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六十七章 智诓醉鬼
    段达吓得一吐舌头,连声说道:“娘的,还这么麻烦,我这就去,那些宗室全在东大殿那里,我才派了五个人看着,这回我亲自去。”

    王华强点了点头:“现在我奉了贺将军的军令,要带萧摩诃见韩将军,还有话要带给韩将军,麻烦段都督通传一声。”

    段达摇了摇头:“韩将军在正殿里看着陈叔宝,叫我们不许进去的。”

    王华强微微一笑:“你只消说我王华强已经带着萧摩诃进来了,他肯定会见的。”

    段达点了点头,急奔而去,而王华强则松了一口气,目光落在西大殿前的人群里,只见这些被生生搅了好事的骁果骑士们一个个对着自己怒目而视,他心中暗叹,这些人给自己救了一命还不自知,现在只会责怪自己不让他们爽,真是不知好人心啊。

    突然,王华强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原来排在最前面的几十个赤膊壮汉,现在都在穿衣服,可是人数好象少了两三个,尤其是最前面的两个大胡子兵现在无影无踪,但两具衣甲还摆在地上。他心中一惊,连忙走到队列前,沉声喝道:“刚才前面的几个人呢?”

    站在队伍排头,正在向着身上套皮甲的一个二十多岁小兵没好气地回答道:“郑都督和吴都督撒尿去了,我说王参军,虽然上次你让兄弟们得了军功,但今天不让兄弟们乐呵乐呵,会犯了众怒的。”

    王华强根本没心思跟他废话,追问道:“他们去哪儿撒尿了?走了多久?”王华强看了一眼两人还摆在地上的衣甲,用脚踢了踢:“去撒尿连衣甲也不穿?”

    那小兵也醒过神来,觉得事情有点严重,向着大殿的侧后方一指:“郑都督和吴都督说不能在广场上撒尿,绕到后面去了。”

    王华强对着小兵吼了句:“看好殿门,任何人不许进来!”然后就向着大殿的正门飞奔过去,这两个家伙肯定是管不住自己的下面活儿,想到后面翻窗而入,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举动会害死多少人。

    王华强刚冲进殿门,只见这里一片黑暗,没有点起灯烛,女子的尖叫声和惊呼声响成一片,黑暗中似乎有些人影在跑动着。

    王华强厉声喝道:“我乃大隋参军王华强,所有陈国女子听好了,坐在原地,不许动!”

    叫喊声一下子小了许多,但是左侧的黑暗角落里仍然有个女人的声音在高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放开我,放开我!”继之而来的则是一阵裂衣碎帛的声音。

    王华强大吼一声:“老郑,老吴,快住手!跟我出去!”

    他一边吼着一边冲向了那个角落,只见到地上有两个黑影在不停地扭来扭去,耳边听到一个粗浑的声音吼道:“姓王的,你他娘的阴魂不散了是不是。告诉你,今儿个你不让爷们儿爽了,爷跟你玩儿命!”

    王华强只觉得一阵浓烈的酒气扑来,一皱眉头,这个家伙一定是灌多了黄汤,酒劲难泄,才会做出这种事情,对于这种醉汉,你逼急了他会真跟你玩儿命,自己的身体虽然比常人要强壮些,但是这种骁果壮士收拾起自己,却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于是王华强灵机一动,哈哈大笑:“你们两个笨蛋,不识好人心啊,女人都在这里,随时都可以玩,我来是通知大家,韩将军已经找到陈国宫城里的内库了,金银财宝堆得满地都是,一个这么大的殿,金块都快要堆到殿顶了,大家都过去搬宝贝了,你们两个还在这里浪费时间,不是脑子坏掉是什么?”

    一个黑影马上从地上蹦了起来,那个粗浑的声音这下子尽是惊喜:“王参军,你没骗我们吧,当真?”

    王华强嘿嘿一笑:“你们也不想想,为什么韩将军的亲兵一个也没留下,你当他们真的对女人没兴趣?有那么一块金砖,买一百个女人都可以,到时候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娘的,为了告诉你们这两个混球,我自己都误了时间,你们要玩就继续,我可走了啊。”言罢他转身欲奔出去。

    王华强感觉到一只铁钳般的手拉住了自己的胳膊,一个高烈度的酒嗝响起,那个粗浑的声音嬉笑道:“王参军,别急,我是老郑,老吴还在外面放风哪,就听你的,一起去财。”

    王华强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说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那个老郑笑道:“还不是从后面的窗子翻起来的,老吴就守在那里呢。”

    王华强把嘴凑到那个黑影的耳朵边,低声道:“现在弟兄们还在排队守在殿外呢,你和老吴都是老兵了,我告诉你这个秘密,让你们先去领钱,宝库就在正殿里,段都督已经先过去了,你们几个都督也千万别落了后手,拿完了再让小兵们去拿。”

    老郑哈哈大笑:“王参军,你的恩德我一辈子记得,我这就去。”

    王华强拍了拍老郑的肩膀,笑道:“去吧,还是翻窗子出去,别让大家看到了。那宝库里有的是丝帛衣服,到了里面再穿一件就行。”

    老郑顾不上说话,忙不迭地向着一边的墙壁处奔去,一道光亮一闪而没,也不知道他是打开了哪个窗子翻了出去。

    王华强摇了摇头,看向了地上的那个娇小黑影,只听得她仍然在那里低低抽泣,他意识到这种黑漆麻乌的大殿给了那些心存歹意的人作案空间,如果是灯火通明,估计那老郑和老吴也不敢这样入室奸--淫。

    王华强从怀中摸出火折子,点了起来,火光亮处,只见地上的女子衣衫不整,半个肩头露在外面,披头散,身上的衣服被撕碎了不少处,腰带也被扯下,但裙子还算完好,看起来自己来得还算及时,那老郑还未得手。

    王华强叹了口气,高声问道:“殿中可有烛台?”

    两个宫女拿过来一个烛台,王华强把那烛台点起,又让那两个宫女去把其他烛台点上,随着散乱各处的十几个烛台被点上,大殿里明亮了不少。

    王华强看了看在地上的那名女子,只见她大约十四五岁模样,明眸皓齿,乌如云,肌肤胜雪,但在脸上抹了一些灰泥,估计是想把自己扮丑一点,可没想到黑暗中还是被老郑抓到,她虽然这会儿楚楚可怜,哭得如带雨梨花,却仍掩饰不住她的天生丽质。

    王华强对着那女子说道:“这里坏人很多,你要保护好自己,跟其他宫女呆在一起,别一个人独处。我走了,今天的事情记住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明白吗?”

    那个女子突然抬起了头,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出一阵异样的光芒,她擦干净眼泪,看了王华强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你,你是个胡人?”

    王华强摇了摇头:“我们北方人多数都跟胡人通过婚,模样和你们南方人不太一样,但我们说汉话,读汉书,是标准的汉人。”

    这个少女低头行了个万福:“多谢壮士救命之恩,还请壮士留下姓名,小女子一定回报。”

    王华强哈哈一笑:“回报?你都自身难保,还要我来救,怎么回报我?以身相许吗?你们这些宫人,从陈国灭国的时候起,就是我们大隋皇上的女人了,以后只有我们大隋皇上才可以落,请你记住这一点。刚才我不让那些兵来碰你,只是不想让他们给皇上戴绿帽子,你不用把我想得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