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五十六章 鲁广达的逆袭
    鲁广达轻舒猿臂,大刀一下子挑到了田瑞那颗正在下落的脑袋,他高举大刀,在军前来回驰骋,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了田瑞的脑袋,无论是鲁广达的部队还是田瑞的溃兵,这会儿都鸦雀无声。

    鲁广达驰马一圈后,奔回了大旗下,厉声喝道:“田瑞擅自逃跑,已被本将军斩杀,今天是我大陈的生死之战,进者荣华富贵,未闻鸣金声而退者,当与此同!”他说着把田瑞的脑袋重重地掷到田瑞所部几个小兵面前的地上,吓得那几个人连忙退后几步。

    鲁广达杀完田瑞后,沉声喝道:“田瑞所部副将刘修之何在?”

    一个三十多岁,面皮微黄的将领奔了过来,向鲁广达行了个军礼,连头也不敢抬起:“末将刘修之,在此听候鲁将军吩咐。”

    鲁广达看了一眼刘修之,说道:“刚才我看到你还试图阻止溃兵,比田瑞要强,所以现在免你死罪,你现在接替田瑞的职务,指挥田瑞的部下,返身再战。”

    刘修之一听这话,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拱着手,几乎要哭出来了:“鲁将军,您要是想取末将的性命,直接在这里杀了就是,弟兄们都被北军吓得胆寒了,连盔甲兵器都扔了个精光,您让我们这时候再回去打,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鲁广达冷笑道:“军令如山,由不得你讨价还价,如果我这阵也败了,我鲁广达和所有将士也任由后军处置,不会有半句怨言,你们刚才的甲仗敌军还没来得及捡,现在都回去,穿好盔甲,拿好武器,为你们的同袍报仇,我会派兵接应的。”

    刘修之还想再说话,但一撞见鲁广达那张冷酷而威严的脸,就吓得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咬了咬牙,转身欲走。

    鲁广达突然说道:“等等,刘将军。”

    刘修之后脖颈处一凉,硬着头皮回头行礼:“将军还有何事?”

    鲁广达突然微微一笑:“你的战马到哪里去了?”

    刘修之松了口气,说道:“刚才末将在阻止溃兵的时候,被冲撞落马,而那马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鲁广达转头对着身边的传令兵喝道:“去,给刘将军牵一匹好马来。”

    鲁广达看着一脸感激的刘修之,突然变得和蔼可亲起来:“修之,你也曾在老夫帐下效过力,你这个上仪同还是当年跟着我北伐的时候积功得来的,大丈夫建功立业,就在今日。

    敌军人数并不多,老夫不会让你去送死的,你一边作战,一边清理掉那些挡在敌军前面的大车,但是,如果我不鸣金,你就是死到最后一个人,也不许退,明白了吗?”

    刘修之咬了咬牙,行礼正色道:“鲁将军,不破敌军,修之提头来见!”

    他说完这话后,骑上了鲁广达手下刚牵过来的一匹黄骠战马,接过一枝马槊,高高举起,向着田瑞部的败兵们吼道:“后退是死,向前还有一线生机,是男人的,跟我杀回去,死中求活!”

    而跟在他身后的几个护卫,则就势打起了一面刘字将旗,以作中军帅旗。

    象是为了给刘修之的话壮声势,他的话音刚落,鲁广达军阵中的几百面战鼓同时擂响,震得南陈士卒们一阵热血沸腾。

    那些败兵们受此情绪感染,也都返身跑回,穿回各自的甲胄,重新挺枪列阵,田瑞的长槊手们多数是京城的卫戍部队,虽然没有打过仗,但平时的训练不错,也就小半个时辰不到,七八千部队又重新列起枪阵,盾牌兵在前,长矛手在后,在刘修之的指挥下,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前踏步行进。

