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六十六章 列队强--暴
    司马德勘叹了口气:“唉,兄弟,我可是把所有事都告诉你了,就是报答你上次对我的恩情,至于怎么说,你自己看着办,现在我是不可能进去给你传话的,就是进去了,韩将军也不可能见你,你脑子比我好使,就自己拿主意吧。”

    王华强的脑子开始飞快地旋转,韩擒虎在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放自己进去的,而贺若弼的军令却又在此,总不能就这样带着萧摩诃回去,到底该如何是好,他的眉毛渐渐地拧成了一个川字。

    忽然,王华强灵机一动,他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司马兄,现在陈国的宗室是不是也在里面,你们准备去碰的女人里,是纯粹的宫女还是有陈国的宗室公主,或者是陈叔宝的嫔妃?”

    司马德勘微微一愣,说道:“这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陈国灭了,这些女人最后不都是给卖到妓馆去,我们在里面先享用了,也没什么吧。”

    王华强一跺脚,说道:“你们怎么这么糊涂啊,那韩擒虎的亲兵们可曾做了这些事?”

    司马德勘有点意识到不对劲了,连忙说道:“没有,他的亲兵被韩世谔带着,全去府库了,然后韩将军对我们说解除军纪,让我们自己看着办。带队的段都督知道没有钱可拿,这才叫我们去玩那些女人的。”

    王华强追问道:“可是你们这次来的骁果的大都督,名叫段达的那个姑臧人?”

    司马德勘说道:“正是,今天就是段都督领我们来的。”

    王华强上前一步,眼中绿芒一闪:“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们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

    司马德勘的牙齿开始打战:“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们以前和突厥打仗,打完了以后也是玩那些抢来的突厥女人,从来没有什么事啊。”

    王华强叹了口气:“糊涂啊,那些突厥女人是平民,给掠过来就是卖到大户人家当奴婢的,别说给你们玩,就是杀了也没多大事,就象前几天在江边杀的那些陈国小兵俘虏,会有人管他们死活吗?

    但这里可是陈国皇宫,那些都是宫女,更有陈叔宝的妃嫔,灭陈这事是要上史书的,到时候人家史官来一笔,说你们在皇宫里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皇上是个要面子的明君,到时候不砍了你们才怪!“

    司马德勘吓得魂不附体,一下子抓住了王华强,连声说道:“那现在怎么办,怎么办?王老弟,有没有办法能救救我们?”

    王华强沉吟了一下,看来韩擒虎自己去府库拿钱,这三百个骁果骑士都是目击证人,给这些人安个奸-淫宫女的罪名全砍了,明天高熲一来,自己也就安全过关,其居心狠毒如此,让人咋舌。

    他看了一眼司马德勘,低声说道:“现在如果你们还想活命的话,就赶快带我进宫城,现在只有我才能救你们。对了,你们是不是玩女人还要抽签排队?”

    司马德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连这个也知道呀。我们三个都督里先抽签,我运气不好,直接给赶出来了,里面的两队再抽签排顺序,估计这会儿还没开始哪。”

    王华强点了点头:“赶快带我进去。萧摩诃先留在这里看着,等我在里面搞定了再带他。”

    司马德勘飞奔到宫门口,嚷道:“快点开门,王参军有要事进去面见韩将军!”

    宫门缓缓打开,王华强直接骑马进入,司马德勘说过,那些在广场上的宫女和嫔妃们都被赶到了西面的大殿里,而段达的抽签也就在那个殿的门口进行。

    王华强一进宫城,没跑两步就看到了右边的大殿门口点着火盆,已经聚集了近两百个彪形大汉,个个壮如熊罴,正在解衣脱甲,前面的几十个人甚至在这寒夜里精赤了上身,正在门口不停地走走跳跳,只等一声令下,就会冲进大殿,大开色-戒呢。

