙还是人么?玩行为艺术也没这么厉害的吧,挫骨扬灰还不够,居然还要直接吃骨灰,他们也不怕中尸毒?

    但王华强此来是为了结好王家兄弟,保护自己的,于是脸上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叫道:“好,太好了,对于老贼,就得这样,方消我们心头之恨!”

    王頍看向了王华强,嘴角边突然闪过一丝阴冷的笑容,他拿过身边一人的火把,走了过来,灼热的温度让王华强一下子感觉到极不舒服,只听王頍说道:“华强老弟,你大哥也死于陈军之手,既然要消心头之恨,这烧陈霸先尸骨之事,就由你来点第一把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