    鲁广达的部队也开始缓缓地移动,没有战鼓,没有军官的呼喝声,但所有人的脚步整齐划一,三万双脚几乎迈着一样大小的步子,坚定有力地向着推进。

    蒋山高岗上,贺若弼和王华强一言不地看着陈军的整个调动过程,王华强的心中一阵波澜起伏,他的表情变得严肃,手也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贺若弼看着山下有些烦躁不安,坐在马背上来回逡巡的员明,叹了口气:“看来这仗要失败了。员明刚才虽受我的将令,没有出击,但是现在他的心已经乱了,可能都有点在责怪我刚才没让他追杀敌军,去夺那些敌人丢弃的兵器甲杖。”

    王华强笑了笑:“如果末将在员将军的位置,也可能会忍不住出去抢夺的,毕竟都是好东西啊。

    但是末将站在您这个位置,看得也就远了,要是真的下令士兵们去夺这些,肯定会出现混乱,鲁广达要是看到这种情况,肯定就直接挥军攻过来了,所以您刚才的命令下得真及时。”

    贺若弼叹了口气:“可是员明却看不到这点,他虽然跟我多年,但只会冲锋陷阵,一点长进也没有,早知道敌军如此难缠,我应该留下老将苏孝慈的。”

    王华强微微一笑:“贺将军,既然如此,您为什么不现在召回员将军,换一位沉稳的将军来指挥呢?”

    贺若弼摆了摆手:“临阵换将乃兵家大忌,再说员明前一阵胜了,这时候更没理由换他,就算以副将取代,也会动摇军心的,王参军,请你带上我这五百卫队,取些狼烟柴火,作引火之物,到山下埋伏起来,万一前面不敌,也好掩护前军将士们撤退。”

    王华强点了点头,从贺若弼的手上接过一枚将令,领命而去,下山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后方,几十里外的远处似乎有一阵不小的烟尘在移动,他心中暗暗地说道:“还来得及么?”

    羽箭的破空之声不绝于耳,隋军的弓箭手们这回不用担心敌军的弓箭袭击,干脆站在枪阵之前,大车之后,不断地向天空吊射。

    可是对面的陈军,这回全都是身披双层皮甲,前排顶着大盾,向着上方伸出森林一般的矛尖,不断摇晃着拨打飞箭的长枪方阵。

    隋军弓箭的杀伤力比起刚才射那些双手挥舞大刀和战斧的刀斧手们小了许多,偶尔才会有几个倒霉鬼被箭矢射中要害,倒地不走,更多的人身上插着箭杆,红着眼继续向前踏步行进。

    陈军枪阵来到了距离大车不到五十步处,刘修之突然吼了一句:“冲!”而几乎与此同时,隋军的弓箭手们全部从两边退后,闪到了长槊兵的身后。

    陈军枪阵的度开始加快,从稳步变成了小跑,本来呈一条三里多宽,几十列厚,稳步前行的方阵,一下子变成了十几个独立的小方阵,纷纷从大车的空隙中涌入,冲到隋军的长槊阵前,与此同时,后方鲁广达所部几百面战鼓同时响起,震天动地。

    两边都是长槊兵,一个个端着三四米长的长槊,列成最标准的长枪阵线,一边拨着对方刺过来的矛槊,一边寻机刺中对手。

    第二排的矛兵们则把矛放低,从前面同伴的腿边伸出,蹲下身子,去刺对手前排士兵的腿脚。还有些手持长戈长戟的士兵,则高高地举去手中的武器,远远地,自上而下地攻击对方士兵的头部。

    两边的战术都几乎如出一辙,最标准的长枪兵接阵战术,隔着三四米的距离,两边的前排士兵们咬着牙互相搏斗着,战死的士兵倒地,而后面的士兵则很快补上,继续作战。

    不少被捅伤腿脚的士兵,扔掉了手中的武器,在地上爬着想要接近敌阵,再抽出腰刀去偷袭,往往爬不了半米,就会被对方乱矛刺死在地上。