    这些人的身边,都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酒坛子,广场上一股酒香刺鼻,也正是因为喝多了酒,他们才能在这种大冷天里光着膀子玩各种行为艺术。

    王华强心中暗松一口气,还好给自己赶上了,要不然这三百骁果恐怕全都会给韩擒虎害死,高熲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即使是皇帝的禁卫军,做出这种事也会是死路一条,韩擒虎最多落个治军不严的罪名,到时候他只要推说自己带着亲兵在监视陈叔宝,外面的事情不知情,就会把罪名推到这些骁果的身上。

    一个壮得象头蛮牛,五大三粗的壮汉正拿着一个坛子,面前还围着二十多个穿着衣甲的士兵,隔得远远的,只听到这壮汉在吼叫:“他娘的,一个个赶着投胎啊,才离家半年就一个个跟色中恶鬼似的,当心别搞出人命!那些陈朝女人一个个那么文弱,你们这些家伙呆会儿动作别太大!”

    这壮汉突然觉察到有马蹄的声音,向着宫门看了过来,隐约间只看到有人骑马过来,便高声叫骂道:“司马,你个驴日的猴急什么啊,一会儿自然有人去换你!现在快回去站岗,这城里还没太平下来哪!”

    王华强远远地喊道:“段都督,快住手,快住手!”

    这壮汉正是骁果军帐下大都督段达,一听这声音不是司马德勘的,脸色一变,沉声喝道:“来者什么人,不报名的话,休怪爷爷不客气!”

    说话这功夫,王华强已经骑马到了段达的跟前,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说道:“段都督,是我,王参军。”

    段达在韩擒虎那里曾跟王华强有过几次照面,平日里听司马德勘也没少夸这个足智多谋的王参军,这会儿一见是他,奇道:“咦,王参军,你怎么进来了?司马德勘放你进来的?”

    王华强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跳下马,急道:“段都督,赶快让你的兄弟们穿好衣服,这事可不能做。要掉脑袋的!”

    段达勃然变色,怒道:“又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了,我们打突厥打吐谷浑,战胜后让弟兄们爽一把都是军中惯例的,就连皇上也管不了这事,你凭什么这么说?”

    王华强把段达拉到一边,低声道:“这里是陈国皇宫,那个大殿里的女人有不少是宗室公主郡主,还有陈叔宝的嫔妃,皇上灭陈国后,肯定会把这些女人赏赐给文臣武将的,甚至有些会自己用,你们现在来这么一出,不就等于给皇上和那些大官们戴绿帽子吗?这还想有命在?”

    段达是个粗人,原来没想到这一层,给王华强这一说,吓得浑身冒汗,连忙转头对着远处的部下吼道:“都他娘的把衣服给穿起来,今天不成了!”

    但段达吼完以后,又觉得有些不对劲,眼珠子一转,说道:“可这是韩将军下了令的啊,允许我们自行其事。皇上总不至于去向韩将军问罪吧。”

    王华强冷笑一声,说道:“韩将军下令了?谁看到了?他现在的亲兵有一个在这里排队吗?到时候上面追查起来,韩将军只说自己带兵在看守陈叔宝,其他一概不知,你那时候能把韩将军同意你们玩陈国女人的将令给拿出来?”

    段达狠狠一跺脚:“娘的,差点让下半身把脑袋都整球掉了。王参军,你救我段达一命,我这辈子都记着你的好。现在你说怎么办?”

    王华强微微一笑:“让兄弟们穿好衣服,站岗巡逻,这些陈国的宫女和嫔妃,还有那些宗室们都要严加看管,不能跑掉一个人。尤其是那些宗室,万一跑掉几个王爷,到了外面,就会成为南陈乱党以后造-反的旗帜,若是追查起来,你们一样要掉脑袋。”

    ..................................................

    新人新书,需要大家的收藏,推荐,点击支持,您的一个收藏,一张推荐票,都是天道继续创作下去的动力,谢谢。另外,特别感谢书友没别的事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