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七十三章 寒夜挖坟
    司马德勘接过令牌,脸色一变:“什么事这么紧张,这大门不守了吗?”

    王华强厉声道:“韩将军自然会派人过来接应的,你把防务移交一下,现在赶快带上人和我走。”

    司马德勘二话不说,交还了令牌,回头就向他的副手布置起来,顺便点了五十个士兵回宫门内牵马。

    王华强则简单地对护送他和萧摩诃赶来的十几名贺若弼的亲兵交代了一下,告诉他们萧摩诃一时半会儿还出不来,让他们仍然守在这里,这些人虽然心生疑虑,但毕竟王华强是参军之职,地位远高于他们这些小兵,所以除了唯唯诺诺以外,也不敢多话。

    须臾,司马德勘便领着五十名精锐骁果骑士,全副武装,举着长槊,骑着高头大马赶到了,只不过这次战马没来得及披上马甲。

    王华强知道马甲极重,即使是骁果骑士,也只有在战场冲阵前才会给马披上,不然这一路跑到城南,恐怕战马就已经没有力气了。

    王华强一挥手,对着司马德勘说道:“司马都督,你在前面引路,目标城南朱雀门外。”

    司马德勘和手下骑士们一手驭马,一手举着长槊,一路骑行,几个没有带槊的军士打着火把在前领路。

    此时已近戌时,街道依然空旷,而王华强的心里则如同火烧,听韩擒虎的意思,抓王氏兄弟一个现行盗墓罪,让他们对自己杀俘虏之事保持沉默,是现在自救的唯一办法。

    想到这里,王华强不由得多抽了马两鞭,度也一下子提了起来,钉着蹄铁的沉重马蹄砸在城中大街的青石路面上,出阵阵“得得得”的响声,在这建康城的夜空中回荡。

    只消小半个时辰,一行人就奔到了朱雀门这里,守城的军官认得韩擒虎的令牌,当即下令开城,还告诉王华强,城东南五里处有火光冲天,似乎有不少人在聚焦。

    王华强谢过守城军官,带着骑士们一溜烟地出了城,一出城门,就现了城南的火光,那里是个再明显不过的标志,一行人连忙冲着火光奔去。

    翻过了一个小山岗,穿过了一片树林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只见这里依山环水,而面前如同一个巨大的工地,成千上万的人在热火朝天地举着火把,来回奔走。

    王华强定睛一看,只见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土包,土包前的一块石碑已经被生生砸断,不用看就知道是陈霸先的陵碑,而大土包已经被砸开了好几个通道,宛如后世的矿山洞,不停地有人从那些通道进进出出,运出一筐筐的泥土。

    那个独臂的老兵福全叔正站在通道口,指挥着人进出,嘴里匆促着:“快点,再快点,天亮就来不及了!”而那些挖矿的小伙子,在这寒冷的冬夜里都一个个赤了上身,满身都是灰土,钻出来的人一个个形如泥猴。

    王颁和王頍正被几十个人拥着,站在河边,王颁的表情形如疯颠,双眼通红,额头上已经一片血糊淋拉,而王頍那一贯阴阳怪气的冰块脸上,也现着一丝少见的冲动与兴奋,来回不停地踱着步,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坑道口。

    马老三带着一百多人,已经脱了隋军的衣服,这会儿领着三四百个手持兵器,黑巾包头的壮汉,在小树林外警戒着,一下子就撞上了王华强领着的骁果骑士,两人一打照面,不约而同地神色一变。

    王华强没有想到两个时辰前还在北掖门上值守的马老三,现在居然出现在了这里,他沉声问道:“马三爷,你们这是做什么?”

    马老三看了一眼王华强的身后,现他只带了五十个人前来,松了口气,但仍然挡着王华强的去路,说道:“王参军,如果你是路过这里,还请绕道别处,大家在一起共过生死,不容易,别坏了这份交情。”

    王华强哈哈一笑:“马三爷,你可知道你们这样掘陈霸先的陵墓,此事传扬出去,是要掉脑袋的?”

    此话一出,不仅马老三惊得倒退两步,连司马德勘等人也都大吃一惊,一时间战马都被骑士们带得左右摇摆,一阵长嘶。

    王氏兄弟显然也听到了这里的声音,视线从坑道口移了过来,王颁和王頍对视一眼,奔到了这里。

    王华强在马上对着王颁行了个礼,说道:“景彦兄,好久不见。”

    王颁现在的模样很奇怪,尤其是额头上一片血淋淋的,又粘了不少黑土,看样子象是刚刚狠狠地摔了一跤,却不知道他为何不处理伤口。

    王颁看着王华强,也不回礼,冷冷地说道:“华强,你带人是来搅我局,坏我事的吗?”

    王华强摇了摇头:“如果我真的想对景彦兄有所不利,会只带这些人来吗?我知道景彦兄是想报仇,可是你想过没有,向一个死人复仇,却要赔上自己一条命,值得不?”

    王颁的脸上肌肉跳了跳,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说道:“大家都回去,我和华强有话要说。”说着一个人举着火把,向着河边僻静处走去,王頍迈开步子想要跟过去,却被他摆手阻止。

    王华强也下了马,跟着王颁走出去百余步,一直到嘈杂的人声完全听不见,才站定脚步:“景彦兄,你是怎么知道陈霸先的陵墓在这里的?”

    王颁冷冷地答道:“陈霸先的陵墓又不是学曹操那样布七十二冢,要找到并不难。福全叔这些天帮忙找到了不少先考的旧部,今晚在前面的石子岗集会。

    本来我还没想到要挖陈霸先的坟,只是看到了大家都过得这么凄惨,又想到前些日子在江岸边死了那么多人,一时悲从心来,痛哭流涕。

    当时福全叔对我说,二少爷这样悲伤,是因为不能亲手报杀父之仇吗?他知道陈霸先的陵墓所在,可以把老贼的尸骨挖出来,就地鞭尸,以解我的心头之恨。

    华强,我也知道盗挖皇陵乃是死罪,但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建康的皇城被韩将军控制了,陈叔宝我杀不了,向陈氏复仇也只剩下这一个办法,于是我叩求教,福全叔这才同意带我去,但他又为左右为难,说是挖坟只能夜里,没这么多人手。

    后来舍弟出了个主意,让大家在这附近四下宣扬,就说挖到财宝了,今天晚上这附近兵荒马乱的,陈朝溃兵们到处都是,一听有钱,就全来了,我们的人不去挖坟,以免受牵连,全让这些陈朝溃兵们做这事,即使今后皇上震怒,查问起来,那杀的也只是这些盗墓的人,而我王颁自己会顶罪,不会连累福全叔他们。”

    王华强叹了口气:“那马老三等人又是怎么回事,他两个时辰前还在北门站岗,怎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王颁看了一眼远处的马老三,说道:“原来今晚是和他约好一起祭奠先考的,他父亲当年也被陈霸先所杀,所以也跟着过来了,一看到我们的行动,就主动负责起了外围的戒备。一会儿打开墓穴,挖出金银后,分他一份就是,他这次也折了不少弟兄,给他一些钱也是理所应该的。”

    王华强双目炯炯,他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还要确认:“一会儿打开墓穴后,景彦兄打算怎么办?陈霸先的尸体你准备如何处理?”

    王颁咬牙切齿,面目狰狞,恨恨地说道:“老贼的尸体,自然是要剑斩斧劈,至于墓室里的陪葬财富,那就随便大家取了,反正我对这个没兴趣。事成之后,我自会向皇上领罪,不会牵连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