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七十二章 杀机四伏
    新书期,求各位书友的支持,收藏,推荐,点击,都是天道继续创作的动力,当然,如果有好心人觉得这书写得还成,有所打赏,天道更高兴。:)

    。。。。。。。。。。。。。。。。。。。。。。。

    韩擒虎嘿嘿一笑:“王华强,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先说皇上,他怎么可能知道你这么一个帐下大都督,不入品的小武官?你这样的官职,在南征大军中至少有几千个,谁没点大大小小的功绩,没人上报,谁会知道你做了什么?

    再说高仆射,贺若弼就是他举荐的,跟王世积也是关系莫逆,私交甚好,你现在是贺若弼帐下的武官,贺若弼和王世积完全可以颠倒黑白,把你的功劳说成是罪过,没准让高仆射当场杀了你,都不一定呢。

    你不信?那好,王世积可以说你偷渡长江失败,去了错误的地方,结果被敌军伏击,部下死伤殆尽,还害得他被敌军围困多日,光靠这件事就可以斩了你。

    还有就是你在江边杀那两百陈军俘虏,王颁的弟弟王頍当时就注意到了这件事,只是被我强行压下而已,他在我面前和你争风头失败,没准就会把这事说给王世积听。事后王世积若是把这件事给翻出来,你还有命在?如果你的命都不在了,我给你报不报功,还重要吗?”

    王华强被说得冷汗直冒,他定了定神,强辩道:“不会的,王颁不会出卖我,我们毕竟是朋友,王頍那天只是和我一时争功罢了。”

    韩擒虎哈哈大笑:“王华强,你难道不知道王颁和王頍两兄弟现在正在王世积大营?王世积要是问他们为什么会来,你觉得那王頍会帮你保守秘密?”

    王华强心中“格登”一声,整个心都在向下沉,他这些天一直对这事坐卧不宁,寝食难安,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杀错了那两百多陈军俘虏,而是怕王頍会拿这事做文章,那人看着就是阴险小人,又跟自己最大的仇家王世积搅到了一起,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王华强定了定神,抗声道:“不会的,当天的那些骁果骑士们今天又被我救了一次,他们不可能出卖我,没有人证,陈军又被我杀了个精光,王世积怎么拿这事做文章?”

    韩擒虎微微一笑:“王华强,你自己也不可能信你这话吧,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你给那些人的恩情,他们一时感激一下也就完了,还会用命去维护你一辈子?这些小兵我最清楚,平时作战之余就聚在一起吹牛喝酒,你以为当天你杀俘虏的事情,那些人会守口如瓶?

    那件事情,这些天早在骁果军士里传开了,若不是我严令过段达,禁止骁果军士与别的部队接触,其他部队的小兵早就知道这事了,你当我这么爽快同意王頍去王世积那里是为什么?那是我一直在保护你!省得他跑到骁果军士里找证人!”

    王华强的头有些晕,身子微微一晃,勉强站住,他没想到自己的义举居然会有这种结果,但还是不服气,继续说道:“我先谢谢韩将军对我的恩情,可是我刚才还阻止了他们骁果军士奸-淫陈国宫女的举动,他们这次受了我救命之恩,会出卖我?我不信!”

    韩擒虎摇了摇头:“可是在他们眼里,你可不是救他们,段达这些明事理的官长会知道你救了他们,可其他凶暴蛮横,头脑简单的家伙却只会觉得你坏了他们的好事。

    别的不说,就说你骗到我这里来的那两个莽汉,你以为他们会对你感恩戴德?他们肯定恨透了你,没准还会主动去向晋王报告你杀俘的事呢。要不要我们打个赌?”

    王华强被说得哑口无言,这个赌他不敢打,也打不起。

    韩擒虎叹了口气:“王华强,你跟这些小人接触得还是少了些,所以我做这些自己的事,不会让他们看到,也不会给他们留什么话柄。这样吧,跟你说多了也没用,我先给你指条明路,对你肯定没有坏处的。”

    王华强一下子来了精神,连忙问道:“什么明路?”

    韩擒虎说道:“授人以恩不如制人以柄,你要想王颁和王頍兄弟不出卖你,卖恩是没用的,再说这次你跟他们也没什么恩情,尤其是王頍,现在还恨上了你,认为是你夺了他的宠,把他弄到了王世积那里,无所作为。

    所以对付这种人,你最好抓他一个把柄,我的眼线告诉我,王颁他们最近在王世积那里别的事情不做,就是到处打听陈霸先的坟墓所在,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今天他们既然杀不了陈叔宝,就应该会去陈霸先的坟墓去挖坟鞭尸,以泄心头之恨。”

    王华强倒吸一口冷气,这种事王颁做得出来,而且在历史上,春秋时期大名鼎鼎的伍子胥鞭尸楚平王之事也是载入史册。

    但王华强想了想还是摇摇头:“王颁现在手下只有几十个老兵跟着,连马老三现在也在北门看守城门,据我所知,这种皇帝的陵墓不仅位置难寻,而且机关重重,就这几十个老头,哪可能一夜之间挖得了?”

    韩擒虎哈哈一笑:“华强,你太低估人性了,如果我是王颁,只要拿陵墓中的那些陪葬宝贝来当诱饵,你信不信,这一晚上就能召来至少五千个人去挖坟?”

    王华强一下子说不出话来,贪婪是最深刻的人性,加上法不责众,只要有人带头,那几千上万人去挖这种帝王陵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三国时曹操,两汉间的赤眉军,都是在史上留名的挖坟集团,甚至还弄出了摸金校尉这样专门的盗墓官职,以盗墓得到的财富供应军饷。

    韩擒虎正色道:“王华强,如果你不信我的话,不妨现在就去城南的朱雀门外,现在王家兄弟就在那里召集旧部,你若是去晚了,当心扑个空。”

    王华强咬了咬牙,说道:“可我现在有命令在身,在带萧摩诃回去向贺将军复命前,不能擅离职守。若是我现在去了城南,那萧摩诃这里怎么办?”

    韩擒虎摇了摇头,说道:“这事好办,你只管放心去,萧摩诃跟陈叔宝估计还要聊上半天,就算跟陈叔宝说完话了,我替你把萧摩诃扣着就是,他的女儿现在也在宗室的那个殿里,大不了让他再跟他女儿见个面,肯定会把姓萧的留到你回来之前,你就放心吧。”

    王华强沉声说道:“韩将军,你这么费力帮我,究竟想让我王华强做些什么,不妨现在明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的恩情。”

    韩擒虎嘿嘿一笑:“自然是对你我都有利的事情,现在时间紧急,来不及多说,你先去吧,我这次也只当是还了你在姑孰城内献策的人情,至于以后合作的事情,等你回来再说。”

    王华强心下再无疑虑,直接行了个礼,转身就走。

    韩擒虎突然在王华强背后说道:“稍等一下,你这样一个人去恐怕不行,到时候王家兄弟或者是他手下的人若是起了坏心,杀你灭口怎么办,你去门口,传我的将令,调司马德勘带五十名骁果军士陪你去,情况不对就先撤回来。”他说着从怀中摸出一块令牌,递给王华强。

    王华强接过令牌,飞奔向大门口,韩擒虎面沉如水,看着他远去的背景,轻轻地摇了摇脑袋,一声叹息。

    王华强奔到门口,那司马德勘连忙迎了上来,他一直守在这里,并没有离开过,一脸的焦急,看到王华强就问:“怎么样,事情还顺利吗?”

    王华强顾不得多说话,直接向他出示了令牌,急道:“韩将军严令,着你带五十名骑士迅和我赶到城南,有紧急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